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特工战 破城时刻 17、红旗特务(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12/


郑守拙虽然和曾德荣现在好得象是可以穿一条裤子,但是,在这些特务中间,却并不象他们在表面上表现出来的那样亲密无间。即使到了这种时候,特务之间也没有忘记勾心斗角。

虽然曾德荣的脑子很聪明,为郑守拙帮了很大的忙,而且,他们也一起通过对纱厂老板的绑架勒索了很多的金条。但是,在破获共产党的案子,向上级邀功请赏方面,郑守拙可不想让曾德荣再来分一杯羹。

郑守拙想得很好,他的人打进了共产党的上海市委,发现了共产党的那么重大的线索,尽管负责后勤支援的是曾德荣的人,但是,这个功劳还是应该算在他的名下。能够破获共产党的地下市委,将来老头子说不定会把他直接升到南京去呢!

其实,这种想法曾德荣不会没有,曾德荣能够在军统里边掌握一个如此重要的部门,甚至被派到美国去受训,他也不是一个什么正经人。但是,老天帮忙,平时一直跟郑守拙形影不离的曾德荣,今天突然接到电话,说上海外围吃紧,上海代表处要他赶紧过去帮忙,把一些保密局的资料和档案运到台湾去,所以他现在不在郑守拙的办公室。

但是,双方合作的项目,郑守拙想要贪天之功为己有,也不是那么容易,这不是因为两个机关之间有多么严格的制度约束,而是因为,他深深知道,那个曾德荣也不是一盏省油的灯。

郑守拙思之再三,最后想,还是把事情问清楚比较好。

他于是问冯老师:“你们看见啦?真的是于效飞吗?”

陈达文在旁边也正在侧耳细听,他看看冯老师,冯老师心领神会,马上说道:“当时你给我们的那张照片那么模糊,我们两个都没看清啊?反正边城觉得很象,他听说那些人管他叫首长,那个人还说,别叫首长,叫我小于就行。那不是于效飞是谁呀?这边那有那么年轻的高级首长啊?”

“边城呢?让他跟我说话,他还在你那儿吗?”

郑守拙和边城合作多年,他对边城十分了解,所以他更愿意相信边城的话。

陈达文正要对冯老师示意,让他按照他们说好的话说,边城忽然在那边不断地比划,表示他要对郑守拙讲。陈达文心里一动,冷冷地看着边城。边城又是作揖,又是点头,小声地说:“首长,就给我一个立功赎罪的机会吧!”

陈达文一点头,把手枪顶到了边城的太阳穴上,微微点点头,冷笑起来。

边城连连点头,表示自己明白,自己是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的。

陈达文知道这个边城是个赌徒,平时对于冒险并不在乎,所以虽然也很怕死,但是对于使用“诈糊”方法欺骗对手,用别人的生命换取比投入大得多的赏金还是敢做的。但是,他归根结底还是怕死的,他可没有什么道德观念,只要他能活下去,他并不在乎出卖什么“大哥”,郑守拙和他也不过是狼狈为奸,相互利用干坏事的搭档而已,他们之间,只有利益关系,没有什么感情。现在,到了生死关头,边城可以轻易地出卖郑守拙。

冯老师看到陈达文没有反对,就把电话交给了边城。边城接过电话,对那边的郑守拙喊道:“大哥,是我呀!我可是偷着跑出来的,你可赶紧决定!”

郑守拙和冯老师不熟悉,他相信边城这个眼毒心狠的家伙,他问:“你看准了?”

“冯老师不是告诉你了吗?我只是看着有点象,听他们那么说了。要不你让人把照片送过来,让我再看看,他们下次还要过来,到时要组织长枪队去干什么去。我在旁边听得很清楚,他肯定还要再来的。”

这都是于效飞和陈达文他们商量过的,刚才陈达文教给冯老师的。那个冯老师已经吓得昏头昏脑,教了几遍才记住,这个边城倒机灵,在旁边一听就学会了。

郑守拙在那边沉吟了半晌,边城在这边连连催促:“大哥,你倒是快点让人过来呀,他们现在没有几个人在队部,就剩下我和老李了,他们在谈话,不让我听,我就出来了,借机会来报信,我一会还得赶紧回去。”

郑守拙听到边城的这句话,突然问道:“你是说现在区指挥部只有你们几个,一点武器也没有?”

“对,长枪队的人大部分都调去给总指挥部当警卫去了,田杰他们几个也给带走了,所以根本没机会出来。这边只剩下几个老家伙,于效飞要借他们过去用一下,所以在这边商量计划,我估计得商量到明天早晨,要不你拿一个照相机过来,我拍一张照片你来拿过去看看是不是他。”

郑守拙一咬牙:“你看现在我带几个人过去动手行不行?”

边城大叫起来:“太好了!要是现在动手,我帮你们把大门打开,带你们进去,他们连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快点吧大哥,把于效飞一打死,我就能回去了,我是一天也不想在这儿呆着了!”

说到这儿,边城心里暗暗叹息,国民党怎么能不败,从开始到现在,他们连一句让郑守拙过来杀于效飞的话也没有说,可是,最后的结果完全没有出乎人家的预料,人家把郑守拙的心理算得准极了,他就这么自己一步步走进了人家设计好的圈套。

边城抬头看看陈达文,看看自己的表演让人家满意没有,现在的老板是共产党了,新的主子有新的规矩。不知道为什么,他连心毒手狠的郑守拙都不怕,可是一看到陈达文他们,竟然从内心里感到恐惧。陈达文点点头,表示他做的不错。

郑守拙在这边听完了边城的话,急忙说道:“行了,我马上就到!”

他放下电话,大声喊道:“来人哪,快调集咱们的全部人马!”

他的一个手下赶紧跑过来问道:“那咱们通知曾德荣吗?”

“找他干嘛,快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