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刺杀大陆领导人的人:台湾光武部队揭密(转贴)

一群刺杀大陆领导人的人:台湾光武部队揭密(转贴)




41年前,台湾的「国防部情报局」秘密成立一支「光武部队」,这是一个专门执行狙杀任务的情报小组,小组的最大任务,就是要刺杀当时计划访问香港的大陆一位领导人。


58岁的台湾情报局退役少校姚海张,早年遗落在滇缅边区的热带雨林中。在这个世人俗称金三角的地区,他们过了黑暗的十年,目的就是等待时机,潜回大陆,执行刺杀、破坏等任务。


台「国防部情报局」41年前秘密成立的「光武部队」,部队成立的那一年,姚海张才刚满18岁,他压根儿没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会踏上异乡的土地去打仗。


当时血气方刚的他,是台湾「飞鹰帮」老大「小文」的手下,成天拿着武士刀在西门町打架闹事,最后因为触犯结伙抢劫被捕;正巧情报局(现台军情局前身)计划仿效戴笠时代,组织一个专门执行狙杀任务的情报小组,在那个司法与政治不分的年代,透过交换条件,姚海张就这么阴错阳差地成了情报员。


这支情报小组的正式名称叫「91工作队」。第一期总共召募了五人,其它四人与姚海张一样,都是出身眷村子弟又犯罪的囚犯,当时的想法很简单,与其入狱服刑,不如「壮烈牺牲」,家人还可领到一笔安家费。


姚海张接受台湾电子媒体访问时说,他们受训的项目比蛙人还严苛,陆海空战技外加电讯,在训练海底爆破时,还因拆除水中未爆弹不慎,当场炸死了包括教官在内的八名官兵,而他侥幸逃过一劫。结业后,他们最大的一个任务,竟然要刺杀当时的大陆一位中央军委副主席。


他说,情报局的术语不叫刺杀,而是「制裁」,当时局里有一张海峡对岸的「制裁黑名单」。因此当得知一位军委副主席将出访香港时,局里就展开了「制裁行动」的计画,并考虑到事后不易脱逃,五人也都被教导如何服用氰化物自杀胶囊。


不过,这项可能改变两岸历史的秘密任务,却因为该名领导人临时取消访问香港的情况下,胎死腹中。


做不成「烈士」,这五名「素行不良」的年轻特工反成为当时情报局的烫手山芋,在没有单位敢收的情况下,通通被调往滇缅边区的「光武部队」。姚海张被分派到第一大队2011中队当上尉辅导长,每月的薪俸是九十美元,相当于当时台湾军人待遇的三倍,但干的却是打仗玩命的工作。


由于任务必须保密,所有加入部队的军官都必须用化名,姚海张也就成了「姚列」,且因为政府对外并不承认这项在滇缅特区内暗中进行针对大陆的军事行动,就算「战死沙场」,骨灰也不能比照正规军人,只能偷偷运回台湾,放置在「戴雨农(笠)先生纪念馆」内。


战争的恐惧之外,还得面对无所不在的夺命疟疾,姚海张自己就碰上过,高烧到四十度,身体盖上七层棉被还直发抖,一度同袍以为他熬不过,连焚化遗体的干柴都堆好了,后来却奇迹式的挺住了,但还是打了好几个月的摆子才完全康复。当时「光武部队」成员回台休假述职,飞机一落地先要进美军医院隔离,检查确定没问题才放行入境。


在「反攻大陆」遥遥无期及遍地罂粟花田的诱惑下,许多人都迷失了本性,在金三角,一瓶海洛英的售价只要20泰铢,比进口香烟还便宜;姚海张因任务需要,经常须游走各武力团体间,当地军头吃完饭后招待客人的大礼就是请你上烟炕来一管,与孤军残部将领打麻将,背后站的传令兵任务就是替长官卷海洛英香烟。


姚海张说,他不吸毒,因此工作站长将部队内没收的毒品交付他保管,到了深夜,经常可见军阶比他高的学长满脸眼泪鼻涕地跪在地上哀求「给我一管吧」,让姚心酸地感叹,战争打不倒的铁汉,却被毒品彻底击垮了。


经过多年后,姚海张升上了少校,「光武部队」却在台湾一纸命令下解散,装备移交前,队部内有长官试探性地问姚海张,愿不愿意留下来在山区拥枪「就地为王」;当时他与台湾的未婚妻刚订婚,想都没想就拒绝。


然而,返回台湾后,姚海张在现实社会中迷失了他自己。回台后先是受朋友牵累被判了军法,接着妻子去世,退伍后辗转开过舞厅、酒店,还曾被刑事局干员取缔赌场时,拿枪指着头盘问;当时带队警官列印出他的档案纪录,难以置信地说「情报局怎么会用你这样的人?」姚海张也只能报以苦笑。


而姚海张与当年并肩浴血存活下来的同袍,却只能在开计程车、当警卫、打麻将混日子中,各自守着心中的秘密与孤寂逐渐老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