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轿车里偷情做爱很爽吗!?

wanghao0404 收藏 0 27656
导读: 记得,山西原平市曾发生过一起某政府部门工作人员与情妇祼死于高级轿车的案件。最近,湖北省又出现一起男女干部裸死在某小区车库小轿车内的离奇案件。看来这轿车内不仅只是做爱偷情场所,更是存满杀机的死亡温柔陷阱。每枚发生某某男人和某某女人裸死于轿车内时,便引起全国民众一片嘲讽、讥笑与辱骂。从每一个桃色新闻,以及媒体的反响中,我们所能看到的就是嚼舌根子,说那个男人和那个女人如何如何。难道我们除了茶余饭后的佐料之外,就再不能反省点什么吗!? 湖北公安县这起桃色新闻也罢,山西原平那起桃色案件也罢,如果不是因为男女


记得,山西原平市曾发生过一起某政府部门工作人员与情妇祼死于高级轿车的案件。最近,湖北省又出现一起男女干部裸死在某小区车库小轿车内的离奇案件。看来这轿车内不仅只是做爱偷情场所,更是存满杀机的死亡温柔陷阱。每枚发生某某男人和某某女人裸死于轿车内时,便引起全国民众一片嘲讽、讥笑与辱骂。从每一个桃色新闻,以及媒体的反响中,我们所能看到的就是嚼舌根子,说那个男人和那个女人如何如何。难道我们除了茶余饭后的佐料之外,就再不能反省点什么吗!?


湖北公安县这起桃色新闻也罢,山西原平那起桃色案件也罢,如果不是因为男女主人公的身份,也许就不会引起巨大反响。因为其男人乃该县审计局副局长,女人乃该县地税局干部。从媒体披露的情况,并没发现人们关注的什么腐败问题,而仅仅只是“色情”问题,大概只是“比翼双飞”的殉情罢了。相比起来,大家发现这些偷情的男女们大多都是在自家车库内的轿车上,死于非命又大部分是“一氧化炭”中毒。唉!真可谓,生命诚可贵,偷情价更高啊!


偷情,自古就是一个最受欢迎的桃色新闻,也是满足人们茶余饭后的重要消遣。偷情之诱惑力是在于潜在的危险给偷情男女的刺激,使体内产生更多的荷尔蒙,做爱更有劲;使头脑更紧张,缺氧更严重,性快感更强(其实性快感就是人的做爱时头部缺氧缺血导致的幻觉);甚至使男方产生更多精液,女方的高潮更长(心理学家说这是他们要和对方的配偶攀比的必然心理使之)。偷情的诱惑力如此之大,也难怪尽管古代对偷情的惩罚虽异常严厉,却仍会有那么多干柴烈火的偷情故事。


在西方,偷情的传统源远流长,在古罗马,著名的凯撒竟然为和他发妻偷情的奸夫(克拉苏之子)出庭辩护,可见当时人们对偷情的态度。尽管在中世纪,***名义上厉行禁欲,实际上因为***不准离婚,偷情之风反而更加兴盛,《十日谈》的作者可不是凭空想出那么桃色故事的,而且教会老大自己也热衷于偷情,中世纪教会经常有这样的事,就是神父拿着鞭子抽打赤身裸体的淫妇,等淫妇的罪恶洗净了,他们就乐呵呵的抱在一起干那事了。至于上流社会,更不用说,淫乱透顶的教皇亚历山大六世,得了梅毒的路易十五,因为奸情丢了王位的玛丽女王等等,我恐怕三天三夜也讲不完。西方这种开发的风气一直延续至今。克林顿算甚?几乎历届法国总统都有情人,美国总统里,肯尼迪和美女在白宫裸泳,跟梦露偷情(被记者发现堵在旅馆,最后是特工被穿着睡衣的他们从窗口救了出来),可见偷情对西方并不陌生。


而在中国,近几年的改革开发让国人的观念有了以前难以想像的飞跃,我们接受了人体艺术,我们开始了丁克,我们有了试婚,当然性观念的开发最大的特点就是婚外情大量增加。偷情,婚外恋这些以前小老百姓想都不想的东西已经飞进了寻常百姓家,我这篇文章主要就是在大量收集了新闻资料归纳总结出来的。首先要说明的是,婚外偷情的现象在中国已经十分普遍,不仅是富人玩这个,老百姓里很多,甚至蹬三轮的,收破烂的也有,我记得一个调查婚外情的私家侦探发帖列举他调查过的几种情人是提到了一个五十岁的开门老头在工资全部交到家里的情况下就用平时捡瓶子挣得钱也找了情人,实在是最廉价的情人。从这一点可以看出,偷情在中国的的确确已经大众化了。那么偷情者到底会有什么下场呢?我将一一列举:


2003年冬日的一个早上,长乐市某镇一外资企业工人们得到了一个惊人的消息,工厂的外籍老板陈某与本厂女工小红双双死在附近一民房的浴室里。


投资商在本地蹊跷死去,给当地的党政部门特别是公安机关带来极大的压力,警方迅速展开勘查,找到死因。2天后下午,外商陈某的太太与女儿急匆匆从海外赶至。当她们悲愤地想讨个说法时,却被警方告知,陈某属意外死亡,排除他杀与自杀可能。这种结论当然不能说服她们。她们随即怒气冲冲地冲到作出意外死亡法医鉴定的福州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刑警支队技术处法医科科长翁义星接待了她们。


翁科长拿出死者尸体照片,请她们看图片上樱红色的尸斑。翁说,根据尸斑的颜色就可以判断出死因。陈先生尸斑呈樱红色,这是一氧化碳中毒最明显的特征。科学表明,尸斑的颜色取决于血红蛋白的颜色。人死后,血液中的氧合血红蛋白一般转变为还原血红蛋白,皮肤呈暗紫红色。而因一氧化碳中毒死亡的尸体,因血液中含有碳氧血红蛋白,故尸斑呈樱红色。


陈太太随即反问:那好端端地怎么会一氧化碳中毒呢?翁科长说,您也许还没到过现场。现场是一间不到3平方米的浴室,没有透气窗口,并且是靠液化气烧水。液化气燃烧后很快就会燃尽浴室的氧气,同时生成大量的一氧化碳。不要再说了,我知道了。陈太太打断翁科长的话,气鼓鼓地说,那总不至于一下子两人都晕倒吧,连开门的力气都没有了?翁科长一时不知如何回答才好,停了一会儿才低声说道,常人如果一下子吸入空气10%以上的一氧化碳,就会马上出现脑昏迷,四肢无力,您想,当时两人都在亢奋之中,呼吸急促……陈太太顿时满脸通红,没有再追问下去。


第二天,两具尸体就地火化。陈太太母女带着陈某的骨灰回家。一块带去的还有福州市公安局刑警支队的关于陈某意外死亡的法医鉴定,她们回去要用此申领意外死亡人身保险。


这是一个真实案例,像这样在享受鸳鸯浴的极乐时升天的偷情男女还有不少。


兰州市某化工机械公司总经理任某和其公司一名女员工被发现裸死在位于七里河一家属院的新房中。警方初步判定,二人死因与房中燃气热水器未安装外排气管有关。这男的是个有家室的,女的是他下属,他算是扔下老婆和3个孩子去极乐世界了。可怜啊。是小区锅炉工闻见臭气通知物业才叫来其家人,进屋看见两个人赤条条的倒在房间里不知已经死了多久了。


湖南岳阳市公安局金盆公安分局原法制办主任许子家,被发现与一名女子裸死在浴室中。警方透露,死者是在洗澡时煤气中毒身亡。这一次是女方家人见其一直不联系,就主动去找她,一进屋就看见两个人裸死在卫生间。这两个野鸳鸯,男的女儿都上高一了,女的则是个离过婚的。出了这等事,分局内几乎无人知晓。分局政治工作室主任陈社定说:“听到这个消息后,我大吃一惊,真是不敢相信。”


村支部书记和村妇女主任由工作搭档变成情侣搭档,在一次开房洗鸳鸯浴中乐极生悲,双双意外身亡。


2004年12月26日下午,广西钦州市平吉镇少妇卓叶莲突然接到钦州警方的电话:“你丈夫于冲在钦州市一家旅社意外身亡,请速来处理后事。”卓叶莲大脑“轰”的一声,身子一软瘫痪在地。卓叶莲今年32岁,1998年结婚,丈夫于冲是村支部书记,婚后生育了一个儿子。在钦州殡仪馆,卓叶莲发现于冲的尸体旁还停放着一具女尸,她一眼便认出是本村妇女主任伏玲玲。


警方的调查笔录让卓叶莲瞠目结舌:2004年12月24日晚,于冲挽着伏玲玲住进了钦州市凤翔旅社306房。第二天上午11点多钟,服务员敲门打扫卫生,306房无人应答,服务员以为这对情侣在平安夜里狂欢过度而睡懒觉。直到下午3点钟,306房仍门窗紧闭反锁,一片寂静,无论怎么敲门都没有反应,旅社立即拨打110报警。当警察破门而入,眼前出现的一幕令人大吃一惊:一对男女赤身裸体地拥抱在一起,全身冰凉没有呼吸,浴室的水龙头还在滴嗒流水……(结局是死者的妻子和父母毅然将旅社告上法庭,精神可嘉,因为很多情况下,死者家属是不愿张扬的,宁可放弃索赔。)


四川一嫖客与小姐洗“鸳鸯浴” 裸体死在木桶里。洗澡洗死人啦!随着120急救人员确认张涌已经死亡,这起浴店命案立即成为了人们谈论的话题。在交涉未果的情况下,死者张涌的家属将浴店店主等人告上了法庭,要求赔偿。


2月11日下午5时,张涌与3个朋友酒后到位于峨眉山市绥山镇的“××薰香浴”店洗浴。据浴店经营者刘英反映,她将张涌安排到一个单间洗浴,并让一个名叫“三妹”的小姐为张服务。张涌和“三妹”进入单间后一直不出,刘英就在门外喊了两声,以示催促,但却不见里面有反应。打开门,只见张涌和“三妹”赤身裸体相对坐在澡桶里,两人的头都耷拉在木桶上,奄奄一息。刘英急忙叫人将张涌和“三妹”抬到澡堂外边抢救,并拨打了120急救电话。当急救人员赶到时,张涌已经死亡,“三妹”被送往医院抢救。

(事实再次说明,干坏事是要遭报应的)


退休干部在福建龙岩景区洗"鸳鸯浴" 不幸丧命。沿着正在修建的崎岖公路,从龙岩市区打车跑了近20公里,为的是洗一场“鸳鸯浴”,没想到,这对苦命“鸳鸯”却因煤气中毒,一死一伤。5日下午5时许,龙岩红坊镇黄岗水库旅游区一家名叫“欢乐园”的娱乐场所里发生一起煤气中毒事件,同洗“鸳鸯浴”的六旬老者杨某当场死亡,湖北女孩傅某经医院抢救幸免于难。(无语中,这么大的年经还干这个,羞也羞死人了)


偷情者平时大多极力掩盖自己的关系,未曾想竟会死后赤身裸体的暴露在世人面前,实在是人算不如天算啊。当时,偷情者这种死法还有一种更常见的死法,听一个医生的故事。


不要在车库里偷情


昨天夜班,我抢救了2名在车库里偷情,结果一氧化碳中毒的患者。 送到医院的时候,男人一丝不挂,眼睛里布满了血丝,瞳孔散大,空洞的望着天空,已经死了,才34岁。女人奄奄一息,现在仍在抢救中。


从死者妻子的哭诉和亲友的遮遮掩掩的叙述中,我们大概了解,原来,男人是妇幼保健院的出纳,妻子开了3家手机专卖店,偷情的女人是专卖店里的营业员。以前男人和妻子开过饭店,做过小买卖,都亏了。后来男人托关系在妇幼保健站找了份工作,工资也不多。好在妻子开店,挣了点钱,前不久给老公买了辆捷达车,车牌照还没办好呢。


今天晚上,妻子半夜不见老公下班回家,到处寻找,到车库门口打手机,听见里面有铃声却没人接。找了亲属和男店员合力砸开车库门,结果发现车里一对赤裸的昏迷不醒的男女。处理后事的亲友,有的说报警,有的说算了,道德的范畴,法律又能奈何。


(不是我危言耸听,车里偷情堪称偷情者的头号杀手,惨案无数啊)


荆楚在线消息(楚天都市报)(特约记者楚明通讯员光灿)昨日凌晨,黄石某单位车库内,一对男女双双死在一辆开着空调的小轿车内。医生诊断,他们死于汽车尾气中毒。


据了解,前天晚上,某单位司机高某深夜未归,其妻四处寻找未果后,于昨日凌晨4时左右来到高某的单位,在没锁门的车库内,竟发现丈夫高某与一女子赤身缠抱在车内,两人身体已僵硬。惊慌之下,她向黄石中心医院求救。凌晨4时45分,医生确认,两人死于汽车尾气中毒。


据当地人士介绍,中部某省某市不久前发生了一件希奇的令众人瞠目结舌的事。当地两位有权有势、生活富足的处级官员是高中同学,二人有染双方家人都已默许。一日,男的对妻子说要出去一趟,以后的几天都没回家,等到第七天,妻子忍受不了,就无意的到自家地下室中的车库看看,门一打开,差点当场吓晕——自己的丈夫和他的情人一男一女都一丝不挂的躺在里面,死了。车库很是高级,封闭得很,他们又开了暖气,估计是被闷死了。


据悉,该男子是当地某银行的副行长级别的官员,女的是检察院的二把手,都40来岁。二人上高中时的同学,虽然早都已经成家立业,但二人还是忍不住走到了一起。其家人也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有对他们进行干涉。。谁知二人却有此下场。此事一时在当地百姓中成为街头谈资,但都对二人之行为不解,既然家人默许,何必还躲在那种地方做呢,出去随便找个地方不能办吗,除非是想寻找刺激。


在原平永康南路八一小区一车库内发现一男一女两具裸尸。22号早上,原平市城建局房管所任某的妻子发现平日早早回家的丈夫一夜未归,也没有说要出差,便四处寻找,给好友打电话询问,给老公打手机,都没有反映。大约在下午14时许,她走到自家的车库旁,听见车库内有汽车的发动机响声,便回家从小门进车库(车库小门与院内相通),但是怎么打都打不开门锁,随后她又在家里找到了车库自动门的摇控器,从正门将车库打开,看到裸体的丈夫和另外一个裸体女人在车里,便急忙拔打110和120报警。110和120赶到后,二人均已中毒死亡。


据了解,任某,45岁,生前在原平市房管所工作;段某,32岁,生前是原平市政务大厅城建口的工作人员。21日晚上俩人进入车库,发动着车取暧,造成尾气(一氧化碳)中毒死亡。(为啥这么喜欢在车里)


2005年12月31日晚9点多,长春市公安局110指挥中心接到报警:净月潭旅游经济开发区锦绣东南小区一车库内,一名男子和一女子半裸相拥死在车库里停放的黑色奥迪轿车内。


据知情者介绍:车库的主人陈某53岁,是中日联谊医院三部的副院长。12月31日晚,中日联谊医院三部的一位同志说,陈某已经近两天没去单位了,他便到陈某住的小区寻找。没找到就找小区保安员求助,怀疑陈某在车库里。保安员将车库撬开后,竟发现陈某和长春市某医院护士——44岁的曲某死在车中。


目击者说:车库封闭很好,打开车库后,里边暖气很足,隐约还有汽车尾气的味道。车窗关得很严,车内两人的衣着和姿势令人脸红。女子仰卧副驾驶座位上,赤裸下身;男子裤子在膝盖附近,趴在女子身上,一手搂着女子的脖子。


警方经现场勘察,奥迪车的电瓶电量已耗干、油也已经烧没,推断其死亡时间应在12月30日晚,两人去世前可能饮酒。警方确认二人并非他杀,属非正常死亡。经苇子沟尸体检验中心鉴定,二人系汽车尾气中毒死亡。


在记者探营医院的过程中,几乎所有的人在谈到陈副院长时都采取了回避的态度,但表情都十分伤感和无奈。谈到陈副院长的为人时,一位医生告诉记者,陈副院长的为人很好,他的口碑不错,工作上很努力认真,对下属十分体贴。(对待下属体贴?莫大的讽刺啊!)


近日,县城一对中年男女艳死一车库内。男者是一个大局的副座,40出头,正规科班毕业,才华横溢,前途无量,妻贤家和。女者30出头,是局中财务,文雅靓丽,家庭美满,老公是北京政法大学毕业,刚调往省公安厅工作不久。


出事那天,局里有业务需副局批示,上午9点了还找不见副局踪迹,手机关机!到财务支取现金,也不见女财务,手机未关机却无人接听!两人几乎同时失踪,单位、家人、朋友无人知到行踪,到了晚间仍无信息,无奈下,单位报了警。


第二天,公安以高科技手段探测出女者的手机方位,由此向手机信号显示地方搜寻,结果在接近一车库附近时,男者一朋友大惊一声,不好!原来这朋友的轿车几天前就借给了副局,车库也随带借用给他了。果然打开车库时,那轿车的排气筒还在作业,空调也在正常运转,只是副局和财务两人一丝不挂双双裸体的躺在车内,灵魂早已出壳了。同事们痛惜又惊异,两人在单位无一丝迹象的暧昧和轻佻,尤其是女方,更是气质端庄。女方的丈夫从省城赶回时,只是痛心的说了一句,“我媳妇不是那样人!”显然他无法也不能接受这样的事实。


骤然消失了两个鲜活的生命,同事们也很难接受,痛惜之余,埋怨两人为何不懂最起码的安全常识,车库内尾气中毒死亡的类似事件早有先例。


2006年6月1日,韩城市一小区车库内停放的一辆高档越野车内发现两具干尸,死者分别是在当地经商的一名女老板和她的男司机。警方初步调查,已排除他杀,而是一氧化碳中毒。


2005-7-13日,在武昌八一路湖北省直某单位老干部活动中心车库内,一对男女赤身死于“别克”轿车内。8时许,郑某的妻子打开车库门,准备取出自己存放在车库的电动自行车上班,发现郑某驾驶的“别克”轿车车门紧闭,发动机仍在转动。她上前一看,郑某与一陌生女子赤身躺在车内不能动弹,她随即报警。经初步认定,二人可能系一氧化碳中毒身亡。


2004-07-7日,浦城县城关木樨园小区一车库内,一辆皮卡车上惊现一对男女的裸尸。目前,警方已排除他杀的可能性,经法医鉴定,查明两死者死于一氧化碳中毒。经初步推测确认,两死者几天前在车库幽会时,关闭卷帘门车库,打开空调,导致汽车尾气排出大量一氧化碳而致使二人中毒身亡。


2003年07月30日都市快报消息,G银行余姚支行一名男性副行长和X银行余姚支行一名女副行长23日晚一起死在一辆轿车里。前不久,X银行余姚支行行长助理张某(女)升任副行长。升职之后的7月23日晚,张某宴请当地X银行和G银行的部分员工。由于张某原来是G银行余姚支行的员工,因此G银行余姚支行副行长王某也到场祝贺。宴席于当晚8点多结束,王某驾车送张某回家,两人自此失踪。次日两家银行四处寻找两人下落,直到当天下午被人发现双双死于车中。当时车停在张某家的车库中,余姚警方的结论是两人死于一氧化碳中毒,估计是车内使用空调而车辆门窗一直紧闭所致。


2005年2月17日,哈市一对男女在男子家楼下车库内的轿车里私会时,双双尾气中毒。民警赶到现场将两人送至医院,结果男子身亡,女子经抢救脱离危险(生活报)。


当然下面这段偷情男女命丧车里的新闻大家都耳熟能详了。


杭州市管辖的临安市清凉峰镇党委书记徐新贤,于今年7月1日突然死亡,死亡现场是在一车库的小轿车内,车上还有一年轻女性,为清凉峰镇妇联主任潘丽航,双方死在车内,两人均赤身裸体。死者家属拒绝收尸。当时杭州地区气温高达35度以上,临安的知情人士认为他们是在车内苟合,因车库内空气流通不畅,导致二人严重缺氧而死亡。


不知可否这样说:一部人类社会史,就是一部男女“情史”,就是一部男欢女爱的历史。自从有了人类社会,有了亚当(男人),有了夏娃(女人),便有了爱,便有了情。而自从有了制度化的婚姻与家庭,依然也还有男女之间的不幸、眼泪与悲剧。于是,“偷情”则成了化解制度化婚姻里的不幸、眼泪之有效途径。古今中外,即使多么冷酷的道德利刃,即使多么残忍的严刑峻法,也未能阻止婚姻外男女情爱的发生。


当然,纵情纵性是不宜倡导的,“偷情”也是不可赞赏的。但是,奉劝偷情者做爱爽快时别忘了生命安全。


其实,还真的有必要偷情吗?偷情者,请你好好反思。

2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