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9年是我难忘的一年,不仅仅是这一年出现了“64风波”,更为重要的是这一年也是我参加高考的一年,而且结果是我高考失利而结束我的学生时代。自从得到这个不幸的消息之后,我们家出现难以决定的难题—是复读,还是进工厂参加工作呢?

父亲的意思非常明确,坚决要我去复读。父亲的理由很简单:父亲18岁的时候是从乡下出来,因为没有读书(只读了小学3年级,说白了比文盲好一些吧),所以父亲在工作方面吃了许多文化不高的亏,父亲的工作是一名铸造工,技术经验在工厂里是首屈一指,别人搞不定的事情他可以做出来,别人要根据理论花很长时间来解决的问题,父亲凭着经验往往花较短的时间就能搞定。记得工厂的一个新来的工程师小肖,认为自己是一个大专生有些高傲,七个不服八个不愤的样子,有一次为了确定一个铸造模具的数据,父亲经过简单分析与计算之后,认为这个数据应该是为XX,但这位技术员认为父亲的数据不科学,只是经验所得。于是他根据理论公式进行计算,花了近半天的时候得出了一个数据,结果将二个数据对比几乎是一样的,由此这位工程师对父亲是非常佩服,并尊称父亲为“师傅”。

既然父亲的经验能战胜学校所学的知识,那父亲为什么还非要去复读,并考大学呢?这里面有一个秘密,而且这个秘密只有非常少的人知道。工厂要提升一位技术厂长,论资历与技术来说父亲是最适合不过的人选,工厂的总厂长也找过父亲,但被父亲多次拒绝了,并推荐由那位肖工程师去担任这个技术厂长。父亲的理由很简单,因为现在父亲技术水平比较高,但这完全是靠父亲几十年的心血与时间换来了,虽然父亲当了这个技术厂长也当然能做好这份的工作,但现在是科技时代,科学技术更新非常快,如果对比去接受新先的技术的能力来说,父亲心里还是没有底的,自认为比不上这位“徒弟”,所以父亲拒绝了这个职位,事后父亲心里是非常难过的,因为文化程度不高,导致失去了一次非常的晋升机会。(这个秘密是在复读开始的时候向我讲述的。)正是因为这个原因,父亲将所以的希望寄托在我的身上,希望我不要再走他的老路,父亲还说当时因为家里穷没有书读,现在不一样了我们家还没有穷到那一步,所以希望我能再去复读。


而我则没有复读地意愿,因为身边一起没有考起的同学相继参加了工作,所以当时觉得非常羡慕,也想去参加工作。母亲非常心疼我也自然站在我的这一边。由于意见不统一,所以经常发生一些争吵,闹得不可开交。这样的情况僵持了有近二个月,看到父母亲为了我这个问题而不断的争吵我也不些难过,更为重要的是当时羡慕参加工作的同学的热情有所降低。所以这个问题最终以我的妥协而结束。


就在我同意复读的时候问题又出现了,第一我的高考分数离可以复读的分数线还差10分;第二复读的报名时间已经过去快一个月了,不知道能不能报上名。这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父亲现在又开始焦急了,之前因为我不愿意复读而焦急,这次为我能不能报名复读而焦急。于是父亲找到了我高三时的班主任郑老师,向他帮忙讨教有什么方法可以解决这个问题。郑老师说学校有规定复读班不是我们负责(有专门老师负责),但现在复读班已经有100多人了,可能非常困难,可以去试试。并向父亲介绍了复读班的班主任一位50多年湖北人,他比较喜欢抽烟与喝酒。父亲听到这些后即兴奋,又有点失落。失落的是这件事情没有得到一个结果,兴奋的是毕竟还有一个希望。父亲在第二天就去找了那位复读班的班主任,说明了来意并介绍了我的情况之后,那位班主任马上头摇得跟拔榔鼓一下,坚决不同意而且还找了一大堆的理由。父亲失望的回来了,看到父亲的脸色我知道没有成功。原本等父亲来吃饭的一家人,现在都没有心情吃饭了。正当我们在沉闷的吃饭的时候,父亲的徙弟(也就是那位厂长)来我家撺门,他看到了我们家的气氛之后,就问父亲有什么难事吗?父亲将事情的来龙去脉与他说了一遍,这位厂长听完之后就说:“师傅,你怎么能空手而去呢?人家都说了喜欢抽烟与喝酒,你还空手而去,那肯定不能成了。”父亲听完之后又犯难了,因为父亲是一个正直的人,从来没有送礼走后门,他也不知道我这个后门如何去走。厂长看到后笑道:“师傅,这可不象你,在工作上从来没有事情能难倒你,现在你看这点小事都这么头痛吗?我来教下你吧,你拿二瓶好酒,再拿二条好烟,在人家完饭后再去,但不要去得太晚了,而且最好不要让其它的人看见你做这件事情。”父亲听完之后连连点头说:“是,好的,明天就去”。当晚父亲找出了许多年前他这位厂长徒弟过年的时候送的酒,并连夜去买了二条好烟。第二天晚上大概8点钟,父亲头戴着帽子,带着眼镜,手提着一个黑色的提包出发了,看着父亲的装扮还真的有点好笑,好象是做贼一样,但我笑不出来,心情非常沉重,从来没有送过礼而且从来反对别人送礼的父亲,这次因为我能再次去复读,违反了他做人的原则,让他做了一次他一生最痛恨、最羞愧的事情。在那一刻我发誓,如果能复读我一定要珍惜这次机会,争取考上大家,了却父亲一辈子的心愿。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等待是一个十分漫长的过程。一个小时过去了,二个小时过去了,在焦急的等待中父亲回来,父亲的脸色比较复杂,不知道是高兴还是难过,具体事情办得怎么样我们从父亲的脸上看不出来。

“回来了。”母亲边接过父亲手上的提包,边问道,

“嗯。”父亲回答道,

“事情办得怎么样?”母亲又问道,

“没有问题了,明天去学校报道吧。”父亲平静说道。

听到这个消息我们都非常高兴,父亲说完后却再没有说什么了,一个人到阳台上去了。一家人看到了这个情形又沉默下来,我去整理书包及课本,母亲则去轻声地到阳台上去了。过了一会儿传来了父母亲的对话,

“怎么啦,事情不是办好了嘛?”母亲说道。

“唉,求人难,这些人是什么人呀,要是在厂里,这种人我都懒得与他说话,什么东西,要不是为了小孩,我是真的不会干这事,而且还要告到校长那去”,父亲说道

“算了,事情办成就算了,以后小孩还要在那里读书呢。”母亲又说道。

“事情只有这样了,不知道小琳会不会好好的学习,以后再也不要让我再做一次这样的事情啦。”父亲叹气的说道。

听到这些话我再一次愧疚了,我再一发誓了,我一定要珍惜这次机会,争取考上大家,了却父亲一辈子的心愿。

自从那天以后我开始了我的复读生活,这种生活即平淡又辛苦,但我没有放弃,没有怨言,因为父亲去送礼的那一幕与送礼回来后与母亲的对话,让我一辈子是不能忘记的。终于父亲的这次违心的走后门没有白费,第二年我终于高考上榜了。在那一刻看到了父亲真正的笑容,我也自心里因为有这样一位父亲而高兴的笑了。感谢父亲的这次走后门,使我以后的生活有了质的变化,感到没有文化真的是不能生存的。使我体会到了当时为什么父亲一再坚持复读的心情。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