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明珠璀璨夺目,上海这座国际化大都市生机昂然。2002年2月5日上海武警总队反恐中队正式成立,这是在美国“9·11”恐怖事件4个月后中国成立的第一支反恐怖部队。这支部队的任务主要是担任处置城市突发事件,保卫市民生命、财产安全。吴献帅是上海武警总队反恐中队特勤中队副中队长,他也是第一个大学生狙击手。沉稳、机警、敏锐。在他的身上记者发现,新时期的狙击手正在朝“高智慧型”方向发展。


法国教练盛赞“高手中的高手”


距离地面200米高空。


风声在耳边飕飕地响,直升机螺旋桨加速转动。


在高空晃动的机舱上,吴献帅稳住了重心,目标是地面200米左右的小山坡上的地面靶台。吴献帅拍拍其他三人的肩膀,顶着强劲的桨风举起拳头大叫,“加油!给他们看看中国武警的厉害”。随后,透过狙击枪瞄准镜,四名中国武警战士朝地面小山坡的靶台瞄准,这是一次荣誉之战。


“嗒、嗒、嗒、嗒。”2秒钟之后,自动靶台弹了回来。


四枪全部正中靶心!弹无虚发。


法国宪兵特勤大队资深教官、以严格、高傲出名的老头子PIERR的顿时一脸惊异。据他所掌握的资料显示,这种名叫“搭乘直升机射击”的训练在中国并未开展过,那也就是说这是这四个中国小伙子的第一次搭乘直升机射击,这怎么可能?


今年3月,吴献帅作为首批受“法国宪兵特勤大队”邀请的中国武警部队代表,赴法国宪兵部队军事技术交流中心集训。法国宪兵特勤大队(俗称法国突击队)是一支专门从事于反恐怖活动的特种突击队。由于队员执行作战任务时,总是身着黑衣,腰扎黑带,故又被称为“黑衣人”部队,被法国人民自豪的称之为“凯旋门的利剑”。包括吴献帅在内,中国的4名武警警官法国宪兵部队军事技术交流中心接受了为期21天的狙击业务训练。


到法的第二天,在“搭乘直升机射击”中,吴献帅和战友们就让法国人大吃一惊。在法国,这一项目的训练每年大约开展15次,而在中国尚未开展。“为什么?”训练一结束,高傲的老头子PIERR忍耐不住地问道。“答案很简单,就是‘训练’,从不懈怠的训练,扎实的基本功,这些能够让我们以不变应万变,确保我们能够保护人民。”吴献帅给出了诚恳而响亮的回答。


在法国期间,四名中武装警战士主要进行了600米远程狙击、300米以内的近距离狙击、移动目标的狙击、直升机垂降狙击、搭乘直升机射击、并对不同的玻璃在不同的距离进行狙击射击。


让法国教官更加吃惊的还在后头。直升机继续在空中盘旋着,接下来的科目是300米精度狙击。这是最具挑战性的训练。吴献帅再次进入到紧张的瞄准状态,“3、2、1、fou!”随着法国教官PIERR下达了击发命令,吴献帅四人同时扣动扳机,枪声叠在了一起。一声枪响,四靶同时命中,法国人很明显是第一次经历这种“巧合”,PIERR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和眼前的事实,他立刻要求降落飞机,到靶台去亲自验证一下。


接下来,法国人渐渐习惯了中国小伙给他们带来的惊讶。在即将离开法国前,一次PIERR端着自己的咖啡杯,有些踌躇地走到了吴献帅面前,他又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番这个皮肤黝黑的中国小伙,骄傲而老练的PIERR却突然对他说,“我教出来的队员都是法国的顶尖高手,你们这次来的目的是学习,但我觉得应该说交流经验更得当,因为你们已经都是高手中的高手了。”


狙击战士实战不辱使命


2003年2月28日,一名湖南犯罪分子出现在银都路附近,湖南警方与上海警方对他进行了联合追捕。“砰!”这名待徒开了一枪。这竟然是一名危险的持枪犯罪分子。现场一定区域已被警方封控。这时吴献帅和队友紧急受领了处置任务后,他带领狙击队员迅速占领有利位置进行观察,最后终于同警方一起将犯罪分子制服。


2005年,作为一名特警狙击手的吴献帅再次与歹徒正面交锋。面对手段凶残的犯罪分子,毫无畏惧,主动请战,这次他不仅仅是名狙击手,还担任第一突击队队长。2月24日上午十点钟左右,一名男子潜入上海市普陀区西康路上的住宅小区“半岛家园”进行盗窃,被人发现后,该男子在小区保安围追的过程中逃窜至附近的江宁学校,并持刀劫持了一名儿童作为人质,进入学校的一年级四班教室。中午11点40分左右,吴献帅与队友赶到了现场。他们立即进行部署,于到12点25分,在教室前门的两位特警部署到位,准备采取行动。


在公安人员和武警战士的通力配合下,中午12点41分,这位儿童就获得了解救。“他威胁的是一个孩子的生命,无论面对何种情况,我们都要从歹徒的手中解救出他的生命。”吴献帅动情地说。


2005年5月8日,吴献帅和其他特警队员又一次从犯罪分子手中救出了一名儿童,这次是个女孩儿。一男性歹徒在浦东某超市停车场持刀劫持了一名女孩,之后,又由被劫女孩的父亲开车,沿杨高路逃逸。被劫车辆被警方逼入金京路近俱进路的一条死路内。警方发现歹徒持有三样凶器:两把刀和一把榔头。


这次,吴献帅仍旧是第一突击队队长。在与犯罪僵持了几个小时后,18点08分他开始与战友一起组织发动强攻。一名武警紧急上前,强行将尼桑车左侧后门打开,扑向车内。同时右边冲上一名武警,打开右门,迅速从车内抱出女孩。女孩被救出车后,几名武警立刻上前,与劫匪展开了搏斗。几十秒钟后,劫匪被拖出了后排座位。


“一发子弹,必须消灭一个歹徒”


39.6℃,申城的气温在7月29日追平63年来高温记录。下午3点半,在一天的炽烤后,训练场的地表温度已超过60度,全副武装的吴献帅匍匐在训练场上,正在对前方100米的靶子进行瞄准。“嗒、嗒、嗒......”,五枪声枪响后,十环,五发全中靶心!


狙击手,英文名为Sniper。真正现代意义的狙击手初现于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寻找一个最佳位置,据枪、瞄准,右手食指轻轻扣在扳机上,等待时机,最后一击。


沉稳的吴献帅说自己是守门员,在城市突发事件中,特别是在处置劫持人质事件中,当一切手段都无济于事时,只有等狙击手来有效处置。“狙击手只有一次机会,一枪毙敌是最基本的要求。一发子弹,必须消灭一个歹徒,永远是狙击手追求的境界。”感慨道。而要做到这一点,没有捷径,只有训练--严格、枯燥、艰苦甚至残酷的训练。为此,对于反恐中队特警中队的队员来说,“冬练三九、夏练三伏”是家常便饭,越是恶劣的天气条件下的训练,越能锻炼他们的现场应变能力。


作为狙击手还应有出手凌厉、收手迅捷的体能。本来5公里跑是反恐中队每天的必练科目,有时早上一次,晚上一次,为了锻炼强健的体魄,小吴有计划地进行了挑战自我生理极限的训练,战友们跑5公里,他跑8公里,战友们跑完了休息,他还要继续训练。在1996年的800米捕歼战斗演练中,在战术卧倒中,吴献帅的手部受伤,逢了五针。此后他的小拇指就有点“麻木”,冬天不怕冷,夏天不怕热。“这就和擦破皮差不多,没什么关系,小拇指不影响我瞄准、不影响我扣动扳机,战争年代,先烈流了多少血,我们这些不足挂齿。”


大学生狙击手要做“智慧型军人”


“在现代反恐中,讲究的是用最小的代价获得胜利,如何避免人质、自己、队友的伤亡,而将歹徒制服是一门学问。”吴献帅说。


“你不要以为狙击手只要射击得准就行,“在现代处突反恐中,狙击手要扮演好指挥员、战斗员的角色。在执行任务中,通常是以狙击手枪响为突击的命令,对目标进行突击,所以狙击手的枪响是行动的开始,也是任务的结束。因此,狙击手注定要在现代反恐和处突中发挥重要作用。”谈起未来军事和反恐,吴献帅讲得头头是道。


犯罪心理学是吴献帅最喜欢的科目之一。吴献帅告诉记者,“透过狙击镜,你能看清楚犯罪分子的表情,通过他的表情,你可以判断他的心理状态,他到底是穷凶极恶,还是在考虑回头是案,这对处置人质劫持事件非常关键。”他说,狙击是一门学问,高素质的狙击手今后是发展方向,地形、风向都会对射击的精准度产生影响。“差之毫厘,谬以千里,用在狙击上再恰当不过了,气象学、环境学、武器的构造和原理,狙击手都应该通晓。在生死对峙的关头,狙击手和犯罪分子较量的不仅仅是枪法,还有心理素质和战略战术。”吴献帅严肃而认真地说,“现代军事要求,一名出色的狙击手,必须是一名善于学习的‘智慧型’军人,要掌握各类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