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铁血双英]童年忆事:逮螃蟹

yehe666 收藏 26 198
导读: ――童年的快乐是一种简单不可复制的快乐! 抓螃蟹的方法有好多,阿庆主要用过其中的四种。 最简单的是夏秋天用蟹网钓。蟹网跟虾网类似,只是连在浮标上的线更长,约1.5~2米,网是阿庆的父亲用街上买来的细麻线织成的一个个连在一起的2.5cm见方的小方格,每张约40cm见方,四周有尼龙绳为“纲”,四角固定在竹制“帐篷”支架上。饵以线系扣在网中央,较好的饵是鳗鱼段,也有用蛇、黄鳝或扒了皮田鸡的,饵不讲究新鲜,以摆的时间长发出异味、入水散出“油星”的为上品。小时候父亲在前面以带钩的竹竿将蟹网

――童年的快乐是一种简单不可复制的快乐!

抓螃蟹的方法有好多,阿庆主要用过其中的四种。

最简单的是夏秋天用蟹网钓。蟹网跟虾网类似,只是连在浮标上的线更长,约1.5~2米,网是阿庆的父亲用街上买来的细麻线织成的一个个连在一起的2.5cm见方的小方格,每张约40cm见方,四周有尼龙绳为“纲”,四角固定在竹制“帐篷”支架上。饵以线系扣在网中央,较好的饵是鳗鱼段,也有用蛇、黄鳝或扒了皮田鸡的,饵不讲究新鲜,以摆的时间长发出异味、入水散出“油星”的为上品。小时候父亲在前面以带钩的竹竿将蟹网一只只以10米左右的间隔放入河里,阿庆在后面帮着提蟹网、背竹篓,下完网后回家该干啥还干啥,半个小时或四十分钟就去挨个把网“起”一遍――时间短,可能蟹还没来,时间长,蟹吃完了饵无所事事可能跑了,一般父亲起网时从网的轻重就能判断网里有无“蟹”,提醒阿庆早作准备,由于网是一个个洞眼,尽管网出水了,蟹脚深陷网眼,基本没逃脱可能……运气好的话还有一网两蟹或钓上一条桂鱼的情况。钓上来的螃蟹,母亲一般先养在一个深色的细口大肚腌菜坛子里,坛子里蟹积多了,或是请上亲戚朋友来小聚、喝酒、聊天,或是把蟹肉剔出加上猪肉、芡粉做成蟹粉斩肉,下在丝瓜鸡毛菜汤里,打上个鸡蛋――透鲜(也有在汤里加入螺丝肉的,那味道就更佳)!

第二种钓法是用篾丝钩钓。说是“钩”,其实并没有真正的钩子,而是拿一根2尺来长的竹片削成的――除了端头留下一方方的小疙瘩,把整个竹片慢慢削成毛线针那么细,将青色的大蚯蚓由顶部穿入至疙瘩处止……一切就绪,去河边走动,当发现岸边水下有扁扁的螃蟹洞时,先由稍远处悄悄下水,慢慢靠近洞口,以篾丝钩轻伸入洞内上下抖动,若洞内有蟹,很快篾丝钩上就会传来蟹大钳的叩击感,随着叩击力度的加强,慢慢往外拉动篾丝钩,但蟹却不一定跟着外移,这时需要耐心,反复进进出出几次,在蚯蚓的诱惑下,蟹慢慢失去警觉,大钳夹钩的力度越来越大,离洞口也越来越近,这时左手稳住篾丝钩,早以在水中准备的右手猛然插入洞口,运气好的话,四指刚好穿过蟹的肚脐,拇指和掌后部限制了大钳的活动一把抓出大螃蟹,避免被钳伤,但也有可能被洞口的小碎石子或玻璃划伤,所以这种方法用的不是太多――危险。

对付水边洞内的螃蟹还有一个办法:“堵”。在上学路上发现蟹洞基本采用此法:由于蟹洞基本是尽端式“死胡同”,堵上出口后蟹没法呼吸,所以这种方法虽然土却很奏效。先由田边揪上一把青草,揉成比洞口略大的一团,然后塞住洞口,通常一个小时后,螃蟹因为呼吸不畅就会移到洞口,这时拿开草团,螃蟹正晕晕乎乎在洞口呆着呢……这种堵法的讲究在于草团堵洞的严实程度,如是平常,可堵得严一点,一个小时后来收获成果;如是上学路上,离放学时间较长,可堵得松一点,免得闷死了螃蟹,就没法吃了。

夏天,在河里游泳时踏蟹,也是一个好办法――手上推着一个大洗澡盆,沿河岸边摸河蚌边踏蟹,往往脚下踩到像树根一样扎脚的硬物,脚不挪窝,憋口气,慢慢蹲入水中,伸手下去一摸,准是一只螃蟹,踏蟹最多的一次是在家西南的姚圩稻田中间的一个小水塘里,中午,也不知谁先发现的,后来人越聚越多到七八个,塘里的水给搅的泥浆一样,几乎人挤人,岸上看的父母也多,那次阿庆踏到8只大螃蟹,不过身上也弄得跟泥猴一样,有脏又黑。

螃蟹喜光,秋天,西北风一起,蟹脚发痒,田头路边,螃蟹到处爬,偶尔母亲在夜里做针线活,把煤油灯放在凳上,也有呆头呆脑的螃蟹顺着灯光,爬到门前的场上。到了深秋,稻黄,那些大蟹肥纷纷从大河小港出发,去河海交汇处的水域去产卵,这便是夜间听蟹的好时节。听蟹,也叫照蟹,此招阿庆听说过,见过,却没有用过。阿庆家的屋后有一小渠,向西经函闸通大港连长江,每年深秋渠里水浅,西端便有人筑上矮坝,坝的一端岸边还挖成台阶状,铺着干干的稻草,一次晚上阿庆跟父亲从学校回来,见该处亮着马灯,近前细看,稻草台阶坐着老少两人,当为父子,少者脚前有一圆口、扁身、凸肚竹篓。那坝靠人坐的一段已开一小口,有水缓缓流过,坝后斜擦的木棍上吊一马灯,马灯的南、西、北三面有硬纸板遮光,阿庆好奇的央求父亲停下看一会儿……很快听到“嗤嗤”声响,一只背壳绿油油的螃蟹慢慢爬近缺口,老人沉着的盯着越来越近的螃蟹,待猎物进入手臂捕捉得到的范围,突然一拍巴掌,螃蟹闻响受惊驻足,八足挺起,舞起大螯,作迎战状,老者眼疾手快,一把拿下,投入少者早已拉开网网的篓口……路上问父亲,为啥咱不听蟹,答曰:“屋后没有入江口。”想想也对,所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总不能跑到人家的地盘上来“听”,遂作罢。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