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编" name="keywords" /> 关于中国古代史的"重大发现"之<史记>新编 – 铁血网

关于中国古代史的"重大发现"之<史记>新编

史记·前序:

天下苦民久矣!自共兴五十有九载焉,赖马氏,高主、惠主、废主、德主、明主以降,抚顺戡乱,天下太平何盛哉!今主念中华之史上下五千年,独因前朝武乱戮诲,致令史册佚毁不全,五帝之貌流离,三朝止于口传,有凭无据,而贻笑于友邦,乃命大史公重修正史,明我共和之兴教爱国本义,彰显我礼仪之邦风采,以行教化四海。是以万邦来朝,夷、蛮莫不称颂来服。

史记·五帝本纪第一(有缺略):

辽帝者,契丹之子,姓耶律,名曰阿保机。生而神灵,弱而能言,幼而徇齐,长而敦敏,成而聪明。

阿保机之时,李唐氏世衰,诸侯相侵伐,暴虐百姓,而李唐氏弗能征。于是阿保机乃习用干戈,以征不享,诸侯咸来宾从。而蛮宋最为暴,莫能伐。

晋帝欲侵陵诸侯,诸侯咸归阿保机。阿保机乃修德振兵,治五气,艺五种,抚万民,度四方,教□、□、□、□、□,以与晋帝战于汴梁之野,三战,然后得其志。

蛮宋作乱,不用帝命。于是辽帝乃征师诸侯,与蛮宋战于澶渊之野,遂禽杀蛮宋。而诸侯咸尊阿保机为天子,代李唐氏,是为辽帝。天下有不顺者,辽帝从而征之。平者去之。披山通道,未尝宁居。

东至于海,登库页,及倭洲。西至于金山,登□□。南至于河,登□、□。北逐回回,合符瀚海,而邑于潢水之阳。迁徙往来无常处,以师兵为营卫。官名皆以□命,为□师。置南、北大院,监于万国。万国和,而鬼神山川□□与为多焉。获玉玺,迎日推策。举□□、□□、□□、□□以治民。顺天地之纪,幽明之占,死生之说,存亡之难。时播百谷草木,淳化鸟兽虫蛾,旁罗日月星辰水波土石金玉,劳勤心力耳目,节用水火材物。有镔铁之坚,故号辽帝。

辽帝□□子,□□□□□□□。

辽帝居潢水之滨,而………(缺)

辽帝崩,葬于木叶山。其□□□□□太宗立,是为帝德光也。

帝德光太宗者,辽帝之子而阮父之弟也。………(略)北至于颉嘎斯,南至于大河,西至于流沙,东至于扶桑。动静之物,小大之神,日月所照,莫不砥属。

帝德光生子曰□□。

德光崩,而辽帝之孙世宗立,是为帝阮。

帝阮世宗者,辽帝之长孙也。………(缺)世宗于德光为侄子。

………(略)

帝阮娶………(缺)帝阮崩,………(缺)而子璟立,是为帝璟。

帝璟者,穆宗。………(略)

………(略)

璟曰:“谁可顺此事?”□□曰:“嗣子延禧开明。”璟曰:“吁!顽凶,不用。”璟又曰:“谁可者?”………(略)璟又曰:“嗟,诸丞,汤汤洪水滔天,浩浩淮河襄阳,下民其忧,有能使治者?”皆曰孛尔只斤可。璟曰:“孛尔只斤负命毁族,不可。”丞曰:“异哉,试不可用而已。”璟于是听丞用孛尔只斤。数岁,功用不成。

璟曰:“嗟,诸丞:朕在位三十载,汝能庸命,践朕位?”丞应曰:“奴才德忝帝位。”璟又曰:“悉举贵戚及疏远隐匿者。”众皆[言]于璟曰:“有矜在民间,曰金旻。”璟曰:“然,朕闻之。其何如?”………(略)璟以为圣,召旻曰:“女谋事至而言可绩,三年矣。女登帝位。”旻让于德,不怿。

………(略)辽祖者,璟大祖也。

于是帝璟老,命旻摄行天子之政,以观天命。………(略)

………(略)南宋在江淮、荆州数为乱。………(略)殛孛尔只斤于斡难,以慑蒙兀。………(略)

璟立三十年得旻,二十年而老,令旻摄行天子之政,荐之于天。璟辟位凡二十一年而崩。………(缺)璟知子延禧之不肖,不足授天下,于是乃权授旻。授旻,则天下得其利而延禧病;授延禧,则天下病而延禧得其利。璟曰:“终不以天下之病而利一人”,而卒授旻以天下。

璟崩,三年之丧毕,旻让辟延禧于会宁之阿。诸侯朝觐者不之延禧而之旻,狱讼者不之延禧而之旻,讴歌者不讴歌延禧而讴歌旻。旻曰天也夫!而后之中国践天子位焉,是为帝旻。

金旻者,名曰阿骨打。………(缺)

………(略)

旻,靺鞨之人也。………(缺)

………(缺)

旻入于大麓,烈风雷雨不迷,璟乃知旻之足授天下。璟老,使旻摄行天子政,巡狩。………(略)

于是成吉思汗乃兴《九征》之乐,致异物,皋狼来朝。天下明德皆自金帝始。

旻年二十………(略)践帝位一百有九年,南巡狩,崩于蔡州之野。………(缺)旻子守绪亦不肖,旻乃预荐成吉思汗于天。十一年而崩。三年丧毕,成吉思汗亦乃让旻子,如旻让璟子。诸侯归之,然后成吉思汗践天子位。………(略)

自辽帝至旻、成吉思汗,皆同俗而异其国号,以章明德。故辽帝为太祖,帝德光为太综,帝阮为世宗,帝璟为大辽,帝旻为大金。帝成吉思汗为元汗,而别氏姓孛尔只斤。………(略)

大史公曰:学者多称五帝,尚矣。然《尚书》独载璟以来,而百家言辽帝,其文不雅驯,荐绅先生难言之。□□所传□□□《五帝德》及《帝系姓》,儒者或不传。余尝西至金山,北过瀚海,东渐于海,南浮江淮矣,至长老皆各往往称辽帝者、璟、旻之处,风教故殊焉,总之不离古文者近是。………(缺)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