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灵抗日英雄记 第一章 防御阶段 十八 痛打伪乡长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51/


听了杨得力的话,赵华高兴的站起来:“太好了!太感谢你们了!这样我手下那些弟兄们就不用饿肚子了!”

“我们现在手里就有粮食,可以卖给你们。”杨得力说道。

既然村长同意把粮食卖给自己,赵华马上叫来王海平,和村长进行了交易。不过仅仅一个西台峪的粮食肯定不够,杨得力带着他们去了白台峪村、南三岐和北三岐三个村。赵华他们一共购买了五百斤小米、两千斤面粉,还买了一头大肥猪,买了白菜、萝卜、大葱以及一些调味品。赵华还带着几个战士去南三岐那的湖边捕了一些鱼。

当天晚上,大家包饺子、烧鱼,还炖了香喷喷的排骨萝卜汤。战士们也在西台峪村的西面山坡上搭建了兵营,暂时在这里安顿下来。

当时鬼子刚刚攻下华北地区,以鬼子的兵力,还暂时只能看住象临城这种县级城,而下面的石城镇暂时还没有鬼子的势力进入。

不过很快鬼子就在临城县设立伪县政府,有了伪县政府就有伪税务局。鬼子任命了一个叫魏得富的家伙当了伪县长,这天,第二十一步兵联队长粟饭原秀大佐走进魏得富的伪县长办公室。

见到“太君”走进来,魏得富连忙站起来点头哈腰:“粟饭太君好!欢迎粟饭太君光临鄙县!”

粟饭原秀冷冷的看了看魏得富,对他说道:“魏君,你知道我从邯郸赶来临城,有何目的?”

“小的天资愚钝,实在不能了解太君的为何而来。”魏得富连连点头哈腰。

“八格牙鲁!我真不知道你这个县长怎么当的!县政府成立一个多月,一文铜板、一粒粮食的税收都没有收入,难道还要我们皇军养活你们县政府不成?”粟饭原秀咆哮起来。

“太君息怒,太君息怒!我这就让人下去各个村庄准备收税!”魏得富连连点头哈腰。

“你地!这个是愚蠢的办法!你可知道临城县有多少个乡,多少个村庄?”粟饭原秀问道。

听了粟饭原秀的话,魏得富脸上冒出了豆大的汗珠,他颤抖着回答说:“报告太君,我只知道有八个乡,可是有多少个村庄,小的实在愚钝,并不清楚。”

“哈哈哈!你们支那人就是愚钝!堂堂一县之长居然连自己县里有多少个村都不知道!还是让我告诉你吧!整个临城县一共有两百一十六个村庄,其中三十七个是山村,以狩猎放牧为主;另有十二座是捕鱼和种田混合产业的村庄;其他村子都是种田的。”粟饭原秀冷笑着说,“那么多村子,有六万多人口,你怎么一个个下去收税?一户一户人家收过去,你要收到什么时候?”

魏得富整个人都颤抖起来,他掏出手帕擦了一下冷汗,连话都说不出口。看着魏得富紧张的样子,粟饭原秀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地,良民大大地!我们皇军是需要你们这些良民地!我有个大大地好办法,可以告诉你怎么做。”

一听说“太君”有好办法,魏得富连忙问:“太君,不知道您有什么大大地好办法?”

“哈哈哈,其实我的办法非常简单,魏得富君,你完全不用自己亲自下去征集税收,你只要发布一道命令,任命一批你信得过的人当镇长乡长,然后再让那些镇长乡长任命他们信得过的人当村长。另外,我们皇军会向全县每个人颁发良民证,良民证颁发到每个人的手里,就需要你和你手下那些镇长乡长、村长的努力。”粟饭原秀狞笑着说。

“可是太君,那些镇、乡本来就有镇长乡长,那些人未必肯听我的啊!”魏得富担心的问。

“八格!不肯听你的就没有办法解决吗?一共就八个乡镇,如果你连八个镇长乡长都对付不了,你们那些保安队还能干吗?”粟饭原秀怒吼起来,“原来的人如果听你的,就继续让他当,不听话的,全部换人!然后你让他们去对付各个村长,这样事情就好办多了!”粟饭原秀对这个愚笨到无可救药的家伙感到十分恼火,不过他们“皇军”也确实没找到什么可以胜任“县长”的人物,只好将就找了一个他们进城时“表现最好”的这个家伙当“县长”。

听了“太君”的话,魏得富顿时茅塞顿开,他连连点头哈腰道:“太君,我这就下去办事!”

“好了,不急着今天去处理这事!今天还有来一个我们大日本帝国优秀的军官,以后他就是驻守你们县,他就是第一零九师团的木村德重少佐,我让你们认识一下,以后你们好共同处事!”粟饭原秀皮笑肉不笑的说道。说完,他拍了一下掌,用日语说道:“木村君,请进来吧!”

木村德重少佐走了进来,对着粟饭原秀点了一下头:“哈伊!”

粟饭原秀给他们两个介绍认识之后,他就回到邯郸。

第二天,魏得富就在木村德重陪同下,一起先去临城县最重要的东镇任命镇长。东镇是平汉铁路通过之重镇,木村德重对东镇尤其重视。而东镇原镇长见到“皇军”到来,早就吓得尿裤子,自然“非常乐意”就答应和“皇军”合作。

解决了东镇之后,魏得富又去了同样也是铁路经过的鸭鸽营乡,“任命”了一个乡长。只有又去了黑城、白云洞,一天就过去了,劳累不堪的魏得富回到临城县内,躺在床上就呼呼大睡。

解决了几个比较重要的乡和镇之后,这天魏得贵是要去魏家辉看看他的叔叔,其实他的叔叔魏玉柱本来就是魏家辉的乡长。

魏得贵满以为他的叔叔会给他面子,谁知魏玉柱一听要让他放弃原来国民政府的乡长,去当一个什么伪乡长,他的脸刷的就拉了下来:“不行!我们魏家还没有干过这种辱没祖宗的事情!你给我滚出去!”

“五叔,我可是代表日本人,好心请您去当乡长。您可知道,盯着乡长这个位置的人可不少呢!如果不是看在您是我五叔的面上,我怎么可能把这个肥缺让给您呢?”魏得富满脸堆笑的说。

“滚!叫我当汉奸,我可丢不起这个人!”魏玉柱怒吼起来,他重重把一个杯子摔在地上。见到五叔大发脾气,魏得富吓得连忙逃出屋子。

刚刚逃出屋子,里面一包东西丢出来,那是魏得富原本送五叔的东西。又听到里面传来一声怒吼声:“带上你汉奸的东西快滚!”

魏得贵吓了一跳,不过他很快就清醒过来,他从地上捡起东西,嘀咕了一声:“得了,你不肯当这个乡长,想当乡长的人有的是!我一会就能找到一个!”

果然,没有多久魏得富就找到一个叫刘长福的家伙,那个家伙听说要让自己当乡长,自然高兴得要死。魏得富掏出一份盖有“皇军”大印的任命书,在上面写下几个字,就算任命刘长福当了乡长。

自然,当了乡长之后,就要替“皇军”收税,刘长福毕恭毕敬的答应下来。

第二天,刘长福就带着几个狗腿子去下面各个村庄“收税”。当他来到西台峪村的时候,找到村长杨得力:“杨叔!告诉你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看到这个刘长福,杨得力就没有好气,他不耐烦的问:“你来了还有什么狗屁好消息?”

“哈哈,我说杨叔啊!现在我可是当上魏家辉的乡长了呢!这可是托了魏县长的福啊!”刘长福满脸堆笑的说。

“你就是当了市长也不关我们的事!”杨得力没好气的敬了他一句。

“呵呵,杨叔,什么叫不关你们的事呢?自从国军走了之后,你们村也几个月没有缴税了吧?现在皇军来了,你们不用向国军纳税,可是你们得向皇军缴税啊!”刘长福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我们才不管什么黄军黑军的,不过乡长不是魏叔吗?什么时候变成你小子当乡长了?”杨得力冷冷的说,“要我们纳税可以,你把你的任命书拿出来给我们看看!”

“呵呵,那个魏叔,不肯和皇军合作,所以县长大人发话,让我当乡长!要任命书,有,我拿出来给你看就是!”刘长福一边说一边去掏“任命书”。谁知他刚刚掏出“任命书”,却听到“啪”一声,一个突然出现在他身边的彪形大汉劈手就把“任命书”夺了过去。

刘长福被吓了一跳,他定神一看,只见一个个子高大的黑脸汉子站在自己面前。那个大汉就是严彪,他看了看“任命书”,只见上面写着什么“大日本帝国什么什么”的之类的字,严彪当下就大怒:“老子还以为什么乡长!原来是个汉奸乡长!”骂完,严彪一把就把“任命书”撕得粉碎。

“你!你好大的胆!来人,给我拿下!”刘长福脸色大变,冲着他手下那几个狗腿子大喊起来。

严彪冷冷的看了那几个狗腿子一眼,只见那几个家伙,其中一个背着一支老套筒,还有一个背着鸟铳,一个腰里插着一支土枪,剩下的几个都是拿着落后的冷兵器。

对于这些不堪一击的垃圾,严彪一个都没有放在眼里。当第一个家伙向严彪恶狠狠扑来时,严彪脚上只一扫,那个家伙惨叫一声摔了一个嘴啃泥。剩下那几个家伙还没有明白过来怎么一回事,只三下二除五就被严彪全部打翻在地。

看着倒在地上那些自己的饭桶手下,刘长福大骂了句:“妈的!还得老子自己动手!”他边骂边把手伸向腰间准备拔他的那支毛瑟M1895手枪。

突然一支黑洞洞的枪口对准刘长福的脑袋,刘长福心中一惊,准备拔枪的手不得不离开腰间,乖乖的把手高高举在头上。严彪伸手拔出刘长福的那支毛瑟M1895老式手枪,不屑的“哼”了一声:“就带着这样一把破枪,还敢出来丢人现眼!这种烂枪送我都不要!不过我还是收下了,留给弟兄们用也好!”

严彪说完,把刘长福那支破枪往自己腰里一插,又走到那几个倒在地上呻吟的狗腿子边上,他看了看那支老套筒,笑着说:“这枪也要了,虽然不好,可还是能凑合着用!”说完就把那支老套筒从那个狗腿子身上取下,往他旁边的一个小战士那一丢:“小兄弟,这些狗汉奸的枪我没收了!你拿去上缴给营长!”那个小战士接过严彪给他的枪就离开这里。

严彪又转向那个刘长福,厉声喝道:“你!什么狗屁乡长?小鬼子任命的是不?”

见严彪凶悍,刘长福吓得两腿只打哆嗦,豆大的汗珠都滴答滴答滴下来,他连连说:“不是太君给我任命的,我还不是太君的红人,是县太爷魏得贵大人给我任命的,他可是皇军面前的大红人呢。”

“妈的!你找抽是不是!”严彪最听不得什么“太君”啊,什么“皇军”的,猛地一个爆栗子狠狠敲在刘长福头上,怒喝道:“什么太君皇军的?明明就是小鬼子!还什么县太爷?狗汉奸一个!说!你这个小汉奸今天来我们村干吗?”

此时的刘长福早已吓得魂不附体,结结巴巴的说:“报告军爷,我,我是受,受县、县太爷之命,来这里收税的。”

“啪”一个响亮的耳光打在刘长福的脸上,只听到严彪怒吼:“什么狗屁县太爷?就是一个伪县长!”

“是!是!军爷真是高啊!您怎么知道我们县长姓魏呢?对!对!就是魏县长!”刘长福一副奴才相的连连点头哈腰。

听了刘长福的话,严彪又怒又好笑,他正要问这个小汉奸姓名时,躺在地上一个狗腿子有点回过神来,用手里的鸟铳偷偷对准严彪,企图偷袭。谁知严彪就好像背后长有眼镜一样,回身“啪”的一枪,打在那个狗腿子身边的泥地里,那个狗腿子吓一大跳,手里的鸟铳都丢在地上。

此时,其他的战士都闻讯赶来,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那些正在地上满地打滚的狗腿子。刘长福突然看到冲出来一大群“军爷”,吓得差点尿裤子。见这个小汉奸的狼狈样,严彪“哈哈哈”大笑起来,他冲着刘长福喊道:“你回去转告你的伪县长!附近的几个村庄,就不麻烦你们伪县长来收税了!这里是有我们几个弟兄罩着!”

浑身发抖的刘长福连连说:“是!是!我再也不敢来西台峪村收税,我们这就回去!”说完他走过去踢了几下那些满地打滚的小狗腿子,准备离开这里的时候,却又听到一声大吼:“慢!”

刘长福回头一看,却见又是严彪冲着他大喊:“我严彪从来不打无名之人!你给我留下姓名!今后我若有什么事情找你这个伪乡长,也好找得到人!”

听到严彪在叫自己,刘长福连忙转身点头哈腰的说:“回军爷的话,小的叫刘长福,今后军爷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开口,小的一定鼎力相助。”

“好了,没什么事情了!只要你们不来这里收税就好!快滚吧!”严彪边说边把手伸向刘长福的腰间,“唰”的一拉,把刘长福腰间的小包袱掏出来,摇晃几下,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太好了!这里少说也有二、三十大洋!

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二十六块大洋被严彪“打劫”,刘长福那个心可是刺痛刺痛的,简直比死了亲爹还难过,可是他哪里敢对这些凶神恶煞一般的“军爷”说个不呢?刘长福拍拍屁股,再摸摸脑袋,还好,脑袋还在。他慌慌张张的带着那几个小狗腿子灰溜溜的逃离西台峪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