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解读反逻辑名言 黄一龙

名人名言常很深奥,不是寻常头脑凭寻常逻辑能够理解的。这也许是经典名著要反复学天天学溶入血液加深理解的原因。以下就是几例。


骂我的我为什么要看?

五十年前发动"大跃进",是从算刘少奇周恩来"反冒进"的老账开始的。后两位曾经主持撰写过一篇反对急躁冒进的社论文稿送领袖审批,领袖大笔批曰"不看了"。上面那句话就是在算账时对当年不看文稿原因的说明。

那篇刊载于1956年6月20日《人民日报》的社论《要反对保守主义,也要反对急躁情绪》,确有批评领袖本人自1955年大造合作化高潮起的"急躁冒进"之嫌,说它是"骂",言辞虽过,实质不差。


不过因此就不看它,却真难算正当理由:


一、"骂"即批评你的,为何不看?党的优良传统不是有"批评与自我批评"这一条吗?连批评的话都不看,何来自我批评?何况,不是说好话坏话都要昕吗?

二、一篇文稿,你还没看,怎么知道它是骂你的呢?十来年后的1972年,他痛骂外交部内刊一篇文章说:"凡是这类屁文件,我就照例不看。"说明他并非偶然如此。


正确的个人崇拜


"个人崇拜有两种,一种是正确的,如对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正确的东西,我们必须崇拜,永远崇拜"。此话也是在算刘、周"反冒进"那笔账的时候讲的,结论是必须实行"正确的个人崇拜"。

可是"对马克思……正确的东西"的崇拜,崇拜的宾语乃是"东西"而不是"个人";根据这个前提,推出的只是必须实行一一对"正确的东西崇拜"。



一万年末久,只争朝夕

人生不过百年,做一件或多件事,嫌"一万年太久",人同此心。可是一万年和"朝夕"之间,究竟还隔无数中间环节,千年百年且不论,它们也属"太久",那么几十年十几年几年几月几周几天,也属可供选择的时段,为何舍去一万年就只有"朝夕"可用了?一个政治家,特别是伟大的政治家,做起事来,供他选择的路子自是多多益善,为何除了一万,就是瞬间,抛弃大量可选的路子不顾呢?

或日名言作者属于站得高看得远的特别伟大的政治家,其眼界是以万年为单位的,所以不是万年,就是瞬间;或者"开口要,闭口到",或者干脆不干。这就是五十年前在全国发动"跑步进入共产主义",和日前露了拉借国债提前共产之馅"南街村模式"的思想根源。


八亿人口,不斗行吗?

这话说于上世纪七十年代,那时中国人口八亿。说人上八亿,不斗就不行,是嫌人多了吗?要斗来剩多少才好呢?现在不幸又多了五亿,达十三亿之多,更须至少斗掉五亿以上吗?可怕不可怕?

人口多少和是否该斗,不搭界吧?

不过不管人多人少,要让他们斗来斗去的理论,倒还有点。孟子曰:."入则无法家拂士,出则无敌国外患者,国恒亡。"这是说的内斗外斗对于长治久安的必要性。不过外斗的目的是使整个国家团结起来,而实行内斗的法家拂士,乃是铁面治国的长官和"犯上而不作乱"即"小骂大帮忙"的臣僚,这种"领导和群众的矛盾"也和唆使八亿人口互相斗来斗去不像是一回事。

近读(美)汉娜·阿伦特《论革命》,其中介绍卢梭建构"民众共同体"的理论说:

卢梭求助于一个貌似简单有理的例子。他从日常经验中获得灵感,两种相互冲突的利益在遭遇与他们均为敌的第三方时就会团结起来。从政治上说,他假定存在共同的民族敌人,并依靠这一力量而形成统一。……他希望在民族内部发现一条同样适用于国内政治的统一原则。因此,、他的问题是如何在外交事务范围之外找到一个共同的敌人,而他的解决方法就是,这个敌人就存在于每个公民的内心,即特殊意志和利益。问题的关键在于,只要将所有的特殊意志和利益加起来,这个隐藏起来的敌人就可以上升至共同敌人的层次,从内部实现民族统一就有了着落。

也就是说,要使八亿、八百或八个人民"实现民族统一",办法或是为他们找到"共同的敌人"如地富反坏右,或是干脆让他们把"内心"的"特殊意志和利益"当成"共同敌人"来大斗特斗,狠斗私字一闪念,灵魂深处闹革命!古今高人所见略同,信然。


毫不利己,专门利人

这个口号显然不供普遍实行。大家都"毫不利己"了,有谁接受别人"专门利人"呢?你偏要去"专门利人",·不是专门破坏人家的毫不利己吗?你坚持毫不利己,还肯让人专门利你吗?

以专门利人之矛,攻毫不利己之盾,结果不是毫不利己受专门利人的骚扰,就是专门利人受毫不利己的抵制。二者概难两全啊!

如有毫不利人的聪明人,用这个口号鼓励毫不利己的傻子,傻乎乎地专门利聪明人,这倒不失为这类口号存在的一个理由。

黑格尔在某处说过,逻辑到了中国就行不通了,是否预示上述名言的必然出现呢?--当然,他的这话也是一句更加厉害的"反逻辑名言",如果发表于现在,恐怕会和CNN那个谩骂中国的卡芙迫一样,遭到在朝在野海内海外一致声讨的。


《随笔》2008年4期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