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 中卷 第三十六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62/


这一天,王华盛带兵来到项王镇,准备购买一些粮食,蓦集一些活动经费。自从伪军吴良行部撤出小镇后,这个位于水陆交通要道上的小集镇一直处于无人管理的状态,顿时热闹起来,周边各乡农人都来此交易,几个以花豹子为首的地痞流氓趁机欺行霸市,强买强卖,强收地皮税,搞得老百姓怨声载道,苦不堪言。王华盛这一来,市集上的一些头面人物便来拜访,告状,希望游击队出面弹压一二。王华盛一边好言安慰,一边派人将正在街面上横行霸道的街痞抓将起来,绑在菜市场的大柱子,任人观看。于是乎,砸石子的,吐唾沫的,跳起来痛骂的,不知凡几。那花豹子却高昂着头,瞪大眼珠,恐吓着老百姓,说等游击队一走,他们来玩更狠的,让你们倾家荡产,死无葬身之地。这下,可把商行酒楼老板吓怕了,纷纷去找游击队,让他们把人给毙了,避免以后生出无数的事端。王华盛却笑说,这几人虽然作恶多端,横行乡里,却也没有招过人命,哪能说杀就杀了的?大家放心吧,我有办法处理,不让他们继续为害乡邻。原来,王华盛早已打定主意,准备想方设法说服教育收服这几个混蛋,要人为我用,让他们为抗战出力。

王华盛让队员押来花豹子等人,并不跟他们说话,让战士们各说各的话,各做各的事,对这五六人置之不理。花豹子等人被绑在院子里一棵大树上,做出各种光棍好汉相来,却没见一个人理他们,就失去了表演的兴趣,不由打量起眼前的这帮人来。眼见这些身穿灰衣服的军人,进进出出,个个忙得满头大汗,却没有一人偷懒,叫累叫苦的。心里就有些疑惑,觉得这些人怪异得很。官不像官,兵不像兵,也没有什么严明的纪律,怎么就敢跟鬼子干呢?一个个也都普通得很,并没有传说中的三头六臂,凭什么竟敢跟日本人对着干?他们不明白,他们犯迷糊了。一个外号叫泥鳅的问花豹子:“老大,他们把我们绑在这里干啥?是不是要等晚上活埋了啊?”听到“活埋”两个字,众人心里一惊,裤裆滴下水来。他们可是亲眼看到过国民党士兵活埋过共产党的呀。太惨啦,还不如吃枪子来得痛快。一阵尿骚气扑鼻而来,花豹子怒吼道:“哪个怕死鬼,尿都吓出来了?”同伙俱都闷声不吭,估计都有份。花豹子喝斥道:“大不了一死,二十年过后又是一条好汉!管他娘的怎么宰,把打架不要命的精神头拿出来,怕个鸟!”毕竟大话好说,事难做,死到临头,有几个能硬起骨头?众流氓一个个无精打采,耷拉着脑袋。

开饭了,大院子里聚集了七八十号人,排着队,从一只锅里打了饭,到另一口锅里舀一瓢菜汤,战士们都蹲在地上,边吃边聊着什么。

花豹子看到菜锅里没有一丝油,感到很疑惑,伙食这么差,这些人怎么还肯卖命啦?还有哪个什么团长,怎么也蹲在地上,跟大家吃一样的东西?这个官当得多窝囊啦,还不如自己呢。五个人的头头,都一天吃香的,喝辣的,要怎么着就怎么着。他们当这苦兵究竟为了什么?就是为了打日本鬼子?不是为了发财为了快活?想来想去,就是整不明白。只听大树周围咕噜咕噜的响声,流氓们肚子都饿了,身体发虚,眼前发黑,何曾遭过这样的罪?

午饭过后,战士们也不出去,只在大院子排队互相训练搏斗技术,一招一式,简练狠辣,然而,在会武艺的花豹子眼里,却都是绣花枕头,不值一哂。看着,看着,不由得仰天打起哈哈来。正在带队训练的老猫听见了,走了过来,狠狠地踢了花豹子几脚,笑什么笑,爷们打的不好,你来试试。

花豹子昂着头回答,老子要是将你们全部打趴下了,那又如何?

老猫拍拍胸脯说,老子大小也是一个排长,也能做点主,放了你,如何?如果你打不过呢?

花豹子大喜,心里说,老子等的就是这话!你们三脚猫的本事,能耐我何?当下就梗着脖子说,老子打不过你们,要杀要剐,随便你们。

老猫说,这是屁话,你本来就在老子手里,要杀要剐,就凭爷们高兴。

花豹子一愣,说,那你们要老子干啥就干啥,永远听你们的。

老猫一听,乐了,心里说,团长这一招还真好使,不行,把话还要扣紧点,于是说道:

“你本来就是地痞流氓,说话不算数是常有的事。爷们不相信。”

花豹子见到如此机会,怎肯放过?这下急了,于是拿出祖宗十八代来发誓,拿出观世音菩萨来发誓,拿出关圣帝君来发誓。老猫听他赌咒了老半天,见他真急了,方上去解了他的绳子,先让他活动活动,并让人端来一碗饭,说,吃饱了再打,免得输了不服气。花豹子自恃武艺超群,寻常十几个人也近不了身,平时为患乡里,仗着的便是一身横练功夫,哪里把眼前这些人放在眼里?

遂傲然一笑,说,老子就是饿着肚子也打的过你们。来,先上十个。

老猫说,为了使你输得心服口服,爷们也只派一人跟你交手,你把他打败,就拍拍屁股走路。周大勇,出列!

是!就见一个高高瘦瘦的汉子小跑出列,向老猫警礼,然后转向花豹子,拉开了架式。

花豹子一看,心里一紧,原来这人使的是周家拳法,他们老章家的可没少吃亏,当下,也就收起了轻视的心理,先下手为强,主动展开了攻势。

两人一来一往,当着众人练起拳脚来。战士把他俩围成一圈,兴奋的叫好声,不绝于耳。花豹子厉害在招沉势猛,攻起来带起呼呼风声;周大勇却施展小巧功夫,闪躲避腾,硬是没让花豹子占到一丝一毫便宜。攻到了二百招,花豹子可就不好受了,裤裆里都滴水了,人眼前发黑,渐渐地脱力的现象。再看周大勇,可还没有攻他一招半式呢。这样可不行,花豹子使出了救命绝招,使出浑身车长气,一纵而起,双腿如剪,直逼周大勇胸口。这要是碰上了,怎么了得!一般人肯定要使铁板桥,人往后一仰,让过这一招。花豹子等的就是这个,他的两脚明攻胸部,实际上是踢小腹的,只要你使出铁板桥,必然露出小腹和下阴,必然就要受到重伤。哪知周大勇好象也知道这招的厉害,没有使出铁板桥,而是往地上一滚,骨溜溜地滚出几尺远。花豹子没了下脚的地方,在空中蓄势已尽,直腾腾地掉落下来,仰卧在地上,爬不起来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