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赫老八纵 雄师下沂蒙------三野26军征战历程zt

赫赫老八纵 雄师下沂蒙------三野26军征战历程

前言

一支英雄的部队被历史的尘沙湮没了许久,以致引起诸多误解和猜疑。笔者不是研究军史的,但对这支部队比较熟悉,希望通过拙笔一支,尽量展示他的真实面貌。叙述上其组织沿革简单了些,征战历程及笔者的所思所想多了些,希望朋友们对这种方法能够谅解并接受。

一 沂蒙子弟

人民解放军第26军的前身即华东野战军第八纵队,是由抗战时期八路军鲁中军区所属部队编成,绝大多数官兵为鲁中山区土生土长、朴实无华的沂蒙子弟。鲁中地区历史上就一直很贫穷,却出战士。鲁中地区古称青州,"青州兵"的美名历史悠久。抗战时胡奇才将军到了鲁中,发现属下是这么好的战士,曾高兴的不能自己。

这支由老司令王建安、老军长张仁初一手带训出来的王牌主力,军纪严明,稳健强悍,攻防兼备,战力极强,尤以攻坚、山地作战见长。该部是华野主力纵队,善打大仗、恶仗、硬仗,冲锋在前,屡建功勋,深得统帅的信任。

所属22师前身为1941年组建的八路军山东纵队第4旅,1945年大反攻时整编为八路军山东4师,系鲁中军区老部队,战斗经验丰富,极善抗击作战;23师前身为1945年11月由鲁中军区警2旅、警3旅编成的八路军山东9师,该师富有朝气,攻坚能力很强;24师前身为1946年6月成立的鲁中警备旅,该师成立晚,进步快,防御作战中战力不俗。

"老八纵"这个称呼,沂蒙乡亲、八纵官兵、八纵的对手,都这么叫,叫的亲切,叫的自豪,叫的敬畏。鲁中的百姓非常喜爱这支由自己的亲人子弟组成的队伍,部队转战鲁中时,官兵的亲属组成了庞大的"亲友团",走哪跟哪。及至后来成立主要由沂蒙子弟组成的华野鲁中南纵队时,干脆称之为"新八纵"。

二 风雪鲁南

鲁中4师9师组建后即征战不止。攻占鲁中要地淄川、博山,解放重要据点张店、周村,遂行胶济路阻击战,滋博地区保卫战,取胜文埠,攻克安邱。在张店周村战斗中,鲁中干部教导队与王耀武从济南派援的国军干部教导队狭路相逢,全歼了这支国军军官队伍,自身无一伤亡。

1946年底,4师10团、9师南下,参加鲁南会战,编入由王建安司令指挥的右纵队,割裂敌防御左翼,切断敌退路,攻克太子堂,消灭整44旅,之后,协同友军,全歼第1快速纵队,联手8师,攻克峄县。

此战,12个小时消灭44旅,6个小时攻克峄县,鲁中的部队充分展示了其攻坚的特长,给初识鲁中八路的粟裕将军留下了深刻印象。

三 莱芜建功

1947年2月,华东野战军成立,八纵亦正式成军。下辖22、23、24师,一个炮兵团,一个新兵团,装备也定了型。以69团为例,下辖三个步兵营,1营全日式装备,戴日本钢盔,持三八长枪,2营全捷克式装备,3营全美式装备。每连9挺轻机枪,每营一个机跑连,三门迫击炮,6挺重机枪。火力已能与国军主力相抗衡。而且,连长有挑夫,营长有马骑,可谓兵强马壮,实力雄厚。一成立即投入大兵团作战。

莱芜战役中,八纵先是与九纵合作消灭了国军77师,22师65团2营营长鹿正明打响了莱芜战役第一枪,之后转兵莱芜城北,突击北蹿之敌。

此战,八纵打了两个战场,生俘李仙洲,出色地完成了战场任务,尽显主力姿容,粟司令表彰八纵"功劳不小"。

四 钢铁蒙山路

莱芜战役后,为保障泰安战役的顺利实施,八纵遂行蒙山路防御作战,抗击援敌,与包括整74师在内的各等国军迭次交锋。头一次碰上这等强悍的对手,各色国军纷纷传告:"千发炮弹打不动,定是山东老八纵"。

这一阶段,八纵各师交替上阵,经受住了敌人疯狂炮火的考验,在山地宽大正面防御作战中得到了很大锻炼,技战术水平更形提高,大兵团作战经验日趋丰富,而且,八纵还成就了我军历史上的又一传奇。

黄崖山战斗中,24师72团3营7连阻击整74师两个团的进攻,歼敌近千,1排坚守主峰,小小的山头落了几千发炮弹!1班最后4名战士人手一棵手榴弹,冲入敌群,同归于尽;打退敌人11次进攻后,1排只剩下排长朱际昌、卫生员韩成山、战士高明生、王辉亮4人,弹药已经打光。老八纵的人都是硬汉子,没有怕死的,面对再次冲上来的敌人,4个人手挽手,纵身跳下了高高的黄崖山!

韩成山活了下来。几十年后,老英雄来到孟良崮战役纪念碑前,面对着众多的烈士姓名中"韩成山"三个字,回想连天的炮火中牺牲的战友,老泪纵横!

五 孟良崮上皆英豪

1947年5月13日,华野的老战士们都不会忘了这个日子。这一天,华野以有我无敌的英雄气概,全军扑上,在狭小的战场与优势敌军扭打成一团,最终全歼国军一等主力整74师,使"孟良崮战役"成为我军战史上极具光彩的篇章。

此战,八纵与一纵分别执行左右两翼的战役穿插任务,加上飞兵而至的六纵,硬是把整74师从国军堂堂的阵列中央剜割出来,之后,一面进攻,一面阻援,为战役的胜利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有朋友认为整83师出工不出力,师长李天霞援救不积极,八纵压力不大,负担不重。笔者不能认同。开战之初,蒋介石和张灵甫过分自信,决策上发生错误,要搞中心开花,此时,李天霞确实在装神弄鬼;等到形势急转直下,张灵甫开始喊救命了,老蒋急了眼,严厉督促各部救援,这时的整83师,是拼了老命去救援的。战后,老蒋痛心疾首,给汤恩伯饱以老拳,黄百韬很卖力,却要杀了他以泄愤。如果李天霞不卖力,他的脑袋可不是金条就能保住的。

再者,为什么总攻的队伍中没有八纵的主力22师呢?因为22师在南面,构成了合围的对外正面,在顽强抗击整83师的疯狂进攻。参加总攻的是攻坚猛将陈宏率领的23师,连个预备队都没留,倾家荡产玩命冲锋,一路血战,一路突进,连克战场要点桃花山、磊石山、 万泉山、芦山,脚步不停一气不歇一直杀上孟良崮,这是何等的气势,何等的威猛!

六 纵横中原

1947年7月,八纵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攻克泰安,全歼守敌,打响了外线出击的第一枪。之后,为把敌人吸引到自己身边,以利刘邓大军在鲁西南顺利歼敌,和三纵一起冒着大雨,爆打济宁;继而,受命粟司令,主攻沙土集,在段庄、徐庄交战中,22师64团以极小的代价,全歼守敌,创造了我军一个步兵团消灭敌一个步兵团的村落进攻战范例。

一路凯歌的老八纵没想到在土山集和荷泽碰了两个钉子。几昼夜的攻击,均未奏效,徒遭伤亡,恨恨撤离。

遭受挫折的阴霾没几天就被接踵而至的胜利冲没了。八纵和兄弟部队一起,摧城拔寨,扫荡中原,大破陇海路,纵横豫皖苏。攻陈留,战周口,陷扶沟,下典黄,连克通许朱仙镇,横掠平汉野鸡岗,旌旗指处,所向披靡。可怜许昌守敌,不知老八纵厉害,还想认认真真比划两下,结果一包炸药就冲进去了。攻占许昌,老八纵的"烟枪"们也补足了"弹药",这可比芝麻叶子强过百倍。

在此期间,24师师部带71团组建豫皖苏第5军分区,70团拨归22师指挥,72团改为八纵特务团。

转战中原,八纵与同样擅长攻坚作战的三纵经常与国军一等主力第5军正面交锋,打的邱清泉无可奈何,打的5军官兵颇多敬畏:"排炮不动,不是三纵就是八纵"!

在广阔的中原大地转战,八纵在平原地攻防作战的技能获得了很大的提高。

1948年初,部队开展新式整军运动,经过三查三整,士气高涨,求战极强。

此间,八纵司令由别称"张疯子"的猛勇战将张仁初将军接任。

3月,部队北上,参加洛阳战役。

洛阳战役有一特别之处,即援军太强,守军太弱。胡琏兵团不用说了,笔者初曾以为孙元良兵团是杂牌,没什么战斗力,却不想国共双方兵将都认为孙元良兵团很有战斗力,比李弥兵团强。

战前动员打洛阳,八纵各部欢声雷动。其实根本无须动员,也不知怎的老兵们都知道洛阳守军是些青年学生,没什么战斗经验,装备很好,中看不中用。可八纵发扬风格,把吃肥肉的美差让给了小兄弟三纵,自己啃骨头,挑起了抗击强援的重任。

此战中,八纵强攻黑石关,先在洛阳以东芝田镇、山神庙、衣架窝、堤东一线,后于吴义沟、谷城、白马寺地区,历经八昼夜逐次抗击,浴血奋战,连22师副师长李迎希也端起长枪,扑入一线,成了普通一兵,保障了洛阳战役的胜利进行。

三纵到底也没把肥肉吃进肚里。战役结束,华野陈唐首长下令:洛阳战役中一切缴获都归陈谢大军。

七 豫东称雄

1948年6月进行的豫东会战,意非寻常。

此前,战败的国军官兵,多有不服,认为我军作战不讲规矩,围点打援,诱歼伏击,想找我军对决却总找不到主力,不是堂堂正正之师。经此一战,我军彰显威武大军的强大战力,打得敌人不寒而栗,在其检讨中认为我军"士气高昂,实力雄厚,表现特异有三点:1.敢集中主力作大规模之会战决战;2.敢攻袭大据点;3.对战场要点敢作顽强固守,反复争夺。"

豫东会战是一场大仗、硬仗、恶仗,首创关内我军攻克坚固设防的省会大城市,是一次大规模的攻坚打援战役。在这次战役中,我军大大发展了攻防作战能力,歼敌数量空前,对围歼之敌已可形成火力优势,协同作战的范围和规模,持续作战的时间和能力,战斗剧烈的程度,都超过了华野以往进行的各次战役,充分显现出强大野战兵团的威力。战役的胜利改变了中原和华东战场的战略态势,敌人已完全失去对我发起战役性进攻的能力。

老八纵在这次空前的大会战中,披坚执锐,攻无不取;一身三任,大展雄风。先取坚城,大破开封府;继抗强援,硬拼邱清泉;战不旋踵,不顾疲劳伤亡,坚决执行上级命令,组建突击集团,协同兄弟部队,铁拳砸烂区兵团,表现出超常的连续作战能力和勇猛强悍的攻击作风,创建了卓越的功勋!此战中出色的表现已表明八纵是一支成熟的雄师劲旅,统帅信任的锐利刀锋!

第一阶段 开封攻坚

扫清开封外围后,三、八两纵兵临开封城下。大战在即,司令员张仁初亲临主攻小南门的23师69团指挥所,督励攻城:"打进开封府,创造英雄的开封营!"

69团3营负责突破,1营负责打纵深。8连在半个小时里,连续爆破11次,成功炸开突破口,突击队7连1排在英雄连长孟宪文的率领下,一鼓作气,5分钟即旋风般登上小南门城楼,就地抗击敌人的反扑,死战不退,后续部队相继突入。在敌人的疯狂反扑下,部队建制被打乱,干部接连伤亡,危急时刻,1营1连1排排长王平东挺身而出:"所有人员听我指挥,坚决反击,决不后退!"经过无比血腥的拼杀,粉碎了敌人的反扑,跟进突击,一路追杀,一直打到钟鼓楼。之后,22师65团和三纵的部队一起,强攻硬打,夺下龙亭,为开封之战划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战后,因负责突破的3营伤亡较重,治军极严的"张疯子"根本就不予申报"开封营",还险些把一个营长枪毙。这个营长是个英雄,但还是被罚去给"张疯子"当挑夫,一直挑到淮海战役,才被恢复。

第二阶段 大战睢杞

攻克开封后,三、八两纵即刻赶赴睢杞,和十纵、二广纵队组成阻援集团,阻击来援的邱清泉兵团,保障粟司令指挥一、四、六纵队和中野十一纵组成的突击集团消灭区寿年兵团。

面对急匆匆赶来的邱清泉兵团,八纵在通许至王司砦地区30公里的宽大正面上,以坚决固守、积极抗击和连续不断的反冲击,阻滞了5军的轮番猛攻,使其四天里只前进了五公里。22师64团团长高文然更是出其不意,猛吹冲锋号,全团出击,亡命冲锋,近战肉搏,把没一点思想准备的5军官兵当头一棒打懵,糊里糊涂败下阵去。

碰得头破血流的邱清泉冒险分兵,侧翼迂回,又撞上了宋时轮将军十纵钢铁般的姚林岗防线,前有老宋以命相搏,后有老蒋杀头威吓,焦头烂额的邱清泉彻底没了脾气:"排炮不动,必是十纵!"

足可见,我军个个是英豪!

为尽快消灭被围之敌,实现战役转折,粟司令果断调整部署,点兵八纵,命其抽调精锐,编入突击集团,参加歼区作战;并调一纵一部,东向阻击驰援的黄百韬兵团。

《粟裕战争回忆录》中豫东战役一章里有如下内容:"......在围歼区兵团的过程中,我们又根据情况变化和作战需要,就近转用兵力,对突击和阻援两个集团的力量作了必要调整。由于及时地调整部署和转用兵力,充分发挥了各部队的长处,照顾了各部队的实际情况,结果既歼灭了区兵团部和整编第七十五师,又阻住并大量杀伤了敌人的援兵......",讲的就是这次部署调整,表明了粟司令对八纵这支队伍特长与战力的了解和信任。

八纵没有辜负统帅的信任,不顾连续作战的疲劳和伤亡,坚决地执行了命令,显示了极高的大兵团战斗素养。以22师65、66团及特务团、豫皖苏71团继续防御,张仁初司令和王一平政委亲率23师、22师64团及70团急驰战场,以攻坚力最强的67团协同六纵17师猛烈攻击何旗屯,4小时即全歼敌48团2个步兵营,1个炮兵营;以64、68、70团向榆厢铺之敌发起攻击,只一个小时,即将敌47团全部及48团1个营一口吞下。

如此,粟司令重获机动。一声令下,我军向黄百韬兵团发起排山倒海般的全线猛攻,在黄百韬倍感生还无望,苦苦挣扎之际,粟大将军轻提铁骑,拧身撤离。

留下的,是我军战史又一光辉灿烂的篇章!

八 攻济打援

1948年9月,八纵参加济南战役,编入南线打援集团,眼巴巴的看着北线兄弟部队的山东老乡们痛打王耀武。

历史上,我军作战有两个经典战术:攻城阻援,围城打援。粟司令精研战争艺术,创造出大兵团攻城打援的战役战术。战役目标为所围之点要攻克,来援之敌要歼灭或大部歼灭。这种战术在豫东战役中初步运用,攻城与打援虽分前后两个阶段,却获得成功。在济南战役中运用这种战术,粟司令已是成竹在胸,其所掌握的更加雄厚的兵力,足以保证两个战役目标同时实现。

济南战役是山东人打济南,连毛主席也放过这话。攻城部队俱为原山东八路军部队。而同样由山东八路组成、尤以攻坚见长的八纵却独独被排除在外,似乎令人不解。

战争进行到这个时候,战斗规模越来越大,双方向狭小战场投入的兵力越来越多。国军也在进步,凭借其先进的装备,野战筑工的能力提高很快,又借鉴了日、美的防御技术,防守能力也有很大提高,依托坚固的工事,战斗意志很顽强。豫东会战、淮海战役都表现出这一点。面对坚固的野战筑垒阵地,我军的野战打法已不同于战争初期及抗战时期,更多的是使用野战攻坚战术。济南战役南线的部队都是擅长野战冲击的原新四军部队,把攻坚力很强的八纵放入其间,可在攻击来援的强敌时,运用八纵攻坚的特长,强夺战场要点,攻取坚固阵地。豫东战役中,这种方法的使用是成功的。笔者认为,把八纵放在南线打援,是指挥员知己知彼、善于发挥所部特长的高明之举。

只是,济南在短短八天内即被攻取,出援敌军慑于我军强大的打援阵容,未敢轻动。南线决战,打而未响。

可笑堂堂国军,曾几何时,遍寻我军主力不着;而今明晃晃摆在那里,他倒不敢来了。

九 淮海千秋

1948年11月6日,华野全军南下,扑向黄百韬兵团。八纵23师69团30多个小时没有埋锅造饭,急行军冲至运河铁桥,2营扑入冰冷的河水,泅渡攻击。鉴于该团抢占运河,全歼守敌44师大部,为大军西进打开了通道,为迅速合围黄兵团赢得了时间,纵队立即向69团颁发了嘉奖令。新华社以"运河桥头争夺战,围歼黄匪立首功"为题,播发了该团的事迹。

于此同时,华野山东兵团乘何、张起义之机,南下攻夺万年闸、曹老集,切断了黄百韬兵团的退路。我军各部立即从四面八方开展攻击。八纵各部仍保持着追击的势头,与敌64军、44军一部展开惨烈的逐村争夺战。以野战冲击对坚固设防之敌,付出了很大的代价。22师65、66团就在唐家楼遭受了重大伤亡,66团政委李树桐牺牲在反复冲杀的第一线。老八纵的战士没有气馁,立即总结经验教训,开展火线战评,调整建制和部署,奋起再战,终以我军的顽强压倒了敌人的顽抗,全歼国军"精锐"64军475团。

我攻击各部亦改变战术,稳扎稳打,步步为营。经过层层剥笋,黄百韬的兵团部碾庄暴露在我军的进攻矛头前。八纵67团与九纵73团"济南第一团"并肩突击,战前两个团多次互访、联络,研究协同方案。开战30分钟,67团9连率先突破,撕开口子后立刻分兵去接应73团的突破口,两个团潮水般涌入碾庄。67团9连战功卓著,被授予"碾庄突击模范连"。

碾庄失守后,64军剩余部队仍占据几个村落,拼命顽抗,死不投降。八纵再鼓胜勇,连续突击,将其扫除干净,为淮海战役最艰难的第一阶段划上了胜利的句号。

第三阶段,杜聿明集团撤出徐州,却被华野追击包围。八纵位于包围圈的西南方向,首当敌夺路而逃的要冲。孙元良兵团独自突围,闯入八纵阵地,遭我军和邱清泉的5军内外夹击,顷刻间灰飞烟灭。

总攻发起后,八纵和友邻部队一起,彻底消灭了面前的老冤家第5军。至此,闻名天下的淮海战役胜利结束。

十 辉煌大上海

1949年2月,八纵整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26军,隶编第三野战军第八兵团。22、23师依次整编为76、77师,24师归建,整编为78师。原24师70团改编为77师231团,原23师69团改编为78师232团。

八纵编入八兵团,九纵编入九兵团,十纵编入十兵团,此算天做之一。

渡江战役中,26军是二梯队。渡江后立刻投入郎广大追击。继而转兵东向,直扑大上海。

由陈毅、粟裕于1949年5月10日签发的《第3野战军淞沪战役命令》中有如下内容:"......四、注意事项:(一)在我开进或攻占指定地区后,敌人溃乱或和平解决时,我各部应按警备区分,以20、26、27军进入上海市区,其余各部均不得进入上海市区,在攻占上海时,除担任市区警备三个军外,其余应于战斗结束后24小时内撤出市区。......"

攻占上海这个国际性大都市的枪声未响,三野即已明令参战的三野大军中只有20、26、27这三个军能进入市区作战并担负警备任务,表明统帅们对这三个军优良的作风、严明的纪律、强劲的战力是充分了解、肯定和信任的。

面对国军中唯一没有伤筋动骨的陈诚系统主力54军,26军虎虎生威:78师一箭定昆山,77师突贯小南翔,76师更是连接民船400只,沿苏州河浩荡东进。全军齐出,蔚为壮观。一路豪夺嘉定、国际无线电台、大场、真茹、江湾机场,从苏州河北侧冲入大上海市区。

5月26日,上海战役结束。第三野战军共歼敌15万。其中,26军伤2331人,亡381人,歼敌42911人,取得了辉煌的胜利!

随即,编入9兵团,和20、27军一起执行警备大上海的光荣任务。

8月,为建设强大的人民空军,9兵团遴选一百多名飞行学员,跨入了人民空军的行列。

随后不久,粟裕司令员受命中央,以三野的12个军组织攻台军。23军调编9兵团,和20、26、27军一起,担负攻台军第一梯队。在渡海攻击台湾这么重大的战略行动中充当开路先锋,在统帅心中,这4个军无疑是三野战斗力最强的一等主力。

为加强第一梯队各军实力,又给每个军编入一个步兵师。编入26军的是88师。88师加入老8纵,也算天做之二。

十一 跨过鸭绿江

1950年10月,9兵团改编成志愿军9兵团,率20、26、27军跨过了鸭绿江。

在二次战役中,26军没有按时赶到指定位置,痛失歼灭美陆战1师的机会。从那时起,到现在,甚至在硝烟未散的战场上,26军就遭到了指责。

在这里,笔者想为那些饱受地狱之苦,抛尸异国他乡的死难者们说几句。

9兵团入朝,极为仓促,因后勤供应的混乱,使十几万将士没有北方的棉衣。26军开始作为9兵团预备队,后又充任整个志愿军预备队,兼顾东西两线。在东线发现兵力不足时,26军离战场有几日行程。在零下40度的苦寒中,穿着南方薄薄的棉衣在冰天雪地中艰难跋涉,其状之惨根本就不象一支刚上阵的生力军。不少人耳朵被树枝碰掉,脱鞋时能把脚整个带下来。更惨的是狼林山脉人烟稀少,粮食又被先头两个军扫荡一空,整排整连曾经的钢铁战士冻饿而毙。配发的作战地图错误百出,连长津湖都没标出来。

即便如此,26军的老战士们仍然凭着超常的意志,驱动着瑟缩的身躯,榨出了身上最后一丝精血,投入了截击美军的战斗。在地形不清,对手不熟,大量减员的情况下仓促攻击,部队蒙受了前所未有的巨大损失,令人扼腕。

可惜了这些历经战火积聚起来的精华!

1951年3月15日,为阻滞敌军进攻,争取时间,掩护第二番部队的开进,以进行决定性的第5次战役,26军赶赴抱川、涟川地区,遂行防御任务。

谁也没想到,26军这一上来,就坚持了38天!钢风血雨的38个昼夜里,26军经受住了包括空降突击在内的各种攻击,经受住了铺天盖地的炮火,不仅完成了任务,甚至还保存了突击力量,在更大规模的5次战役中再次被编入突击集团。

在抗美援朝战争运动战阶段,一个军面对敌人绝对优势的陆空炮火,在其攻击正面坚决抗击达38天之久,始终保持了机动,保存了有生力量,这简直就是奇迹!

26军非凡的表现给陌生的彭德怀元帅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以至他把电话直接打到78师指挥所,对师长齐安聚表示了鼓励和信任。日后,他还将委以更大的重任来表示这种信任。

1951年4月22日,5次战役发起。26军立刻由防御转入突击。为防敌从我侧后登陆,又开往东海岸做抗登陆准备。第二阶段美军反击得手,26军又急赴战线中央平康、金化地区进行坚守防御,为身陷敌后的部队死死撑开了一道生命之门。此后,一直在第一线战斗到1952年6月,才把阵地移交给15军,奏凯回国。

战火的残酷是与英雄的规模成正比的。26军入朝只有1年8个月,一级英雄高居全军第二,反坦克英模更是全军之冠!由于战场形势的特点和要求,一改国内革命战争中攻坚先锋的角色,更多的担任坚守抗击的任务,在防御守备作战中同样表现出强大的战斗力。

十二 国之利器

凯旋而归的26军坐镇华东重地,守备山东半岛,拱卫京畿要冲。回到了山东老家,回到了生之养之的亲人身边,再没离开过。离家多年,本色未改,一如连绵的沂蒙山,一如老司令、老首长,藏锋内敛,不事声张,朴实无华,默默无闻,渐渐为世人淡忘。

统帅们没忘记这支功勋卓著的雄师劲旅以及他的精兵强将。

一声令下,78师脱下陆军服,换上海军装,奔赴长山要塞,担负捍卫京津门户锁钥的重任。在国内诸军纷纷裁撤之际,反升格为军级单位。

早在1950年七月,军委从各野战军、军区抽调大批英模部队、干部,一、二等功臣,组建空军第一陆战旅。这支被誉为"天之骄子"的伞兵部队,总部手中压箱底的战略机动部队,首任旅长何许人?-- 时任26军77师师长王建青将军。

陈宏将军成为继许光达之后我军第二任装甲兵司令。

原老八纵23师69团团长于步血伴随陈赓将军首批入越,组建训练人民军。带领308师参加奠边府战役,深入一线,直接指导作战,手把手教越南人攻防技能,把308师带成了越南人民军第一王牌主力师。

76师首批入选全国战备机动师,文革时到了江西。两度出任福州军区司令的皮定均将军是原华野六纵副司令,朝鲜战场上的24军军长,他会知道76师是个怎么样的宝贝;韩先楚将军一直在志司,76师表现如何他心里也会有数,再说,76师和他的老部队118师还是亲兄弟。总之,不管有过什么波折吧,76师这趟远门一出就出到了直面台湾的福建前线,再也没有回到山东老家。当年粟司令组建攻台军,第一梯队中的各主力师只剩下他还一直在一线,死死盯着台湾岛。

老76师现在的番号是86师。笔者曾笑解:86师,即老8纵的76师。希望他不辱使命,保持传统,延续光荣,再建新功。

后记

1980年,粟裕将军公开评价原华东野战军有六个头等主力纵队。这是统帅经过多年浴血奋战考验出来的。老八纵名列其中。笔者一个月前才偶然从朋友处得知。看后,心里暖流涌动。

笔者常听一首名为《军礼的欢呼》的乐曲,每每目睹夕阳恬淡,暮鸽归巢,遥想那些在战火中逝去的人们,心底涌动"山东儿郎何处是,满眼蓬嵩共一丘",总觉得,他们的欢喜与感伤,苦难与殊勋,都融汇在这亢进而怆然的旋律中了。

谨以此文,纪念华东野战军第八纵队 中国人民解放军第26军及中国人民志愿军第26军的先烈和前辈们!

作者:李干排

2008年2月10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