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32.html


9月12号,黑旗军司令部。每天一次的情报分析会正在进行,由邱本参谋长主持。参加会议的除了黑旗军司令部的主要成员外,还有大本营代表二人,一名是副总参谋长林枫上将,另一位是外交部韩副部长,他们带来了皇帝关于处理兰斯联邦高层的绝密指示。

汇报人为情报局长王惠迪中将,他先讲黑旗军的进展和布势,再讲陆战队和红旗军的情况。“红旗军的情况就是这样。他们至少还需要5~7天方可抵达戈瓦里河。”

会场气氛轻松起来。邱本的眼睛看着坐在皮椅上披着件皮风衣的司令官,龙行健的穿着有点不伦不类。

“苏克达米的情况如何?”林枫问道。

“议会正式闭会了,议员们将分批离开,包括政府高级官员。我们的情报系统从不同的渠道证实了。”王惠迪回答。林枫对情报战线比较陌生,但对帝国情报系统深表钦佩。为了打赢这场战争从后方到前方再到秘密战线,有多少人在奉献着自己的才智、精力甚至生命啊。

“13军和19军可以出动了,按预定的路线和时间,由总部直接指挥。”龙行健开口,黑旗军留着一直未用的两个装甲军将遮断苏克达米和东方的联系。

“如果能在路上将兰斯首脑抓获可就好玩了。”邱本参谋长笑着说。

“这是很可能的,他们估计没有勇气走空中。主力发起最后突击的时间就定在15日10时。按这个时间上报大本营吧。”龙行健看看林枫,“林副总长有什么指示?”

“没有了,看来攻占苏克达米的荣誉要黑旗军独享了。”林枫更倾向于南北夹击,但红旗军的速度要慢得多,黑旗军不能一直等下去。总参在向皇帝汇报苏克达米战况时,林枫曾提出让黑旗军“等”红旗军,实际上楚英键的红旗军已经尽力了,但地形,兵力编成都不如黑旗军,实在赶不上黑旗军的步子。在讨论两个战略军的行动步骤时,皇帝说,“为什么等?谁先到谁就先进城嘛。”崔煜也同意黑旗军先攻城,“苏克达米的中心靠北,打烂南城也不可惜嘛。黑旗军打得猛也有利于红旗军的行动。”林枫觉得这个结果是皇帝蓄谋已久的,他要将攻克兰斯首都的荣誉留给驸马。

“我更希望他们认清形势,避免人员财产的损失。”龙行健对陆航指挥官说,“航空兵切实摧毁苏克达米的机场,遮断空中通道,飞往外地的飞机一律击落。”

军官们记录着司令官的命令。

林枫亲自起草了给大本营的请示电。13日,大本营复电同意黑旗军的部署,最后的手续完成了。


9月13号,苏克达米,威廉街1号,兰斯联邦上议院。昔日热闹非凡的议会大楼静谧无声,走廊里偶尔传来的脚步声空旷悠远,罗伯特迈着沉稳的脚步走近怀特先生的办公室,他站在雕着花纹的橡木门之前沉思片刻,调匀呼吸,毅然摁响了怀特的办公室门铃。

“请问您跟怀特先生有预约吗?”怀特美艳的女秘书问罗伯特。

“没有,我有非常紧急的情况向怀特先生汇报。”罗伯特是议长詹姆斯先生办公室成员,而怀特是副议长代理议长。女秘书当然认识罗伯特这位美男子,奇怪罗伯特为什么不跟詹姆斯先生离开首都。“好吧,我向怀特先生报告,看他有没有时间。”

“谢谢,”罗伯特躬身致谢。

女秘书冲他嫣然一笑,她在内部通话器上说了一句后,“怀特先生请你进去。”

罗伯特整整衣服,推开怀特办公室的门。

“亲爱的罗伯特,你给我带来什么好消息?喝点什么?我这里有50年份的白葡萄酒。”

“谢谢您。您总是这样平易近人。”罗伯特恭维了一句,“副议长先生,苏克达米已经听见炮声了,为什么让您留下?难道依靠您抵挡神华人的坦克?”

怀特对留守的差事也很不满意,“没有宣布迁都,议会作为国家的最高权力机关就必须显示它的存在!不是吗?我亲爱的罗伯特?”

“可是这样对你不公平。巷战就要开始了,斐迪南将军又说了大话。”罗伯特平静地说。

“你好像要说点什么?罗伯特,你来找我有什么事?”怀特正在打开瓶盖的手停下来。

“怀特先生,我受人委托,给您带一封信。”罗伯特下了决心,尽管眼前的场景让他感到一丝担忧。

“谁?”怀特犹豫着接过信封,没有封口,他抽出雪白的信签。

信是用兰斯文写的,“尊敬的怀特先生:我,神华陆军元帅龙行健,受我国皇帝陛下委托,向您传达帝国的善意。兰斯联邦的失败已经注定,强大的神华军已兵临城下,数千辆战机和上万辆坦克正在等候进攻的命令。在这历史的关头,为了不使苏克达米这座历史名城毁于战火,为了早日实现大陆的真正和平,也为了一个新兰斯国的诞生。请您,联邦上议院副议长怀特先生,在您的职权范围内,做出有利于和平,有利于兰斯的明智选择。我谨以神华帝国皇帝陛下的名义向您保证,一但证实您在关键时刻做出对兰斯人民,对大陆和平有益的工作,将免于追究您的战争罪行及其他一切责任,并承诺在重建的兰斯联邦中发挥建设性作用。”信的落款签署着龙行健的名字,神华文怀特懂一点神华文,但不能确定是否是龙行健元帅的签名,想来应该不假。

怀特的手微微颤抖,“你,你怎么得到这封信?是谁让你带这封信的?”足足五分钟,怀特的心情才稳定下来。

“这不是主要的问题,主要的问题是您的态度。怀特先生,请您认清局势。识时务者为俊杰,对大陆战争负有责任的兰斯联邦已经死去,一个和平的兰斯联邦必将重生,为什么不为她的新生贡献自己的力量?我等候您的选择。”罗伯特平静地说,作为一个老牌特工,接受这个不能替代的任务,早已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怀特坐回自己的椅子上,“罗伯特先生,您是那边的人?对不对?”怀特笑笑,“他们什么时候招聘了您?”怀特的态度已经告诉了罗伯特需要的答案。果然,门开了,二个警卫闯进来,用枪逼住了罗伯特。

“怀特先生,”罗伯特镇定如常,“您想说的是我为什么叛国。我是神华人,从来都是,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就加入了神华帝国,那边才是我的祖国。我为我的祖国工作而自豪。怀特先生,很遗憾您的不明智,您想将我交给情报局是徒劳的,你们不会得到你们想要的东西。我为您的愚蠢而遗憾,会有人为我报仇的。”罗伯特身子晃了一下,栽倒在地,脸色瞬间变得铁青,英俊的面庞因极端的痛苦而丑陋不堪。

“啊,蠢货,快,他服毒了。”怀特利用落座的时机摁铃招来了警卫,没想到罗伯特果断选择了自杀。

兰斯联邦调查局很快赶到现场,专家确诊为氰化物中毒。人早已没救了。调查局用彬彬有礼但又怀疑一切的口气详细询问了整个过程,并做了笔录。罗伯特的罪证,那封信被调查局带走了。

调查局感到巨大的不安,怀特只是上议院的副议长,在目前的时刻,上议院能起什么作用?摆设而已。神华人的间谍将工作做到了这里,那些掌握着军队、警察等强力机构的人物难道不在神华帝国的间谍部门的努力中?

调查局在最快的时间内向总统先生汇报了此事。正因首都防御战的不利处于震怒状态的总统先生勃然大怒,立即下令展开最广泛调查。

史蒂文森总统没有离开苏克达米,他仍坚守着岗位,作为极右翼政党光辉党的党魁,史蒂文森是最坚决的反神华论者。他拒绝了迁都,也拒绝了在外围防御失败后离开首都,他决心和首都共存亡,他亲自过问苏克达米的城防,部署巷战。他将军权紧紧抓在手里。史蒂文森正为海因茨和斐迪南生气,这两位军界大佬曾是那样被自己信任,特别是海因茨,战局一再失利也没有动摇对他的信任,但在苏克达米的防御上却狠狠耍了他一把。按照他们的说法,首都的外围接近地至少可以坚守三个月以上,但实际上一个月就崩溃了,许多师团处于失控状态。伟大的兰斯军队,大陆曾经的陆军第一强军沦落成为和罗卑、卡玛一样的水平!如果敌人的间谍再策反联邦的重量级人物------简直不可相像,史蒂文森反复看了几遍龙行健写给怀特的信,决定对内部进行整肃。

9月15号,在神华军攻城的炮火中,史蒂文森先生召集最高统帅部会议,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废除议会权力,实行一元化领导。史蒂文森的提议不出意外地得到了通过。当时的背景有点特殊,已经传来东撤的联邦高层被神华军截击的消息,护送上、下议院议长,政府主要部门的部长们几批车队的部队和突然杀出的神华人的装甲部队发生激战,除了一支车队脱险外其余均失去联系,已经确认上议院议长詹姆斯先生死亡。空中的通道更是凶险万分,已经有二架飞机强行起飞因跑道问题而冲出跑道毁损。一架运送联邦机密档案的运输机在苏克达米上空被击落,意味着苏克达米已成为真正的孤城。在这种情况下,留守首都的许多高官已经无心其他,只为自己的安危考虑了,一元化也罢,独裁也罢,对他们已经无所谓了。

联邦调查局,联邦情报局可能是眼下兰斯首都最为高效的部门,它们在接到总统的指令后高效率地展开了工作,四天内有二十七名高官被捕,其中有二名军团司令,四名军长,参谋总部的八名中将级军官。事后证明,被捕的二十七名高官中大多是史蒂文森亲自授意逮捕的,他们的罪名也是强加于身或者根本就是莫须有。他们被捕的主要原因是被总统认为是不可靠分子或者是应当对战争失败负有责任,比如包括前联合舰队司令官格林德沃将军和海军几位负责人,早已赋闲在家毫无实权。神华人策反绝对不会打他们的主意,但也被抓捕抄家了。在拿到不受限制的权力后,史蒂文森终于可以痛痛快快出一口恶气了。这四天是神华人从南面攻入苏克达米市区的四天,血战正在市区展开,兰斯守军包括组建不久的民兵组织“英勇队”正和神华军做着逐街逐屋的争夺,总统府、参谋总部等要害部门终于迎来了早该到来的空袭,史蒂文森总统早已转移到地下指挥中心了,空袭并未造成苏克达米指挥体系的瘫痪,至7月19日,苏克达米仍有兰斯六个军团在战斗,正规军总兵力不下200万,粮弹充足。进展最快的黑旗军已经有3个集团军投入巷战,最西面的是第2集团军和海军陆战队,中部是第6集团军和第18集团军,东部的第12集团军仍在接近地激战,尚未突入城垣。在奥伦堡战役中吃了大亏的第6集团军这次攻得最猛,经过4天激烈的市区交战,大约突进了15公里,最前面的51军已经用肉眼看到苏克达米的地标——议会大厦了,这栋30层的大楼尚保存完好。苏克达米攻坚采用了龙行键元帅《城市攻坚》的战术原则,用战斗工兵摧毁建筑物的办法推进,部队不走街道,装甲车辆不进市区,和奥伦堡战役相比,部队的伤亡减少了一半多,推进速度快了一倍多。即便如此,按照邱本上将的估算,黑旗军全部占领市区,仍需要五十万人以上的伤亡。龙行键为此苦恼不已,21日中午,龙行键视察了第18集团军的一所医院,在医院为获得勋章的11名伤员授勋,这时他接到邱本上将的电话,说兰斯发生军事政变,一部分军人拘禁了总统和他的核心团队,派人来请求停战。这真是惊人的消息,一向镇定鲜有失常的龙行键不禁脸色大变,导致跟随他的军官们担心发生了不利于我军的重大变故,龙行键扣下电话舒了口气,“好消息,战争可能马上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