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10/


我和沈梦中校都坐在平山镇边上的越野车里,车内狭小的空间让人很不舒服,夜里睡不了多长时间就感觉身体酸痛,黎明的时候刚迷迷糊糊睡一会,猛然听到镇内传来的两声枪响,一下子就把我们俩惊醒了。

我们同时打开车门跳下车,举起红外望远镜观察镇内的情况。我们所在的位置比镇内高很多,所以可以观察到镇子的全貌。

我一下子就看到了方周他们在的那栋别墅里亮着灯,因为其它房子都漆黑一团,所以那栋小楼显得格外突出。就在这时又有两声枪响从小楼方向传了过来。

我的心陡然提了起来,我能感觉到沈梦中校同样着急,“快走。”他急促的喊了一声。

我们俩几乎是同时转身回到车里。我发动起车急速朝小镇内驶去,而沈梦则拿起对讲机呼叫其他人。

从第一声枪响不到五分钟时间我们就赶到了方周他们所在的小院,后面两辆警车也紧跟了过来。我把车直接停在大门口,只见大铁门紧闭,但是一侧的小门却是敞开的。

车未停稳沈梦就打开车门跳了下去,他两步窜到敞开的小门旁,手里举着一只装配着战术强光手电的92式手枪,侧身向院内观察情况。

我把车停好后也跳下车,这时与我们一起追踪逃犯的一个班的武警战士也都从越野车里下来,我向带队的中队长做了一个手势,让他带兵把院子包围起来。

我端着一只79式微型冲锋枪,为了防止夜间有突发事件,我这只枪的战术导轨提前装上了激光红点瞄准指示器和战术枪灯,现在刚好派上用场。

我躲闪到小门的另一侧,沈梦用手朝院子中间位置点了一下,这个时候正是黎明前最黑暗的一段时间,院落内漆黑一团,只见地上爬着一团黑乎乎的东西,象一具尸体,我打开战术枪灯,一道雪亮的光束射在了黑影上,这种安装于枪膛右侧的战术枪灯能发出比普通手电筒强出百余倍的强光,在强光照射下可以使人极度眩晕。

当看清是一只死狗后,沈梦把枪口对准院内掩护,我双手握住79式微型冲锋枪的前后手柄,把枪端在胸前,折叠枪托抵在肩窝前,弯腰迅速冲进院子里。

把院子巡视一圈后没有发现异常,我几步就窜到小楼的门厅,然后闪身躲到一边,我到位后沈梦紧接着又冲了过来。

透过旁边的玻璃窗,我看到了趴在地上的泥鳅,他的胳膊被捆绑在后背,脖子上还有一个绳扣与背后的胳膊系在一起,一看这种捆绑方法就知道是自己干的,被捆绑的人不敢挣扎,因为一动脖子上的绳扣就会勒紧让他窒息。

看到被捆的泥鳅,我好象有点明白了,跟沈梦一起走进客厅,看了一眼地上的泥鳅,我对沈中校说:“猎豹他们住在楼上的房间,我上去看看。”

沈梦点了一下头,然后伸手把塞在泥鳅嘴里的毛巾拽出来,他要审讯泥鳅,我转身朝楼梯跑去。

刚到二楼走廊,我就看到了地上的两个马仔,两个家伙瞪大眼睛,流露着恐惧的神色,我没有理睬地上的两个家伙,探头看了一下方周他们住的房间,因为我从后面的窗户看到过他们,所以很容易找到他们住的屋子。

房间里只有一个捆绑的同样结实的女人,不用问就知道是方周他们干的,我转身又到其它几个房间搜查了一下,没有任何发现于是回到楼下的客厅。

这时几个武警战士在中队长的带领下已经进入到别墅里,沈梦正安排他们对小楼进行仔细的搜查,我朝沈梦摇了摇头,示意没有发现方周他们。

沈梦走到我身边低声说:“猎豹遇到危险了,刚才这个家伙交代境外派来四个杀手要铲除我们放出去的诱饵和猎豹他们。”

“那我们应该怎么办?”我有些着急地问。

“他们现在临时脱离了危险,猎豹他们已经解决了境外过来的杀手。”

“知道杀手是谁派进来的吗?”

“是郎三派来的。”

“难道说我们的行动计划被对方知道了?”我惊讶地问。

沈梦摇了摇头,“这个不太可能,据这个人讲郎三与高坎有私怨,我估计仇杀的可能性大,我去车上向猎鹰汇报情况,你留在这里看看还有什么发现。”

沈梦说完走出客厅,到外面的车里用车载电台向陶副局长汇报情况,他前脚刚出客厅,有个武警战士就从旁边过来向我报告,在厨房里发现一个洞口。

我跟随他走进厨房,果然见地板上有个半米见方的洞口,阴森森的象怪兽张开的嘴,我靠近洞口先下看了一下,一股寒气从底下冒上来,有一个梯子立在洞口下面。

我回头问那个战士,“你是怎么发现这个洞口的?”

“我进来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我什么都没动就出去汇报了。”

“好,你就在这里守着,我下去看看。”说完我把79式冲锋枪上的战术枪灯打开,朝下照射了一下,发现洞口下面是间地下室。

我握住梯子扶手慢慢下到地下室里,巡视了一圈,除了一侧的墙壁上有一个铁门别没有什么东西。我走过去推了一下铁门,发现铁门没有锁,门后是一个地下通道。

望着阴森冰冷望不到尽头的地道,我的注意力一下子高度集中,我双手端着微型冲锋枪,折叠枪托紧紧抵在肩窝处,右手的食指紧扣在枪机上,眼睛随着激光红点发射器射出的光点移动。

我小心翼翼地走进通道中,发现不远处又有几个洞口,地道内死一般宁静,因为洞口是敞开的,所以我本能地感觉通道内可能没有人,我猜想这里可能是毒贩们藏身或是逃跑的暗道,但是朝旁边的密室里看了一眼后大吃一惊。

地下通道旁边的第一间密室竟然是个小型的武器库,枪架上排放着大约有三四十只各种型号的枪只,都是冲锋枪和步枪,虽然不是新枪,但枪身上都涂着枪油保养的都很好,在强光照射下泛着蓝光。

来不及细看,我急忙又到下一个地下室去查看,里面的情景更让我震惊,里面摆放着几十只木箱,我一眼就认出是装毒品的。

我从腰上抽出军刀,撬开一个木箱盖,再打开里面两层防潮纸,露出了一公斤一袋的白粉,我用刀尖戳穿一个袋子,挑出少许白粉,用舌尖舔了一点点,正是海洛因特有的那种苦涩味,纯正的中国白,我把嘴里的唾液都吐了出来,不由自主地骂了一句,妈的,竟然藏了这么多毒品。我终于明白方周为什么要这么做了。

我回到上面,把地下密室里的情况对沈梦讲了一下,他又向陶副局长请示如何处理,陶副局长让我们把这里的一切都交给缉毒警察,我们则全力以赴注意方周他们的行踪。

公安部门利用这个突破口掌握了平山镇几个贩毒团伙的证据,两个月后,部队协同公安部门一起行动,出动了五千多兵力,整个包围了平山镇,铲除了滋生在西南边陲的这个毒瘤。一共查获了上千公斤的海洛因,以及可以装备一个营的走私武器。部队进行的这次缉毒行动,曾被国**体说成是中国军队在边境地区大量集结,准备在边境开展大规模军事行动......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