脊梁 第二季 大国崛起 第六十九节 又出事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602.html



民国二十九年(1940)十一月十五日 北海道 日本皇室避难所


在哈萨克以及阿富汗发生的事情同样也没有能够逃出远在北海道的日本政府的眼睛,当然了,对于向来狂妄自大的日本人来说,苏俄的战败只是从另一个侧面向他们验证了苏军的脆弱罢了,对于石原莞尔这样的力图将日本打造成一个内陆帝国的军官来说,这是一件再好不过的事情了,通过中国人他们不单单是打击了苏俄,他们更是从侧面了解了苏军战斗力,指挥风格。以及不同地区的战略动员能力,此时此刻的日军几乎已经可以断定他们在诺门坎的那次惨败,仅仅是苏军的一个“秀”而已,真正的苏军已经到了不堪一击的地步。


“石原君,从苏军的表现来看,似乎你并没有看错嘛,我恭喜你!”裕仁天皇对着面前的石原莞尔说道,此次的会见由于只是单纯的讨论一些军事问题,所以天皇只是叫了石原莞尔和东条英机两位军方的代表人物到了这里。


“没有天皇陛下的领导石原现在恐怕什么都不是,所以一切都是笔下运筹帷幄的功劳!”


“石原君,你不必过谦了,你对帝国的功绩是不容抹杀的,现在帝国在满洲以及朝鲜集中了全部的一百个皇军师团,八十个满洲师团,四十个朝鲜师团,四十个台湾师团,加上空军、装甲兵、海军,总兵力超过六百万人,这样一支强大的军队只要他一发动就完全有可能将苏俄完全的颠覆,夺取整个的乌拉尔山以东的大部分区域,到了那个时候,只有我们大日本帝国才能称之为世界上最大的国家!”裕仁高兴的说道。


“陛下,朱可夫和他的苏俄远东军还是有一定的战斗力的,我们绝对不能掉以轻心啊,加上强大起来的中国随时都有能力对我们发动挑衅也是一件很不妙的事情,所以最后我们还是做好万全的准备才是。”石原莞尔大将起码此时此刻还是十分清醒地。


“石原君,朱可夫你不必担心,等到你进攻苏俄之前朱可夫一定会摆出一个你喜欢的军事态势的,因为帝国已经和朱可夫以及他的上司达成了默契,只要我们保留库页岛以及县在远东军区的大多数工业区给他们,他们是不是和我们作对的。”裕仁天皇一直到这个时候才将天皇的影子和娜塔莎取得一致的事情告诉自己的将军们,之前,即便是参加会谈的高官也是不敢透露一点内容的。


“陛下的意思是?”石原莞尔一头雾水的问道。


“石原,不光是你,一开始的时候我也不敢相信,这个朱可夫并不是斯大林的人,他属于一股终于沙皇俄国皇室的力量,据说这股力量的首领就是沙皇尼古拉二世的王储阿列克谢,不过不管他是不是阿列克谢的人我们都已经可以肯定他不是斯大林的人。”裕仁笑着说道。


“陛下英明!”石原的头皮此时此刻突然有些麻麻的感觉,其实不光是他,就连旁边一直没有说话的东条也有同感。


“但是很多事情还是要准备周全,我在东北的部队还是要做好对苏作战的多种作战计划以应付一切可能发生的变数,总之,帝国的大陆计划是永远也不可能动摇地!”裕仁再一次强调。


“哈伊!为天皇陛下尽忠!”二人齐声回答道。


“对了,石原君,你不是说有可能获得一种对付坦克十分有效的武器装备部队吗?”裕仁突然问道。


“是的,陛下,我们潜伏在延安的特工说中共方面正在开发一种十分有效的单兵反装甲武器,这种反装甲武器可以轻易的击穿目前世界各国军队装备的所有型号的坦克,而且不必像使用三十五毫米破甲榴弹那样距离敌人的坦克过近,估计不久这种武器的情报就能够到我们这里。”石原莞尔十分自信的说道。


“石原君,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这一次提供情报的就是上一次向我们提供敌人生产新型破甲榴弹的全部图纸的]那名特工吧?这样的一位特工将来我一定要亲自为他授勋,他是我们大日本帝国真正的骄傲,是大和民族最优秀的人!”裕仁感慨道。


“这个,陛下,我们的这名特工不是大和民族的人,他是一个中国人,准确地说是一个中国女人。”


“噢——中国女人?大日本帝国高级特工?有意思,有意思啊,石原君,来说一说,究竟是怎么回事?”天皇饶有兴趣的问道。


“最近我们对于中共没少研究,陛下一定还记得1937年的延安,发生了一起轰动一时的“黄克gong桃色事件”。之后中共领袖毛zd“挥泪斩马谡”,一个勇冠三军的红军将领被公审枪毙了的事件吧?“


“记得,怎么不记得,中共的红军一、二、四方面军在陕北会师时,那个黄克gong已是一位身经百战的旅长。他从少年时代便参加他们所谓的红军,后来经历了井冈山的斗争和传说中的二万五千里长征,26岁的红军将领,不仅年轻、英俊、身材修长,笑起来也很有感染力。是一个不折不够的人才,可是就因为女人上的一点问题居然被枪毙了,真是可惜,如果是大日本帝国的将领我一定会特赦他的!一定会的!”


“那陛下一定还记得那个被黄克gong枪杀的那名女子的名字吧?”


“刘、刘什么来着?刘茜!对,就是刘茜!”


“陛下真的是好记性,不过很少有人会去查一下刘茜的家事,刘茜是山西太原人,出身当地官员家庭,也算得上是晋绥系的高官。黄克gong案后,刘茜一家都极度仇视中国共产党,刘茜的亲姐姐北京大学物理专业毕业的刘娴就更是这样,当然了,特高课还是做了一些其他的事情的,总支后来他成了特高课的间谍,她随进步青年来到延安,先在抗大学习,后分配到延安汽车厂当技术员,现在已经可以解除七十八军驻延安的部分高层了。”


“真是不错,石原君,特高课看来还是有能力的,好啊!等将来,将来大日本帝国胜利了,而这个中国人还没有斯的话我一定会好好的奖励他的!”


“哈伊!”


“对了,东条君,不要一声不吭,作为海军的军令部长你不要以为没有事情可以做了,美国人在太平洋上对敌国的威胁始终存在,一不留神的话两国之间的这场战争似乎是难以避免的,你明白吗?”


“哈伊!”


……


十一月十七日夜,延安末保密单位外一个娇小的身影晃动了一下便消失在了茫茫的夜色之中。


……


十一月十八日 铁尔梅兹至喀布尔航班


“军长,急电!”李向阳将一份加急电报交到了武太行的手中。


看把电报武太行不由得一振:“向阳,命令飞机改变航向,经明铁盖加油后直飞延安!”


“军长,出事了?”


“快办吧!”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