开幕式上活字阵演员穿“尿不湿”上场

核心提示:奥运开幕式上反映中国活字印刷术的“活字阵”,震撼全场。而舞美设计总监韩立勋透露,活字阵演员们下午2点就得钻到字模里,要呆上六七个小时,为了解决“方便”问题,每个人都是穿着尿不湿上场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开幕式:方正汉字 演绎中华古典神韵




[b]信息时报8月17日报道 身为德国“海归”的空间艺术设计家韩立勋,是北京奥运开幕式的舞美设计总监。昨日,韩立勋接受了信息时报记者的采访。尽管参与了闭幕式的舞美设计,但他未敢透露一丝一毫关于闭幕的工作,不过倒是透露了之前开幕式中许多鲜为人知的细节。此外,有消息指他已参与2010年广州亚运会的开幕式的投标活动,有望再为亚运会增添亮丽的色彩。


“活字阵”字模里挤六七小时


奥运开幕式上反映中国活字印刷术的“活字阵”,震撼全场,而其难度系数,也高到了极致。


首先,高1.4米,长、宽均只有75厘米,重达18公斤的“活字”,如何在短短一秒钟内,就通过人手整齐划一地举至4.5米的高度?据韩立勋介绍,当初在看了活字阵的动画效果后,连开幕式总导演张艺谋也立刻表示疑问:这能做出来么?不过几经试验,韩立勋终于从秤砣原理上找到突破口,让躲在活字里的战士,按着精确的刻度,拉上拉下3公斤重的装置,即可实现活字的迅速升降。而为了每次动作都能精准地按照刻度进行,战士们光这一简单的动作就练习了好几个月。


开幕式时,战士们屈身躲在活字里,下午2点就得钻到字模里。虽然字模由特殊的纱制成,但正值炎夏,897个人挤在一处,十分闷热,并且要呆上六七个小时,这样,个人“方便”的问题怎样解决?最后,战士们都是穿着尿不湿上场的。


画卷白纸航空轻体材料特制


画卷的创意备受好评,而舞者、孩子、运动员等人先后四次在画卷中央的画纸上作的画,也留下了“北京奥运”的痕迹。但这画纸,有不同寻常的“来头”。据韩立勋介绍,这长20米,宽11米,厚1厘米的画纸,是用飞机机翼的航空轻体材料造成,造价昂贵,由于吊起时可保持纸张的轻薄感,同时又不会像普通的纸那样飘、缺乏垂感而入选。这特制的纸只为开幕式排练和正式演出各留一张。


韩立勋透露,本来导演组还想在这张纸上作其它的文章,比如设计成拱桥,通过威亚吊一些演员在上面行走,或者造成古典盆景的效果,但最后还是选用了“作画”的创意,为的就是突出“留下北京奥运的痕迹”的理念。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开幕式当晚的“画作”还是一幅即兴之作,虽然画者排练时会大体有一个位置和方向,但张艺谋特别强调了作画的随意和即兴性。


关于张艺谋他只懂工作不懂生活


韩立勋记得第一次和张艺谋开会时,张艺谋一个人从下午一点一直说到晚上12点多,“他不停地说,我们简直跟不上他的思路。”


韩立勋还称,张艺谋精力超级充沛,“从没有人见到他打过一个哈欠。”在他眼里,张艺谋是一个“追求完美追求到穷凶极恶”的人,而且“不太善于生活”。“艺谋全部的思想都集中在工作上。”韩立勋反映,有时他们一帮人拉着张艺谋去吃饭,可即使他去了,也仅仅就是和大家吃饭,不会聊些什么生活上的内容。


总体风格回避张导电影特点


北京奥运开幕式无论从整体气质还是风格,都让人眼前一亮,充满惊喜,没有如人们起初所担心的那样成为一场“豪华版大型晚会”,或是“大型团体操表演”。


韩立勋告诉记者,张艺谋从一开始就明确地定位:要不同于以往的开幕式,并且要刻意回避自己电影美学上的一些标志性特点,比如极致的红色,大红灯笼等等。正因如此,张艺谋回避了“鼓”的称谓,而改用“缶”,其实“缶”就是一个造型改良过的鼓,并非“缶”的原义“瓦罐”。在设计鼓手击鼓的动作时,也进行了重新设计,使打鼓的动作不太像打鼓。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