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赵统新传 第一部 初回三国 第七十四章 打起来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35/

(大大们猜到了吗?很快就要有一个高潮了,庞统、赵统二统双智并发,沙摩柯武勇无敌......欢迎原创评论啊)

“少总洞主,刚才我们看你们这么一大帮人过来,我们害怕啊,你看看,寨子里除了小孩和老人,哪有几个人啊。连强壮点的女人都出去了……咳咳咳咳”

看看那老头越说越急,有点急得说不出话来了,脸憋得通红,一个劲的咳嗽,沙摩柯赶紧扶住他,轻轻的给他捶背,并且安慰那老头说:

“昆布老爹,您别急,慢慢说,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那老头缓了缓气,才告诉沙摩柯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原来,这里就是沙摩柯铁哥们布依的寨子,布依是附近二十个寨子的洞主,不过这些寨子有大有小,他们这个寨子算是最大的了,这些寨子里的人合起来也有近万人,年轻人也有二三千人,布依是这些寨子的洞主不仅仅因为他是是夜郎金竹氏的直系后代,论亲戚关系,还是沙摩柯的表哥,更重要的是布依为人豪爽,讲义气,为了这二十个寨子可谓是呕心沥血,想方设法想让这些寨子生活过的好一点,并且他武艺也不错,才被这二十个寨子推为洞主的。现在寨子里之所以没了人,乃是因为前一段牂柯郡太守朱褒,也是当地的土皇上,他横征暴敛,不停地给他们这些人加税负,要是交不上税负,他就要抓人卖到外面给人当奴仆,他不仅抓男人,女人他也不放过,当地的华、程等大姓也推波助澜,和朱褒狼狈为奸、沆瀣一气。有时朱褒抓走了青壮年,他们这几家就像非洲草原上的鬣狗,剩下的老弱病残也要压榨一番,很多刚刚几岁的小孩子也被他们抓走卖掉,可怜啊,把只要被他们盯上,几乎整个寨子都会被虏灭一空。他们这些人还号称这样做是给那些不老老实实缴税的寨子和各洞的样子看看。这不,前一段,他们盯上这里了,要他们除了上缴以前几倍多的税费,还要上缴这里的特产枸酱,而且要求的量即使是他们把三年的粮食都用来酿造也不够,布依洞主去和他们讲理,结果被扣了。说是要斩首示众,周围寨子和各洞愤愤不平,群情汹涌,于是好几个洞主都去为布依求情,找朱褒说理,现在好了,都被扣住了,听说要一起斩首。这下子各洞不干了,集合了各洞的青壮年,凡是能拿刀枪的几乎都出动了,足足有好几万人,他们要赶去牂柯郡要去救布依他们。现在留下来守寨子的就是些老弱病残了,防卫力量极弱,要不是刚才认识沙摩柯,他们这些人也只能咬牙放箭,能守多久算多久,杀一个算一个,杀一双赚一个了。

那老头不放心地看看我们,颤巍巍的问沙摩柯:

“少总洞主,您后面那些人是谁啊?”

沙摩柯看那老头如此,就说:

“昆布老爹,后面是我的师父、各位师叔等,都是自己人,您尽管放心。”

“那就好,不是那些天杀的家伙派来的就好。那就请少总洞主带他们进寨吧。”

说完,他就指挥寨墙上的人把寨门打开,招呼我们进去。沙摩柯对这里熟门熟路,带头跟着昆布领着我们进了寨子。

进了寨子,我们才发现,这寨子可真不富裕啊。这里的房子全是竹制而成,基本上都是上下两层,看那样子,这竹楼的下层是用来养牛、猪等的,而上层用来住人和放东西。可我放眼看去,几乎整个下层看不到一头牛或者猪,而上层也是空荡荡的,几乎没有什么摆设。个别的竹楼都有点漏雨了,用些稻草随便盖了盖,压上了几块石头,防止稻草被风刮跑。墙壁破了的地方用几块破旧的木板或者树枝胡乱堵上了。沙摩柯看来也觉的不对劲,就问那老头:

“昆布老爹,上次我来时,不是这个样子啊。怎么养的牛都哪里去了?还有,咱们这里不是有的是竹子吗?怎么连竹楼也没有竹子来修了?”

那昆布老爹叹了口气:

“少总洞主,咱们夜郎金竹氏生于竹间,长于竹间,逐竹而生,竹子就是咱们性命的一部分,就是咱们定居的这安乐水畔,也是竹林密布,那竹林三天三爷都走不到边,你说咱们这里怎么会没有竹子呢?以前我还给你挖最嫩的竹笋吃,你那个吃相我还记得,可你不知道啊。你走了没多久,山南的华氏家族就说这里的竹子全是他们家的,还拿了盖着牂柯郡太守朱褒那老狗的官印的地契,硬说那片竹林就是他们家的。为了这片竹林,我们和他狠狠打了几架,虽然咱们的人不怕死,可人家的刀快枪利,咱们那几把刀被人砍断不少,很多人只能拿着木棒和那些人打,那惨样……,不说了。咱们和人家打了几次,很多后生都死了或者残了,有些你都认识的。没办法只好放弃那片竹林了,这不房子也没法修了。至于牛和猪,都被卖了缴税了,连粮食也没剩多少啊。少总洞主,听说你去学打制兵器去了,你有没有带回些来?你一向无敌,这次你回来了,可要替我们报仇出气啊。”

沙摩柯越听越气,最后实在忍不住了,照着旁边的一棵碗口粗的树就是一脚,只听咔嚓一声,那树竟然被他踢断了。张嶷在一旁插话了:

“老沙师侄啊,你可不能这样啊,人家树长这么大容易吗?踢坏了树树会疼的,再说,倒下的树压坏了地上的小草,也会影响小草的生长的……”

沙摩柯气得一蹦老高:

“你……”

张嶷看沙摩柯真上火了,赶紧说:

“老沙,消消气。你师父不是在这里吗?有事找师父啊。再说了,不是还有我们这几个师叔吗,咱们都是一家人,你师父不是常说,不抛弃不放弃吗……”

庞统师叔瞪了张嶷一眼,张嶷一吐舌头,不说话了,退在一边了。庞统师叔看了看我,意思是询问我怎么办,那还能怎么办,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忙肯定要帮的。我对庞统师叔点点头。庞统师叔明白了,就对沙摩柯说:

“摩柯,听师爷说一句。”

沙摩柯低下他那瘆人的大脑袋:

“师爷,您说吧,您是天下有名的智者,你说怎么办?”

“摩柯,会拍师爷马屁了啊。”

张苞在旁边插话了,王平、黄叙也笑了。沙摩柯看看他们:

“难道不是?”

“摩柯,先听你师爷说。”

大家都不说话了,静等庞统师叔下文。

“摩柯,这个忙我们一定帮,而且要全力帮。这牂柯郡太守朱褒我还有些了解。当初主公平定巴蜀时,传檄四方,益州各郡太守军上表臣服,其中就有这个朱褒。当时主公人手不足,曹军又来袭,以朱褒驻守牂柯郡多年,了解当地情况,就命他暂且继续驻守此处,没想到他竟然如此残暴,此次叫我们碰上了,我们师徒定要管上一管。不过,朱褒终归是朝廷命官,我们也不好擅定其死活,我也且修书一封,让人速速送到主公那里,禀告主公此处情况,让他定夺。至于这个华氏,乃是中原华氏的分支,百年前从中原迁居此地,曹操那边有个华歆,就和他们是同一大家族的人,不过他是中原华氏分支而已。这个华氏家族竟然在此为非作歹,强占财物,这次一定一块把他收拾了。”

那昆布老爹如此一听,连忙跪下:

“求大人一定给我们作主啊,我儿子就是死在他们手上啊,只要为我们报了仇,我就是给你们当牛做马也高兴啊。”

我赶忙扶起昆布老爹:

“昆布老爹,不要这样。摩柯的亲人就是我们的亲人,我们不会让自己的亲人吃亏受苦的。”

庞统师叔也在一旁附和。张苞更干脆。

“谁敢欺负老沙的人,就是欺负我老张,我一定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其余王平等人也纷纷表示一定帮沙摩柯。沙摩柯见大伙如此说,也很是高兴。就对昆布老爹说:

“昆布老爹,你先赶紧找个地方,让我们大伙落落脚,好让我师父商量一下具体如何去救我布依大哥。”

那昆布老爹忙不迭的答应了,寨子里竹楼虽然旧点,当找个地方落脚还是很容易的。很快他就给我们找了个较大的竹楼,供我们歇息。我们的船现在也经过逆行、逆风等各方面考验了,船的质量还很是靠得住,几个出现的小毛病,回去让他们解决就行了。再往南走,我们的船太大,就用不得上了,以后得改走陆路了。庞统师叔就立马写好了信,让这船回成都时再转送给刘备伯父。现在接上了头,我们就得把船上的东西卸下来了。听说我们要卸船,而且沙摩柯也说船上带了这里最需要的盐巴、粮食还有兵刃等等,昆布老爹乐坏了,可是整个寨子里青壮年几乎都不在,找不到人给卸船,昆布老爹又急得火烧火燎的。我赶忙安慰他不要着急,我们这些人卸就行。

寨子的老人小孩都来帮忙了,他们弄不动重的,就搬点轻的,一趟趟的往寨子里搬。这搬货,也成了比赛场地。胡驹和沙摩柯叫上了劲。胡驹可以说能负500斤,日行700里,这是他老爹胡车儿遗传给他的天赋,这下子,这特长用起来了。他用一根大绳子,一下子把那些东西捆到一块,双膀叫力,足足上千斤的东西被他驮了起来,一步一步被背到了寨子里,直惊的那些寨子里的人目瞪口呆。沙摩柯也不服气,也弄了千八百斤的东西往回扛,走了几趟,发现自己脚力不如人家胡驹快,自己两趟,人家已经三趟。这下子急了,牵过自己的碧眼三角白水牛,哼哧哼哧驮了一牛背,一人一兽,一趟顶胡驹三趟。胡驹急了,吩咐句突把我的小白拉来,往小白身上装货,也一人一兽,这下子可苦了小白了。不过小白在船上闷了好多天了,放放汉也不错,只是马王变成了驮马,悲惨啊。一直到后来,二人卸的也差不多,彼此也没分什么胜负。这样货都卸到了寨子里,看寨子里的老人小孩都饿坏了,我们赶紧先让他们领点粮食做饭吃。有个小孩捧着我们给他的盐巴,边走还边舔自己刚才在分盐时粘到手指上的一点盐粒,可怜啊。趁着他们做饭,我们就开始商量如何处理布依这件事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