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运是书写国家荣誉的公平舞台

当奥运盛宴日益热烈时,一些“奖牌弱国”的运动员正通过获取奖牌,向世界证明自己的实力;而当他们的国歌唱响在颁奖仪式上、国旗升起在赛场里,他们整个国家都共同分享这份来之不易的荣誉。


14日,蒙古国选手奈丹·图布辛巴亚尔在柔道100公斤级比赛中夺得首枚金牌。这是蒙古国自1964年参加奥运会以来获得的首枚金牌。“今天晚上是不眠狂欢夜,”蒙古国总统那木巴尔·恩赫巴亚尔在讲话一开始就说,“蒙古国出了金牌运动员,这是我的荣幸,也是人民的荣幸,我们等待这一刻很久了!”(新华社8月15日电)


在8月11日进行的男子气步枪比赛中,印度枪手宾德拉创造了历史,他以700.5环的成绩为他的祖国夺得了第一块奥运个人金牌。他的父亲骄傲地认为,自己的儿子“夺得了世界上最伟大的金牌”。而印度的10亿多人民,也因此而欢欣鼓舞,举国欢庆宾德拉获得这枚金牌。


8月12日,在皮划艇激流回旋男子单人皮艇赛场,来自多哥的布克佩蒂赢得了一块铜牌。这是多哥历史上赢得的第一块奥运奖牌,也是奥运会皮划艇激流回旋比赛第一次有黑人获奖,布克佩蒂也被喜悦的同胞视为民族英雄。


奥林匹克的伟大价值也正在这里。它通过公开的竞技、公正的裁判,使运动员公平地获得应得的光荣。每一项竞技都汇聚了全世界最优秀的选手,所以,它的竞技名次就是人类体能与竞技力的一次记录,每一块奖牌因此都是运动员征服自己的证明,也是一个民族、一个国家意志力的某种表现,人们通过运动场上升起的国旗、奏响的国歌,来认识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精神气质。


这也是奥林匹克的魅力之所在。古希腊雅典执政官拜访埃及法老后,法老对希腊人的评价是,他们是一群孩子。因为奥林匹克和平竞技,希腊城邦的人们变成了一群快乐的孩子。因为他们将体育荣誉看成至高无上的光荣,他们将橄榄枝编成的桂冠戴在头上,就可以获得自己城邦与泛希腊世界的尊敬与奖励。当希腊之外的世界为争夺土地、争夺人口、争夺财富而战时,他们却在为荣誉而战,为人类的核心价值而竭尽心力。


我们说,奥林匹克改变了人们的价值追求,它最能使人类回到童年状态,回归到朴素的快乐至境。试想想,还有什么物质的力量,能使一个民族举国狂欢、举杯同庆?因为全世界都见证了你的胜利,因为你的胜利属于和平,获取荣誉的过程阳光而公正;因为你的胜利给每一个人带来了单纯的快乐,并因此忘记痛苦烦恼与各种利益的纷争。


奥运奖牌的突破,正在书写奥林匹克精神新的荣誉史,而奥运也正是书写国家荣誉的公平舞台。这种书写是和平的书写,它与政治史、经济史、战争史迥然异趣,无论怎样弱小的国家,都可以通过热爱体育人们的个体努力,升起属于自己国家的旗帜;无论社会地位怎样卑微的平民,只要他在奥运赛场获得胜利,都会获得整个国家与全世界的敬意。


“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共同的价值追求使人类有了共同的荣誉感,人类通过体育首先达成价值共识,也因此使人们看到奥林匹克追求的人类和平的理想,所潜存的不可抗拒的力量。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