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哥里是斯大林的故乡。不知道他在斯大林广场上的雕像看到俄罗斯的军队入侵这里会做何感想。1921年,布尔什维克占领了格鲁吉亚。今天的俄罗斯,苏联解体后首次,侵入了一个独立的主权国家。


故乡之战


格鲁吉亚曾经是王朝皇冠上的明珠,而俄罗斯从来没有真正在心理上接受过它真正独立出去了的现实。现在很难说,对于过去荣耀的回忆不构成如今俄罗斯意识形态的主体,特别是在如今“油壮雄人胆”的今天。本月,空军及地面部队的入侵可能就是过去辉煌的重温旧梦。它不仅重新掌握了阿柏克兹亚和南奥塞梯地区,还封锁了关键的港口城市波季(Poti),它摧毁了格鲁吉亚的基础军事设施,封锁了高速公路,占领了包括哥里在内的许多城镇。


来自西方的外交官和政客们齐聚莫斯科和格鲁吉亚首都第比利斯,他们希望能够达成停火协议,这使得第比利斯主要宾馆的大堂内的繁忙景象使人想起了联合国的会议。8月12日,俄罗斯决定停火。这事情就发生在法国总统萨科齐到达莫斯科之前的几个小时。梅德韦杰夫在谈到这一问题时候的表示是,这是“一种惩罚措施,而它的军事力量已经被打散。”


同日,成百上千名格鲁吉亚人潮水般涌进格鲁吉亚首都第比利斯首都的主要大道上。他们诵读诗歌,唱起歌曲。在此刻,格鲁吉亚这个幼小、有品格、充满戏剧性的国家,紧紧团结在一起了。晚上,他们点起蜡烛,挥舞着旗帜。而20年前,苏联的军队在同样的地方,曾经残酷的镇压过格鲁吉亚人的独立宣言。


13号在美国强硬的警告苏联之前,俄罗斯已经将自己的军队撤退了。布什让自己的国务卿赖斯前往格鲁吉亚解决问题。不仅如此,他还告诉国防部长盖茨组织人道主义援助。随后不久,美国的第一架飞机已经降落在第比利斯了。


这一切到底意味着什么?很明显,问题不仅仅是两个地方——阿柏克兹亚和南奥塞梯地区的分裂这么简单。这也超越了仅仅是要惩罚格鲁吉亚要加入北约的行为,或者是取代萨卡什维利这一系列问题。虽然他脾气暴躁,自从掌权之后便跟俄罗斯不对付,在2003年,还领导了一场“玫瑰革命”。问题的关键是俄罗斯,这个复活的国家,想要在高加索地区重获掌权地位,将其他人都赶出自己的地盘。它还想打扫所有的自从冷战之后所给自己带来的霉气。


格鲁吉亚的背后站着西方这一事实使它在俄罗斯眼里变得格外有吸引力。通过打击格鲁吉亚,俄罗斯间接的打击了西方——尤其是对于美国来说(正是美国武装了格鲁吉亚)。所有这一切都是俄罗斯对于自己自从1990年代以来所受的羞辱的一种回应,这便是北约1999年轰炸贝尔格莱德,美国入侵伊拉克的报复。“既然你们能做,我们也能这么干,”这就是俄罗斯人的逻辑。


通过这样的行动,俄罗斯也重新在欧洲的版图上给北约和西方划上了一条对方绝对不可以穿越的红线。虽然在任何一场战争中,这都是一个强有力的把柄。但是普京对于萨卡什维利个人的憎恨,他调动俄国军队实现自身愿望的能力,才使这一切都变得真正不可避免了。


空气中依旧充斥着硝烟,想找到事情的起源是不大可能的事情。但是,鉴于目前俄罗斯的反应,一切可能早已经写就,这不是不可能的。


谁该受责备?


如果不是数年的话,至少也持续了数月,双方磨刀霍霍的声音在双方的首都回响不绝。俄罗斯方面向格鲁吉亚施加了一系列的惩罚,最新的例子是,作为格鲁吉亚今年承认科索沃地区独立的报复,普京也跟阿柏克兹亚和南奥塞梯地区的政府建立了法律意义上的关系。


春天的晚些时候,俄罗斯与格鲁吉亚就可能因为阿柏克兹亚地区发生冲突,但最终外交官们把冲突中的双方最终分了开来。虽然如此,一场发生在双方之间的战斗也成为了不可避免的事情。不时有炸弹在阿柏克兹亚和临近的索契爆炸,而后者还正是2014年冬奥会的举办地。


突然的,行动转移到了南奥塞梯,这里因为宗教的缘故曾经与俄罗斯分离。7月的早些时候,俄罗斯在边疆与南奥塞梯进行了一次联合军演。于此同时,俄罗斯战斗机飞过这一地区的上空,为的正是“让格鲁吉亚人的热脑袋降降温。”俄罗斯人说。


假如回归过去的话,局势的如此转换的确让人感到惊奇。和阿柏克兹亚不同,这一地区与格鲁吉亚的分离有着一系列的缓冲物,而南奥塞梯地区则只是一个小小的敏感之地。这里更容易陷入战争之中。就像一个俄罗斯记者曾经描写过的那样,“南奥塞梯地区是一个克格勃将军跟奥塞梯歹徒共同开办的合资企业。他们拿着来自莫斯科的金钱,办的是跟格鲁吉亚闹别扭的事儿。”


8月的早些时候,格鲁吉亚及南奥塞梯分裂主义分子发生了武装交火。后者攻击了前者运送警察的卡车并袭击了不少村庄。作为回应,格鲁吉亚则攻击了南奥塞梯地区的首都。8月7号,根据原定的计划,格鲁吉亚跟南奥塞梯应该进行一次在俄罗斯外交官引导下的外交谈判。但根据格鲁吉亚的消息说,俄罗斯外交官从来没有出现过。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