阡陌 初出茅庐 四大天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71/


赵木同学已经十八岁了,可是还是被司马奇这个老男人关在家里,潜心修炼。面对赵木同学渴望自主创业的急迫感,司马奇却有自己的说法:“急什么急,现在这个社会这么复杂,不找两个兄弟罩着你,你怎么出人头地啊!”


赵木同学没辙了,心想:“说的这么冠冕堂皇,就你这样长年在深山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到哪去给我找兄弟?难道我就这么命苦,空有一身好本事,却要一辈子子窝在这里,让你免费使唤,当你的私人保姆!”


想到这里,赵木同学的心理不免觉得前景黯淡:春秋大陆《劳动法》都颁布实施这么多年了,为什么这个世界上还有像他这样饱受剥削,无处申诉的劳苦大众。看来,有关部门执法不力啊!!


司马奇却不管赵木心里有什么不爽,只是冷冷的说了一句:“等三天!”


“等三天”赵木疑惑的重复这句话,“等三天”是什么意思,司马奇这个老奸巨滑的老男人也没有说清楚。自己在这里待了十八年,十八年间这里连个迷路的人都没有,三天!难道这又是司马奇的一副迷魂药!!难道是他又在为自己的阴谋想法争取做案的准备时间。


三天!三天后会是什么样的结果呢?


72小时后,四个和赵木年纪相当的男孩站在他和司马奇的面前。


四个人先恭敬的向司马奇问好,然后站在原地,等着司马奇发话,根本就没搭理赵木,简直就没把他放在眼里。


赵木看见这四个人,对司马奇那种恭敬的表情,心中顿时充满了无数的问号:看这样子,这四人应该和司马奇很熟了,自己跟着司马奇这么久,几乎是寸步不离,怎么就从来没有发现他还有这么多小弟呢?而且这个世界上居然会有人对司马奇这么客气,难道是……怪不得司马奇最近几年老是深更半夜的出去,原来……哼哼,这几位私生子,看来就是他老人家的战利品了。


只是这个老男人,并未婚取,在春秋大陆思想这么保守的地方,这可是需要勇气的事情的啊!倒不是男的需要勇气,因为一遇到这种事情,男的无事一身轻,穿起衣服,拍拍屁股就可以走人。女的就麻烦一点,不但要顶着众人鄙视的目光,忍受种种非议和侮辱,甚至还要独自承担起养育后代的责任。


这个真是有写凄凉啊!!所以说,女性往往在某些关键时刻,比男人更有责任心,要没有这份勇气,人们怎么会说:“世上只有妈妈好呢!!”


想到这些,赵木同学不仅对这四个“私生子”心存同情,并产生了一点点微妙的好感:“大家都是在司马奇压迫下,受苦受难的同胞兄弟啊!”


赵木仔细看面前这四个人,从左到右:第一个是标准的肌肉男,体格健壮,黝黑的脸庞上,毫不遮掩的显示着傲人的霸气,一看就知道是个从小干苦力的角色;第二个人,神情凝重,眉宇间隐隐藏匿着处乱不惊的神采,颇有些大将之风;第三个人,正直,稳重,一看就是那种无数女性梦想中想要托付终身的好男人,让人自然而然的对他产生一种信任的感觉;最后一个,肥头大耳,面色红润,眼睛炯炯有神,放出智慧的光芒,猜想定是一个博古通今的饱学之士。


看着看着,赵木总觉得有点怪怪的感觉,但是一时又说不出什么地方不对,只是把目光不停的在这四个人身上游走。四个人也全然不介意赵木的表情,昂首挺胸,目视前方,等着司马奇训话。


赵木突然想起了什么,把目光定格在第二个人的脸上,紧紧的握住了手中的拳头,脸上青筋爆起,冷冷的说了一句:“怎么,你今天又是来闹事的吗?”


那个人看了司马奇一眼,微笑答道:“兄弟真是好记性啊!”


“当然”赵木的声音充满了愤怒:“这种奇耻大辱怎能轻易忘记呢?”


原来,这四个人,就是当年在大街上欺负自己,打的自己无法还手的那帮人,而第二个人就是他们之中领头的。虽然三年的时间过去了,但是除了身高和体形以外,面容却没有多大的变化,唯一的区别就是气质与以往有所不同,常听人说:“女大十八变”还没听说过“男大十八变”的,再加上赵木同学一直把那件事当做此生莫大的耻辱,所以,要认出这些人倒也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


既然是熟人,那接下来的对话也就顺理成章了。


“怎么,不服气,想报仇吗?”那个男孩淡淡的问道。


“一看就知道你们几位必定身怀绝技,有机会的话当然想和各位讨教一番,”赵木的声音里透着杀气:“还是像当年一样,你们一起上吧!”


司马奇看见这种情况,不由的有些恼怒:这个小屁孩,都这么大的人,一点都不知道团结同学,刚见面就想打架,要是不给你小子一个处分,那我这个班主任以后就别当了,厉声喝道:“住手!”


赵木一听,也只能暂时压制住心中的怒火,站在一边冷冷看着这四个人。


司马奇叹了一口气说:“这四人都是大将军家臣的子弟。当年大将军含怨而绝,手下五百家将,陪主自绝,他们的家里就只剩下些孤儿寡母。南唐君臣虽然忌惮大将军在百姓中的威望,不敢过分威逼大将军的亲人,但是对大将军手下这些忠义之士却是恨之入骨。在他们自尽后,对其家人几经迫害。他们小小年纪,就沦落到独自飘零,我也是托人多方打探,才寻得他们几个人。他们的父辈跟随着大将军在战场上出生入死,最终陪主而绝;这些少年因为这个原因,而家破人亡,独自受尽人间寒苦。你觉得,你还有资格怨恨他们吗?如今他们学有所就,为完成父辈遗志,前来辅佐你,你就是这样接纳贤材的吗?”


赵木一听,顿时愣住了。


那个男孩,冷冷的说道:“司马奇叔叔的话严重了,只是我父本来最为目中无人,一生只敬重大将军英雄了得,所以才甘愿受大将军驱策,直至最后,抛家弃子,陪主而绝。临终时还留下遗愿,要我苦练本领,将来辅佐幼主,完成父辈遗愿。如今我等学有小成,正当继承父辈遗志,只是我等皆出英雄之后,誓不肯为昏庸无能之人以命相托,不知道田门后人能否不负众望,要想要我等诚服,自然就要看这位兄弟的本事了!”


赵木听了,表情凝重的站在原地,没有说话。


那个男孩看了赵木一眼,有点要挑战的意思,指着四人说道:“我四人所学不同,各有专攻。”说着他指着第一个人和自己说:“我两并称虎头蛇尾,专修战阵之术,这位是虎头——林冲,其父是大将军手下第一勇将,林冲继承了祖传的林家枪法,武艺精熟,目标是先锋大将,于阵前单挑敌将,冲阵夺旗。”虎头冲他拱手作揖,拳头上骨声脆响。


“我是蛇尾——孙武,先父是大将军手下第一谋臣,在下以响尾蛇以尾锁定目标为喻,目标是军师,在战场上,掌控形势,创造战机,锁定胜局!”


说着,有指向旁边两人:“这两位并称黑白无常,对理政之道颇有研究。其中第三位黑无常——包拯,正直无私,目标是企业的人力资源部部长和纪律检察组组长;第四位白无常——东方无名,目光深远,很有战略头脑,能准确把握整个企业未来的走向,最适合行政主管。他们俩是同胞兄弟,其父是大将军手下的执法官。”


介绍完四人后,孙武看着赵木挑衅的说:“我等素知,田门一家,多有英雄之辈,还望赵兄对我等所学之道指教一二,以展先祖威风。”


说完,四人同时向赵木拱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有心要激怒赵木,逼他出手,场面上的情景,顿时紧张起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