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604.html


“呼叫空中支援,敌人使用反坦克枪把我们的履带打坏了,请立即投掷燃烧弹,消灭掉反坦克枪的射手。”坦克里的连长对着无线电大喊大叫,他知道自己的坦克走不了如果没有空中支援,敌人就像地里的田鼠闻到食物的味道一样围上来,他的坦克会在爆破筒和炸药包的反复攻击下变成废铁。

“我们就在你上空,可以打一发烟幕弹指示一下目标么,燃烧弹不容易精确投掷,你们呆在坦克里别动,否则会被做成烧烤。”飞行员开着P-51低空飞过,地面上的高射机枪连和高炮连都看到了战斗机。

“天上出现敌机,型号野马,注意计算提前量,给我狠狠的打,”寇勋在高炮阵地上指挥炮火拦截飞机,猖狂的野马居然上机编队低空盘旋,飞机上挂着体积很大的凝固汽油燃烧弹,这可比过去的非凝固汽油弹厉害的多,汽油是固体的,粘到石头上可以把石头烧成飞灰。

“他们使用的是燃烧弹,快打下来他们,否则一个营的阵地都会被点燃。”马云提醒完了之后发现一台坦克又开始射击,一发炮弹落在他的反坦克营的阵地上,落下的炮弹并没有爆炸,而是冒出带有颜色的烟幕,马云知道这是目标指示弹,是给炮兵观测机和战斗机指示目标的,他急忙脱下自己的军装盖到烟幕弹上,然后看到烟幕还是顺着衣服往外冒,他急忙抓几把土把衣服的边缘压住,为了隔绝空气不让发烟弹继续冒烟,他干脆解开裤带就往发烟弹上尿,他已经不管自己是什么营长,也不要个人形象,干脆在几百号人面前脱裤子尿。

空中的野马战斗机带着燃烧弹继续盘旋,下边的高炮不停的对着他们开火,飞行员大声问:“发烟弹在那里,我怎么看不见,地面防空火里很强,再要找不到目标我们就要高空投弹,那很容易把他们的坦克变成烤箱。”

“该死的我打了一发,我再打一发。”

阵地表面如蜘蛛网一样的交通壕四通八达,步兵连勇敢的战士们冒着敌人炮击的危险顺着交通壕往前跑,敌人坦克停的地方那也有交通壕,只要跑过去就可以拿爆破器材彻底摧毁坦克。

马云看着战士们依然要冒着坦克机枪扫射的危险靠近到坦克几米的地方攻击,他非常担心战士们的安全,他对着炮连的指挥员喊:“给我把敌人的坦克打着火,最好能彻底干掉他们,这样我们可以少死很多人。”

“我们正在全速射击。”连长蹲在炮前边观察敌人,连里的几门九二式步兵炮正忙着开炮,有一半的炮用炮弹轰击坦克后边的步兵群,用炮弹把敌步兵和坦克割离,另一半的炮直射美军坦克的前装甲,希望可以把坦克打成重伤,反坦克枪很难彻底干掉坦克,炮班的班长正全神灌注的瞄准,炮弹一装好就发射出去,装弹手忙着往过搬炮弹装填炮弹,步兵炮以每分钟五发以上的速度向敌坦克倾泻炮弹。


“我们还是看不见。”野马战斗机慢慢的盘旋升高,寇勋亲自操作一门20毫米高射炮对空射击,日式的高射炮射速快炮弹少,一打不重敌人就要换弹匣,装弹手不停的换空弹匣下来,几门炮突突突的打了几组炮弹就见野马战斗机双双冒烟从空中落下。

“还是高射炮威力大,几下敌人就完了。”寇勋满意的看着敌人飞机燃烧起火,这下没人能救地面的坦克,几台不知死活的M3半履带车冲过步兵炮的封锁线准备攻击志愿军步兵,几个抱着炸药包的战士被忽然出现的M3半履带车发现,车上的韩军机枪手用重机枪向志愿军爆破手扫射,几秒之内好几名战士倒在枪口下。

“该死的装甲车,反坦克枪,给我打。”马云指挥反坦克连转向攻击装甲车,寇勋立即跑到九二式高射机枪旁边,“机枪由**作。”他立即把机枪口压低了瞄准半履带车,机枪开火之后威力巨大的大口径子弹就飞过去,子弹击穿了半履带车的装甲,把驾驶室里的敌人全部击毙,机枪手也浑身是血倒在车里,反坦克枪连开几枪击穿装甲车的发动机,M3半履带车很快的燃烧起来。

自以为是的韩军半道上出来捣乱,高射机枪和反坦克枪几下就把他们的进攻打退,在无人干扰的情况下志愿军步兵把炸药包放在发动机散热罩上,把爆破筒塞进坦克底盘下和履带里,坦克在几声爆炸之后彻底燃烧起来,里边的美军被爆炸的震动吓死过去。

张学义在后边的指挥所里看的十分清楚,美军部队的冲锋再次被打退,只有很猖狂的韩军还留在进攻出发阵地里等待下一波进攻,张学义知道他们一等飞机二等大炮,还想把志愿军的阵地炸成火海呀,简直是做梦,这次你别等火力支援了,我先拿火力把你拍灭了算了,他拿起电台的话筒,“吴汉,向我刚才告诉你的坐标发射榴霰弹,每门炮打十发,那是敌人的进攻出发阵地,里边藏着好几百人,现在开炮。”

“是,团长,我们都准备好了。” 吴汉回答完了向炮连传达命令,几辆ISU-152榴弹炮粗大的炮管仰起来,连长一声令下大炮发出愤怒的吼声,威力巨大的炮弹飞出炮管在空中快速飞行,炮弹到了韩军头顶上连续炸开几朵烟花,密集的弹片和霰弹就落在韩军脑袋上。

战壕里的韩军哭爹喊娘,现在他们知道仗不好大了,几十公里外的重炮正不停的向他们头上发射炮弹,炮弹根本不是落地就爆炸,而是在脑袋顶上爆炸,韩军在大炮的持续轰击下死伤惨重,阵亡率已经达到十分之一。


“一群饭桶,你们逞什么能,难道你们比榴霰弹厉害?” 鲍曼看着韩军死的没几个人了才拿无线电骂韩军的指挥官,伯特的指挥车步兵很近,他刚才就想把部队叫回来,可这下晚了,榴霰弹飞到他的装甲指挥车顶上爆炸,密集的霰弹击穿装甲把伯特打成重伤,车里的参谋们也死了好几个,装甲车也开始燃烧起来。

“顾问的车被击中了,车着火了。”韩军其他部队的指挥官在无线电里提醒,鲍曼用坦克潜望镜看了一下,的确榴霰弹威力巨大,指挥车已经完了,无线电里也没伯特的声音,看来里边的人也完了,张学义这家伙够狠的,跟他一起打过小日本的美军军官没几个活着的。

在指挥所里观察敌人的张学义发现韩军没几个离开阵地,看来榴霰弹的弹片覆盖非常均匀,把几百号敌人就这么轻松的打死,看来火炮真是战争之神,一个营或者一个团,几下就给报销了,敌人太容易消灭了。


伯特阵亡的消息很快的就上报给第八集团军,李奇微看着报告好奇的问:“为什么?这是为什么,他为什么把伯特放回来?伯特既然知道中国军队有远程大炮为什么还这么不小心?”

“将军阁下,敌人放回伯特上尉就是为了向我们传达信息,让我们害怕他们的斯大林3型坦克和远程大炮。”参谋解释完李奇微,李奇微说:“尽快催促空军轰炸汉城附近地区,把敌人的大炮和坦克彻底摧毁,必须在我们渡过汉江前消灭他们。”

“空军只那战损数来回答我们,战术轰炸联队的指挥官抱怨说敌人的高射炮太多,而F-84没能支援他们,P-47、P-51损失的数量太多,很多飞行员都不敢轰炸汉城地区,他们害怕高炮。”

李奇微叹着气说:“要是对补给线轰炸的强度够大,根本不可能让敌人的重武器部署到一线来。”参谋接着说:“将军阁下,当斯大林3型坦克开赴前线的时候根本没有飞机轰炸,空军拒绝轰炸,因为DSHK高射机枪不停的屠杀飞行员,敌人喜欢用各种武器对空射击,投弹精度难以保证,稍微飞低点就被打成火球,空军认为他们是浪费生命。”

“该死的,我要是远东地区总司令我肯定不会允许空军这么抱怨,他们应该勤奋的战斗。” 李奇微说这话的时候还不知道下个月他就成为美军远东地区总司令,他是联合国军总司令,现在麦克还正在不停的犯错误,下个月他就会被解除职位,白宫的政客正在研究怎么对付麦克。

“将军阁下,我军侦察部队有的已经在汉江南岸,如果敌人仍然不放弃南岸阵地我们就可以包围他们,现在他们的三面都在我军攻击范围内,估计几天内可以进抵汉城。”

“我不想把这座城市彻底毁灭,我们过江以后向纵深攻击,切断汉城附近敌军的补给线,逼迫他们离开汉城,要他们呆着不走就饿死他们,我才不会用士兵的生命开玩笑,打巷战是很浪费生命的。我们逼迫敌人放弃汉城,如果张学义很嚣张不撤离汉城那我们就歼灭他们,即使斯大林3型坦克很坚固,我想他也是可以击毁的,只要我们能发现他们就叫空军密集投弹。” 李奇微现在一点也不怕,他等着进入汉江以北跟志愿军的精锐部队战斗,因为秘密运送的反坦克武器马上就会抵达朝鲜半岛,汉城又离大海不远,等自己的秘密反坦克武器到达就有张学义好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