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段时间吧,看到了一位朋友所写的“‘亮剑’精神不可取”的帖子。虽然作者在这帖子里,着重分析了他为什么会觉得“亮剑”的精神不可取,可我在拜读了之后,不敢苟同其看法,为此就一直想和战友们一起来讨论一下究竟什么才是“亮剑”的精神之所在。

为了弄清楚社这“亮剑”的精神到底是什么,也许是机缘巧合吧,打瞌睡的时候用人送枕头,我得到了都梁先生的这部《亮剑》小说,在如饥似渴中,认真拜读完了都梁先生的大做。

电视连续剧《亮剑》,是根据都梁先生所著的同名小说《亮剑》改编而来,仅仅是引用了小说中很小一部分,再加上了其他抗日英雄的故事在里面,虽然这部电视连续剧也释义了“亮剑”的精神,但那只是都梁先生笔下李云龙“亮剑”精神很小的一部分而已,它不可能完整地释义都梁先生笔下的主人公李云龙的亮剑精神之所在的。

在电视连续剧《亮剑》里,导演把这“亮剑”精神放到了全剧要结束时,李云龙在军事学院毕业时的论文里,把这升华成了军魂,也是想让全剧在结束时推向一个振奋人心的高潮。但至少误导了很多的人,像这位朋友所写的“‘亮剑’精神不可取”就缘于此。尽管这部电视连续剧也打高了都梁先生《亮剑》这部小说的名气,但在很大的程度上还是有一定的损失的,那就是如何引导读者和观众去认识李云龙的“亮剑”精神。

都梁先生用《亮剑》这本小说,讲述了主人公李云龙的一生。在小说的第三章里,就用李云龙的嘴,把这“亮剑”的精神给说了出来,从而围绕这“亮剑”精神,从抗日战争时期的李云龙,一直写到了文革期间的李云龙,写到了宁愿站着死,不愿跪着生的李云龙。

要领会这“亮剑”的精神,还真得看看都梁先生的小说原文才行的。不过我也得感谢“‘亮剑’精神不可取”这篇帖子,尽管以前一直想去找《亮剑》这本小说来拜读,可惜一直没有认真去寻找过,在看了这帖子之后,觉得还非得去读读《亮剑》这部小说才对。

任何一种精神都是有特定的背景的,这“亮剑”精神也不例外。

当初李云龙说出这“亮剑”精神时,正是一个寒冷的冬天,那个冬天是极其地萧杀。都染先生是这样描述的“冬天的田野山峦,显得特别空旷。西北风钻进了晋西北的群山,在山峰和沟谷间尖利地呼啸着,似乎把裸露的岩石都冻裂了。户外活动的人每人嘴上都像叼着烟袋,呼呼的冒白烟”。当时,独立团极其缺乏冬衣,连政委赵刚都冻得发高烧了,这可把李云龙给急的又骂街了。在没有找到御寒的冬衣前,为了不让战士们冻坏,李云龙让分散活动的各连队进行刺杀训练,这样既可以练习一下刺杀的本领,再一个,大家一活动身上就会暖和点的。

为了解决部队过冬的御寒冬衣问题,李云龙盯上了鬼子的运输线。在打鬼子运输线之前,在李云龙与赵刚之间有一段对话,才引出了贯穿了都梁先生全篇小说的“亮剑”精神。

当时,李云龙把打伏击鬼子运输队的地点定在了野狼峪,赵刚提醒李云龙要注意“如果鬼子押车的不是一个小队,而是一个中队或者一个大队作战单位,你怎么办?”

李云龙反问了赵刚一个问题“古代剑客和高手狭路相逢,假定这个对手是天下第一剑客,你明知不敌该怎么办?是转身逃走还是求饶?”

赵刚对这个问题的回答是“当然不能退缩,要不你凭什么当剑客?”

李云龙这才说出了什么是“亮剑“精神,他说:“这才对了,明知是个死,也要宝剑出鞘,这叫亮剑,没这个勇气你就别当剑客。倒在对手剑下算不上丢脸,那叫虽败犹荣,要是不敢亮剑你以后就别在江湖上混啦,咱独立团不当孬种,鬼子来一个小队咱亮剑,来一个大队也照样亮剑。”

在李云龙与赵刚的对话中,我们可以看到,李云龙之所以说出这样的话,其实也是为形势所迫。

首先就是这小日本侵略我们中国,作为一个军人,就应该和小鬼子在战场上拼杀。谁都知道在战场上,子弹是没有长眼睛的,每一个在每一场战斗中生存下来的人都不知道下一次幸运之神会不会像今天这样一如既往地眷顾自己。为了维护自己国家的领土完整,军人就应该有这种“亮剑”的精神,要勇于战斗。

当年的小日本,军事与经济能力都比旧中国强的,在武器装备上,日军明显地优于中国军队,陆海空三军齐备,装备先进,对于缺乏武器装备的中国共产党指挥下的八路军来讲,日军的优越性就更不用说了,看看日军对我们八路军的称呼就知道了:土八路。在装备上有如此差异,而且差距又如此之大的两支军队(日军与我八路军)而言,一个为了侵占别人的国土,一个需要保卫自己的国家和民族,就好比是两个在功夫上不对等的剑客,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下,作为中国的军人,是不是就有理由可以放弃抵抗了呢?似乎按照某种对“亮剑”精神的理解好像应该是这样的。可那为何还有这么多的中华儿女在抗日战场上前赴后继?那就只能说明这种理解是一种比较片面的理解,不是一种正确地理解方式。

第二个需要李云龙“亮剑”精神的原因,在于当时李部的实际情况。部队没有了御寒的冬衣,就会丧失战斗力的,没有了战斗力,在敌后,就根本没有生存之道的,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下,为了自己的生存,为了能更好地打击侵略者,唯一的选择就是打击日本鬼子的运输线,虎口拔牙,用鬼子的装备来武装自己。再说了,如果真的像赵刚所说的那样,遇到了一个精锐的日军作战单位,李部也没有选择的,也必须和鬼子干,因为冻死还不如战死,战死至少还可以消灭鬼子,那怕是按10:1的比例牺牲,这也是值得的,总比无谓的冻死强呀。再说了,那个时候,我们的军队已经无路可退了,再退,那就只有亡国了,作为一个军人,一个有血性的军人,还能退吗?不能,那就一死相拼吧,以牺牲自己的生命报效国家,以证明自己是一个真正的中华儿女,真正的中国军人。

“亮剑”的精神,从小说中可以看出是一种勇于战斗的精神,是一种敢于与强大的敌人拼搏的精神,是一种勇于抗争的精神,并不是一昧草莽的表现。“亮剑”指的是一种精神的境界,就是战略指导思想,而不是战术性的东西。

在都梁先生的笔下,李云龙并不是一个一味莽干的指挥员,在每一次的战斗中,他都用“亮剑”的精神鼓舞着自己和战士,而在战术上,可以说是非常之灵活。就要打日军的山崎大队来讲,这可以说是两个高手之间的对阵。这在电视连续剧里也是很精彩的场景之一。

山崎,毕业于日本陆军大学,一个出色的战术家,在孤军深入我八路军腹地,遭遇八路军包围。当被困于李家坡高地时,山崎的排兵布阵就显得特别的与众不同,他指挥构筑的野战工事很是别出心裁,别人一般在他这种情况下都会利用高地居高临下的优势来杀伤对手的,但这山崎却不将部队布置在高地的边棱上,而是集中在高地中央布置环形工事,将凡是冒出边棱任何目标都利用狙击手狙杀,给我军造成了很大的伤亡。

打山崎时,李云龙部独立团是作为陈赓将军的预备队使用的,在兄弟部队未能攻下山崎所占据的高地,且伤亡较大时,陈赓将军把独立团给派了上去。

打仗其实也是一门艺术,李云龙崇尚“亮剑”,可并没有受到“亮剑”的束缚,而是该如何打就如何打,他利用山崎排兵布阵的缺陷,运用土攻的战术,将攻击的出发地与山崎阵地之间的距离从80米缩短到了30米,集中了全团的机枪火力,在一营的投弹手投出3000枚手榴弹之后,以机枪开道,将山崎大队全歼,山崎本人也被打成了蜂窝。为了歼灭这个山崎大队,八路军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别的不算,独立团的第一个冲锋的机枪手,全倒在了这冲锋的短短的30米路上,却也狠狠地打击了小日本的嚣张气焰。这一仗,可谓是勇与谋的结合,由此可见李云龙的“亮剑”精神应该是有能有谋的。

李云龙不管是在抗日战争,还是在解放战争,可以说在战争中他是如鱼得水,都是这“亮剑”精神的作用。有意思的是,李云龙与曾经的朋友、原晋绥军358团上校团长、现在的国民党第二兵团89师少将师长楚云飞,在淮海战役中的徐州战场上碰面了。两人在抗日战争的时候一直有合作的关系,彼此欣赏,却谁对谁都不服气,都较着一股劲儿,就想在战场上一见高低。内战的爆发,让两个人因为政治见解的不同,在战场上狭路相逢。尽管两人都因受到了对方所带小部队的攻击而受了重伤,尽管后来两人也没有任何联系,在福建厦门解放之后,两人的部队各守一边,虽然在中间也你来我往地打个炮,可两人相互的欣赏却一直没有改变。在李云龙被文革形势所逼,又不想连累部下而选择自杀后,在海峡对岸的楚云飞却没有忘记他的这位死对头的生死之交,通过广播了贝多芬英雄交响乐的第二乐章,并引用了南宋词人刘克庄的《满江红》作为悼词的开头,以纪念自己的生平知己,尽管两人的政见不同,却没有影响两人在抗日战争中结下的友谊,而这种友谊正是来自于楚云飞对李云龙“亮剑”精神的欣赏。

在个人生活中,尽管李云龙当时也经赢得了护理他的护士田雨少女的心扉,但为了得到其父田墨轩的同意,在与田墨轩的对垒中,他又用上了自己“亮剑”的精神,田墨轩不同意女儿嫁给他,他就给田墨轩来了一个“你不同意,我就站在你院子里等着,直到你同意为止”,结果就硬是在田家的院子里冒雨站了两个小时,让田墨轩认识到了一个战争中成长起来的男人倔强和毅力,再加上田雨的行动,让田墨轩不得不同意把女儿嫁给他了。

其实,看到这里的时候,我都还没有觉得“亮剑”精神在李云龙身上有什么特别之处,只是看到在文革时期的李云龙时,我感觉到了那种精神在他身上的特别之处了。

文革期间,身为一军之长的李云龙最反对的就是把军队搞乱,因为这军队就是国家的屏障,是国家的守卫者,如果军队乱了,那这个国家也就危险了。

可在李云龙部队的驻地,就偏偏有不信邪的造反派,要冲击李云龙下发的野战师师部,抢夺李云龙的武器弹药,按李云龙的思想,这是绝不允许的,以致于由于李云龙在没有取得了上级同意的情况下,对武装占领军事机关、抢夺军队武器弹药,甚至向前来收回军事机关和弹药的部队开枪的造反派别进行肃清时,发生了武力冲突,打死了不肯交出军事机关与武器的造反派48人,打伤110人。就一件再正当不过的事,在那年月,被某些怀着不可告人阴谋目的的人当成了绝好的攻击目标,就凭一句话,就把李云龙给定为了反革命分子、残酷镇压革命群众的刽子手,给抓起来开批斗大会。

在开批斗会的时候,三个身材高大的战士按标准的“喷气式”押着李云龙,一人抓住他的头发使劲往下按,另外两人撅着他的两臂拼命向上抬。在文革中,好多的老干部都受过这种罪的,不少人的手就是这样被造反派给弄残废了的。

李云龙也残废了,不过不是押他的人给整的,是他自己拼命反抗那些无须有的罪证才造成的。当听到宣布他是反革命时,他猛地抬起头来,让抓他头发的战士发现自己的手上抓的竟然是连着一块血淋淋头皮的一把头发,两个把他的手臂使劲向上撅的战士同时也受到了李云龙正在不顾骨折的危险,结果两边一较劲儿,李云龙手臂骨折,所有的人都没有想到李云龙宁可骨折也不弯腰。这也充分反映了其个性,以及“亮剑”的精神无时不在,可以说这种精神贯穿了他的思想和他的人生。

读了都梁先生的这本小说之后,我认为李云龙的“亮剑”精神,其实是一种勇于战斗的精神,不是那种有勇无谋的战斗精神,而是有勇有谋的战斗精神,也恰恰是我们现在的每一个人,在自己的生活中所需要的精神,而并不是那种不可取的精神。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