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论:女足完败是中国足球幸事

女足完败是中国足球幸事

作者:李承鹏


不是说昂首挺进八强的中国女足“现在可以和世界上任何一支强队抗衡”吗,折了,也许是男足在上游洗脚,在下游洗衣服的女足被污染了。




把不能赢的比赛输了,把不能输的比赛也输了,这就是谢亚龙的本事,好在我将闪人了,但善意地提醒那些还准备留下来装悲壮的人:中国女足死了,对中国足球一定是好事。因为中国足协再也找不到任何一块牌坊了,2000年悉尼奥运会时,面临下课的王俊生企图用女足来拯救官位,但铿锵玫瑰被讽打成了吭哧玫瑰,2004年阎世铎面临危机时,也想用奥运会来重振声威,德国姑娘用8个进球打得他魂飞魄散,消息传来,正在大使馆冷餐会的袁伟民惊呼一声:“这不是大人打小孩吗”,2007年中国举办女足世界杯,内外交困的谢亚龙无计之下甚至默许手下使用“针眼”来窃听丹麦队会议,就是想用一个女足奇迹来保住烂尾楼一样的中国足球,可惜败露,要不是此事被有关部门按下不表,就成为外交丑闻。




这么多年,中国女足曾经的辉煌成为中国足协一张精神标签,拿“老子先前也阔过”下对群众蒙事中对媒体忽悠上对领导挡祸,这就是中国足协很猥琐的性格,其实从某种角度而言,中国女足的形象工程比中国男足还要祸害中国足球,毕竟中国男足的娱乐形象已回不了头,而女足却有惯性上的正面社会意义。现在女足输了,谢亚龙也破产了,我很高兴,随便有谁骂我是心理阴暗或卖国贼,我的道理是只有把一个脓疮挑破了、浆流完了,病才会好,如果你总用纱布挡着蒙事,一用力,那种纱布扯开血痂的痛让人更受不了,肌体会坏死。




即使不算上北京奥运,我已现场采访过六届女足大赛了(包括奥运会和世界杯),我是正宗的女足一代记者,所以二逼们别跟我比谁更热爱铿锵玫瑰,也别跟我比剖析深度,在三代足协主席的指使下,铿锵玫瑰早成午夜时分小姑娘手中一元钱一束的夜店散场花了,当街叫卖:说,大哥,买来送给你女朋友以作爱情纪念吧。大家都是露水客,何必一往情深?




声明,上面一段话没有一句是针对女足姑娘和商瑞华的,也怀念1999年前那支情如朝露的球队,现在她们也只是被中国足球这破体制裹胁到这地步,想想谢亚龙任期内女足都发生过什么事情:一、为迎合国际潮流“男子化”就请了一男足教练去当中国女足主帅,可裴恩才连女足生理周期都搞不懂,结果是,女足没有“男子化”却都快变成男人了;二、为表示对前任阎世铎的颠覆把马良行请回来,但由于动机不纯所以并不给主教练实权,甚至出现马良行正训练时他在场边大声喊“要短传要长传”,逼走小马哥;三、被他亲自提拔上来的领队李飞宇为表示威严醉酒后把牙签扔向队员,并说出“服不服”这样的话;四、想请克劳琛为教练可德国老头一看水深连夜以“身体不好拉的屎都是黑的”跑路了;五、请来多曼后涮;六、请来伊丽莎白却陷入和杨一民等的人际斗争中……




最幽默的一次是去香河视察,主席见一帮姑娘在场边,问“你们是哪支队啊”,旁边有人悄悄提醒“这是中国女子青年队要去参加世青赛的”,普通球迷都看得出来,那帮穿着鲜红阿迪“中国之队”球衣的姑娘肯定是中国队的,可谢主席干咳两声:“呵,我知道,我是故意要考考她们的……”




曾经被国家领导人和美国总统接见过的中国女足这次败给日本,是好事,因为人们终于有可能通过曾经的形象工程——女足,进而去发现整个中国足球为什么屡战屡败竟至成为社会最负面形象了,一如“华南虎”,我的另一个问题是,欺世盗名的“华南虎”事件有国家来管,下一步是不是该管管比华南虎影响更大的中国足球了。




女足输了是好事,这是一条通道,这场0比2是在为下一步调查中国足球作出牺牲,中国足协好多事情必须有个说法,体制比我们落后的朝鲜女足为什么近年见我们一次灭就一次,过去至少输我们五个球的日本为什么能在奥运会上完胜,巴西是怎样成为一姐的,德国是怎样把男足传统带到女足的,不喜欢玩足球的美国人为什么能把女足搞这么好……




这里我就不说答案了,我说了也没用,希望有关领导来调查一下,足球无小事,这也是民生问题。




我写了很多严肃的调查报告可很无奈地发现没有一点效果,看来严肃的问题要用严肃的规格和职位才可以进行,所以如此卑微的我只能娱乐一下谢主席,这么多年来您去看男足比赛就会男足就会输,人家女足好好的,您一亲赴,女足又死光光了,借问一下,哪天你能不能试着改个国籍去当韩国队领队、日本队领队、巴西阿根廷西班牙领队……您要是真敢这么玩全世界就会出现奇观,不仅各国足协主席怕你,连街坊上大妈大婶远远见你来了都赶紧关门,喊“狼来了”没用,喊“谢亚龙来了”,哭夜的小孩都不敢出声啊。




您来了,世界都会停止了,为什么不去代言一回“谢立停”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