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门敞开 正文 第二十四章 斗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37/


当握着李玫的手走在路上的时候,雷兵的心理突然涌起一阵渺茫的感觉。来的非常的突然,他突然不知道自己以后的路该怎么走,作为一个国家级的贫困县,除了一个频临倒闭的造纸厂以外没有任何企业,作为这个县的居民上班除了公、检、法和政府等行政部门外,就只有学校还算比较好的单位。现在连学校都进不去,更不要说其他政府单位了,如果没有人事关系,如果不送礼开后门,你基本上没有任何可以进入单位上班的可能性。送礼开后门貌似对自己是那么的遥远,自己能够接受送礼开后门去上班吗?能够心安理得的享受开后门的结果吗?作为一个从小就被雷震源教育要爱党爱国,要正直勇敢的雷兵心里面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排斥。他苦笑了一下,拉着李玫的手更紧了!

因为李玫明天要去师范大学办理户口迁移手续,雷兵感觉自己没有什么事情,又非常渴望回到自己呆了四年的大学校园看看,这也是莫名其妙的渴望,虽然才刚刚从那里出来不到半个月的时间,但是在雷兵的心理却感到好象是过了很久的样子,想到熟悉的同学,自己的教室,睡了四年的宿舍和学校的大操场。雷兵突然非常的渴望回到哪里看看。于是就和李玫约定一起去,陪着李玫去办理户口迁移手续和报到证件。李玫也想和雷兵在一起安慰一下雷兵,因为她能够感受的到雷兵现在的感受,就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两个人约好明天八点钟在车站碰面后,就各自回家了。

雷兵走到家门口的时候,他不想等下爸爸妈妈看到他脸上难过的样子,也不想让六十多岁的父亲给自己操太多的心,于是用力在脸上挤出了一点笑容,,用钥匙打开门就冲家里大声喊:“爸,妈!我回来了!”

此时雷震源夫妇正坐在沙发上为孩子的事情发愁,凭借着对雷震源几十年的了解,李月芬知道丈夫的难处,也能够理解丈夫心中的想法。自从刚才雷震源接了张新权的电话以后就坐到凳子上抽烟,看着丈夫已经快要全白的头发和深皱的眉头,李月芬知道雷震源在做激烈的思想斗争,在考虑孩子的未来该怎么办。

“要不让兵兵到外面找工作算了,咱两个还年轻,应该不用他天天在身边照顾,等下我劝劝他!”李月芬看着丈夫的样子非常的难受,于是开导丈夫说,不过想到唯一的儿子不能够在身边,心里还是非常的难受。

“哎!咱孩子刚刚和玫玫定亲,如果兵兵在外面上班,李玫在家里,两个人不成了两地分居了,这也不是个好办法!”说着狠狠的抽的一口烟,把烟头按到烟灰缸里对老婆说:“他妈的,没有想到这群兔崽子一点党性原则都没有,不知道有多少和咱孩子一样的情况呢!哎!”

“现在的社会就是这样的,人情和关系是办事情的唯一的途径!咱对门老杨家的孩子进法院,听说话了五万多块钱才进去!你说这人多黑吧!世道就是这样,我看老张的说法可以,就请他们吃一顿能怎么样!”李月芬试探着雷震源的口气,她真的希望丈夫能够开窍,毕竟这关系到雷兵的工作问题,是孩子一辈子的大问题。

“问题是我看到那群兔崽子当着共产党的干部,却不为老百姓做事情,看着他们榨取老百姓的血汗钱我就想给他丫的一个大耳剐子!你说我要是按照张新权说的,我不就成了纵容他们犯法的罪人了吗?那他们以后还不变本加厉!”雷震源想到那些没有党性原则的干部,想到目前的很多的不正之风,心里就来火。

“你不去,他们还不是照样的干他们的那些事情!为了咱孩子,我看你就和张新权去一次吧!”李月芬试图能够说服自己的丈夫,因为毕竟孩子的工作是一件大事情。

雷震源听了老婆的话,叹了一口气,他何尝不知道这是关系到孩子的一生大事情。甚至关系到孩子的一生的幸福,但是几十年坚持的党性和原则让他一时很难下决心去按照张新权的话去给儿子开后门。但是他又不知道,如果自己不去开后门的话那么自己儿子的工作怎么办呢?难道就真的对自己孩子的工作问题不管不问,就真的让自己的孩子都自己解决!孩子这么小他解决的了吗?雷震源心里面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因为他确实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这个有四十年党龄的老党员,这个对党忠诚了一辈子的老干部,心里非常的渺茫。他拿起烟灰缸朝自己的书房走去。

就在这个时候,雷兵回来了。听到儿子的喊声,雷震源的身子还是震了一下,看到孩子脸上故意装出来的笑容深深刺痛了雷震源的心,多好的孩子呀!多懂事的孩子呀!难道自己真的就不管他吗?那自己还是他的老爸吗?他心里面第一次对张新权刚刚在电话中说的话产生了动摇。雷震源把烟灰缸放到桌子上,只是轻轻的对雷兵说:“回来了!”然后扭头对老婆说:“去做饭吧,差不多中午了!”

李月芬看到雷兵一身汗水的坐到沙发上看电视,于是对儿子说:“先去洗个澡吧!看你热的!”说着给儿子拿出洗好的衣服和洗发水给儿子。雷兵也感觉自己身上的汗水实在是难受,就给老妈伸了一下舌头,乖乖的向洗手间走去。接一桶冷水从头上浇下来,感觉非常的舒爽!

洗完澡出来,李月芬已经把饭菜端到桌子上。雷兵突然想起来明天要和李玫一起去省城**师范大学去和李玫一起办理户口迁移手续和报到证件,于是对李月芬说出了自己的想法,说明天和李玫一起去。李月芬也没有什么意见,她想儿子能够出去转转也好,并且和李玫一起出去,李月芬也非常放心,于是非常爽快的答应了儿子的要求。

雷震源当然也没有什么不同意的,他一边吃饭一边对儿子说:“去玩下也好,和玫玫一起出去玩玩散散心!你工作的事情,我再和你张叔叔商量一下看怎么办!”

听到丈夫的话李月芬非常惊讶的看了一下给儿子说完话后埋头吃饭的丈夫,从雷震源的话里李月芬知道丈夫已经接受了张新权的做法。看着没有什么表情的雷震源,李月芬有一种想哭的冲动,因为根据她几十年对丈夫的了解,能够做出这个决定,实在是太难了!雷兵也非常吃惊的看着自己的父亲,他不知道自己的父亲和张叔叔有什么约定,但是他能够从父亲的话里听出父亲的意思,那就是雷震源正在帮自己想办法,正在帮自己找工作。看了一下同样差异的母亲,雷兵明白了,是因为自己,是因为父亲对自己的爱,让他放弃了原则。他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心里丝毫没有高兴的感觉,甚至感觉非常的沉重。

“爸!这,不好吧!…”雷兵还是啃啃巴巴的说了出来!

“怎么,饭不好吃呀!都吃饭,我又不是去干什么,就是和你张叔叔去问问情况,这事情你别操心了!等下让你妈给你拿点钱,和女孩子出去别吝啬,给玫玫买点东西!”雷震源平静的对儿子说,然后端起饭吃了起来。

雷兵没有再说什么,但是快涌出眼眶的眼泪说出了他现在的心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