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战争中的川军 第二章 抗日战争初期的川军 四,杨森二十军激战上海蕴藻滨(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233.html


四,杨森二十军激战上海蕴藻滨

川军出川参加抗战的队伍中,最先和日军在战场上交手搏杀的部队是杨森的第二十军。但严格地说起来,第二十军不是“出川”,而是出黔,二十军走上抗日战场的出发地不是在四川,而是贵州省的贵阳市和贵州省西北地区。杨森的队伍在这里驻防己经两年了。

原来,在一九三五年十月,张国涛率领的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和毛泽东率领的中央红军在四川西北部的草地内分道扬镳后,打出到成都吃大米的进军口号,从川西南的天全县、宝兴县一带向岷山县进攻,企图打通成都到雅安的公路,矛头直指成都。

为了堵住红军的进军势头,刘湘调集重兵与红军激战,双方死伤惨重,终于把红军挡回到川西北的高原上。杨森的二十军也参加了这里的战斗。

在战斗中,杨森的部队受到重创,由于受刘湘趁机吞并之忧,杨森暗中向委员长求救。委员长一向对于川军中任何脱离刘湘的行为和倾向都会感到满意并予以支持。于是,委员长亲自出面,将杨森调到川南的宜宾一带驻防。这样,杨森得以脱离了刘湘的控制。

一九三六年二月,委员长的目标又瞄准了云南王龙云,想借杨森的力量把龙云挤走,把云南拿入自己的掌握之中。为了作到这一步,先把杨森的部队调到西昌驻防。杨森到西昌后,聊发在成都修春熙路的兴致,让士兵当劳力,一边整训一边劳动,在西昌修了一条大马路,从西昌城通到著名的风景区——庐山、邛海。现在,这条大马路己经成为一条秀丽、壮观、宽阔的水泥大道,当人们三、五成群或情侣双双在晚霞中漫步在这条大道上时,很难有人知道,足下这条使人惬意、幽闲、湖光山色的道路,它的前身原来来自杨森的功劳。须知,此时的二十军正穷得可怜,杨森也是囊中羞涩,曾经被人被人讥笑为每天吹了熄灯号后,要叫士兵脱掉裤子睡觉,一则是怕士兵饿极当逃兵,另则是减少军裤的磨损。后来杨森又另出高招,说是提倡新生活运动,在驻地号召人们穿短衫。于是,士兵们手执一把大剪子,看见穿长衫的人不由分说,走上前去团团围住,一齐动手,把长衫的下摆剪下两尺来。甚至在赶场天的时候,趁乡下的农民进了城,瞬时间关了城门,围歼城中的长衫子,就像几十年后的文化大革命“破四旧”一样。搞得各阶层的人,包括士绅贤能无不叫苦不迭。剪下来的布料都被集中起来,放在大锅里一煮,放上一把草木灰,染成黑灰色,然后制成军服发给实在是无衣可穿的士兵。

杨森驻在西昌准备染指云南,尽管有委员长在后面撑腰,他也知道云南的龙云并不好对付。于是,杨森带了他的军体蓝球队、足球队、排球队和网球队到昆明,说是进行友谊比赛,实则探听虚实。因为大家都知道,杨森爱好体育,走到那里,他的军体队便活动到那里。就是几十年后,杨森到了台湾,也还担任了好多年的“中华全国体育协进会理事长”,直到九十岁才卸任为“名誉理事长”,培养出了像高山族运动员纪政那样被称为“亚洲羚羊”的世界级田径选手。

龙云岂是轻易能对付的角色?他对杨森的动静了若指掌,早有防范。杨森到了昆明后,龙云设宴为杨森接风,席间邀请云南的军政要员作陪。那些文官们个个都笑容可掬,点头哈腰;那些武官们个个都全身披挂,活像庙宇大殿前的金刚。酒过三巡,一阵寒喧之后,龙云开口说:“子惠兄,你我都是老朋友,逢真人不说假话,如果蒋委员长在云南再耍驱赶贵州王家烈那套把戏,先把我龙云弄走,再来宰我的部队的话,恐怕是黄粱美梦。我龙云是不吃那一套的。”说到这里,那些武官们人人横眉竖眼,伸拳舒腿,弊足了劲。

杨森本想打个哈哈来搪塞一下,不料他的哈哈还没有打出来,龙云接着又说:“子惠兄你的二十军最好不要进云南,以免两军对垒引起误会。”这一下,杨森才把他的哈哈打出来,连忙说:“嘿嘿,志舟兄,你误会了,我是带球队来与你的部队联络兄弟关系的,云南也算是我的老家嘛。我在这里赛球之后还要到河内去赛一场呢!”当晚,杨森连夜向委员长报告这里的情况,算是交了这笔账。果然,杨森在噼噼叭叭的掌声中赛完球,告别龙云,带着他的“友谊第一”的体工队硬着头皮离开云南,到河内去了。

不过,龙云终究斗不过委员长。到了抗日战争刚一结束,利用龙云的军队去越南受降,内部空虚,而从滇缅战场回国的杜聿明第五集团军进驻昆明的时候,委员长亲自到四川西昌行辕坐镇指挥,策划了一场“改组政变”,一锅端掉了龙云的老窝。一顿枪弹,把龙云打上了九华山。最后,龙云不得不在枪口下接受条件,交出权力,到南京当“军事委员会军事参议院院长”去了。委员长这一手干得太拙劣、太显眼,连美国报纸也评论说是“小偷式的袭击”,“中国抗战胜利后的第一枪”。龙云气得大骂委员长这个“龟儿子太卑鄙无耻,”说“我并没有同蒋介石争江山、夺社稷,大不了只是政见不同。蒋介石搞中央集权,我主张地方均权;蒋介石要独裁,我主张民主。”,“古今中外哪有用军事突袭的方式改组一个地方政府的。”委员长只是唏唏地笑道:“我的指示不是这样的,这是杜聿明搞错了,这个,要处罚!”当然,这是几年后的事情了。

杨森到了河内,倒还越南人民的民族解放事业做了一桩好事。

当时,越南的胡志明正受到法国的殖民当局通缉,走投无路,处境十分艰难。同是为争取民族解放而斗争的受压迫民族,杨森了解到越南人民的反帝救国的斗争如此艰苦卓绝,深为同情和钦佩,通过饭店的女招待找到胡志明来饭店见了面。最后,杨森让胡志明等二十多位越南爱国志士侨装成他的体工队员,穿上二十军体工队的服装,躲过了法国殖民当局的追捕,又骗过了云南的边防军,还不能让龙云发觉,几经辗转后,被护送到贵州安顺二十军的驻地。一直住在杨森自己的公馆里,二个月后才另行转移。杨森在越南人民的解放事业处于最困难的时候伸出了援助之手,成为越南革命志士多少年都有不能忘怀的一段佳话。

此后二十军便驻防贵州,绥靖地方,受追剿红军而来的中央军薛岳指挥,而且这种指挥关系一直延续到一九四四年底抗日战争的第四次长沙会战。


“七七”卢沟桥事变后,杨森当即请缨抗战,受军事委员会批准后,立即积极着手备战,上海“八一三”淞沪抗战打响后,杨森带了几个随员,到上海战场实地考察。行前,杨森对众人说,川康整军把我们三个师缩编成了两个师,但为了捍卫国土,抵御侵略,就是缩编成两个旅,我也要率部队到上海与日本人拼一场,为国家民族争光,为四川军人争光。

九月五日,当四川境内的川军在成都举行声势浩大的誓师大会的时候,杨森的二十军在副军长夏炯和参谋长鲜光俊的率领下在贵阳市的南较场也举行了抗战出征誓师大会和贵阳市各界的欢送大会。

贵阳市各界的欢送大会后,传说某师长也在驻地召开了全师的誓师大会。会场布置得庄严隆重,增添了不少壮行的气分,师长是行伍出身的人,一向说话直来直去。他登上讲台,开始讲话。因为即将奔赴前方,据说讲话中有很多新内容:“兄弟们,老子昨天忽然接到蒋委员长的一个封信。我折开一看,却原来是一个什么电报,上面说老子和兄弟伙是已经编入国军的,马上就要去打国仗。打国仗是老子和兄弟伙的大事,当了国军就要去打国仗,就要跟老子一道,啥事都要听老子的话,也就是说啥事都要听老子的命令。打国仗就是打小日本,狗日的小日本欺侮了我们中国人几十年,老子早就想打它狗日的了。兄弟们大家说,想不想打它狗日的?”

下面一起吼:“想!”

师长又说:“打国仗就要硬起,不要虚它狗日的有飞机大炮,老子就不虚,兄弟们虚不虚?”

又是一齐吼:“不虚!”

“打仗就要死人,子弹不长眼睛,打死了当球疼!脑壳掉了碗大个疤,老子遭打死罗,死到哪甩到哪,老子才不要什么马革裹尸那一套。兄弟们遭打死罗,老子当师长的给你娃娃带孝。打死它狗日的一个够本,打死它狗日的两个赚一个。跟老子一起喊口号!”

“打死一个够本,”“打死一个够本!”

“打死两个赚一个。”“打死两个赚一个!”

“另外再说一点,打起仗来,哪个龟儿子想梭边边,开小差,去偷鸡摸狗的,我就要不讲面子,撬他的先人板板,军法从事。今天老子就说到这里,散会!”

参加会议的民众代表和学生代表唱起了慷慨悲壮的抗日歌曲:“秋风起,秋风凉,民族战士上战场……”

会后,各部从各自的驻地出发,按军事委员会的命令沿湘黔公路向东徒步开进,以增援上海战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