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每当中国军团在世界大赛上摘金夺银,遥居金牌榜前列,便有各种各样的声音冒了出来。比如说,比较著名的所谓“草根学者”薛涌先生就把金牌分成三六九等,一类是商业化的职业项目,例如篮网足球;二类是所谓正宗的项目,例如田径、游泳;三类是没有商业价值、没有多少人玩的项目,那就是剩下来的中国优势项目,或者说,是传统社会主义国家的保节目,比如射击、举重、跳水之类的。具有美国背景的薛涌先生如果说得更直白些,可以用一句话就把他的观点概括了:凡是美国人牛逼的项目,都是正宗项目;凡是中国人牛逼的项目,都是没有意义的业余项目。

这不是薛涌一个人的意思,也不是最近才冒出来的意思,举凡近年世界大赛,此类观点层出不穷,被各路主流精英控制的媒体,炒作最多,吹捧最多的奥运冠军是刘翔,于是,此人一年收入基本上等于其他冠军收入的总和。与此同时,收入最高的体育明星是没有一个世界冠军头衔的姚明。奥运期间,刘翔、姚明二人更是充斥银屏,风头远非射击、举重、乒乓球、跳水等等各自领域内的独孤求败者可比。因为中国主流精英们教育民众的基本道理如此:在美国人不感兴趣的项目,摘金夺银是毫无意义的,因为没有人跟你抢,是美国人赏给你的;要证明中国人,乃至黄种人牛逼,就要在游泳、田径、篮球、网球之类的美国人比较看重的领域能赶上,乃至击败美国人。

但是,他们是不会告诉你中国为什么在乒乓球、跳水、举重、射击等等领域牛逼的。这决不是什么白种人对此毫无兴趣,也决不是中国人天生就会这个,更不是说这些项目其他国家没有人玩。我们都知道,奥运会的口号是“更高、更快、更强”,那么“更强”是哪个项目来体现呢?当然就是举重,这是一个和百米飞人一样挑战人类极限,证明人类潜能的项目。在这个项目上,各国历来重视,百年最佳举重运动员中国仅2人入选。事实上,中国刚开展举重运动时,全国仅有8名运动员,还都是从健身运动转业过来,教练员人数是0,但就是在这样一片空白中,从零开始,创造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世界记录:陈镜开打破56公斤级挺举世界记录。直到本届奥运会,携主场之利,豪取8金1银,从筚路蓝缕到举世无双,中国举重工作者付出的艰辛又有几人可知。证明黄种男人能跑多块的刘翔和证明地球女人能举多重的唐功红获得的待遇却何止天壤之别。

再看乒乓球,这个项目的官方称呼是“桌上网球”(table tennis),本身就是两个无聊的英国网球迷在观看温布尔顿网球赛之余创造出来的。世界上第一个赛璐珞乒乓球是美国人制造的,第一届世锦赛是在英国伦敦举办的。外国人垄断了之前24届所有乒乓球冠军,直到在1959年第25届世乒赛上,容国团振臂一呼:“人生能有几回搏!”从此,石破天惊,“国球”辉煌势不可当。打破西方对乒乓球24届垄断,此中艰辛,又有几人可知。只需说几个事实,在解放前,北京没有一座体育馆,在上海滩,“打乒乓球”是今日“按摩”“洗头”的同义语。

至于射击、跳水、体操等等,在解放前也几乎全是空白一片,这些所谓的“优势项目”,所谓的“夺金点”,没有一个不是中国体育工作者付出几代人的艰辛换来的。但是,现在就有些人要把这些项目统统否定掉,他们关注的项目,关注的明星:马术的华天、台球的丁俊晖、网球的李娜......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所谓的“贵族运动”。华天买马花了3000万人民币,实在没几个人玩得起,对金牌视如生命的国家体育总局也从来没有在马术上面花过一个子;丁俊晖练台球能把一个商人家庭练得倾家荡产;湖北羽毛球队队员的女儿李娜若无举国体制支撑,就算玩得起网球,要想参加世界大赛,要想击败威廉姆斯也无异痴人说梦。

可以说,能够参加奥运会,华天是靠着显赫的家世与关系;丁俊晖是用着一份不错的家境进行了一场豪赌;而李娜能够获得和威廉姆斯这个档次的球员同场竞技的机会,则完全是靠着中国的举国体制。如果再看看姚明和刘翔,就可以知道一些人对于中国是“竞技体育强国”但远不是“群众体育大国”的说辞纯粹是扯蛋,在姚明和刘翔身后,是中国对于青少年篮球和田径的重视(尽管和中高考是不能比的),篮球场俨然遍地开花,数量是足球场的几十倍,而田径则几乎是中小学体育教育的全部。

为了群众体育,开国领袖毛泽东曾有著名的题词:“发展体育运动,增强人民体质”。在毛泽东时代,除了几乎夭折的赫尔辛基之旅,中国抵制了所有奥运会,有一支从零开始的竞技体育队伍,但没有什么奥运争光计划,没有什么金牌战略,但是,让今日的胡凯们汗颜的是,他们的前辈,一位四川青年,一位中国共产党员,在1965年的重庆大田湾一飞冲天,跑出10秒的佳绩,追平当时的世界百米记录。他的名字叫陈家全,他的惊世之举早已被国人忘却,甚至是在2004年离开心爱的跑道和眷恋的祖国溘然长逝之时。而他的后辈们,甚至连站到博尔特、鲍威尔身边的勇气都没有。

在陈家全的时代,中国在竞技体育上不断取得零的突破,也为许海峰们的一鸣惊人打下了雄厚的基础。如果对“发展体育运动,增强人民体质”有所怀疑的话,那么,看看刘长春悲凉的“一人队”、“鸭蛋队”背后的旧中国吧,在反应体质的最基本参数上,也就是平均寿命上,是35岁。而在陈镜开、容国团、陈家全们的身后,是一个平均寿命65岁的新中国。

不要再计算每块金牌等于多少人民币,这些人民币,对于半年财政收入3.48万亿的无异于九牛一毛,大家心知肚明。我们更应该看到,金牌背后庞大的群众体育。面对华丽的金牌榜,我们更应该铭记,举国体制最伟大的丰功伟绩:它让农民的女儿(陈燮霞们)和贵族的儿子(华天们)登上了同一个舞台,拥抱了同一个梦想,这个舞台和这个梦想有着同一个姓氏:奥林匹克!



楼主的blog地址:blog.sina.com.cn/biryukov

本文内容于 2008-8-17 4:11:12 被华东兵马使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