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血浮玉 正文二 第四节 肩负使命 三重身份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60.html

有德打发过两个跟踪密探之后,又在街头溜达一阵,仔细观察认定无尾巴跟来,便快步往青浦家走去。青浦笑容可掬地把

他迎进内室,有德将与军统约会之事告之,并把自己的打算作了详细说明,望青浦通过秘密通道告诉党组织。青浦四雄也十分

赞赏有德的构想,因为青浦是个纯粹共产主义者,在他眼睛里是只有阶级而没有国界,工农当家做主和无产阶级的胜利是他一

生的追求。

他严肃地对有德说:"其实日本的工农阶级,是不愿意军事扩张和侵略行为,他们和善良的中国无产阶级一样,都是

热爱和平,渴望公平正义的阳光,普照世界。军国主义者的行为,只能代表他们本阶级的利益,而不能代表广大的日本人民,他们

的行为不光危害世界的和平,也深深危害着日本人民!你回中国后,一定要宣传:侵略者的行为,是统治者的行为,而不是日本人

民的行为!''

有德聚精会神地听着,心情异常激动。他由衷地感激青浦的无产阶级跨国界的情感,也庆幸青浦老师将他引入自已梦寐以求

的正确道路,他感慨着马克恩的伟大,因为他能让全世界的无产阶级团结在一个大家庭里,为着共产主义而努力拼搏,直到全人类的

彻底解放!

青浦用同志般的语言对有德说:"人生在这个世界上,就充满各种各样的挑战,也充满不可意料的危险,所以中国字的生命的(生)

就说明了这个问题,你看它上面是个牛,下面是一横,这一横犹如一根钢丝,也就是说生在世界上的人,就如同牛走在钢丝上一样

危机四伏,险象环生。你肩付重任,三重身份,恰是鸡蛋上的芭蕾,烈火中的嫩肉,但要记住:在这个星球上没有任何困难和敌人能让

共产党人屈服的,共产主义者活着是不可战胜的人,死了就是一座让敌人不可逾越高峰。''

有德严肃地凝视着这位日本教官,他十分感激教官向他传播着这世界最崇高的语言。他想:如把这种精神化为一种动力,它将成

为不可战胜的力量。青浦从有德眼睛里看出了他的坚定和意志,随后他们又憧憬共产主义的未来和公正,仁德的阳光洒满世界的构

想:没有战争,没有剥削,没有压迫,人吃人的现象被彻底消灭,人们都在公平,公正,合情,合理的大环境里愉快地创造,齐心协力地把

地球装扮地更好更美,世界上的人都在幸福平安地活着,大家都彼此尊重,和睦相处。地球因人类大同而转动,世界因和谐而精彩!

有德对青浦说:"为私利而忙碌终身者,死而无奇。为祖国而献身者,不枉为人!为共产主义而牺牲者,将功在千秋,光存宇宙!''

青浦得意地看着有德笑道:"此生能教出你这个学生,实在是荣幸至之,不枉为师啊!''两人就样投机地谈着,直到天亮才知又是个不眠之夜!

两个志同道合的异国师生,却拥有着共同的理想----共产主义。并时刻准备着为她的实现而战斗,那怕

是生命的代价,也在所不恤。他们一致认为:为共产主义牺牲是无尚的光荣,是人类至高境界。在现在人看来

是痴人说梦,猴子捞月。但在那年代,为信仰共产主义而献身的各国人士是举不胜举,满天繁星。否则不可能

世界上有那么多社会主义国家。正因为有那么多真正马克思列宁主义者的无私无畏,浴血奋战,才使世界变

得近半数的共产主义初级阶段-----社会主义国家。

有德被编入日本远东军,作战筹备处任少佐,跟负责策划中国战场后勒补给的久木太郎作秘书。他的精

明强干,深得久木的赏识,经过一段时间的明察暗访,久木便把一些资料交于有德整理抄录。有德发现这些

东西有些文不对题,故弄玄虚。便不动声色,把事情做得有条有理,按时按点按要求地把久木交于的任务完成。

晚上,当他离开办公室,走出军部大门,准备回养父母家中时他总觉得有人在暗中盯梢,他假装不知。继续走

上大路,涌入人群,这时他发现街上有一群人在围着一个中年人,听他在大声说话。

那中年人头上扎着根白布,布上写着"反战''的字样,只见他在慷慨陈辞:"诸位先生,战争是人类的罪恶,不能

听信军方的强盗性的逻辑和骗人的谎言,政府把国库掏空,把人民榨干,把年青有为的人送到战场,去进行一场

灭绝人性屠杀,众位,国家的强盛,应该靠广大国民的劳动创造,而不是靠去抢夺别国的财富来壮大自己。...

...''有德知道,这是日本反战同盟在演讲,他在人群外站着,目光在不停打量着周围的人,人们都在聚精会神地

听着,不时地有人在呼喊着"不要战争,要和平!''与台上演讲者交相辉映,气氛空前。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演讲者更是慷慨激昂,滔滔不绝。有德离开人群走进商场,买了一包香烟出门时发现,几个

荷枪实弹宪兵正在从马路对面巷子里若隐若现,不时地朝人群聚集地窥视。有德赶紧冲进人群,挤到演讲者面

前,大声说道:"我是日本军人,我命令你停止煽动,赶快回去!''

有胆小的群众一听此言,便快步离开。有德抓住很不服气的演讲者怒斥道:"动摇国民斗志,破坏圣战!此行为

己是死罪,看我怎么教训你!''说着拽住他的耳朵,拖到自己嘴边轻声而快速地说:"你是久木派来监视我的吧,

快走!宪兵来了。''说完便狠狠地抽了他一个耳光,这个暗探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因为宪兵是不问青红皂白的

,而且打死人是不用负责的,再说,这次跟踪行动是久木的个人行为,根本没有跟宪兵队通气。想到危险就在眼前,

暗探便慌不择路地溜了,其它几个同伙也随之而去,不明真相的群众也纷纷散去,等气势汹汹的宪兵冲来时,

此地已变得冷冷清清了。

日本远征军后勤保障处的政审员矢野川,正在和久木讨论保密制度的执行和防止军事情报的泄露的事情。

矢野川说:"现在全国都动员起来参加圣战,但共产党和反战同盟是想竭力破坏,他到处散布谣言,

阻挠我们的事业进程.我们后勤保障处有大量的机密数据和文件,这些机密一旦被他们发现,就会流入到苏俄

和支那人手中,到时候会直接影响到圣战的成败,严重危胁着帝国的利益。所以接触这些文件的要越少越好,

这样也便于管理和排查。''

久木沉思一会儿,大吸一口香烟之后说道:"林木光柱,是个刚从学校出来的,他虽生于

中国,但却长在日本,深受帝国的正统教育。经过我的反复者察,结果证明了他对大日本

的忠心。''说完便把考察经过告诉矢野川,矢野川冷冷地看着久木说道:"真真的恶狼,总

是披着羊皮到羊窝里去,只有这样才能吃到更多的羊。''

久木对矢野川的话,很是反感,按理说政审员只不过是自己手下的一个办事员而已,

可他总是仗着上级的信任和工作性质的特殊性,跟自已唱反调,总拿,自以为高深莫测的

比喻来炫耀自已的才华。久木早就十分讨厌这个自以为是家伙,他强压住内心的不愉快,

对矢野川说:"关于光柱君的工作,我会跟远东司令部大日本本部汇报,我只服从上级的命

令!矢野川君,我们的谈话到此结束,请回吧!''

矢野川很不开心地说:"谢谢久木太君,石野川告辞!''便匆匆离开,临出门时将门重

重地关上,"砰''的一声,久木冷冷地看着这一切,心里盘算着如何将这条疯狗赶走。于是

他立即到陆军本部,报告矢野川不听命令,专横跋扈的行为,要求将此人调离筹备部。负责

的军官叫久木先去工作,至于矢野川的去留,三日后答复。

矢野川离开久木的办公室,边走边想:一个支那人,常年乔居异国,受尽冷嘲热讽,他一

点也不到心里去,这可能吗?再说他们国家正在受到大日本的入侵,他的家乡被践踏,他的

亲人在遭难,难道他无动于衷吗?不可能,肯定不可能。待我明查暗访,把他的狐狸尾巴揪

出来。

第二天早晨,有德象往常一样,早早起来,洗漱完毕。日本养母石井美子,热情而慈祥地准备

好早餐,看着有德在大口地吃。有德一边吃,一边和石井美子说话,他们一家相处的十分融洽。在

有德要出门时,养母说:"光柱,今天大早大门口邮箱里有一封信,上面的字我看不懂,你看看上面写

得什么?''有德接过信一看,是来自中国,便塞进口袋对养母说:"呦,那是我同学石川寄来,因他

学得是朝鲜语,所以您看不懂''。于是便与养母告别,去军部筹备处。

走到人少的地方,他停下了脚步,站着从口袋里掏出信,拆开,只见上面写道:

有德吾儿:

见字如面!日寇铁蹄,践踏家乡,邻里遭难, 你母身亡,家宅灰烬,家业无存,父己残年,

老态龙钟, 日升日落,盼儿早归,烽火几何?战争何平?儿落倭帮,父心悬矣,早归早回!

有德看罢,脑袋仿佛被炸开了,心也象被利剑划开,顿时觉得天昏地暗,眼泪也不知不觉地流淌出

来。英雄有泪莫轻弹. 只缘未到伤心处。有德虽早年投靠养父,求学日本,但他对家乡一直是

怀有深情,而且是与日俱增,父母的养育之恩,他从未敢忘怀,每当黄昏来临时,他总是找机会站

在海边,深情地凝望祖国。祈祷国家强盛,人民幸福,家人平安,社会和谐。

有德无力地坐在地上,掏出一根香烟,含着泪使命地抽着,他强制自已恢复平静,这时他想起

了久木曾对他布下的陷井,顿时醒悟。赶**出信封,仔细观察每一个细节,他发现:信封确实出

之中国,而且此信封上的收寄日戳,印记是润京,而他家就住在润京,就是日戳有些模糊,难道家乡

真的出事了?再看信封上的邮票,有明显的被水浸泡过痕迹.而且有不显眼的污垢,有德眼前一

亮便认定,这是一张被曾经使用过的邮票,也就是说这一封信是伪造的。他立即镇定了许多,把信

纸装入信,塞入衣兜,一往如前地走向筹备处,看敌人还耍什么花招。

有德调整好心情之后,便满面春风地出现在日军筹备处,久木把侵华日军第十师团新组编的

濑谷支队的军需品清单交于有德,命令他迅速备好一切物品,于1938年2月18日整备齐全发往南京,

有德一看,今天是2月11日,犹于不少物品仓库里没有,需要自己到厂家或市场上采购,并且品繁多,

十分费时间,他便开始筹集仓库里的军需,他发现清单上的炮弹,和手榴弹需要量是平常时的一倍

而且另外增加了防寒物品,他把濑谷支队的物品品种和用量,默记在心,一边忙于工作,一边开

动脑筋,冷静地判断敌人作战意图。细心地分析敌人嘴里发出的每一个信息。

晚上,他回到家中,关上门。便起草了第一份交给军统的情报。顾玉春一阵窃喜之后,立即向军

统总部发报。内容到了戴笠的桌前,电文上写道:

戴主任:

侵华日军第十师团,组编濑谷支队(旅团),人员约10500,目前驻扎南京,估计于3月 底,向北方

进犯,该支队,粮草装备于3月28日前后到宁,具体物资由:炮弹,机枪子弹,手榴弹为主,且备防寒

用品,它们向北进攻的可能性极大。

驻日情报站,消息来源王有德。

1938.03.11.十一点

戴笠忙查看敌我形势态势图,他顺着南京往北看,沿着津浦铁路线和陇海线上行,到大运河的交界

处,他好象看出了苗头,然后把目光盯住徐州,这也难怪徐州历来就是兵家必争之地,小鬼子也

不外行,它们也知道徐州的战略位置。戴笠暗想:这个情报太重要了!于是便到主子蒋介石处

呈上电文。蒋介石仔细地着字着句地阅读电文,又到作战地图旁看了许久,自言自语地说:

"日本人也太不把中国人放在眼里了,区区万把人,就想拿下徐州的门户---台儿庄,也该教训

教训这帮狂妄之徒了。''于是蒋介石连夜召开国防会议,投入国军46000人,由李宗仁亲自指挥,

张自忠,白祟喜等一批名将参战---著名的台儿庄大战就此揭开序幕。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