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嘉宏:扁家的贪婪 挫折了绿营呛马锐气

sunsky2020 收藏 0 63
导读:  中评社香港8月17日电(作者 苏嘉宏)一、扁系要角高调,新潮流系缄默   “国务机要费”相关卷证被马英九“注销”机密后,民进党中跳出来面对媒体公开对之加以回应的几乎都是扁系要角,新潮流系则很明显地保持了缄默。民进党刚刚当选的新一届任期两年的中执委将来要处理的“路线”问题,将会逐渐明朗为“挺扁的扁系(正义连线)”和“反扁的新潮流系(非正义连线)”,而这个“路线”问题的处理时程,将会直接影响任期内横跨的明年县市长选举的成败,而且将会间接影响下一届换届后的中执委组成成员的派系成分,而这关系到民进党的团结

中评社香港8月17日电(作者 苏嘉宏)一、扁系要角高调,新潮流系缄默

“国务机要费”相关卷证被马英九“注销”机密后,民进党中跳出来面对媒体公开对之加以回应的几乎都是扁系要角,新潮流系则很明显地保持了缄默。民进党刚刚当选的新一届任期两年的中执委将来要处理的“路线”问题,将会逐渐明朗为“挺扁的扁系(正义连线)”和“反扁的新潮流系(非正义连线)”,而这个“路线”问题的处理时程,将会直接影响任期内横跨的明年县市长选举的成败,而且将会间接影响下一届换届后的中执委组成成员的派系成分,而这关系到民进党的团结与下一届“总统”选举的候选人提名、辅选。

民进党公开辩论“路线”问题是这个党的一个历史传统,过去民进党确实可以夸耀他们只有“路线”问题,没有一些类似国民党拥护李登辉或反对李登辉这种“属人”性质的争端。民进党从来没有针对一个人的历史功过、未来是包袱或神主而论辩过,但这一回合,民进党竟然围绕在陈水扁一个人的贪腐问题上兜圈子,藉由扁系人马出面高调挺扁,俨然将民进党继续与贪腐的陈水扁捆绑,而不是切割,即使是脑筋清楚、作风务实的蔡英文知道这样会拖累民进党,她自己也曾是扁朝高官,再怎么清白也是扁朝贪腐共犯结构的一员,在这当下意味着党内分裂的切割两字怎么说得出口?延续这种尴尬的情况对国民党是相当有利的,其实这就是回到选前蓝绿对峙的原点;民进党输了这一次之后必须有所改变,改变才有希望,习于政党政治运作的台湾民众其实都深知,台湾既需要国民党,也需要民进党,但是民进党竟然为一人的得失而选择“不改变”,自然就要让对民进党还有期待的泛绿支持者继续失望下去。


二、贪腐的陈水扁继续与民进党捆绑在一起

民进党之所以会如此,这是因为谁都知道刚刚下台的陈水扁还很有钱,而且是目前民进党党内最有钱的金主,陈水扁只是在等民进党财务状况恶化到破产或其他适当的时间点再跳出来当财神爷救星而已。“有钱才能说话( Money Talks )”是硬道理,没资源的谢长廷说要拔剑再战,原来谢系的那伙人没有一个出来公开声援的;这一期壹周刊鬼使神差地报导陈水扁利用媳妇的户头汇钱三亿元台币出境,引来国际反洗钱组织的注意,并通报台湾刑事犯罪侦缉单位,这篇报导与跟进的电子媒体就同时在政治上说明了陈水扁真的非常贪,也很有钱,让这个社会印象持续深入人心,并且牢牢地与民进党捆绑在一起,民进党难以翻身。

壹周刊报导之后,由于包括“立委”洪秀柱公布的瑞士检察官函请台湾驻瑞士外馆转“外交部”的追查境外洗钱公函等一些来源复杂的“行政资讯的揭露”,迫使陈水扁召开记者会坦承:“夫人吴淑珍今年年初向他坦白,曾经将竞选的剩余款汇出海外,没让他知道。”陈水扁的说法似乎他很无辜地有钱到自己都不知道的地步,民进党内一片哗然,原先高调挺扁的扁系要角一时之间纷纷从台面上遁逃,手机关机躲避媒体,或是支吾嗫嚅、眼神闪烁,丑态毕露,令人作呕!陈水扁的海外帐户资料件件曝光后,其实由于台湾的刑法或其他相关法令中并没有财产来源不明的处罚规定,他在记者会的精心研究过的说辞中,至多只是承认“竞选经费申报不实”,而且“把责任通通推给吴淑珍”,顶多多上几次法院,被媒体羞辱几顿而已,罚则甚轻,来源不明的财产仍在手中。因此,只要多金的陈水扁继续多金,受过恩会而高调挺扁的扁系要角只会暂时噤声,还不至于公然与之“切割”,这种态度包括民进党主席、中执会在内,仍将会维持低调观望一段时间,身为英国皇家伦敦政经学院法学博士的蔡英文教授,知法、教法,就是不知道她有没有应有的政治上的道德勇气了。


三、注销机密后的“国务机要费”相关卷证其实只是“中立”的证据

注销机密后的“国务机要费”相关卷证其实只是“中立”的证据,因为这种改变只是让原先负责审理法官、检察官等不得碰触的证据,变得可以碰触,并据此加以审理、运用而已。“国务机要费”相关卷证“注销机密”后,法官根据这些证据审判的结果,既可能证明、判决陈水扁有罪;当然,也有可能证明、判决陈水扁无罪。“注销机密”完全不能与“有罪”画上等号,陈水扁律师与他的徒众们不会不知道这个“国中生公民课”程度的浅显道理;但是,将“注销机密”与“有罪”画上等号的,不是别人,就是扁系人马他们自己,这其是他们的“乌贼战术”,这就是先预告会有罪,而将来真的被定罪,就可以将自己的困境导入“政治迫害”、“秋后算帐”,并进一步藉此升高对峙,破坏蓝绿和解。

针对传讯和后来陈水扁的说词,泛蓝的一方至今没有任何回应。这个时候应该不失时机地有人出来回应说明“注销机密后的“国务机要费”相关卷证其实只是‘中立’的证据”、“一切尊重司法”… 云云,府、院、党完全没有回应,任令陈水扁一方攫夺了媒体话语权,累积了可观的“相骂本”;虽然后来因为陈水扁可能利用家人洗钱的消息曝光使得情势有所改变,府、院、党依然置身事外,这种置身事外恐怕不是“胸有成竹”的那一种?这一局活脱脱成了陈水扁与媒体之间的自然攻防,如果认为完全没有回应非常正确的话,也该有个公开说明,连这个也没有!从传讯到真正审判果出炉,不会快到八月底台湾社呛马行动之前,所以注销机密后的“国务机要费”相关卷证应该还不至于直接影响短期之内的政局,但是将会挫折了“呛马”的锐气,并直接影响民进党派系分合。


四、拒绝陈水扁利用“乌贼战术”浪费媒体资源

大陆海协会会长陈云林可能将于十月来台,陈会长来台的相关事务(如和平协定的草案初步拟定和完备立法程序等)应该是“立法院”开议以后的政治焦点。这之前,围绕在陈水扁身上的 “国务机要费(全额应检据核销)”与一般机关行政首长的“首长特别费(全额一半应检据核销,全额另一半不需检据核销)”两者之间不可以混为一谈,不让陈水扁有鱼目混珠的可能,应予大动作的切割,安定行政机关人心。也就是应该呼应民心,严办““国务机要费””的贪渎;但是,也要同时藉由类似“总统”依“宪法”召集五院院长会商、“行政院”颁布命令统一“法务部”、“主计处”等部会见解或“立法院”下一个会期研订立法进度等方式消除“首长特别费的历史共业”。

类似 “注销机密后的“国务机要费”相关卷证其实只是‘中立’的证据”、“一切尊重司法”等回应说明之外,破除陈水扁“预告有罪”的“乌贼战术”之外,应该关注其他公共议题,另起炉灶,不需随之起舞、与之对应。例如:“行政院”在奥运热火朝天的此际,民众焦点在运动赛事上,“高雄世运”的相关设施建设进度是否遭到延宕?明年七月的世运在高雄会不会是台湾在国际舞台上的巨大灾难?“行政院”应该督促与全力辅助高雄市政府推进相关进度,全心放在经济建设、招商引资才是。(作者 苏嘉宏 台湾.辅英科技大学教授)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