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507.html


2010年8月19日,凌晨6:34分,日本熊本市郊。“开火!瞄准小鬼子,给我狠狠地打!”唐少凌操纵着一挺95式班用机枪,向着不断涌上阵地的日本士兵倾泻着象征死亡的子弹,远处的天空不断划出一道道曳光,这是中国空军的歼-10B在与日本空中自卫队的战斗机群交火,随着“红箭-8”型反坦克导弹的飞过,又有一辆96式装甲运兵车化为了燃烧着的废铁,密集冲锋的日本士兵身后已经出现了日本90式主战坦克的身影,120毫米主炮在向他们怒吼着,由AH-64D“长弓阿帕奇”武装直升机构成的反坦克集群像一群饿红了眼的猎鹰,借着黎明前天空中微微的曙光,杀向他们的猎物。第43空降师和海军陆战队第一旅已经在这条防线上支持整整两天了,为了保卫他们开辟的滩头阵地和后续部队的安全登陆,他们顶住了日本自卫军疯狂的反扑,然而,对面的日本陆上自卫队第四师团和第一混成团似乎并不想给中国远征军一丝喘息的时间,在短短的两天中持续发动了多次反击作战,使得中国军队受到了空前的压力,远征军在熊本-三重一线的防御战中打得并不轻松。


F-4E“鬼怪”型战斗攻击机撕裂空气的独特轰鸣声再次回荡在浩瀚的蓝空之中,银白的翼刀下,九头鸟火箭弹发射巢不断地闪过死神般的死光,将强大的爆炸覆盖在中国远征军脆弱的阵地之上,美制M61A1型6管航空机炮飞快地将炽热的金属弹丸抛射在地面之上,数十道蛇型的火链正来回地将一辆96式主战坦克埋葬在死亡当中,密集的30毫米弹雨重重地撞击在了96式主战坦克的炮塔之上,并将其破开,炮塔在剧烈的爆炸中被撕开,整辆坦克在连锁的弹药殉爆中被化为冲天而起的火球,气浪夹杂着高温迎面扑来,在四处飞散的钢铁暴雨中,腥红的血液带着最后一丝余温喷撒在了冰冷的地面上,战争,一个被上帝所唾弃的地狱!


陆上自卫队的数十辆90式冒着中国军队155毫米榴弹炮的猛烈射击,仍然向着中国阵地扑来,“呼叫装甲兵,请速叫装甲一团前来支援!”中国装甲兵的国产ZTZ-99式主战坦克在不远处露出了它那巨大的身驱,这款自服役以来就带有一丝神秘色彩的主战坦克终于在战场上探出了它锋利的刃爪,“自动装弹机装弹完毕,请指示!”在一旁站立着的炮手将目光投向了把头探出了炮塔的那位少校军官——中国人民解放军第43师附属装甲团的团长林瑞风,“OK,命令下去,全团向日本坦克群突击!随时准备开火!”涂装着绿色军漆的ZTZ-99式主战坦克带着强劲的气势和一道锐利的旋风,在距日本坦克群5000米处开始了它们圣殿骑士般的冲锋。“90式一辆,距离2000米,瞄准,发射!”随着坦克车身的震动,一发钨芯长杆尾翼脱壳装甲弹带着微微的余热飞出了狭长的48倍口径125毫米炮管,以强大的射击初速奔向对面的日本坦克。在数秒的时间内,对面的日本坦克群冒出一团团的白烟和火光,这无疑是90式在被125毫米穿甲弹贯穿其正面装甲时所出现的场景。


“长官,有三辆90冲上来了!”不远处有三辆90式冲破了ZTZ-99的钢铁洪流,向着陆战队的阵地驶去,“别怕,我们去会会它们!”林瑞风拍了拍炮手的肩膀,以示鼓励,“炮塔转向30度,距离1000米,发射!”ZTZ-99的主炮再次发出了怒吼,拖着死神的镰刀,射向亡命般冲锋的90式,在1000米的距离上,ZTZ-99的125毫米主炮几乎就是无敌的所在,90式的恻翼装甲根本无法抵御住这种大口径穿甲弹的轰击,炮弹就像是一支利箭似地刺入90式那漆黑的车身,强大的动能将90式打了个洞穿,TNT战斗部引爆了车内尚未发射的炮弹,强大的爆炸力将坦克弹离地面,然后重重地摔在了坚硬的地上,整个车身都喷出了鲜红色的火焰,就像一支正在燃烧着的火炬一样,静静地躺在地上,再也无法动弹。


装载着美制AGM-114B/C“海尔法”型反坦克导弹的“悍马”机动反坦克车在双方的坦克战队中来回地穿梭,如同利箭一般的“海尔法”已经连续击毁了中国装甲兵的数十辆99式坦克,AH-64D“长弓阿帕奇”吐着猛烈的火力,用“地狱火”毁灭着中国的装甲洪流,日军的155毫米榴弹炮毫不吝啬的将数十吨的炮弹播落在中国军队的阵地上,陆上自卫队的士兵们拼命地向中国军队那看似不堪一击,实则坚不可摧的防线发起亡命的自杀式冲锋。


不断地在阵地上腾起的火球再一次向人们验证了战争的惨酷,几分钟前还是活生生的人,或许在几分钟后就会变成一具血淋淋的尸体,在中国军队的一处防御阵地上,数辆冲上来的90式用强大的120毫米主炮将中国士兵送下地狱,炮塔上的12.7毫米并列机枪正在收割着人类那脆弱的生命,几名被吓傻了的士兵甚至跪在地上求饶,但这一切都是徒劳无功的,呼啸而来的炮弹很快就将他们的身体抛上了天空,在地上爆炸的钢珠弹就像死亡之雨一样,在双方士兵的身体内翻滚着,面对日本陆上自卫队强劲的反步兵子母弹,第43空降师承收了空前的伤亡,地上燃烧着的坦克残骸阻沿了日本士兵的冲锋,但几分钟后,由日本反坦克手所发射的“标枪-2”就会彻底地将它们摧毁,似乎在日军强大的火力面前,一切抵抗都是无用的。


不时会有几架F-4E/F“鬼怪”战斗机俯冲下来,留下一连串的火箭弹,但这些攻击机在拉起机头的那一刻就会有中国的“红缨-5B”防空导弹将他们送下天空,从空中飞奔而来的中国空军歼-11C向以密集队型冲锋的日本士兵投下“雷石-6”北斗卫星制导滑翔炸弹,在地面上盛开死亡之花,双方的战斗在这一刻进入了白热化,士兵们都已经失去了理智,他们的脑海中只存在着一个字——杀!此时的战斗拼的已经不是武器的优劣了,而是双方士兵的勇气!


“他妈的小鬼子,给我敲掉那架日本鬼子的“阿帕奇”!”唐少凌负责防守的阵地遭到了第四师团的重点攻击,一架浑身涂着迷彩沩装的AH-64D“长弓阿帕奇”正在向着个已经被各种炮弹和火箭弹“问候”过数遍的中国阵地散播着它强大的火力,30毫米机炮炮口不断闪出火光,机翼下的两个80毫米火箭弹发射巢也没有闲着,一枚枚火箭弹离开了发射巢,在阵地上留下一个个清晰可见的弹坑。“排长,顶不住了,全排的兄弟已经有一半人倒在阵地上了!小鬼子的坦克就要冲上来了,撤吧!”唐少凌紧紧地握着手中的95式步枪,毫不吝啬地向一辆日本陆上自卫队的“悍马”吉普车倾泻着弹匣内为数不多的5.8毫米穿甲弹,“少来了,我们多撑一天就能为后续部队的反攻减轻一分难度,你以为这是哪?这是战场!不是演习!我们是在为共和国的荣誉而战!”一枚国产“红缨-5B”式肩扛红外制导地对空导弹顺着“长弓阿帕奇”散发出的热量,向着目标飞去,将那架昔日的“坦克杀手”变成了一团从天空中高速下坠的火球。


日军布属在30000米外的M270式227毫米12管火箭炮不断地向远方射出一条条致命的火龙,火箭弹在中国阵地的上方炸开,战斗部内安装的644个反步兵/反装甲双用途子弹在强大冲击波的作用下开始高速散播向地面,由三十多辆火箭弹发射车构成的机动火力打击网给予了中国军队重大的打击,拥有陆战之王之称的火炮再次在这场战争中证明了它魔鬼般强大的打击能力,数十架AH-64D“长弓阿帕奇”武装直升机转动着它那巨大的机身,在天空中上下翻飞,猎杀着中国军队的装甲部队和士兵,但由俄制AT-11“犯击手”炮射导弹组成的反直升机火力网也没让日本直升机轻松,在数轮齐射中,近乎一半的“阿帕奇”在导弹的强势攻击面前成为了一块块摔落的残骸。


中国陆军的A100多用途远程火箭炮也没能让日本战车联队的装甲部队安全地通过他们的防线,数十辆A100十联装火箭弹发射车在距日本战车部队20000米的距离上停下了他们的脚步,对着迎面扑来的日本装甲群吐出一道道火舌,在强大的钢流面前筑成了一道火焰之墙,里面填装的反坦克子母弹使日本坦克部队蒙受了巨大的损失,在没有完全取得制空权之前,日本空中自卫队无法对中国军队进行任何的打击,反而,中国的FBC-1和歼-11C可以对日本部队进行完全的火力覆盖,使得日本人无法打通这条唾手可得的通道。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