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原本在大球方面被寄予唯一夺金希望的中国女排,接连惨遭两次重大失败,其中一次就败在郎平执教的美国女排的手下。这一次失败在互联网上掀起了轩然大波,不过不是众网民对女排两连败愤怒,而是如何评价和对待郎平出现了重大争议。仔细翻捡网络争议,大体基本分为两派,一派支持郎平并为其卓越的执教成绩而自豪,另一派反对郎平称其为叛徒卖国贼。百草止水大体在搜狐网站闲逛了一下,发现支持郎平的占多数,在所有发言或投票的网友中,理解和支持郎平的在七成以上。这个数据对中国来说是个巨大变化,曾几何时,无论是优秀运动员出走加入外籍军团,还是中国人担任外国运动员的教练,在中国都曾经是不可饶恕的罪。如今,舆论开始扭转,尽管仍有人把他们当成是不爱国的中国人,但绝大多数国人还是越来越理解并接受他们。这显然是一个不小的进步,这说明了中国人的胸怀开始变得宽广,对同胞的宽容、理解和发自内心的热爱开始成为中国人的优良品质。


在公开反对和指责郎平的人中,最出名的当数聂卫平,这个从未夺取世界冠军却被某政治要人御封为“棋圣”者,最擅长的就是口无遮拦地点评体育。这不,在奥运开幕之前,刚刚返回北京的聂卫平就开始炮轰郎平。他说:“她出国执教,我很不喜欢。教出几个对手来和中国女排对抗,我不能接受。”他还说:“我就搞不懂,为什么他们就不能为国效力、非得出国去执教其他球队?自己人把自己人打赢了,很有意思吗?”“别忘了,你们是中国人!”聂卫平不仅不喜欢郎平,那些出国去执教其他国家乒乓球、羽毛球的教练他也都不喜欢。


然而聂卫平自己没有搞明白的是,日本围棋界的老前辈藤泽秀行是他的恩师之一。当时的日本围棋绝对是举世一流,中国虽然是围棋创始国,却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沦落入不发达行列。于是以藤泽秀行为主的日本围棋界名人便频繁访问中国,并悉心指点聂卫平、马晓春等人的棋艺。中国那时的围棋界名人之所以成绩卓著,恰恰与藤泽秀行等日本围棋前辈的倾囊指教是分不开的。于是,接着才有了第一届中日围棋擂台赛上的聂卫平的骁勇,他以一人之力枪挑日本众高手,其中就包括日方擂主聂卫平的恩师藤泽秀行。既然聂卫平反对中国人出去执教,尤其是调教出高手并击败中国人,那么作为日本人的藤泽秀行为啥就调教聂卫平并最终让他战胜了当时所有的日本高手?日本人会指责藤泽秀行吗?他们会说藤泽秀行出卖了日本吗?恰恰相反,藤泽秀行在日本围棋界一直享有尊荣,日本人不仅没被他的学生击败本国高手而愤恨和恼怒,反而对藤泽秀行更是尊重有加。


同样是女排,六十年代的日本队曾经横扫整个世界,为之立下汉马功勋的就是就是有魔鬼教练之称的大松博文。然而正是这个大松博文,于1965年应中国人之邀前来帮助训练中国女排。尽管大松博文执教时间很短,训练也很艰苦,但他培养了最初的中国女排精神。此后那批队员们像星星之火一样把这种精神和先进的训练方法带到全国,从而使中国女排乃至中国体育开始腾飞。还是这个大松博文,他在离开中国之后,还曾到韩国进行排球援教工作。如果按照聂卫平等人的逻辑,大松博文为的是什么?难道他不知道自己是日本人?难道他热衷于培养一批对手击败本国女排?1978年11月24日,大松博文因急性心肌梗塞去世。2001年9月23日,国际排联在德国柏林宣布,大松博文被评为“20世纪最佳教练”。百草止水想,这个迟来的荣誉称号,也许就是对聂卫平心态的最好回答。可令人遗憾的是,大松博文的魔鬼训练如今已经风行欧美,铁榔头郎平恰恰给美国女排带去的就是这种精神,而这却正是当前中国女排欠缺的。所以,中国队败给的不仅仅是郎平和她的美国队,最主要的还是败给了她们自己,是那种坚毅、勇猛、果敢等品质的丢失造就了中国队的惨败。


其实,并非只有中国队的教练或运动员出走,外国优秀教练也一直被我们引进,前面有刚刚提到过的大松博文,下面我们还要提到本届奥运会上众多外籍教训在中国的辛勤耕耘。中国男子击剑队有一个法国教练,他的名字叫鲍埃尔,是曾经的屡夺奥运金牌的法国著名教练。然而正是在他的悉心指教下,中国男子击剑队的水平突飞猛进,赛前不被看好的男子佩剑个人赛的中国选手仲满,在一路闯进决赛后一举击败了法国人尼古拉-洛佩,从而让中国人时隔24年再尝击剑奥运金牌的美妙滋味。法国人尼古拉-洛佩被击败后,法国人并未气得咬牙切齿,他们只是悠悠地说,一个法国人击败了一群法国人。是啊,我们为啥就不能自豪地说,郎平率领美国队击败中国女排是一个中国人击败了一群中国人呢?我们为啥就不能替郎平自豪?难道郎平的成就就不能是中国人的骄傲?难道我们的眼里除了金牌就没有了其他任何东西?中国女子曲棍球教练金昶伯、女篮教练马赫、男篮教练尤纳斯都是在中国很活跃很知名的洋教头,其中韩国人金昶伯在中国居然执教了九年,为中国女子曲棍球的发展立下了汗马功劳。中国男女足球的奥运团队,一度也都是洋教头,只不过临近奥运了,中国足协才开始临阵换帅。当然,在皮划艇、游泳等众多的体育项目中,外籍洋教练的身影也很活跃,他们为中国带来了先进的体育理念,为中国队摘金夺银做出了巨大贡献。可是按照聂卫平老先生等人的逻辑,这些洋教练都不爱他们的祖国,他们都受不了人民币的诱惑,他们都喜欢训练中国高手去击败本国运动员。唉,既然我们那么讨厌中国的运动员和教练员走出去,又何必一心一意地将洋教练请进来?难道只许我们中国人点灯就不许人家外国放火?这也太霸道太双重标准了吧?


可是为啥某些国人就一直嚷嚷着反对中国优秀的运动员和教练员走出去呢?这是因为在某些人的观念里一直都存在着这样一种思想:所有的优秀运动员和教练员都是国家培养的,所以你不能吃里扒外地为外国人服务,否则的话就是卖国,至少也是不大爱国。这种观念其来有自,其根源就与我们体育运动的国家体制有关。自从1949年人民共和国建立,中国大陆的体育体制就一直是国有化,所有的运动员都由国家一体包办,包括从选拔、培养、谁有资格代表国家队出战等都由国家体育官员按照既定的目标来确定。在过去,体育运动员退役后都能获得一份稳定的工作,如今除了多数金牌运动员能够有所安排外,其余的国家已经不管也不顾了。部分体育项目实现了职业化,这部分运动员的生计和未来国家就不管了。这样的体制显而易见对那些无法取得世界金牌的人来说很不合理,而且那些取得过世界冠军的人也会认为需要加以改进。曾经的何智丽,就因为在国际比赛中没有听从教练让球的安排并擅自夺取了金牌在国内遭到严厉的批评和封杀,一气之下的她匆匆嫁给了一个日本人并入了日本籍,然后在接下来的亚运会上以近乎疯狂的报复姿态横扫所有昔日队友并摘取了金牌。我们可以批评何智丽的草率和不明智的举动,但是导致这一事件的体育发展体制不更加需要革新?在羽毛球、乒乓球、跳水、举重等项目,中国优秀运动员层出不穷,然而代表国家队的名额有限,于是众多的优秀运动员就难以获得出场机会,已经获得过金牌的运动员要想连续代表国家出战也很难。这当然是中国的自豪,但也是一个重大麻烦,因为运动员以比赛为生,在国内缺乏比赛和执教的机会的同时其他的谋生手段又非常缺乏,怎么办?只有出国比赛或执教,否则的话就会像某个前世界举重冠军那样的遭遇还会出现。


不仅中国的运动员如此,国外的运动员和教练也是这样,他们需要谋生和荣耀,因此哪里需要他们就会到哪里去。中国引进的众多洋教练与中国众多出走的运动员和教练是一样的,这就是世界体育的现状与现实,与爱不爱国无关。地球已经越来越小,人类就像生活在一个村庄一样,一个人从一个地方搬到另一个地方去工作和生活,都是可以理解的自由和权力。过去我们封闭国门,中国很穷却不允许国人出国谋生,一旦偷逃出去就成了背叛祖国和人民。如今我们的心胸扩大了,对所有偷渡者的态度转变了,唯一无法容忍的反而是那些偷渡目标国了,因为他们的到来将扰乱该国的就业市场。百草止水相信,这正是中国改革开放并逐步与世界融为一体的必然结果!正如本届奥运会的口号那样,“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我们都是地球人,在国际法和各国法律允许的条件下,我们有权到任何地方去工作和生活。不过,全世界教练员和运动员的游走正在催生一种积极的现象,那就是体育运动在全球越来越普及,全球体育水平也在水涨船高,这些恰恰与郎平、大松博文、鲍埃尔、金昶伯他们是分不开的。

本文内容于 2008-8-17 3:06:31 被铁木辛哥元帅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