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些法国舆论与法国人民的的呼声迥然不同!

奥运第一周过去了。昨晨又传,法国泳将贝尔纳为“六角型国家”(因法国国土形状而得名)夺得了第二枚金牌。尽管20多枚金牌之后我也没有在法国实况转播奥运的各大电视台上听到几次中国国歌,但《马赛曲》则自昨天始不绝于耳!这也是很正常的。我亦为法国高兴。昨天在法国RTL电台参加辩论时,我向来自《费加罗报》、《人道报》等法国同行表示祝贺。“噢,这没什么,中国不更厉害吗?”他们都说。


有趣的是,尽管法国一些媒体做出一副“世界主义”的架势,从来不忘批评中国“民族主义”,但这不也大叫贝尔纳“伟大”?不也在凌晨4点半聚集在其家乡集体观看实况转播?不也大开香槟欢呼胜利连带采访其母、其友及家乡父老?萨科齐总统不也立即发来贺电?媒体不也喋喋不休地反复赞美?贝尔纳不也一夜之间成为半个多世纪以来“法国最伟大的英雄”…… 昨天,法国电视二台也在观众的强烈要求下,开始转播没有法国运动员参赛的跳水比赛。由此可见,法国观众对奥运本身,确实是兴趣十足。事实上,法国电台从凌晨4时30分开始的广播奥运报道收听率破纪录,说明法国普通老百姓仍然关注着他们的国家,关注着奥运,关注着他们的英雄!


此间媒体对奥运开幕至今的报道方式,和法国公众由衷的热情反应,进一步揭示法国媒体与舆论分道扬镳是一个不争的事实。这一点在能够表现读者反应的法国互联网上得到明确印证。有的报刊基本没有对奥运的正面报道。这在法国已经属于“正常”现象。如一家左翼报刊对奥运的报道已经基本上属于“诽谤”而非“报道”了,甚至可以说在蓄意挑起法国人对中国的仇恨。“中国霸权”、“狂热的民族主义”、“违反人权”、“镇压”、“花费巨大的宣传……”事实上对中国永远是用同类的词来形容。幸好,法国网友们已经越来越不相信这类谎言。网友弗雷德写道:“雅典370万居民,希腊1100万人口;北京1800万居民、中国13亿人口,中国投资奥运仅为希腊的2,5倍,两者根本无法比较,你们凭什么说太多?”另一位网友迪夫则写道:“投资运动场、交通、楼房……有什么不好,这些投资将在奥运后继续为北京人所享用,总比投到伊拉克战场上好得多!”最干脆的网友罗兰的一句话:“到目前为止中国的伟大成功使西方大为嫉妒!仅此而已。”


特别令人关注的,则是法国一些媒体对公众舆论的操控企图和方式。如一家法国网站媒体为了表示中国存在着不同的声音,以向法国公众显示“中国舆论的多样化”,每天摘译数篇中国博客对奥运的看法。也许出发点是为向法国读者表明中国舆论实际上并不是铁板一块,但我在追踪数日之后,发现其实际效果是非常耐人寻味的。


这些被选中的博客并没有代表性,这是连选译者都承认的。很多被选中的博文点击率仅几十或数百。但其观点却往往非常激烈!有的干脆直截了当地强烈反对奥运在北京举办。这些博客和博文被介绍到法国,很快就在读者中形成“中国人其实是反对奥运的”这样一种观念,从而影响法国热爱和支持北京奥运者的心态。更令人深思的是,这种观念又反过来反渗回中国,试图来告诉中国人“你们其实是不喜欢奥运的,是你们的官方媒体说你们喜欢,而实际上我们自由媒体才反应你们的真实想法”。甚至暗示法国和中国读者,反对奥运的人“会被关进监狱的”……于是,本来国奥委多次调查、各国媒体也通过采访反复证明中国超过90%的人欢迎奥运在北京举行的事实,就在媒体的操控下,变得模糊起来,变得有争议起来,最终“反事实”渐渐地就变成了“事实”……难怪很快就有网友开始质疑:从译文质量到选文标准,难道这不是在“故意”对舆论进行操控吗?


事实上很多法国人并不喜欢这种“舆论战”。因为对他们和很多中国人来说,奥运只是一个盛大的体育节日。他们对媒体热衷于将这一节日“政治化”是非常反感的。这种反感目前可能尚未到激发他们站出来直接跟帖反应的地步,但如果继续下去,恐怕也不会等太久了。事实上,在其他一些问题上,反应已经出现。如达赖访法。


细心的观察家都注意到,达赖在奥运开始后访法并未能冲击法国人对奥运的热情。当然,像《解放报》这样的左翼报刊肯定是要大费笔墨的:以“没有奖坛给达赖”为标题的文章大叫“参院没有接待达赖的大厅”为“丑闻”。然而看看读者的跟帖评论:“还相信丹增嘉措为宽容的王子、神圣的善行者之类的,去好好看看‘法兰西电视24台’的报道:《达赖的恶魔》,就知道真相了!”在达赖抵法前夕,这家电视台的两名记者卡布西纳·亨利和尼古拉·哈克前往达赖流亡政府的所在地达兰萨拉进行采访。他们发现整天将“宽容”、“和平”挂在口上的达赖,实际上却是流亡政府说一不二的绝对领袖,且对“政治或宗教异见者”毫无恻隐之心。报道分别采访了达赖流亡政府和被达赖所迫害而不得不转入“地下”的雄天派僧侣,发出了这篇在法国绝对属于“政治不正确”的报道。法国记者还告诉法国公众,他们的采访因不利于达赖,因此在达兰萨拉遭到达赖手下的干扰、围攻,甚至连摄象机都被捣毁。采访的结论是,达赖绝对是一位集全部权力为一身的政治人物!而且是一位专制的政客!


这一例子很清楚地说明,产生过卢梭、伏尔泰和雨果的法兰西,并不是那么容易被愚弄的。奥运正在使越来越多的法国人看到中国的真实……

作者:郑若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