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懒描眉 收藏 17 7861
导读:人与人的相遇,冥冥中似乎是命运之手的安排,在特定的时间,特定的场景,注定要发生特定的故事。   最初的执手总是充满了美好的祝愿:愿一生只此一人,从此白头携老,幸福美满。   世事变化,沧桑人间。曾经的金玉良缘似乎只是最初的梦幻,那些曾经的爱,曾经的真,都在尘世滚滚的裹挟下,消失在时间浩淼的烟波里,荡然无存。   还记得那矮小藏袍女子一脸的沧桑和无奈的平和。   那是去年十一月初在峨眉山相遇的夫妻三人中的那藏族男人的大妻。   帮朋友做的事很顺利,原定的行程也就轻松了起来。知道我是第一次来成都,朋友

人与人的相遇,冥冥中似乎是命运之手的安排,在特定的时间,特定的场景,注定要发生特定的故事。

最初的执手总是充满了美好的祝愿:愿一生只此一人,从此白头携老,幸福美满。

世事变化,沧桑人间。曾经的金玉良缘似乎只是最初的梦幻,那些曾经的爱,曾经的真,都在尘世滚滚的裹挟下,消失在时间浩淼的烟波里,荡然无存。

还记得那矮小藏袍女子一脸的沧桑和无奈的平和。

那是去年十一月初在峨眉山相遇的夫妻三人中的那藏族男人的大妻。

帮朋友做的事很顺利,原定的行程也就轻松了起来。知道我是第一次来成都,朋友特意陪我去峨眉山游玩。

中午吃过饭从成都直接坐大吧过去,两个小时多点就到了峨眉山下。我们先入住在了峨眉山下的一个酒店里。办了手续,洗个澡,换了衣服,我们一行三人就轻松愉快地边走边谈笑着从酒店出去,先是上行不远去看了山下的几处名胜,照了几张相,游玩了会,看看天色差不多了,就沿着下行的马路,观看着周围的店铺景物,准备找个地方吃晚饭。

正走着,朋友用手拉了我一下,小声说:“哎,看哪,一定是藏族的。”

果然,前面也是一行三人,也是一男两女。与我们明显不同的是他们的肤色和衣着。

三人相同的有着电视中常见到的那种藏族同胞才有的高原地带微黑泛红的皮肤,尤其是两个妇女,两颊颧骨处嫣红动人。惹人注目的是,两个妇女都穿着藏族的长袍,不是电视中见过的色彩斑斓很鲜艳的那种,而是充满了一种很古朴的原始味道的近乎整体一色的长袍。近距离观察,感觉那是一种灰黄青相揉的颜色。藏袍的样式本来就有点我们古代长服裙裾的味道,今天看到又用了这样一种颜色去体现出来,感觉那种大度恢弘的美尽现眼前,尤其那高个的妇女体态婀娜,气质优雅,穿上这一身藏袍简直好象女神,我不禁看迷了。

走完一条街,选中一家看起来很干净的饭店,我们坐下,点了菜,准备吃饭。这时看到那一男两女早已先我们来到了我们进的这家饭店相邻的另一家,菜都上全了,正在吃饭。饭店的门窗都是开着的,距离又近,互相都能看得很清楚。

由于对服饰特别的爱好,不禁又偷偷的留意起他们来。这时我发现了个情况,那三人的关系似乎很微妙。

只见那男的似乎已吃好了,偶尔喝点茶,然后对那两个妇女说几句话。我发现他大多是对着那高个的妇女说的,而且眼神也是基本一直看着她。而那矮小点的妇女,他就是看,也基本都是用眼角的余光扫一下,就很快回到另一人脸上去了。高个的妇女斯文地吃着菜,很少看男的,偶尔回应一下,多是低头和那矮小的妇女轻笑着说话,两个人的声音都比较粗嘎,说着我听不懂的语言,但抑扬顿挫,感觉还算好听。而那矮小的妇女,总是看看这个笑笑说两句,看看那个笑笑说两句,一脸用心陪着的样子。

我看到那矮小的妇女的眼睛已经开始苍老了,眼角有很多细密的鱼尾纹,但看得出年轻时也是很漂亮的,看刚才走路时候的样子,就是有点长期劳作之后身体疲倦形成的微微佝偻,气质自然差那年轻的许多,因为那是一种年龄混合了自信的结果,当然还有一种身材上的差异。

服务员把我们点的菜送来了,对面那三人已吃好了,那男的很有点气势的样子拿出皮夹付了帐,三人走了出去。

看我一直尾追着他们的眼光,服务员说,他们上午就到了,中午饭也是在这里吃的,听他们自己说,他们是夫妻三人呢。我和朋友都啊了一声,刚才看他们三人吃饭时那种自然和谐的气氛,现在了然了。

那男的大概四十多岁的样子,个头中等,那年轻的妇女比他还要高出几公分的样子,这点刚才看他们走路我就注意到了。除了肤色,长相和我们汉族的男人差不多,不算英俊,但也很有种男人的样子,穿的也是汉人普通的服装,但感觉上就是觉得有点民族风味的不同。那矮小的妇女也是四十多岁的样子,一定是他的大妻了,那年轻的大概三十多岁的高个子妇女一定是他后娶的了。

看刚才他们吃饭时的神态,年轻的果然比较得丈夫的宠爱,年老的给人的感觉,就是为了维持一种家庭的和谐而左右竭力逢源,那眼神很平和,笑容也很平和,不知在那平和的背后是否有些东西是我们所不知道的。

很快把他们的事情抛到脑后,因为第二天还要早起按导游的安排爬峨眉山,我们在街上随便转了一下,看大多是些饭店和卖当地土特产和中草药的店铺,多是应运旅游而生,都没什么兴趣,就回酒店休息去了。

峨眉山果然不负天下第一名山的声望,秀丽多姿,美不胜收。我们先是坐空中缆车从空中一路游览上去到了半山腰,然后走了段路就要步行爬山了。一入山果然如酒店老板娘所说,马上感觉气温就低了下来,导游引导我们先是去每人租穿了件羽绒服,同路来过的朋友说山上山下常常是两个季节,这个是一定要的,我们上山的时候天气很好,但预报有小雨,看到日出是不可能,只希望不要下大雪,不然会把我们两个女的冻坏的。因为我们都穿着秋季裙子,虽然刚才在下面入口处都买了羊毛裤穿上了,只怕也是会冷的。

我们一路往上爬着一路观看着沿路的景色。果然没一会的工夫,就看到天空飘起了雪花,不算大,但密密的,急急的,很快就覆盖了道路,景色,我们的身上也是一片白了。

峨眉山的猴子果然闻名遐迩,相当厉害。走过猴道的时候,朋友忘了按导游的嘱咐把带的塑料袋掩藏在羽绒服里,被两个猴子争相抢着撕扯了过去,把里面的一点吃食都吃了后又把他刚买的一本书也翻了几翻扔在了地上,看看没什么了,就扔下塑料袋扬长而去。而我上山时因为早饭吃的不舒服买的一瓶娃哈哈果奶也被个大公猴一把抢了去就灌了起来,几下就被它喝得精光。我们一群群的游客对着这群撒泼的猴子,惟有苦笑而已。朋友等猴子走了拣起地上的书本,哈哈笑着说,我这本书不错,有历史了,竟然先被个猴子阅读过了,我们也笑他实在是高,买本书大老远的带着来,就为了给个猴子看,实在诚意可嘉。

我的记忆损伤有时很严重,除了这让我开怀大笑的猴子,现在一点记不起当时都走过了哪些山路,去过了几处寺院殿堂,虽然当时拼命地记导游的介绍,和各个寺院佛像的名称。当然,我还记得在峨眉山顶我们又见到了这藏族的夫妻三人。

到了山顶雪已经下得很大了,地面积存了厚厚的一层,殿堂,山石,树木,都落满了雪花,一片银白的世界。

记得我们从一个大殿走向另一个大殿时,看到那藏族的夫妻三人正在烧香膜拜。当他们三人并排行过礼后,我看到那矮小的大妻,又匍匐地跪在佛像前的蒲团上,虔诚地双手合十拜了下去,重新直起身抬起头来,一刹那间,我似乎看到她的眼角有泪光闪现,那苍老但还美丽的脸上一片圣洁的光辉。

我柔软的心似乎被她牵引了。在佛前,心灵洁净的圣地,她是否想到了洞房花烛夜,想到了曾经执手凝眸相对誓守一世的丈夫,想到了和丈夫一起打拼家业的日日夜夜,今天两人共侍一夫的日子,必不是她最初所愿意看到的,今天的被冷落的日子,也必不是她在佛前膜拜所祝愿的,但我想她刚才所祈祷的,却必是家业旺盛,家人健康,家庭和睦,这,是她善良美丽的心灵最真诚的祝福!

人生百年如白驹过隙。但人世间的悲欢离合,喜怒哀乐却充斥了人的一生。每个人,不都是匆匆行走在这感情色彩的生活里,来来往往,匆匆而过?

人生不如意者十之八九。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本文内容于 2008-8-16 21:57:56 被懒描眉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44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