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特工战 破城时刻 17、红旗特务(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12/





冯老师有点奇怪:“为什么你们不找郑守拙呢?”

陈达文冷笑起来:“我们找郑守拙干什么?他现在还有什么用?”

“你们找曾德荣干什么?”

“哼哼,这个你用不着管。你只管照我们的要求把他找过来就行了。”

冯老师用袖子抹抹头上的汗水,连连点头。

旁边的边城虽然也很害怕,但是他可和冯老师不同。虽然冯老师是一个受到正规特务训练,专门从事情报工作的特务,但是他却是一个以前不受重视的,专门从事造谣宣传的心理作战科的文职特务,他有相当丰富的理论,却是纸上谈兵,所以他看到了真正的共产党,吓得差一点尿裤子。

边城却不同,他本来是个帮会的小混混,因为头脑机灵,胆子大,被郑守拙看中,拉入了他的手下当特务,专门负责混进各种组织刺探消息,配合郑守拙进行敲诈勒索。

因为他很少失手,所以连美国顾问也对他产生了浓厚兴趣,特别把他叫去进行了一番特别培训,从此他的欺骗本领又增添了洋武器,他欺骗的对象也从街头帮派、有钱人,转移到了地下党、民主人士、进步人士。边城本来就是一个杀打不怕的滚刀肉,又经过了国际间谍的专门训练,见多识广,胆子更加大了。

因为美国人是训练他来对付共产党的,所以,他对共产党的理论知道得不少,边城可没吓糊涂,赶紧想救命的办法。他一看潜伏特务冯老师答应把特务头子找出来,已经有了将功赎罪的表现了,大概要没事,而自己却因为罪行累累,前景大大不妙。他赶紧说:“我干什么呀,我也要立功啊,有什么你们需要的,尽管让我干!”

刚才,陈达文强忍着厌恶,在边城面前演了那么一出戏,现在看到边城一副讨好的样子,几乎要吐出来,但是,他不能违背自己的职责,只好对边城说:“那好,你就把你是怎么骗取包玉的信任,从他那儿得到情报的经过详细说一遍吧!”

边城叹了一口气,低下头,慢慢说起来。

那是一次全城大逮捕,逮捕的黑名单是上海所有的特务组织收集编写的,这是国民党当局为了稳定后方秩序,以利前方作战进行的。警备司令部、警察局、中统,全都参加了行动。当时就已经决定了,逮捕的人一个不要放,一律杀掉。所以,尽量多逮捕人,把平时各个部门怀疑的言论激进的人一律逮捕,尽管这些人可能根本不是共产党,但是特务们为了保险起见,还是把他们全都逮捕了。

这样,一共逮捕了300多个学生。另外还有一些工人,因为工人是领导人民保安队保护工厂,阻止军警破坏工厂最坚决的,所以一些工人里边的领导已经是特务们熟知的人,他们都被捕了。

毛森对其他特务只是这样按照平时的一点捕风捉影来抓共产党觉得并不满意,所以他决定利用这个难得的机会,来布置一个更阴险的圈套。他故意安排被送到他这里关押的工人学生,混乱地关在一起,没有任何一个人认识其他的所有人。这样边城就有机会登场了。

被捕的工人和学生无一例外地受到了敌人残酷的刑讯,敌人这是妄图从中找到能够出卖灵魂背叛组织的叛徒,以找到更多的货真价实的地下党,一方面,这也是一个对被捕的人的一种测试,一轮审讯下来,那些人比较坚强,那些人比较冲动,那些人在组织中地位比较重要,毛森心里基本有了一点数。

其实,毛森本人在深入日本占领下的上海进行破坏的时候,也曾经被日寇逮捕,在酷刑下坚决不肯投降,他应当明白共产党员为了建设新中国的坚定信念会创造什么样的奇迹,他自己再来这样一套,是非常愚蠢的,不知道他为什么到了这时,反而也要做这些徒劳无益的事情。

这天晚上,牢门一开,一个衣衫破烂,被打得遍体鳞伤,浑身是血的人被推进了牢房。这个人双手被绑在身后,脚上戴着沉重的脚镣,刚一被推进牢房,就重重地摔倒在地。他接连挣扎了几下,不但没有站起来,反而一头栽到一边,昏迷过去了。

关在这个牢房的正是包玉他们这些工厂的工人,另外还有两个大学生,但是他们和包玉他们也不认识。看到来了新难友,他们急忙跑过来,把被敌人打昏的人扶起来,把他的上身放到自己的腿上。

这些人抱定了跟敌人斗争到底的决心,才不会守敌人的规矩,所以马上就把被捕的人身后的绳子解开,把他的手松开。几个人又摇又叫,又从脏水罐里弄了一点凉水淋到他的头上,终于把他叫醒了。

包玉看到,这个人的头上身上到处都是伤痕,显然受的刑比他们还要重得多,这可能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共产党员。这个人刚被他们叫醒,就突然全身一震,用紧张的目光看了他们一眼,急忙从他们身上挣脱出去。包玉他们连忙喊道:“你不用怕,这是牢房,我们都是自己的同志!”

可是,那个人并不放松警惕,还是不肯过来,只是朝他们轻轻点点头。

包玉他们也不敢勉强他,只好也点点头。

看到那个人行动不便,包玉他们在牢房里边找了一个相对舒服一点的地方,让这个受伤较重的人躺下。

又过了好久,所有的人都睡着了,包玉离那个受伤的人比较近,忽然听到那个人低低地叫了一声,他急忙过去一看,那个人的手停在自己的肩膀处,已经昏过去了。

包玉仔细一看,那个人的衣领撕开了半截,里边露出一个纸条。可能那个人是拿出这张纸条撕掉,不料一用力,却昏迷过去了。

包玉把纸条抽出来一看,上面写的是:上海市委指示各大学利用组织反迫害的机会扩大第二战线,迎接解放……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