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龙山原创]倒退是唯一出路

华东兵马使 收藏 3 62
导读: 随着国足在秦皇岛惨败给巴西队,中国足球“冲出亚洲、走向世界”的第三次亮相就一如既往地以丢人现眼的方式收场。如果说还有什么创新的话,郑智、谭望嵩的两张红牌宣示了国足完成了从输球到输人的转型,而杭州市马市街一位八旬老太太看国足看得脑溢血发作险些送命,也展现了国足从谋财到害命的进阶。唯一聊以自慰的是,曼联不入流的前锋董方卓用一个头球敲开了新西兰队的球门,完成了世界大赛上进球零的突破。当然,问题还在于,奥运会算哪门子“世界大赛”?而进业余队一个球也确实不是什么能拿到台面上说的事情。就这样,中国体育界改革

随着国足在秦皇岛惨败给巴西队,中国足球“冲出亚洲、走向世界”的第三次亮相就一如既往地以丢人现眼的方式收场。如果说还有什么创新的话,郑智、谭望嵩的两张红牌宣示了国足完成了从输球到输人的转型,而杭州市马市街一位八旬老太太看国足看得脑溢血发作险些送命,也展现了国足从谋财到害命的进阶。唯一聊以自慰的是,曼联不入流的前锋董方卓用一个头球敲开了新西兰队的球门,完成了世界大赛上进球零的突破。当然,问题还在于,奥运会算哪门子“世界大赛”?而进业余队一个球也确实不是什么能拿到台面上说的事情。就这样,中国体育界改革开放的先行者,中国体育界市场经济的一面旗帜--中国男子足球就这样在短短的几个月之内,先后在世界杯预选赛、奥运会小组赛上丧尽国格,也宣布了十四年职业化的完全失败。

事实上,至少在足球界,从专业体制到职业化的转轨似乎全部以破产而告终。

践行专业体制的东欧足球曾经在各级世界大赛上战果辉煌,苏、捷两队均举起过德劳内杯,其中,苏联在解体前在欧洲杯上1冠3亚,战绩仅次于联邦德国,力压意、法、西等西欧足球强国。在俱乐部方面,罗马尼亚的布加勒斯特星队和南斯拉夫的贝尔格莱德红星队都曾经力压西欧诸豪门捧起欧洲冠军杯。在各共产党国家分外重视的奥运会上,从1952年到1988年,东欧诸国竟几乎瓜分所有金牌,仅在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上因东欧列国的抵制而被法国队侥幸夺冠。在个人方面,匈牙利的阿尔贝特、捷克的玛索普斯特、苏联的雅辛、布洛欣、别拉诺夫都获得过欧洲足球先生的殊荣,如果加上作为专业化遗产的萨默尔、内德维德、舍甫琴科,则这个荣誉堂更为庞大。

而随着苏联解体、东欧剧变,功勋赫赫的足球体制随之土崩瓦解,东欧各国足球也随之坠落低谷。匈牙利、保加利亚彻底沦为欧洲末流,耗尽专业化遗产的捷克、塞尔维亚(南斯拉夫继承者)每况愈下,分离出来的斯洛伐克、斯洛文尼亚、马其顿、独联体诸国不堪一击,苏联时代8届欧洲杯4进决赛的俄罗斯人此番打进4强竟举国欢腾。至于布加勒斯特星、贝尔格莱德红星等等曾经威风凛凛的东欧俱乐部,在欧洲两大杯赛上成为西欧各队尽情羞辱的对象。

这一幕终于在中国重现了。依靠专业体制打下的深厚基础,中国足球在职业化初期着实牛过一阵子,各地方队转制过来的俱乐部球星(亚洲级别)云集,沪有范志毅、连有张恩华、穗有彭伟国、鲁有宿茂臻、蜀有魏群、京有高峰,一时间,甲A门票洛阳纸贵,金牌球市层出不穷。这样一支国家队堪称史上最强,十强赛与伊朗、沙特、科威特、卡塔尔四支西亚球队同组,尚能拼得3胜2平3负位列第三,若非范志毅射失关键点球,成败还未可知。要放在现在,郑智、董方卓、邵佳一这些海归们齐上,不知能否博得一胜?

到了02年,米卢带领的中国队终于“闯入”世界杯决赛圈,张吉龙的关键一抽功不可没,但是,谢亚龙也别嫉妒老张的运气,回看同组对手:阿联酋、乌兹别克斯坦、阿曼、卡塔尔,郑智之流若被抽入这么一组,不谈小组第一提前两轮昂首出线,能不小组垫底已是万幸。

如果再往前追溯中国足球在职业化前的历史,也远非现在的郑智、谭望嵩之流可比,五次参加亚洲杯赛,一亚军两季军和一个第四名,若无沙特假球,古广明这届国家队早已杀入世界杯,辽宁队十连冠之余,更捧起亚俱杯,撒钱无数,请来各路内援、外援的各大俱乐部至今仍无法望及东北虎项背。


略述完两制天壤之别、云泥之判,再从理论上来看看两制的基础。

任何联赛,说到底,是依靠三大群体:球员、球迷和组织者。中国的职业化联赛问题不是出在一个身上,而是三个群体个个不行。组织者,也就是中国足协之烂,中国足协之黑,中国足协之废自不必说,这里也不必多耗口舌,反正大家心里有数,这个组织者那是相当的龊就行了。

先说球迷。任何运动项目的任何高水平的职业联赛,归根到底都是球迷养起来的,即便是转播费、广告费,也莫不是羊毛出在羊身上。在甲A联赛的黄金岁月,这看起来不像什么大问题,场均上座率过2万,转播费、广告费随之而来。但是,如果和世界水平比起来,那就相差甚远。德累斯顿迪纳摩是欧洲二流联赛的三级联赛球队(德国足球丙级联赛),主场门票售价10欧元,球场容量23000多人,每场都能坐满2万人以上,于是,单场光是门票即可收入20万欧元,合人民币200多万,一个赛季共19个主场,加上德国杯比赛,一年门票收入可达4000万人民币。这还仅是德丙水平。也就是说,德国球迷为了现场观看一支丙级球队的比赛,每年肯掏4000万元,而中超全年的票房总收入都不会比这个多多少。这么多年来,没看到过哪个中国俱乐部是自负盈亏,能够独立赚钱的。这怪不得各大俱乐部,中国球迷的消费水平就这么点,10欧元对于德国球迷无关痛痒,20人民币对于中国球迷就是笔不菲的开支。天盛一年几百元垄断英超转播尚鲜有中国球迷肯掏钱购买,水平低得多,比赛假得多,判罚黑得多的中超联赛又怎么能让球迷掏出钱来。于是乎,要搞活职业联赛,总得来看就是两条路:一是提高水平,但你没钱也不可能去提高,而再怎么提高,能高得过英超?要高到不肯为英超付费的中国球迷为中超买单,那要等到中国队勇夺世界杯。二就是大幅提高球迷的购买能力,这就不是谢亚龙的事情,而是温家宝的事情了,至少在奥运期间股市都能暴跌的现在,估计要等到中国队勇夺欧洲杯。

再说球员。作为顶级联赛的中超尚且半死不活,16支队主力球员不过200人不到,刨掉外援、老将、烂人,也就剩下几十人,要从这么点人里挑出11个上场代表中国出战,无非就是矮子里面拔高个。这些高个有多高呢,就是有谭望嵩抬起的大腿那么高。谭望嵩们算是中国足球改革的成果了,那么郑智们就是中国足球开放的硕果。可惜,同样是颗苦果。高喊“走出去”喊了这么多年,最后只有曾经名不见经传的杨晨在德甲法兰克福火过半个赛季,别的也都无声无息了。今年,这些“海归”们同样丢人现眼,德甲末流球队板凳球员邵佳一连点球都罚不进;英格兰低级联赛球员郑智更是在奥运会上吃到红牌早早下场。负于巴西队之后,头号球霸李玮峰还愤愤不平地开脱:小罗一人堪比国足全队身价。对于这句话,小罗也许会有意见,但如果说李玮峰一人收入堪比女足全队,大概大家都不会有啥意见。拿着这么点钱,现在的女足和当年威风八面的老女足当然是没法比了,但坐稳世界二流问题不大,如果中国男足能达到中国队在女足界的地位,那至少也是葡萄牙水平了。

于是,中国足球的改革开放搞了这么多年,就如同中国经济一样,除了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一无所获。

如果把专业体制和职业模式做一个比较,可以看到,两者出成绩的原理是不同的。职业模式的基础是相当相当庞大的球员队伍,尤其是青年球员,从这些球员里面,层层选拔,逐级淘汰,最后进入顶级联赛,尤其是顶级联赛强队的都是精英中的精英,这部分人,或是留在本国强队,或是出走高水平联赛,从而构成国家队的基础。但是,中国显然没有一个这样子的基层球员队伍,而中国的中小学生面临的学业压力举世无双,中小学校开展的仅有的三项集体运动是男子篮球和女子排球以及第N套广播体操,没有足球什么事情。总之,尽管拥趸无数,尽管业余爱好者无数,但真正能够开展竞技足球的,是极少数人拿青春和前途进行的豪赌。而这部分人基本上都是学习烂得够可以了才去练球,连中学数理化这么几本书反反复复教六年他们还领会不了,要他们去领会博大精深、变幻万千的足球技战术那更是扯蛋,可以说,如果你实况足球玩得够可以,你的战术水准就比郑智高出不止一头,如果你玩了实况还能记得关PS2,那么,你的体育道德就比谭望嵩高得多得多了。

中国传统的教育制度和“学而优则仕”的选材传统,注定了去练体育的都是在学习竞争中被淘汰下来的。巴西、阿根廷人人踢球,踢球光荣、不会可耻,所以,他们去走职业足球道路的都是踢球踢得好的。欧洲经济发达,国民收入很高,不踢球也能发家致富,所以,他们去走职业足球道路的都不是冲钱去的。几千万人里踢出来的巴西队和中国队的球技是一码事吗?德国队的工程师和学士们球品和中国队的文盲们是一码事吗?天赋差点也就算了,中国队的智商也就这么一点,咱也不指望董方卓能像梅西一样过人,也不指望郑智能像法布一样传球,也不指望朱挺能像因扎吉一样捡漏,这些需要娘胎里带出来的天分,前面已经说了,有这些天分的中国孩子目前还在中学的课堂里为了能够考入理想的大学,从而能够在实况、FM等各大平台施展自己的足球天分而刻苦学习。但是,无人防守的射门能射向飞机,无人防守的斜长传能传向看台,无人紧逼的停球能停出三米,还让我们说什么好?

本来,在专业体制下,这些傻逼们的日子是很难过的。专业队的选材大致是,到农村去,看看有潜质的娃,当然,中国的球探兼教练本身也是从球员走过来的,换句话说,挑出这些傻逼的人当年也是傻逼,所以,他们也挑不出别的什么苗子,就是看看身体属性怎么样。然后,他们会对这些田径比较牛,人比较早熟的娃们说,要么你一辈子在农村里,以后种种地,要么就去城里打打工,当当兵,运气不好还会被送进黑砖窑暗无天日,要么你跟我混,我跟你踢球。于是,就有些田径比较牛、人比较早熟的孩子听了教练的话,进了专业队。等进了专业队,那就是真正的黑砖窑了,中国教练也没别的什么花头,也不搞什么快乐足球性感足球,就是一个字:练,你要不好好来就往死里打。马家军暗无天日的训练最近已经揭开了,别的项目大致也差不多。反正中国足球咱也不指望他们去和梅西、法布扛,所以,天赋不重要,像训杂技团一样往死里练,至少基本功是打扎实的。所以,很多看过英超的朋友都说,基本功最扎实的球员是巴拉克,这孩子就是从东德的体校里面爬出来的。而世界公认的任意球第一高手不是什么贝克汉姆,而是米哈伊洛维奇,这也没什么稀奇,他每天射几百个任意球,中国随便找个人,往死里练,就算练不出米哈伊洛维奇,练出个中村俊辅那还是问题不大的,像邵佳一这样点球都射不进,那更是没有话说。

可是,职业化一搞起来,就等于便宜了这些傻逼。本来都是矮子,专业体制的原理是用苦练加巧练(当然,这句话放在体操、跳水还行,放在中国足球上“巧练”就是放屁)横下一条心,把矮子好歹拔高那么一点点。这个最典型的例子还不是在中国,而是在朝鲜,北棒子就这么练着练着居然练进了世界杯八强,这是亚洲人在世界杯上取得的最好成绩(最差成绩是南棒子猥琐进四强)。他们最后是被尤西比奥一个人玩死的,当然,我们中国足球的目标不是要压倒尤西比奥,我们的目标只是能搞死朴智星和中村俊辅。矮子拔高的部分基本上都是最最基本的传接球动作上面,这些动作是战术的基础。战术龊关系倒是不大,请个不那么水的外教,他能够教你,能够临场指挥你,照着来就好了,中国足球的问题在于,因为基本功太烂,战术贯彻不了,或是战术靠着人品打出来了,临门一脚还是不行。

现在可好,职业春风吹满地,矮子们也不用拔高了,直接从矮子里挑出百来个,再买几个五颜六色的外援,就凑成一支顶级联赛球队,就能捞钱了。刚开始的时候,假A赛场上活蹦乱跳的还是郝海东、范志毅这些个拔高过的矮子,基本功扎实,还有那么一点点天赋,当然,球风球德球品那还是谭望嵩级别的(中国的专业队不看重这个,而且被变态教练逼出来的心理多少都有点变态)。这代人还算是专业体制的产物,所以,打得好看,球迷也爱看,组成的国家队整体实力也很强。等到这代人淡出,那就真的成了矮子们的天下了。矮子的目的不是自己变高,因为变高对自己没好处,反正不管平均高度有多高,总是要有百来个人上去跑,赚钱,剩下的做板凳窝梯队,提鞋。对了,千万不要忘了,这是在改革开放的中国,谁高谁低的判断标准当然不是什么长传精度、射门精度、盘带精度、停球距离之类比较科学的依据,而是“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说不行,就不行,行也不行”。于是,谎报年龄、贿赂教练代替了勤学苦练。而教练(前面说过了,他们也是傻逼)们也乐此不疲,反正中国联赛的胜负也是靠赛前的约定与默契,红包与黑哨决定的。比分是谈出来与吹出来的,而不是打出来的。这样一来,球员不肯好好练球,教练不肯好好教球,俱乐部也不肯光明正大地踢球,于是,球迷也自然不肯好好看球了。

更可悲的是,在中国足球身上,再也看不到为国争光的拼劲与动力。在欧洲豪门德国队,老队员总是要告诫小国脚:你这是在为德意志比赛。于是,德国队莫不尽忠国事,可以拼至最后一秒而输球,决不提前放弃而丧气。至于中国,别以为一个个赛前国歌唱得跟真的一样,中国球员上场比赛决不是为了什么国家荣誉,甚至都不是为了个人荣誉,他们比赛的意图很明确,简单说来,那就是,国脚是个金字招牌,是能和个人的收入挂钩的,至少也是正相关的。同时,国脚也是个丢人的称号,是能和个人声誉挂钩的,至少也是负相关的。由于中国球员脸皮的厚度,身败名裂和盆满钵溢比起来,显然算不上什么了。于是,这个国家队是一定要入的,入了也一定是要打主力的,但上了场之后,目的也很明确了,那就是不挨骂。当然,人人抱着这个目的出战,那么,中国男足作为一个白痴的整体,挨骂是必然的,于是,国脚们追求的目的也就是本人不挨骂。为了不挨骂而踢球,结果,容志行这样的高风亮节没有了,结果,左树声这样的拼命三郎不见了,结果,团队合作不见了,结果,个人担当没有了,这样的球队,哪里能打比赛?这样的球员,哪里配踢足球?尽管,这一切,都不妨碍脸皮无敌的中国球员、中国教练员、中国足协官员升官的升官,发财的发财,更加厚颜无耻地拿失利当作广告的桥段,来年再拍一段:我是郑智,08年我们又输了,奥运梦碎了......等着吧,职业化不除,若干年之后,“还是输了”“也还是输了”“到底还是输了”就接踵而至,在中国球迷横飞的泪水和破碎的梦想中,或许,只有郑智和阿迪达斯躲在商业之花后面露出一抹狞笑。



楼主的blog地址:blog.sina.com.cn/biryukov

本文内容于 2008-8-17 4:11:38 被华东兵马使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