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悲怆的歌声向天呤响,是谁,把地狱的灯一次次点亮。

沉默在夜里毫不掩饰的滴泪,思想挖空了灵魂,不得释放,永不磨耗的纠集。

时间能淡化一切,时间能改变一切,是哪个哲学家说的?

应该是安慰那些用心不真的人吧!

反复的笑,那口口声声的离别,那心底依依诺诺的不舍。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无声,沉破了那个梦!

凄风凉月,寒冷逗留在心房 ,尽管尘土不曾将它覆盖,叶,亦无情的零飘。

那一片瘦黄的叶有着我的气息,正如得不到音信的等待者,独自一处飘浮。

习惯着习惯,无声着无声,等待着等待。

是谁,湿润着我的全身,浇灌着我的痴心?

期盼着声音冲击着自己的耳膜,期盼着那种振荡,却宁静得发慌。

那破碎的感觉在心头,最后,凝固成幽暗,成化一股幽静。


选择了你,留给自已的,只是背影。

深深地知道,那只能是一次次地错过,不留痕迹也不留声响。

毫无怨言地接受这次错过,任从心灵独自穿越葬花的雨季,抵达曾经种下相思的断桥。

尽管我知道你依旧沉默,依然独自绽放,独自坦然洒脱。

孤寂思绪百转又千回,片片相思谁与寄, 洒落一地的叶啊,是心碎,是血滴。


佛说彼岸无生无死无苦无悲无欲无求

是个忘记一切悲苦的极乐世界

而有种花

超出三界之外不在五行之中

生于弱水彼岸无茎无叶绚灿绯红

佛说那是彼岸花...

“彼岸花,开一千年,落一千年,花叶永不相见。情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

而我说,彼岸无花,有的是泪与伤。


一路的颠簸,伸手摸了摸口袋,才发现爱情根本就没装进。

只剩下湿漉漉的思绪,支撑着我梦醒来空荡荡的骨架。

你,我。不是生活的插曲,不是两条平行线,因为,我,你都还没够资格。

喧闹于记忆枝头的花色,在突临中孤独地褪尽。

只剩下轻轻的叹息,淡淡的泪痕,连同不再属于我的眸光,悄悄地,一切如烟而逝。


谁戏弄了谁,谁错爱了谁,谁又能分出是与非。

只是我的心背判了自已的灵魂,只是那一个温暖的念头,让思念如此般惨白。

回忆,让人得到慰藉,我感受得到,而你,能吗?

你是无法感受的,你不曾来过。

你不在彼岸,彼岸亦没有花!


在分分和和,反反复复的时候,明白了什么是徒劳。

就此安葬吧,执着的疯狂,就此安葬吧,未熄灭的爱火。

月光洒下的苍白,证明了彼岸的空白。

只是宁静的空间里,有血的滴答声。

此岸茶靡,彼岸无花。。。。。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