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县长贩菜--怀念曹二鞋底(续)

话说曹二鞋底带了一班衙役化妆来到乡下大集上,和一卖葱的老者攀谈起来。老者说道:现在来了一个曹县长,为人可好啦!就是这大集上经常有欺行霸市的,这儿离县城又远,没有人告状,不知道他管不管。曹公问什么人欺行霸市?正说话间来了一伙人对老者嚷道:你葱,多少钱一斤?老者回:一毛五一斤。来人便说,一毛一斤,全要了!不容分说,称了葱,付了钱,扬长而去。曹公见过战场上血肉横飞的场面,却没见过伤天害理的主。老汉欲哭无泪,曹公安慰:别伤心,我给你要回来!老汉将信将疑:稀奇!没听说过的事儿。曹公微微一乐,你就看热闹吧。曹公带领老汉找到菜霸,问:“你葱,多少钱一斤?”菜霸回答:“两毛!”曹公说:“好,我全要了!你有多少?”菜霸连同强买老汉的,有100多斤。听说一个人全要了,喜不自禁。换了一副面孔,低三下四的说:“您真全要了?”“没错!--------不过我有个条件,要把葱叶和葱白分开”。菜霸一听,这个容易,三下五除二就把100多斤葱一分为二了。此时曹公指着地下的葱说:葱叶不如葱白好吃,这样吧,葱叶9分一斤,葱白一毛一一斤。公道吧?菜霸一听,连连点头:公道公道!于是,上称、付钱。两清。

曹公微微笑着对老汉说,葱白全给你了,继续卖吧,一毛五一斤就行,至于葱叶嘛,你看着办吧。

方才老汉还在纳闷,卖葱还有这般花样?真是奇人怪事。而刚才还洋洋得意的菜霸,现在也回过味来了----被人算计了!他哪里吃的这个?:在我的地盘上逞能?简直是太岁头上动土。于是带领手下呼哨而来,气势汹汹的要动手。

这帮菜霸平时鱼肉乡里欺压百姓惯了,没有敢招惹他们的,任凭他们胡作非为。现在面临的是一介武夫训练出来的打手,结果可想而知:菜霸们个个被衙役们用鞋底打得鼻青眼肿哭爹喊娘,看热闹的老百姓那个乐呀。

自此,周围一带再没有菜霸出现。

有人给曹公编了一副对联: 半是文半是武半是疯子 一阵风一阵雨一阵青天 横批 曹二鞋底

曹公非常喜欢这幅对联,装裱后,挂在二堂也就是书房里。

他卸任时,在半夜里偷偷的走了。尽管如此,还是有不少老百姓在半路拦截,非要他把鞋子留下!

过去做官有规矩,在卸任时,老百姓要“父母官”留下纪念品:赃官脱帽,清官留靴。

曹公无奈,半嗔半喜的说:我在高密做了这么多年的官,连双鞋子都带不走啊!人们恳请他嘱咐几句知心话,他沉思良久说道:“贵贵的买,贱贱的卖,拿着爹娘当儿待!”


本文内容于 2008-8-19 12:16:52 被一级佣兵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