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鲁吉亚和俄罗斯缘何开战

格鲁吉亚和俄罗斯之间“狼来了”的游戏尚未结束。自8月8日南奥塞梯首府茨欣瓦利两度易手之后,俄58军占据了这个几乎被摧毁的城市。目前,俄格因都不愿首先让步而使局势陷入死胡同,双方正在争夺茨欣瓦利及附近高地,情况瞬息万变,真假难断,信息战与心理战强度明显加大。一直摩擦不断、充满戏剧化的俄格关系何以在此刻武力相向?


一切起源于科索沃问题


8月8日凌晨,格鲁吉亚与南奥塞梯交火,随即俄军迅速介入。谁先开的第一枪,各方说法不一,已成悬案。不过,大多数分析人士认为,目前讨论谁对谁错已不重要。俄格因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问题吵闹了三四年,什么难听的话都说过,什么狠招都用过,都憋了一肚子的火,任何“意外的”撩拨都会激发难以预测的后果。正如摩尔多瓦政治评论家波格丹·奇尔加所说,南高加索地区的矛盾已积累到似乎只能用战争才能解决的程度了。7月初以来的情况表明,格方因难以忍受南奥方面不断的挑衅而一举拿下茨欣瓦利,俄也因无法忍受格对俄公民利益的伤害而采取了军事报复,并要求格撤出茨欣瓦利。


格俄大规模武装冲突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斯德哥尔摩安全与发展政策研究所负责人科尔奈认为,这一切起源于科索沃问题和北约布加勒斯特峰会。2004年萨卡什维利上台后,随着美欧积极推动国际社会承认科索沃独立,南奥和阿布哈兹问题“解冻”的速度加快。南、阿联合独联体内存在领土争端的其他两个地区加快谋求国际承认,对格构成很大压力。在此背景下,格于2004年恢复了对南奥的军事行动,2006年派武装警察进驻科多尔峡谷,并试图控制连接俄与南奥的罗科斯基走廊,但其攻占茨欣瓦利的尝试屡以失败告终。从那时起,萨卡什维利加快了军事改革的步伐,格军事实力和军队现代化水平迅速提升,在军队及武器装备上取得了对南奥和阿布哈兹的优势。


目前,格处于进入北约“成员国行动计划”的关键时期,但布加勒斯特峰会几乎终结了格借助美国在年底加入北约的希望。舆论普遍认为,最大的障碍就是领土争端问题。巴库的政治分析家指出,7月赖斯的造访重新给了萨卡什维利以鼓励。而且,今年1月的格总统选举结果表明,美国并未因这个“坏孩子”的冒险风格而减少对格加入北约的支持。实际上,2005年和2007年围绕俄军事基地撤出问题,格俄也一度接近战争状态,在美国及其北约盟国的坚定政治支持下,俄最终妥协了。在解决格西南部的阿扎尔问题上,萨卡什维利也曾展现了他的强硬姿态,结果俄再度退让,阿巴希泽流亡莫斯科。


美国的支持让格产生错觉


格军力的增强与俄的一再退让,增强了萨卡什维利解决领土争端问题的冒险心理。在今年1月总统竞选时的讲话中他许诺,将在新任期内“彻底而轻松地”解决南奥和阿布哈兹问题。不过,在南奥地区的军事冒险取得成功的一个前提条件就是格获得西方、主要是美国的军事支持,直接后果就是俄美军事冲突。在这一问题上,萨卡什维利似乎误会了美国的意思。俄REGNUM新闻网援引美国一匿名高级外交官的话说,不久前美曾直接向格领导人表示美支持格为实现领土完整所做的努力,但格没有机会赢得同俄的战争,必须通过外交方式解决加入北约问题。美国前国防部长威廉·克恩也在8月9日表示,“如果他们现在是北约成员的话,那么我们会根据北约章程第五款承担起保卫格鲁吉亚的责任”。基于上述原因,伦敦国际战略研究所安全问题专家克里斯多弗·兰顿表示,他不明白格为什么走得这么远。从这个意义上说,开战的部分原因在格鲁吉亚。


冲突扩大的危险加大


格对俄进行军事挑战不仅毫无胜算,而且俄会借此巩固在南奥的地位,正如科尔奈所说:“不管战争是由谁挑起的,俄对外政策的基本方向是清楚的,即把这些领土(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置于自己的监督之下。”这也是俄制约甚至终止格加入北约努力的“筹码”。但格对俄维和部队身份的严重不信任削弱了俄和平调解冲突区问题的能力。在格俄开战前,德国外长施泰因迈尔带着他的三阶段计划试图说服俄、格和南奥之间达成一致意见,但没有引起任何一方的兴趣。借助冲突各方之外的力量和平解决问题的努力“流产”。


8月7日,在格鲁吉亚再一体化部长雅戈巴什维利与南奥副总理乔奇耶夫的会谈中,南奥坚持在混合监督委员会框架内谈判,而格方既不需要混合监督委员会,也不需要俄以调停者身份加入。面对谈判陷入僵局引发军事冲突的危险,俄外交部特派大使波波夫警告说,如果局面发展到武力冲突,“俄不会坐视不管”,“更何况那里还居住着俄罗斯公民”。不过,雅戈巴什维利针锋相对地指出,如果在茨欣瓦利出现由俄派遣过来的“匪徒”的话,由此引起的紧张局势升级及其进一步后果将由俄承担。


谈判桌上的唇枪舌剑在短短不到24小时内变成了现实中的导弹和重炮。随着战事的推进,冲突扩大化的危险在加大,美欧染指俄利益区的机会也在加大,俄格重建平衡关系的进程已然变得更加复杂。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