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孔乙己和范进踢球

作者: 段兴焱 胡艳梅


公元200年8月10日晚,孔乙己和范进所在的足球队0:2不敌比利时队,继而在8月13日晚又0:3完败古巴队,终梦丧“奥八”。过后,孔乙己和范进很是伤感,俩人禁不住抱头痛哭。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想当年1988年汉城奥运会,孔乙己和范进所在的球队就以1平2负0进球被淘汰。20年过去了,该队同样在小组赛上1平2负被淘汰。整整20年了,只有一个进球的“进步”!想到这儿,他俩能不悲痛欲绝吗?


这边有人看着于心不忍,劝道:“孔乙己,输球能算球么?” 他不答理,只顾自言自语道:“温两碗酒,要一碟茴香豆”,随即便排出九文大钱。这才慢吞吞地涨红着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说:“友谊第一……踢球人的事,能算输么?” 旁人又叫道,“孔乙己,那你脸上怎么又添上新伤疤了?”孔乙己睁大眼睛说,“你怎么凭空污人清白……我脸上有疤的么?”“什么清白?我等见你一脚标准的飞踹,直接踢中比利时队球员的下体,继而自立不住,倒在地上撞出个疤来的”,孔乙己睁开满含泪水的眼睛,颇有委屈:“之乎者······者也,大球尚踢不进,小球岂有不让踢之理?”立时,众人哄笑不已。


那边则有人劝范进:“别哭了,面包会有的”。范进泪水滂沱:“额的球啊,从1988年汉城奥运会到2008年北京奥运会都整整20年了,我还从来没射进过球哦。”众人齐声道:“有的、有的,我等见你仅一个极其隐蔽的肘击就将对方球员直接打趴下去,这功夫可是十分了得,当时你还禁不住地跳将起来:射中了、射中了的么?”范进脖子渐渐地有些粗了:“你等莫取笑我,我不就是踢球的底气稍有些不足,凭什么还拿这话来混我?”众人笑云,“你哪里没有底气?2007年2月,你在英国的海外拉练中,你与皇家园林巡游者队就曾大打出手,其底气不早就震惊国际足坛的么?”范进终于号啕大哭:“你等就别吓唬我了,我胆小啊,再说了我又不同你顽,莫误了我下半场进球。”


俩人哭过之后,涨红的脸色渐渐复了原,旁人便问孔乙己:“你当真会踢球的么?”孔乙己立刻显出颓唐不安模样,当下脸上笼上了一层灰色,嘴里说些话,也不外全是之乎者也之类,很是令人不懂了。好一会,孔乙己这才缓过气来,看着问他的人,显出不屑的神气,说“七年前,我们的球队,其间集训、拉练、比赛遍及全球5大洲,虽所耗费的人力物力不计其数,但你想想,就凭这一点,世界上任何其他国家(地区)的奥运足球队也无法比拟。”范进也附和着孔乙己说,“此言甚是,你瞧瞧人家比利时队,到俺北京来比赛,有十二名队员竟还是临时从全国拼凑来的业余选手,那里还有一点我们精英体育的优越性?”


正说着,人群中忽然有人高喊“进球啦!”孔乙己登时精神一爽,喊道:“小二,打酒来,老夫要一醉方休矣!”范进则忽地两手一拍,大笑起来:“噫!好了!我中了!”当下,往后一交跌倒,牙关紧咬,不省人事。


旁人曰:这下,孔乙己和范进他们恐怕要昏睡百年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