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元帅中真正的军神:运筹帷幄刘伯承

麦克阿瑟(Douglas MacArthur)有句名言:“将军不死,他们只是悄悄地隐去” 。古今多少名将,真正作到这一点的几数人而已。


共和国十大元帅中,建国以后宦海沉浮,各人下场不同。唯刘伯承挟盖世之功,甘于寂寞,无形中也少了许多磨难。其他九大元帅,除早亡的罗荣桓外,其余在文革中多少受到冲击,脸上都让人打过叉叉。刘伯承以伤残之躯,享年94,算是幸运之致。


国共两党,其实源于一家。民国初年,军阀割据,纷飞的战火中培养出一批能征惯战的优秀军人。或为党国效力,或为一方枭雄,或成共产匪徒。以十大元帅而言,若不从共,林彪只是蒋介石帐下一小校,彭德怀贺龙充其量地方军阀,徐向前走运的话或能比肩傅作义,朱德陈毅聂荣臻罗荣桓则必碌碌无为。唯刘伯承,叶剑英二人必成大器。在共产党的环境中,此二人才能或许未能得到充分发挥。如为蒋所用,成就可能更大。蒋介石得叶剑英,则能使部属精诚团结,得刘伯承,则中枢得运筹帷幄之人。


刘伯承早年是以凶悍闻名的川中名将,中年以后能化悍为勇,以儒将著称,非大智若愚者不能为也。刘伯承是中国少数真正的职业军人之一,具有超越信仰的对军队的忠诚。这种非政治的忠诚使他在战争年代得以为任何上司而用,也使他在和平年代长期闲置。其对军队建设的远见卓识终难实现,使新中国的军队正规化成为泡影。现在军中的种种弊端,一个重要因素就是在体制上还是当年拉杆子的套路,武器更新了,军官上过军校了,但根本体制没有触动,愈发外强中干。


红军时期,都是敌众我寡,但此众乃乌合之众,老蒋忙于驱冯击桂,江西只是小恙,所以才有几次反围剿的胜利。等到老蒋腾出了手,全力以赴,彼众为成城之众,只有流窜一途。乌江之战,是刘伯承在红军时期指挥的关键战役,又一次表现出强悍本色,使红军免于灭顶。抗 日时期,八路军避实就虚,没有刘伯承施展才华的机会。直到解放战争,国共两党逐鹿中原,才有英雄用武之地。


挺进大别山,从战役部署,战机选择,临阵指挥上,未必是最佳,但从战略角度绝对是不世佳作。在大局敌强我弱的时刻,于敌人意想不到处,确实起到改变整个战局的效果。开国名将中,林彪狡猾如狐,此等风险之举万万不会做。彭德怀过於粗悍,即便冲到大别山,帐下也剩不了几个人了。粟裕又过於谨慎,到头来冲不过去。只有刘伯承智勇双全,而且眼光如炬,才能担当此重任并且坚持到底。白崇禧因此称刘伯承乃共军第一悍将,绝非网上讲的自抬身价。刘帅讲的两军相逢勇者胜,不是义和团那种口念咒语刀枪不入,是讲战事胶着时全军上下必胜信念,和主将在千钧一发时的果断。蒋介石事后痛斥顾祝同等,长叹手下无一人堪比刘伯承。


网上评开国将帅的文章大多扬林彪粟裕而抑刘伯承,尤其谓淮海战役全是粟裕的功劳。殊不知现代战争,不似古代两军对垒,兵对兵将对将的。大兵团作战,除了主将临阵发挥外,各级将佐的素质及表现,战士的训练和斗志,后勤保障思想工作以至情报,无一不影响整个战局。即便在个人因素很大的古代,名将都有一支追随多年,生死与共,信心十足的部曲。养兵千日,用在一时。不可能临时请来个诸葛亮似的人物,鹅毛扇一挥,大获全胜的。真正的名将,才能主要体现在带兵练兵上。首先要兵知将,将知兵,然后才能调动自如,此获胜之道也。当年林彪初到东北,麾下五湖四海,指挥起来力不从心,才有一败再败,差点退到苏联。等练好了兵,了解了将,方能大展宏图。


三大战役中,辽沈的悬念仅塔山一战,纵然失利,以林彪之机警,东北迟早我手。平津只不过傅作义能否南逃到问题,即便傅军南奔,败军之将,精锐尽失,不足为患。四野进关后,只是收官的问题了。独独淮海战役,没有刘邓陈粟的精诚合作,全军将士必胜的信心,部队的军事素养,胜负难料。古人讲中原逐鹿,淮海战役才是国共定鼎之役

刘伯承气质上接近美国内战南军统帅李将军,际会南昌起义,而后无怨无悔。这种纯军人的气质在建国后政治挂帅的大气候中无可作为,留在人们印象中的只是逢年过节天 安门上那位坐在轮椅上待墨镜的消瘦老者。


六二年中印之战是共和国历史上以战止战的漂亮战役。当时情形并非所流传的伟大领袖高瞻远瞩,大军一出势如破竹。大跃进大饥荒后,全国上下饿个半死不活。抗美帝反苏修,举世没几个朋友。部队多年未经战事,加上这一折腾,战斗力下降,信心不足。中印边境,从地形,兵力,准备上我方无一战上风。


总参谋部在制定战略计划时,大家心里没底。徵求各位老帅的意见,无奈老帅们政务繁忙,疏于战阵,对战争的感觉已经迟钝了,所提建议方略都差强人意。总参抱一线希望请老参谋长刘帅指点。那时刘伯承已几乎目不视物,让人搀到沙盘前听汇报。参谋们所涉及地形和部队位置,刘帅以手在沙盘上摸之,居然分毫不差,满座震惊。可见藏边一草一木,早在元帅心中。所授作战方案,大家拍手叫好。於是方略制定,大军西行,这才有那摧枯拉朽的一战,令阿三至今,四十年来不复言勇。运筹帷幄,决胜千里,胸中十万甲兵,莫过于此。到后来打越南鬼子的时候,老刘竟然仅凭参谋的口述就能分析出越军的动态,老邓才下了要打的决心,实非常人所能想象!!!


盖世名将是为战争而生,幸运者如汉灭匈奴的霍去病,和二战名将巴顿,能在功成后旋即辞世。和平年代对名将来说只是忍受孤独寂寞的痛苦,和消磨老骥伏砺的万丈雄心。而今台海兵戈凶猛,我们是寄希望于“但用南山谢安石,为君谈笑净胡沙” ,还是感叹“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过阴山”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