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帝传奇 少年时代 十六 适彼乐土之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86/



人最怕的不是死,而是对未知的恐惧。

前方的路荆棘遍布,稍不小心就会被划伤。队伍从村里出来后,翻过了几个山头,走在最前头的人似乎听得到黄河岸边水涛拍岸。不由得兴奋起来。他们沿着岸边再走上一段就到了选好的地址,这里将是他们的新天地,新的乐土。

队伍倒是越拉越长,不是别的,就是中间的这些老人和小孩,老人们较少出来走动,腿脚自然要慢了很多,往往走不了几步就要停下来歇一会儿,很多人已是遍体鳞伤。要是在平时,小黄帝他也是不会扯后腿的,但是现在身上带的东西太沉重。那圆圆的灰色的石凳抱在怀里感觉的如同抱了一座山一样渐渐吃不消了,小黄帝只好把它置放在路上,然后屁股软塌塌地坐上去,歇好了再走。

二小子就坐在离小黄帝不远的地方,他在自己随身带的石凳上坐了很久,还没有起身要走的意思,只见他先是眯着眼看那渐渐偏西的日头,然后望了望来时走过的山头,山坡上还有人在那里吃力地走着,树木遮掩处很快就不见了。于是,他更不想走了,只见他把屁股挪了挪,向小黄帝努努嘴,说道:“哎,我说,还有人在老后头呢,咱们多坐一会儿再走不迟。”

小黄帝也注意到还有人在后面老远,他也有些累,这种累和打猎的累的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打猎的时候,眼看着猎物就要进入囊中,累点但是很兴奋。而这种负重搬迁的,老是走路,累死人了。这日子好像无穷无尽的何时是个尽头啊,这个累才是真的令人耐受得要死。

小黄帝比二小子要自觉点,他不愿意过于扯后腿。只见他缓缓地努力站起来,伸手要把那只石凳抱起来继续往前走。那石凳刚到一半,小黄帝只觉得双臂一软,石凳掉在路上,如同长了腿滚动起来好远。小黄帝已无力补救,只好眼睁睁地看着石凳滚落下来。

突然,他眼前一亮,朝二小子喊道:“哎,你看。”

那二小子正在享受着难得的歇息,他自然也被小黄帝的喊声所惊动。不过,他还是不明白小黄帝的意思,有点傻呵呵地望着他。

“哎,你看你看,这石凳会走路,知道是啥原因吗?”

“。。。”

“它长了腿,能跑好远呢。要是我们带的东西都长腿就好了,不用这么辛苦。。。”

“不对,不对,我看不是长腿的原因,而是因为。。。”只见二小子也把自己的石凳也往地上一扔,然后又踢上一脚,那只石凳也是滚了好远才停下来。二小子得意地看着小黄帝,骄傲地摇晃着脑袋。

“二小子,你知道了?”

“我当然知道,它们没长腿,只是。。。”二小子跑到早已停下来不再滚动的石凳边,一脚踩上去,继续说道:“我看,你看这里,这里。。。”

这在我们今天几乎不再考虑的问题,在他们看起来其实是个很大的发现。他们终于明白石凳滚动的原因了,就是石凳的表面是圆形的,而圆形的物体可以放在路上滚动。这给他们的搬迁带来了很大的方便,省了很大的麻烦。这样走路就不再觉得累了。于是,两个人笑哈哈地把手中的石凳往前使劲一滚,然后又再继续滚动,队伍中的其他们看见他们的样子,纷纷有样学样,队伍前进的速度快了很多。这就是我们的先民们对轮的最初认识,在这基础上,车很快就会被发明出来了,历史书上说车是黄帝发明的,不是吗?我们拭目以待。

本来很郁闷、很沉闷的搬迁队伍,因为这两个调皮的小子而一下子活泼起来。人们纷纷放下手里的石头用品,然后一脚踢过去。。。那场面有点像今天的足球比赛。不过,作者不想再谈足球。

然而,并不是所有的东西是能放到路面上滚动的,比如石斧之类。当然,为数以不多的珍贵的人面鱼纹盆就更不能了。

前后三组松散的队伍终于慢慢地聚拢在一起,这个时候彤红的日头也渐渐的消失在黄河岸边不远处的茂密的原始森林里,那里也许是它的家,它也要休息呢。

少典看了看天,看了看和来时的路,有些疲惫的他自言自语道:“才走了一半,看来明天还要走一阵子呢。”说毕,他把随身带的东西和小黄帝携带的小心的放在一起,然后简单的清点一下,就朝集合地去了。小黄帝也跟着过去。

“好了,大伙注意了。依各家各户就地休息。。。一家一户出来一个人和我到林子里搬一些干柴过来,架火做饭。其余的人拿好家伙,小心防备。”队长说毕,就带着男人们到林子里去了。小黄帝看着父亲少典他们渐渐的没入林子里,不由得有些担心,但愿他们不会和野兽打照面。

二小子这时来找他来了,看来他今天还意犹未尽呢。有位伟人说,人民也只有人民才是创造历史的主人,而不是英雄人物。这是很有道理的。在我们看来,这5000多年前的二小子就是劳动人民的代表,小黄帝就是古代杰出的英雄的代表,历史书上说他“人神杂糅”,也就是半人半神的怪物,是纯粹胡扯,他是英雄。二小子的父亲也和少典以及队长他们到林子里去搬些木柴,他才有时间来找小黄帝玩儿。

“你说,这石凳子会走路,那我们能不能让其他的东西也能走路呢?”

“基本上不能。”小黄帝苦笑了一下,又有些焦急地望着越来越黑的林子。

“哎,你听我说啊,你说基本上不能,那我们能不能制作类似石凳子的东西,然后,然后,是说说看,咱们怎样把东西放上去?”二小子看来不找到答案不罢休,那架势真的让小黄帝觉得佩服眼前的这个人,当然,我们后人也是很佩服的。不过,他似乎一点也不担心自己的父亲的安危。

“嗯,我慢慢的考虑,你说咋个把东西整上去,既不用长腿,又能跑呢。”

“那,我们能用的只有木头,哎,这个木头我们是可以加工的哦。”二小子在黑暗中眼睛仿佛突然一亮,像黑暗中的野狼。

“我看,你说的很有道理,但是。。。”小黄帝觉得他的思路很好,但是实行起来还是有很大的困难,几乎是不可逾越的困难。

“咋了?”二小子有些着急了,他那根用来打猎的尖棍在地上使劲地顿了顿。

小黄帝有些呆呆地看着这跟尖棍,似乎他从来没见过。只见他突然仰面朝天,放肆地哈哈大笑起来。那笑声是那么畅快,让二小子和周围的人摸不着头脑,只是那个时候还没有和尚。

于是,村长和周围的人纷纷走过来,围住小黄帝,大家七嘴八舌地关心地问道:“孩儿啊,你咋啦?没事吧?”

“我。。。。当然没事,大家放心好了。”刚才还放声大笑的小黄帝,这才发现自己有些失态了,他有些尴尬,不好意思地说感谢大家的关心,众人这才将信将疑地散去,只留下二小子和他在原地。

二小子见小黄帝死盯着他的尖棍,又发疯似地哈哈大笑起来,猛然想起前不久他要帮他磨尖棍的事情。哼,这跟尖棍我自己磨了好长时间才成的。莫非?

二小子假装想起来,猛地推了一把小黄帝,嚷道:“哈,我差点忘记了,你说过的话你要算数啊,你还差我一次呢。”

小黄帝自然没有忘记,只是他假装糊涂,忘记罢了。不过,他受到了这根尖棍的重大启发,至于磨不磨尖棍真的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了。他一屁股坐在地上,然后拉了一把二小子,说道:“你看,我找到办法了。我用你的尖棍。。。”

二小子看来真的糊涂了,他真的没有办法把那只圆滚滚的石凳和尖棍联系起来的,这两者似乎真的毫不相关的呀。

小黄帝早已看穿了他的小伙伴的心思,这时有个方案,慢慢地在心里形成了。他慢慢地说道:“你看,石凳,再加上尖棍,不就可以了吗?”

“我还是不懂。”

“把尖棍插入石凳,然后把东西放上去。”

“不行啊,只有一边啊,啊,你的意思是。。。”聪明的二小子终于明白了小黄帝的意思。原来,把两块石凳一样的东西,中间磨出洞,也就是在这原始的轮子中间打洞,再把尖棍插入这打磨好的小洞里,然后把要搬运的东西放在尖棍上不就得了?这种车的原型和今天中国队的强项之一的举重的杠铃外形看起来是差不多的,看来,今天的运动员还真没有辱没先祖的智慧呀。

“嗯,这是个好主意,不过。。。”二小子摸着自己的肚子,有些“痛苦”地说道。

“怎么啦?哦,你饿了,哈哈哈,这不,他们回来了,哎,我也饿极了,恨不得把这些肉给生吃了。”

队长和少典他们非常顺利,远远的看见他们举着火把,手里抱了很多柴薪,看来足够一个晚上烧个不停了。只有这样,才能防止野兽的袭击。用火赶跑野兽是当时人们的主要方法,眼下先做饭是第一件事。

“过来吃饭,饿了吧,孩子。”少典轻轻地走到已经睡到一堆软草上的小黄帝身边,一根带有很多肉的骨头递到他的手里。小孩子正津津有味地啃起来,大家都饿了,也该好好的吃饱休息了。

不一会儿,小黄帝又睡下来。除了四名猎手还在旁边“岗哨”执勤之外,大多数人看着人群四周的燃烧的火堆,慢慢地进入了梦乡,提前的进入梦中的乐土了。

“呜--”一阵此起彼伏尖叫声由远及近,渐渐地汇聚在这群人露宿的地方,那是一群狼。原来是:狼来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