脊梁 第二季 大国崛起 第七十节 秣马厉兵——工厂谍影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602.html



民国二十九年(1940)十一月十八日 延安 延安汽车组装厂


天亮的时候,延安汽车组装厂厂长张思齐揉了揉发红的眼睛,看着桌子上一叠一叠的草图,演算式子,汇流成为笔记本上一行行工整的德文章节条款,心里多少也有些成就感。


最近,大整编,大备战,大整风运动的普遍展开,武太行将军为了响应中共中央的指示精神,提出了”强强联合,捏紧拳头生产“的方针,张思齐,袁绍文等人都从军长那里领到了改组建立大型工业实业联合体的任务,据军长的规划,袁绍文领衔“西北航空工业实业联合体“的改组建设任务,张思齐领衔”红星工业实业联合体“的改组建设任务。


张思齐领导的厂子预计要建立起汽车,火炮,电子和制药四个分厂。地上铺慢了烟灰,改组的任务很紧,可是在这个节骨眼上,军长又提出了某种先进武器的生产计划,两头都紧,两头都重要,这让这个亚琛工业大学毕业的机电博士都有种前所未有的压力感,可是,出于对民族的绝对忠诚和在德国学习工作时建立起的德国人特有的务实和严谨的精神,又使他透支着自己的体力,一丝不苟的行使着自己的使命。


主管火炮的刘光志副厂长和主管电子的吴梯青副厂长都已经在出去负责具体的工作了,出于“艄公掌船,伙夫管灶”的原则,张思齐厂长并不打算过多的干预两个副厂长的工作。对民族绝对的忠诚,已经让这三个出身不同的卓越工程师在很短的时间内彼此建立了可以托付自身性命的信任与默契。


又是新的一天,张厂长打开了案头的工作日志,把昨天一天的工作结果写了上去,将完成的进度与月初订立的计划进行比照。自己已经连续两个多月没出窑洞了,号称“机械脑袋”的他每天至少工作18个小时,对于能否按时完成工作任务,厂长心里还是没有底。在他的概念中,任务,只有完成与没完成两个结果,完全达到目标,就是完成,其他一切都归于没有完成。也只有他如此严谨,甚至是苛刻的工作态度,才得到了武太行的充分信任。


早餐已经由生活秘书送过来了,相当正宗的湖南口味,豆豉炒辣椒米饭。在这么高强度的工作下,只有这么辣的菜能勾起他的食欲了。他刚吃了两口,电话铃想了起来。


“喂,张厂长吗?” 吴梯青焦急的声音在电话里面响起。


“是我,老吴,什么事?” 张思齐感觉事情不妙,


“赶快过来,我在刘厂长的工地,出大事了!”吴梯青声音颤抖的说道。


“什么事情?”张思齐,家忙追问。


“你过来再说吧!”吴梯青着急的说道。


“好!”张思齐也不说多话,马上抓起桌子上的烟斗和烟盒冲了出去.生活秘书在外面发愣的当头,张思齐已经冲上三轮摩托车上,发动车子,追风逐电般的冲向了刘光志的工地。


工地上,许多人仍在那里紧张的工作,刘光志脸色铁青,双手握拳,吴梯青在一旁和他说着什么。


“张厂长!张厂长!!张厂长!!!”两个副厂长看到厂长来了,都拢了过来。刘光志说,他的枪炮厂旧厂房现在仍然在加班加点的运行工作,然而就在昨天,技术科的保险箱里一份梯恩梯和黑索金的混合炸药失窃。


听到这里,张厂长不禁心里一抖,这混合炸药,是为了生产一种称为火箭筒的新型兵器而用的,根据厂里的内部资料,他知道这种装药的配方已经成熟,如果就此失窃,不说工程技术人员的心血,那至少这个绝密的工程也有某些气味被特务分子嗅到了。


他的脑袋当时很乱,但是还是没有失去理智,他马上命令:封锁消息,通知工厂保卫科保护现场,迅速上报七十八军军长办公室秘书处,并越级通知中共中央保卫部门。就在这个时候,张厂长心里在思索,先不说事件,当这件事情发生的时候,吴梯青和刘光志在这个时候一起思考,说明我们内部是很团结的。吴梯青是出身北洋政府的高官,遇到这种事情,他没有想到倾轧,而是第一时间就来到了刘光志的身旁出谋划策,给人的一种感觉就是愿意与他风雨同舟。想到这里,凌乱的思绪里,浮现出一股暖流。


“嘟-----”,吴梯青的秘书身上背的摩托罗拉步话机响了起来,秘书接了电话,然后绷着个脸,轻轻的走到三人中间,说“电子厂实验室中的火箭筒电击发装置失窃。”听到这里,张思齐几乎是一阵眩晕,他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在这个当头,果然出事了。


命令已经下达下去,三个厂长只好自废武功,各带一个厂保卫科的人员在身边,压制住自己的情绪,继续繁重的工作,借繁重的工作来麻痹自己的自责与恐惧。大整风时期啊(重庆的大整风运动在这个时候也吹到了延安,本应在以后发生的整风运动也在前移,只不过更加理智,更加有节制罢了),谁敢在这时候出事啊?


……


“军长,这件事情您还要亲自过问吗?”


“向阳,这个小张也是一个毛头小子,搞政治他就是一个弱智,我要是不出面难保他不惹出什么其他的事情。”


“可是您今天不是还要飞回喀布尔吗?”


“你替我去吧,对了,将我挑选的那些礼物也给玛依莎带上,她毕竟还是个孩子。”


“军长,我明白。”


“你去吧,等这边的事情一结束我就飞过去。”


……


十一月十九日


不出所料,中共中央保卫部门通过秘书处转发的文书和秘书处的军部公文一并送到了张思齐的办公室里。


“今日下午三点邀请三位厂长召开紧急会议。地址具体通知。”


一股悲愤的感情涌上张思齐的心头,自己确实有苦衷,确实没有三头六臂,也确实是一个人而已。但是,这个工作已经交给自己了,没有人比自己更加胜任了,自己都做不好,还指望别人什么?还能怨别人吗?


下午两点四十的时候,来了一辆窗口焊着铁栅栏的巴士车,吴梯青和刘光志已经坐在车里了。等张思齐上了车,三人相对一眼,苦笑一声,张思齐便默不做声的抽起烟斗来。


车子到了杨家岭 ,中共中央的核心区域,“看来,这一趟凶险得很哪,!”想到这里,张思齐的鼻尖微微冒出了汗水。再看另外两位,他们的脸色也是十分的难看。


下了车子,押送的战士带领他们到了一个院落里面,进去之后,钢笔,手表之类的东西上缴,用牛皮纸袋子装好,并由本人和工作人员签名封口统一保存。然后又来到一间房子,这间房子站着6个拿着冲锋枪的卫兵,而且墙壁上铺设着厚厚的帆布,明眼人都知道,帆布后面,是屏蔽用的铜丝网。这间房子用木板墙隔成两部分,木板墙上有玻璃的窗口,可以看到那边有几个人正在操纵着一些仪器。张思齐留意了一下,里面有一台他主管的工厂出产的稳压电源,其他仪器的面板他看不到,一时也不好判断具体是些什么设备。不过,根据前面两台门框状的架子,也不难想象,就是某些探测设备。


张思齐按照卫兵的指示,走到了第一道门框下,一分钟过去,绿灯亮了,卫兵示意他再向前走。走到第二道门下的时候,突然红灯亮了,警铃声大作!此时,卫兵猛的举起冲锋枪对准张思齐,一个卫兵大吼:“举起手来!”其他的大吼:“不许动。”张思齐服从的举起了双手,因为他知道,稍有失误,他马上就会成为蜂窝。在一个卫兵的指引下,他来到了一个隔间,一个戴着耳机的士兵手里拿着一个像熨斗一样的东西,从他身上扫过,在小腹部分的时候,突然停住了,问道:“这里有什么?”他疑惑的揭开衣服,里面是一个他从德国带来的皮带的金属扣。卫兵叫他取下来,然后又在他身上扫了一遍,这才让他出去。出去之后,他重新在两道门下走了一遍,然后按要求坐在了这间房子一条等候的长椅上。他惊奇的发现,原来6个士兵没有变,就在他出来之后,另外两个副厂长身后似乎凭空出现了五六个拿着冲锋枪的士兵。 那两个副厂长被要求取下皮带后,提着裤子顺利通过了门框的检查,并没有什么过多的波折。卫兵把皮带送过来了,在系皮带的当头,张思齐想,第一道门应当是检测是否有无线电发射设备的仪器,第二道门就是金属探测器了,居然连一个皮带扣都没有放过,中共还有多少神秘的东西在我们的理解范围之外啊`````就在这个时候,卫兵告知,进去里面那间房。


有个人牵着一条挺可爱的狗,挨个嗅了嗅三人,张思齐认识,这是一条拉布拉多猎犬,训练后可以搜寻爆炸物和毒物,这个地方的安保工作还不是一般的严密。通过这个检查,三人才被告知可以进入小会议室。


进去之后,张思齐首先就惊呆了,这不是军长吗?他沉闷的啜饮着杯子中的茶,他右边坐者一个戴眼镜的中年人,此人张思齐认识,正是红色谍报王---李克nong。以前他曾经亲自来厂里检查指导安保工作。


“坐吧,”武太行并没有太多的废话。三人战战兢兢的坐了下来。


“这位是社会部的李部长,我也是受他邀请来协助调查的。”武太行这一句话,给足了李克农面子,也同样给了三人一个信息,那就是为人不做亏心事,半夜敲门心不惊。说实话,武太行本人也是不相信自己最相信的三位工程师会搅和进这事情的,但是,在大整风时期,一旦出事,所有关联的人都是嫌疑人,武太行不可能包庇他们,更何况现在还不是他出头的时候。


同时,张思齐在上报秘书处的同时,冒着风险越级上报给中共中央,这无疑也是表明了他们自己的是相信党的,这也给了武太行一个台阶。相信只要他们是清白的,中央也不会为难他们。


武太行为了避嫌,搬着椅子退了一步,在与张思齐目光相接触的时候,张思齐看到了军长眼中的疑惑与责怪,张思齐不敢对视,而武太行干脆背过脸去。


李克nong倒是挺和气,轻言细语的询问着相关的问题,这个实在也没有什么意义,三位厂长现在都是在累死累活的搞建设,某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情,他们也实在没有时间去操心。他们知道的,并不比李克nong要多。看着疲惫的三位厂长,李克nong心里也实在有些不忍,他本人愿意完全相信三位厂长的言说,但是,残酷的敌我斗争又时刻提醒着他要牢记自己的使命。


谈话持续了一个多小时,并没有什么不愉快的事情发生,谈话结束后,三位厂长被告知,有问题,或者想起什么,可以通过专线及时联系社会部,并告知了专线的编号和口令,随时可以用连通社会部的电话或者电台,信函等方式联络。不幸中的万幸的是,三位厂长被停职接受调查了。按照他们自己的理解来说,可以睡一觉了。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