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许多国家以对Z国某一事物的具体印象,或以对Z国的关系与态度为基础,给Z国以各式各样的称谓,虽然不乏褒义的美称,其中也有一孔之见,有历史偏见,甚至有少数国家对Z国的歧视和敌意。随着Z国的发展和强大,这些称谓现在已大多弃之不用了,但这些称谓中所包含的历史,在我们共和国华诞之际,却是值得我们回忆和记住的。



1、Sinian(震旦):古印度称华夏大地为“震旦”,震旦是古印度语中对Z国的称谓。曾经认为这是一种鸦雀,是Z国特有的鸟。其实,震旦纪,是5亿7千万年前到18亿年前的地质年代,这段时间在生命演化历程中具有承前启后的意义。在震旦纪的漫漫等待之后,寒武纪的生物大爆发就创造了地球上美丽绚烂的生命世界。



2、Seres(丝国):也称塞里斯,古希腊和罗马对Z国西北地区及其居民的称呼,意思是“丝的”或者“丝来的地方”。长久以来,我国一直是世界上唯一能够织造轻柔美丽丝绸的国家。汉代通过陆上和海上丝绸之路,向世界各国大量输出丝绸。西方史书记载,古罗马共和国末期的凯撒大帝穿着Z国丝绸袍子去看戏,引起了剧场的轰动,被认为是空前豪华的衣裳。



3、China:Z国的英文名是 China,陶瓷在英文中也是china。有一种说法是,十八世纪以前,Z国昌南镇(今景德镇,中文读音与英文读音十分接近)的精美瓷器在欧洲很受欢迎。人们以能获得一件昌南镇瓷器为荣。就这样欧洲人就以“昌南”作为瓷器(china)和生产瓷器的“Z国”(China)的代称,久而久之,欧洲人就把昌南的本意忘了,只记得它是“瓷器”,即“Z国”。



4、Chink(清国人):源于清朝的“Ching ”,在英文的俚语中也是Z国人的意思,但带有贬义的味道。因为,Z国在清末时是最受人欺负的国家,而Z国人在外国人眼中也成了清国奴。



5、Chinoiserie(Z国风):法语中的一个词,指18世纪中期非常流行的一种艺术风格。这种风格就是很多设计师和工匠大量采用Z国题材,如Z国服饰、龙、宝塔,结合艺术家想象创造出新形象。后来演化的意思较多,有古怪的,吹毛求疵的,繁琐;Z国风格,Z国工艺品;也有Z国的,Z国人的意思。



6、Chinees(西内逊):“西内逊”是荷兰语中专指华人的词,也含着对Z国的贬义,这是由于那时Z国的老弱、保守、落后。现在“西内逊”这个词的意义已仅有两个意思,一是指“到Z国餐馆里去吃饭”,二指“Z国人”。



7、(掌柜):韩国有种说法,19世纪初华侨到朝鲜之后,当地人曾用“掌柜”一词来代表Z国,意思是Z国人精于做生意,精于算计,也称Z国人是“守财奴”,认为Z国人挣钱不花。这个词在韩语中有些贬义,现已几乎不用。



8、Nuoc Tau(船国):越南民间有种说法,将Z国说成是“船国”,将在越南居住的华人称为“三船”,大概意思是指Z国人是坐船来越南的,而且Z国的船舶制.造业让越南人羡慕。



9、Cathe(契丹):俄语称Z国为Cathe或Kitay。有一种说。China一词的来源应该是“契丹”。Z国古代在西方不叫 China,因为生产丝绸而叫做“塞里丝国”,就是今天Silk一词的词根。到了契丹建立的辽,和西方的贸易繁荣,国体开放,因此产生了重要影响,同时当时北方民族,比如女真、蒙古等都把中原地带叫做“契丹”。随着这些民族和北方或西方的交流融合,“契丹”的名字逐渐表示Z国的土地。“Z国”在俄语中还有另外一个称呼,直译过来叫做“天下”。如果说前一个称呼只是一个约定俗成的中性词,那么俄罗斯人今天在使用“天下”一词称呼Z国时,包含着的尊重与称赞之情不言而喻。

10、Cina(**):这是近现代Z国人民最为屈辱最为敏感的一个别称。Cina在日本译为“**”,从江户时代中期到19世纪中期,日本人用“**”称Z国,这与 “唐国”,“清国”一样,没有特别的政治含义,尚未直接与对Z国的歧视联系在一起.。日本社会开始用“**”蔑称Z国始于中日甲午战争中清政F的失败及《马关条约》的签订。当时,日本人先是震惊,继而因胜利而陶醉,上街游行,狂呼“日本胜利!**败北!” 从此,“**”一词在日本开始带上了战胜者对失败者的轻蔑的情感和心理,“**”逐渐由中性词转变为贬义词。当时荷兰字典中,对“**”的解释是:即愚蠢的Z国人,精神有问题的Z国人等。还有一种说法:**一词出自China,China本身没有褒义贬义,怎么从它演变的“**”一词反而有了含义呢?这要从日语的古怪规则谈起了。日语,大概是世界上最繁琐的一种语言了,与其他语言作为交流工具的不同,日语还承担有很重要的等级文化载体功能。同样的意思,也有多种表示方法,用以同时表达双方的地位关系。比如“我”这个词吧,“わたくし”,那表示“小子我”,很谦卑的,“わたし”呢?少了一个字母,成了普通的“我”,平等了,“わし” 再少一个字母,那就成“老子我”了。“**”的意思就是蔑视,含有“**那块地方”的意思,表示你的地位比我低。而日本人对这种通过称呼取得的地位优势非常看重,也真的就会把你低一等看。对方如果不经意接受了,不管你懂不懂日本文化,日本人就会很自然的认为你自认低人一等,这在中日关系史中经常生出一些是非,引发近现代中华民族的极大义愤。



日语里类似微妙的称谓或用语还有很多,比如前两年日本右翼政客石原慎太郎把韩国人称为“三国人”(日本人认为它既不是日本,又不是外国,属于第三种特殊的地方——殖民地,就把韩国人蔑称为“三国人”),引发了韩国人的强烈抗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