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原创]少帅张学良身边的红色间谍(中)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郭维城少将

少将旅长方毅被拘押后,对蒋介石纵恶为叛的行径,令一心报国的常恩多将军十分气愤,尽管他当时和其他两位将军都相互不知是共产党的红色将军,单从爱国和人品来看,他们也都感到是志同道和战友和兄弟。抛开政党之见,在抗日救国的大是大非问题上,蒋竟如此昏庸,这令常恩多将军心火交加忧郁不已,不久患病卧床不起。反共坚决的顽固派111师副师长孙焕彩、师参谋长陶景奎、333旅旅长刘晋武等人,唯大特务周复马首是瞻,大肆进行反共宣传,驱逐迫害师内进步抗日爱国青年和中共地下党员,111师形势大变。随总部转进至甲子山区李家彩村的郭维城,距111师师部驻地很近,这方便了他与常恩多将军的联系。这期间,郭维城少将和常师长密谈了很多关于东北军何以能生存,出路和前途在哪里等问题。二人一致认为:只有脱离蒋介石国民党,才能摆脱抗日束缚,真正发挥这支部队的战斗作。常恩多将军向常恩多将军表示,部队内部要进行整顿,有些干部要进行调整,先做些必要准备后才可举事。他的决心是:“我宁可把它(指111师)砸碎,也不能把它交给国民党和蒋介石!”他打算在秋天或明年春天行动,首先把沈鸿烈的兵工厂搞过来,再拿下造币厂、弹药库和保安队等据点,并要求在起义时一定要把万毅找回来。

1942年3月,鲁苏战区总部机要科接到以张治忠名义发来的紧急密电。电文是:

“ 总裁谕,万毅通敌叛国,着即就地秘密处决,具报。”

战区总部机要科一直由郭维城少将分管。对这份重要电报的利害关系,郭维城自然不能让大特务周复的人发现,他直接呈报战区司令于学忠阅。于学忠看后紧皱双眉,思虑焦灼,烦躁地在屋里踱来踱去。突然问郭维城:“你去调查‘九二二’事件,万毅并无通敌之节,怎么又要处决呢?” 郭维城回答:“万毅确无通敌之嫌,倒是有功之臣。” 于学忠清楚地知道,万毅是位抗日有功的青年将领,在东北军颇有影响,怎能假以通敌罪名,以“莫须有”治罪呢?就是要杀,也应采取公开审讯的办法,秘密处决难以服人。郭维城借机进言道:“万毅作战勇敢,屡立战功,杀了他于抗战不利。将来张学良副司令出来,于总司令也难以向他交待,奉劝总司令无论如何也不能把万毅杀掉!”

于学忠将军本人刚毅木讷性格内向,从不显山露水,但考虑问题很细。郭维城从他的一惯表现看出,他力保万毅等人的态度非常坚定。但面对蒋介石的严令,也确实令他进退维谷,只是沉默不语。郭维城看了继续说道:“蒋委员长要杀万毅,明知其为公理正义所不容,所以才令秘密枪决。”这时于学忠仍不说话。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郭维城将军夫妇

于是,郭维城又对于学忠说:“现在我们驻在111师防区,杀万毅不问问常师长,后果不好。常师长在病床上曾含泪对我说,扣万毅他根本不知道,如今要杀万毅,还是听听他的意见为好。”于学忠沉思了一会,对郭维城说:“好,让王静轩(战区总部参谋长,号仁山,山东即墨人)去见常师长。”

郭维城从于学忠屋里出来后,并没有先通知王静轩参谋长,而是先匆忙给常恩多师长简单写了两句话的便条,大意是:“上峰要处决万毅,我难以顶住,请您死保!”并当即令警卫员刘鸿宾火速骑马送到纸坊111师师部交给常师长。当王静轩来到常恩多床前,还没把杀方毅的话说完,常师长便火冒三丈,气愤地说道:“这不是处置万毅,这是处置杀敌锄奸的每一个有功的人!”王静轩一看常恩多怒火喷发,立刻笑着打圆场:“常师长,请息怒。”常恩多恨恨地说:“万毅是我的部下,没有罪!如果总司令一定要这样办,那就先解散111师,再杀我常恩多。”还说:“先杀了我常恩多,我才能对得起这一万多人的部下。”王静轩见常恩多态度坚定,怒火未息,随即返回总部向于学忠报告。等于学忠听完王参座的汇报后,郭维城对于说:“张副司令喜欢万毅作战勇敢,常师长的秉性总司令是知道的,现在敌后又极缺这样的人才,你保下万毅岂不是两全其美?万毅也会感激总司令!”此时于学忠已下定了决心,说:“给委员长回电,不能执行。”郭维城当即草拟了于学忠将军给蒋介石的复电,电文是:


“电悉。万毅在抗战期间作战勇敢,杀敌锄奸,屡建功勋,并无通敌之嫌,所令碍难执行。”

7月中旬,蒋介石又严令电催:

“万毅通敌叛国,确有实据,着即秘密处决,否则以违令治罪。”

就在万毅被钦定要杀的情况下,大特务周复从重庆火速赶来。刚到战区总部,他就傲慢地对于学忠说;“张学良罪在党国,万毅是张学良的亲信,不仅锄奸不对,‘西安事变’也有罪。”于学忠说:“什么东北军、西北军,我们是国军!”周复又开腔逼问:“你为什么违抗委员长命令,不处决万毅呢?”于学忠看周复骄横无理,便直率地说:“我一生没有秘密处决过一人,万毅杀敌锄奸有功无罪。如果有罪,也应当军法会审,明正典刑,为什么要秘密处决呢?"周复瞪起眼睛恶狠狠地说:“他是共产党!” 于学忠当仁不让,针锋相对:“他是我的旅长!"周复强词夺理:“万毅是旅长,是国民党员(1940年蒋介石搞军队党化时强迫集体加入,“八二”起义后中共山东分局予以否定),党内可以秘密处决!”与学忠寸步不让,严词反击:“我不能明欺宪典,暗弃国法!”周复又以蒋介石来压于学忠将军:“你不执行委座的命令,即不忠于总裁,又不忠于党国!”于学忠气得浑身发抖,把茶杯猛地往桌上一摔,倏地站起来,扬起胳膊指着周复大声吼骂:“你给我滚出去!耍秘密处决,就先处决我好了!”看到于学忠发怒,周复无趣地遛走了。

围绕会不会处决万毅一事,郭维城少将多次和常恩多密谈,常恩多表示“必须使万毅旅长活着,他活着对我们整个事业有利”他还私下对郭维城少将说:“他们如果真要处决万毅,我就派入把方毅抢回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郭维城将军与邓颖超

由于鲁苏战区总司令于学忠坚持反对秘密处决方毅,重庆方面的蒋介石只好复电同意将方毅交军法会审,方毅才暂时得以保下命来。

1942年夏天的一个晚上,剧团正在鲁苏战区驻地演出,郭维城再次和常恩多会面,两人分析了东北军的处境后,郭维城提醒说:“我们对蒋介石不能再抱什么幻想。应带领部队去投八路军了!”常恩多略一思索说道:“这样我得请示,不能自由行动。”听他这样一说,郭维城才恍然大悟,明白了常恩多的真实身份。常恩多也问郭维城少将:“老弟,你的进步思想是从何而来?”到此地步,郭维城少将也将自己的真实身份相告,两个共同战斗在东北军内的红色国军将领的双手紧紧地握在一起。商谈结果是,只要有机会,111师就坚决行动。 一天下午,郭维城少将陪于学忠前往常师长处探望。进屋略事寒喧,常恩多便探问张学良副司令的消息。病床上的常恩多话还没有说完热泪便流下来,他坚决地说;“我们一定为张汉公的团结抗战主张而奋斗啊!”于学忠将军安慰他:“我们永远是一致的,你安心养病。”此后,郭维城少将经常以于学忠将军的名义前去探望常师长,已知身份的二人每次都谈一两个小时。他俩的谈话内容涉及面很广,除了病情,大多是东北军以往过失的检讨和今后111师前途命运的讨论。七月七日,是全面抗战五周年纪念日,常恩多将军感到病情严重,他便挥毫写了一篇遗嘱:

遗嘱 :

一、欲求民族解放,除打侵略者外,尚需铲除国内封建余毒。此毒之组织系利用财阀,构成军阀,专为自私的,它是不能谋民族独立、民权自主、民生幸福的。要认清楚是必消灭它,抗战胜利全在乎此。

二、希“九二二”锄奸精神贯彻到底。

三、余病已呈不治,实不愿徒做消耗者。

常恩多留字 七。七

写完,常恩多将遗嘱交给他的随从副官刘唱凯,对刘说:“我死之后,可把遗嘱交给万毅,万毅倘若不能回来,就交给郭维城,向全体官兵公布。”

在这期间,我党111师工委书记张苏平和中共地下党员刘祖荫已经看出常师长病情严重,危在旦夕。同时,也很清楚地看到111师内的顽固派分子刘晋武、陶景奎、孙焕彩等人,都想乘机抢班夺权的丑恶行径。常恩多将军一旦病逝,就会大权旁落,必定造成严重后果。他们两次找到郭维城少将提出,一是要想办法营救万毅;二是协助常师长掌握部队,坚持抗战,坚持团结,尽快采取措施。二人向郭表示一定尽全力配合支持郭维城少将的工作(二人不知郭的身份,但知道郭是进步分子)。

8月1日,军医处长宣布常师长的病不治并停止甩药,常恩多将军的病情迅速恶化,而陶景奎、刘晋武等几个自以为有继任资格的人,都盯紧了常师长的位子,准备争当师长。8月2日,常恩多师长通知郭维城少将说他病重,有要事相谈。中午,郭维城赶到常将军的病床前,见到同志和战友,常将军流泪说道:“老弟,我不行了,我们的计划怕是要落空了。”郭维城抑制住悲痛对他说:“你放心吧,我们有办法,也有决心,有信心。我们的计划不会落空,咱们马上行动!今晚我就通知万毅。”

常恩多将军听了微微点头,打手势让刘唱凯拿来纸和笔,斜躺在病床上,以颤抖的手全力写下最后的三十五个字:

务要追随郭维城,贯彻张汉卿公主张,达到杀敌锄奸之大欲。

本师官兵须知。

常恩多 八。三

常恩多写完后,把手令交给郭维城,并把自己使用多年的黄色派克钢笔递给他,用微弱的声音深情地说:“我再也用不着它了,送给你做个纪念吧!”郭维城少将郑重地接过手令,珍重地接过战友的钢笔,心里异常激动,一句话说不出来,他含着眼泪告辞常师长,于晚饭前返回总部。常恩多将军是111师的灵魂和核心,他的手令一纸千金,关系到全师能否走向光明和彻底革命的大问题。郭维城回去后悄悄把手令叠好,塞到自己院内厕所的砖缝里。

要组织好一个师起义是件大事,不仅有重大的政治责任,而且还有巨大大的军事风险。郭维城一直在东北军总部工作,与111师并无历史渊源,要成功组织该部起义困难很大。为此,他考虑了许多。他感到虽然与常师长早就相识,还是相知很深的挚友,但在该师并无牢固根基。过去,常师长向他介绍过的一些进步军官,多数未见过面,而见过面的也没能深谈,更不可能涉及到起义问题。而常恩多将军在这个师,可谓一言九鼎,一呼百应,有很大的号召力,他健在的话没多大问题,一旦他不在人世,仅凭一张手令能有多大效力?他能否完成常师长的遗愿,这在当时是很难推断的。思滤再三,郭维城还是决定去找被关押的333旅少将旅长万毅商量。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