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箭 第一部 鸿 箭 第十二章 诱捕美惠子(2)

饶兴利 收藏 8 9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52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521/[/size][/URL] 2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李强和汪梅来到孝感城南门。 岗楼旁有两个手持带刺刀的步枪的日本兵在守岗,刺刀发亮。 赵五林带着一帮特务正在吊桥边检查过往的行人。 李强、汪梅走近检查站。 “喲——我们的李队长从哪里弄来个这么漂亮的小媳妇?”赵五林问。 “赵队长!莫瞎说!这是我表妹——小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21/


2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李强和汪梅来到孝感城南门。

岗楼旁有两个手持带刺刀的步枪的日本兵在守岗,刺刀发亮。

赵五林带着一帮特务正在吊桥边检查过往的行人。

李强、汪梅走近检查站。

“喲——我们的李队长从哪里弄来个这么漂亮的小媳妇?”赵五林问。

“赵队长!莫瞎说!这是我表妹——小香。”李强说。

赵五林一双贼眼上下打量着汪梅,突然说:“你这表妹怎么跟郭大队长的小姨子好像是一个模子里倒出来的呀?”

“你没看走眼吧!人家是洋学生,我表妹是农村姑娘!”李强说着把汪梅一拉,进了城门。

“汪梅同志!你现在不能像上次进城时那样公开、自由出进你两个姐姐的家了!李强说。

“为什么呀?”汪梅问。

“你大姐夫已经怀疑你的身份了!至于那郭跛子也是日本人的奴才!你要高度警惕才好!”李强告诉她。

“那要见我三姐怎么办?”汪梅又问。

李强想了一会,说:“这个——我来想办法。走!到县保安大队后,千万别进去!”

两人来到伪保安大队门前,李强做了个手势,示意汪梅离院门远一点,他自己径直朝院门走去。

卫兵甲:“李分队长下班了?”

李强:“是下班就好啰!我就不进去了。你去把郭太太唤出来,就说她乡下有个亲戚找他。”

卫兵甲:“是不是上次来的那个漂亮的妹子?”

李强:“是远房的一个亲戚。快去吧!我走了。”说罢退到远处的墙脚边。

不一会,李强远远看见汪菊走出院门,转身对汪梅做了个准备的手势。

保安大队院墙边,汪梅迎了上去,取下头巾,正要张嘴说话。汪菊突然认出了她,把她猛地一拉,两人来到院墙边的一棵大树下。

汪菊:“你怎么又来了?大姐和我都为你急死了!大姐夫和三姐夫都已经怀疑到你头上,还有那个胡老师!所幸日本人那边还不知情,不然的话麻烦就大了!但是没有不透风的墙,日子长了,谁也保不准日本人会不会在追查!今后,县府、保安大队你都别再露面了!现在,只有到同仁巷老娘那里去避一避!如果见到陌生人,就说是乡下卖母鸡的。快!把头巾系上!”

两姐妹在街上且走且谈。

“妹妹,你不要难为姐姐好不好?”汪菊说。

“见了娘再说,让她老人家评评理!”汪梅满脸不高兴。

汪家两姐妹来到汪太住处同仁巷20号。汪菊上前敲门。

(内应):“是哪一个?”

“妈!是我——菊花呀!”

门慢慢打开。汪太突然看见汪梅,一阵惊喜。她睁大两眼上上下下打量着汪梅,激动地说:“这不是我家老四吗?我不是在做梦吧?”

汪梅闪着泪花,一下扑进汪太怀里,喊了一声:“妈,是不孝女梅花来看您家。上次到东山——”汪梅立刻察觉自己说走了嘴,把话刹住。

“什么?你回了东山的?”汪太问。

“不,不,不!是我在外做梦都想回东山老家看妈呀!”

“老四!为娘的也时时刻刻惦记着你呀!”汪太鼻子一酸,滚出了眼泪。

汪菊往巷口瞧了一瞧后说:“妈,进屋再说吧。”

母女三人走进汪太居室。

汪梅问:“妈,你怎么没有跟大姐或三姐一起住?”

汪太说:“我一个人清静惯了,不想打扰她们!这不,一晃几个月都过去了,日子过得还蛮自在。现在好了,你回来了,咱娘俩一起住!”

汪梅又说:“妈,你先来评个理:我要三姐帮我一个忙,她不答应!”

汪太脸一扳,对着汪菊问道:“老三!是怎么回事呀?老四好不容易回来了,你怎么能怠慢她呢?”

汪菊一脸委曲:“妈,你不知道这事有多难!弄得不好,还会惹日本人发恼,要我们吃不完兜着走呀!”

汪太不解地问道:“老四,倒底是什么事,还要去惹日本人?你说出来听听,我自然会为你作主!”

汪梅像竹筒倒豆子说:“妈,您家知道,我是很爱美的。听说日本宪兵队长岗村有一张他的未婚妻的艺术照,常放在办公桌上的小相框里。我非常想看看那张东洋女子的艺术照,但谁敢去宪兵队看照片呀?姐夫有一个叫赵五林的手下与岗村队长是好朋友,于是我要姐姐通过赵五林偷偷地把照片借出来给我看一看,之后就还回去。就这小事,三姐他不肯帮忙。”

“你这还是小事呀? 汪菊说。

“老三,这就是你的不是了!爱美之心哪个没有,你就帮忙把那张照片给弄出来,有机会,也给我瞧上一眼,让我也开开‘洋荤’。就算是娘求你好了,行不行?”

“妈,你这样的口气,让做女儿的怎么受得起喲!看在妈的情份上,我就试试看。”汪菊无可奈何地说。

“哎,这样就好,你们秭妹俩要相亲相爱相帮!”

“四妹,什么时候要?”汪菊问。

“姐,当然是越快越好!就今天晚上吧!”汪梅说。

“妈,那我回去了!”说着汪菊用眼睛狠狠瞪着汪梅,细声说,“在路上我对你说的都记住了?”

汪梅点点头。

“老四,你姐在跟你说些什么呀?”

汪梅把娘一拉,撒娇说:“妈——”

且说青龙岗,差不多在这时,牛桂兰轻轻开门走进自己的寝室。屋里很亮,阳光从窗外射了进来,洒到柳青熟睡的身上。

柳青惊醒,坐在床上:“牛部长,我——”

牛桂兰坐在床边,看着柳青削瘦的脸,心疼地说:“这些天日,连续作战,太累了,我是想让你多睡一会,现在才来喊你。”说着她把一套药铺伙计穿的旧衣服还有一顶绒布制成的帽子放在枕边,“你起床后,就把这套衣服给换上!”

不一会,化了装的饶平泰和柳青精神抖擞地来到办公室门口。

饶平泰、柳青喊道:“报告!”

“请进!”秦伟山说。

牛桂兰边观察饶平泰和柳青的打扮,边赞不绝口:“这身打扮很自然,不留什么痕迹!”

秦伟山也很满意地说:“如果在路上相遇,我也只会把你们当成做药材买卖的一对兄妹。”

“这里去卧龙,还有四十多里路要走,情况随时都可能发生变化,那就快出发吧!”牛桂兰说。

饶平泰说:“是!”

“秦书记、牛部长再见!”柳青说。

“祝你们成功!老秦,要不要小吴送他们出警戒区?”牛桂兰说问。

秦伟山摆摆手说:“嗨!青龙岗县委警卫排谁个不知,哪个不晓我们大名鼎鼎的饶平泰呀!”

在乡间小路上饶平泰和柳青一前一后默默地走着。

大约走了二个小时,他们来到沙堤渡口东側。饶平泰停住脚步说:“注意,前头就是沙堤渡口。”

几个村民正从前面交叉路口往渡口走去。

伪军甲在远处嚷道:“前头两个是干什么的?”

饶平泰沉着应答:“是卖药材的,老总。我们要赶路哩!”说着加快步伐绕过渡口。

饶平泰和柳青,一刻也不敢懈怠,连他们自己也没有想到在晌午前赶到卧龙。

“前头就是卧龙镇。”饶平泰停下脚步,用手抹着脸上的汗水。

柳青递上一条毛巾说:“哥,用它擦汗。我肚子饿了,走不动了!”

“小妹,要不要做哥的背你呀?”饶平泰接过毛巾打趣说。

柳青圆脸绯红,去夺毛巾:“谁要你背呀!”嘴里虽这样说,心里觉得蛮舒服。

两人一前一后小跑起来。不知不觉前面就是卧龙中药铺。

中等个子,体形微胖的老板正背对柜台正在药柜里抓药材。柜台前站着一位中年妇女,柜台上面放着已抓的药和处方。

饶平泰大大方方走进药铺,用暗语说:“老板,要不要当归和熟地?”

药铺老板一个急转身答道:“有没有当参?”

饶平泰看着药铺老板:“有,要不要先看看货?”

等那买药的中年妇女提了药,付过钱走出药铺后,药铺老板取下眼镜,呆呆看着饶平泰:“怎么,不认识了?我是——接你和汪小姐去火车站的‘走千里’——刘绍坤呀!”

饶平泰出神地望着对方,闪现当时的一幕,孝感火车站侧,饶平泰把黑牛扶上人力车,对刘绍坤低声说:“快,出南门,拉到沙堤渡口……”

饶平泰恍然大悟说:“哦,真没想到是你呀!你这‘走千里’倒真是四处走呀!”两人不禁轻松一笑。

三个人进入药铺内室。饶平泰和柳青先吃饭。刘绍坤坐在一旁。

刘绍坤说:“我想,这次诱捕行动,一定会有你。果然不出所料。你从县委带来了什么新指示?”

饶平泰边吃边说:“你急什么呀?让我们把这几口饭嚥下去再说也不迟。”

刘绍坤赶紧递上两杯茶水。

饶平泰端起茶杯呷了一口,凑近刘绍坤:“刘绍坤同志,根据县委指示,你的任务是掩护同志们安全撤退,不能随便走千里啊!”

刘绍坤“扑哧”一笑,说:“秦书记真有眼力,我这店的后院就通后山的一片林场。”

饶平泰指着柳青介绍说:“她叫柳青,是要直接跟美惠子交手的同志。”

“上次和你一起大闹孝感城的那个汪——什么,这次来了吗?”刘绍坤问。

“你是说汪梅同志吧,她在孝感城执行任务。”饶平泰说。

店堂内传来小伙计的喊声:“师傅!有顾客抓药!”

“你们先歇着,我出去应付一下。”刘绍坤起身朝店堂走去。

傍晚,饶平泰带着柳青在后院转悠。后院长些杂草,还有些知名药草。两人来到院墙后门边。饶平泰拉开门闩,外面果然是一片密林。

饶平泰指着那片林子说:“太好了!这片密林正是我们理想的青纱帐!”说罢哼起了《游击队之歌》。柳青也被他的情绪所感染,轻轻地跟着哼起来:“在那密密的森林里……”林间飘散着激奋人心的旋律,荡漾着青春活力的气息。

夜晚,在一盏煤油灯下,药铺内室秘密聚集着一群游击战士。

刘绍坤为饶平泰和柳青介绍说:“这位是毛陈的郑天锁——你们认识的‘铁砣子’!这位是武汉派来的司机——吴佑平同志!”

“饶大队长,我们又见面了!”郑天锁激动地说。

吴佑平说道:“饶大队长,能与你们一起战斗,我很荣幸。我提前赶来卧龙,是为了告诉大家:美惠子突然提前到明天来孝感。”

饶平泰皱起眉头说:“这下可乱了我们的方寸。老刘同志,你看如何连夜通知城内的同志?”

“这个任务就交给我吧!我现在就动身。大家帮忙把存放在后院的料草给我搬几捆来。”郑天锁把胸一拍说。

通城大道旁,游击队员们在装料草。郑天锁驾着装了料草的马车急驰而去。

饶平泰、刘绍坤、吴佑平、柳青向郑天锁招手。

只一刻功夫,郑天锁驾着车来到孝感城南门口。

赵五林正带着一帮特务在城门吊桥边巡逻。郑天锁从车上下来,借着夜色拉着马车朝城门里进。

“什么人!夜里驾车!” 赵五林喝道。

“老总,我是给保安队送草料的。”郑天锁沉着回答。

“我就是保安大队的,怎么不知道此事?” 赵五林嘀咕着。

“老总,你忙外勤,怎么会晓得这类小事?是郭大队长让李婶通知我的。”郑天锁又说。

“李婶,你怎么认识她的?”赵五林又问。

“她是郭大队长家的女佣人,以前保安大队的料草都是我送的。”郑天锁应答如流。

赵五林对郑天锁上下打量一番,又粗略检查了一下草料,然后一挥手说:“进城吧,以后不许晚上送什么草料。自找麻烦!”

进得城来,郑天锁驾着车直奔黄记修理店。他从马车上下来,左顾右盼一会,然后用暗号敲门:‘笃,笃——笃,笃笃笃!’

小伙计忙开门把郑天锁拉进店内。

郑天锁向黄啸天汇报道:“黄组长,武汉来的同志说:鬼子提前出发,明天上午九时左右途经卧龙镇,饶平泰要我通知你马上调整行动计划,迅速完成所有准备工作,确保明天清早出城——至少提前两小时到卧龙待命!”

“明白了,我们马上行动!” 黄啸天说。

“那我走了。” 郑天锁转身欲走。

黄啸天喊住他说:“你的马车留给我,明天我要有用场!”

“没问题!我现在就把料草送到保安大队,卸完料草就把车停在院内。”郑天锁说。

“这不妥吧?” 黄啸天发问。

“没问题!越是危险的地方,越是安全——这是黄组长你亲口对我说的呀!” 郑天锁笑着说。

4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