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剑]那双苦难的脚哟

这是一双什么样的脚呀?


粗短厚宽,脚面上全是老筋逼露突起,脚底老茧密布,多处龟裂。


这一定是一双劳动的脚!一双历经磨难的脚!对于我来说那更是一双母亲的脚!


母亲从小就被抱养现在的外婆家里。外婆其实对母亲是很好的,如同己出。可是在那时代的农村,女孩不得读书,帮助家务那是很平常的事。


刚过了稚嫩的岁数,6岁的母亲就得和别的孩子一起背着小粪箕,光着脚丫到处去找猪粪、牛粪、狗粪来为农田加肥了。并且那时的人在做事的时候不穿鞋子,可以想象冬天时母亲的小脚一定是被冻得通红通红的。


岁数大了一点,母亲就得到山上砍柴了。带上一条绳子,赤着脚就要往山里去,砍好了柴再回家,一天来回要走好几十里的山路。据母亲说那时她们都是几个女孩上山砍柴的,如果一切顺利还好,若是遇上脚被割伤或者崴伤,也还是要咬牙背着柴火回家,实在是疼得顶不住了,那就一边哭一边的拐着。


可是据母亲说最苦的还算是挑煤炭了。从外婆家到煤炭窑来回要走上大约60里路。农村人走习惯了路,母亲说,最怕的其实还是煤窑上的人作弄人,经常地等到天色黑了才等到煤炭,挑到家里时已经是下半夜了。一挑的煤炭百来斤重,越走就越重,每次挑完回到家,两只脚都沉得抬不起来,肿胀得皮肤都是透明的,脚一定要用自制的药水泡过第二天才可以走路劳作。


这双脚在幼时的种种辛劳磨难中慢慢的成长了。


不知道何时,母亲的脚染上了脚气的毛病。一痒起来就难以忍受。在田里劳作时候,看见母亲在泥地里一直得用两只脚相互搓就知道她的脚气又犯了。经常的在水田里母亲的脚被搓得鲜血直流,可是劳动还是要继续。她的脚也时常被水田里的细菌感染,那个脚烂得呀,不忍目睹。伤口都是溃烂化脓,可是田里的活还是在等着母亲在做,所以母亲也只得拖着一双的烂脚耕耘在农田中。


脚气可是把母亲折磨得受尽了痛苦,母亲也在多处寻找药方:药膏、土方、中药几乎所有的方法母亲都有试过,可就是不见效。最后母亲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趁着家里做新房,忍受着极大的痛楚将她的两只脚泡到了生石灰水中。


母亲的脚气在泡了石灰水后,脚气确实有了好转。可是母亲的脚上的汗腺却也因为这样而封闭了,一到冬天干躁的季节,整个脚掌上都是龟裂,隐隐的可以看到里面血红的肉,走在路上那个疼是透心的。经常的看到母亲走路的时候脚不敢沾地的样子也时常的看到母亲挑着重重的担子回家,一步一个血痕呀!


特别是冬天,母亲还要到田里浇水,每次看到母亲在如冰的水前,伸脚缩脚,一咬牙将脚泡浸水中,打起水开始浇菜,每天都要挑两百多担的水来回,每次都要重复这样的动作。每次的浸泡过后她的脚都是加倍的疼痛。可就是这样的痛苦她整整的承受了30年,从没有听到她说过一句要退缩的话。


岁月的车轮不断的转过,家里没田了,母亲轻松了,可母亲却也在一天天的变老。


她的头上慢慢的被白发占领了;她的脸上岁月的痕迹更加明显了;她的脚也因为年轻时的受苦而风湿越来越严重了,当然龟裂的情况也是一天比一天的严重。


到现在,母亲的脚已经没有了暖意,每逢冬天,无论她穿多厚或是烧多大的火炭在脚边,她的膝盖以下部位已经无法感受到热量的传来。每当我在家的时候,我就一定要为她所坐的椅子铺上厚厚的坐垫,为她的膝盖盖上厚厚的毛被,其实我知道,我这样做母亲不一定能够感觉到更温暖,可是这样做我自己心里也可感一丝的付出。每次我这样做的时候母亲都是笑笑的看我做,我知道她也在享受着儿子所能做的不多的事。


母亲的脚已经再也无法承受了,每次她要外出我一定会陪着她,累了,我陪她找个地方坐坐,酸了,我帮她揉揉。母亲上厕所一直是我所最不放心的,母亲对马桶不习惯,一定要到离家几十米的老式厕所。我也会每每的看时间,超过10分钟了,我就一定会到厕所的门口叫叫,知道母亲一切安好我才放心。


母亲的一辈子都在为我们无私的付出,她的脚就证明了她的伟大!


路上每一粒的石子可以作证,母亲那双苦难的脚曾经在被它们硌过;村里的每一条路可以作证,母亲的足迹曾经踏足过,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山上的每一滴水可以作证,母亲那龟裂的脚曾经淌过;我们这些的儿女可以作证,母亲为我们的付出我们就是再用一辈子也偿还不清!


母亲的脚,你的苦难代表了你的勤劳;你的苦难代表了你打爱;你的苦难告诉我们一定要好好地爱你!


离开母亲太久了,我也不知道母亲现在如何了?脚有更好吗?


回家我有两个心愿:第一就是我一定要将家里的厕所装上扶手,让母亲方便起立;二是我一定要亲手为母亲洗一次的脚,用热水将母亲所有的脚上的死皮都泡松了,再仔细的为她将所有的死皮都一点点地磨去,最后轻轻的为她敷上药膏。让那双苦难的脚得到最好的呵护!


母亲,我想你!


母亲,多保重!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