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英雄榜

公元2008年8月2日的深夜,“逍遥派”趁着夜黑风高之时,悄悄地在铁血水区登陆。是日,当阳光穿透梦想,照亮睡眼惺忪水区人民的时候,一切已经成为定局。水泊岸边多了一栋时而高声喧哗,时而悄寂无人的逍遥宅域。翻翻逍遥客众,大多是一些雪地飞鸿的ID。不见得稀罕公分,不见得有很高的军阶,不见得叱咤TX,却个个都是不言则已,言出必行的桀傲之士。


“平常平淡”这个ID大家并不陌生,头像是一个小孩子戴着墨镜拿着匕首,还吞云吐雾的。他有一个习惯,见了美貌的MM都跟人家要“吧唧”,善良的MM都会半推半就地说:“小孩子,别跟人家学坏呀”。他就躲在一边为自己的得逞,偷笑得意。一贯秉承着用平常心做他认为的平常事,再平淡地面对别人的指指点点。其实他的所作所为在别人眼睛里常有惊世骇俗的感觉。比如常常一掷千金地帮助有困难,不见得很熟的朋友,且不分男女。再比如常常半夜两点混迹于水区,还能很精准的找到朋友,聊天到天明,同样的不分男女。

仔细地询问过平常兄的前世今生,居然发现他最早的ID是万位数的军号。认真查看了一下,还是相当有作为的ID。此后有许许多多他记得或着不记得的ID曾经注册使用过,他说,他的马甲就象是洋葱,越剥越让人有流泪的冲动。因为每当一些心爱的朋友因为种种不可抗拒的因素消失不见了,他就会去重新注册一个新的ID,把那些和故人一起彻夜畅谈地快乐和ID一起尘封,以示纪念。有时,夜醉而归,思忆故人,他会翻出很多马甲独自演练一遍那时那人那景,旁观者如我也不免黯然无语。长歌当哭也是逍遥罢。


“桉荧”也就是娜娜,是个宽以待人,严以律己且美丽温柔的MM。她总是捏着拳头在QQ聊天群里说,“我要去流浪!”登徒子,狼门生,总是流着口水叫嚣,“来找我吧,我是葵花,你是阳光,你到哪里我都笑脸追随,死缠烂打,没有你我就活不过今天”。一个个捶胸顿足,点涕成泪地狼嚎之声不绝于耳。她也总是随和的和人调侃,嘻笑,转眼间化猛兽为依人小猫,其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功力,令人目眩神迷,叹为观止。女孩子可以这样笑傲狼群,如出入无人之境,不能不说是智慧过人。

接触过很长的一段时间,慢慢地发现,“我要去流浪”这句话是娜娜的肺腑之言。有时候有些无奈的现实不得不面对,压力下的游离,终化成一声貌似任性地娇语。流浪是一种状态,开了门走出去,天高地远,云淡风轻,心随意动,想去哪里就去哪里。人生往往很无奈,如何选择都会留有遗憾,舍不舍得全在一念之间,进一步是着了魔,退一步也成不了佛,就这样离地虚悬地煎熬着岁月。贤淑的背后是妥协的安分守己。温柔是不得已的一低头,终于也幻化成一种婉约的风情,暗香无限。好在娜娜那永远上扬线的乐观精神,总是能保持一份自得其乐的逍遥精神,在每个夜里和我们一起把臂悠游。


“邪灵A1”大家都亲切地叫他灵儿。他的签名非常有娱乐精神:溅英雄血,消天地魂。甭管谁是英雄,谁在消魂,总之一股浓油赤酱的香气,扑面而来。令无论男女都流着口水,高举刀叉期待不已。灵儿也从不叫人失望,你方唱罢我登场,一人能生旦凈末丑轮番出场,阴阳双修,翻云覆雨间,颠倒乾坤。有时在水区碰到相熟的SL,急吼吼地要与其行琴瑟欢好,灵儿慢条斯理地说:“本姑娘卖身不卖艺!要想听丝竹管弦,请出去自弹XX三百下。”遇上MM灵儿也颇为谐谑,大呼小叫地跟人家拥抱,吧唧。居然也有不少初来乍到的MM痛失TX初吻。N久之后才恍然大悟,扼腕疾呼:“我的峨眉豆腐啊……”

灌水有一套,灵儿的文笔也一点不输人。他的文章题材涉猎甚广,从严谨周密的军事时事评论,到灵慧靡丽的情感散文,总能洋洋洒洒挥毫自如。博古通今,出口锦绣,笔下如有神。其实透过喧嚣热闹,可以看见一个孤独,倔强的身影。把快乐赋予每个他乐意赋予的人,留下孤寂相伴,在TX的月夜独自逍遥。


“大卫少校”已经是大校了,可是他的ID还是相当的低调。看得出来,当年初来乍到的大卫是如何的虚心本份。他一般在书库出没,书看累了就会来水区不分彼此的见楼就盖。踩着八戒牌西瓜皮进了楼里,一贯的首发水语是:互相帮助,共同进步。一般四联就走。如果楼主在守楼,并且是个美丽的女孩子,他就毫不犹豫地伸出温暖大手,一帮到底。大卫所到的MM楼里总是一派莺歌燕舞,珠联璧合的景象。偶尔也有点意外发生,此意外虽非大卫哥哥的水区主流,却是相当的精彩,更能彰显大卫卓而不群的个性,让人不得不着墨一番。

某天,一个涉足水区没多久的小MM开了一楼,正在楼里兢兢业业地见帖回帖操作。突然,看见大卫哥哥顶着米开朗基罗的杰作,上半身“大卫”的头像,翩然而至,且习惯性地伸出了温暖大手……小MM呆滞了两分钟,出人意料地大喊:“救命啊~非礼啊~”原来,小MM是被其他的水区SL,LM吓成了惊弓之鸟。看见大卫上半身裸露,就想到下半身不着一物;看见大手就联想成禄山之爪。瑟瑟发抖中,退无可退,忍无可忍,爆发出一声充满绝望地惊叫。这时,大卫义正词严地说:“小MM莫怕,我不是随便的人。如有冒犯之处还望见谅。常言道,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后会有期!”作势欲走。转头发现小MM拉住他的衣袖,整张小脸如同沐浴在天使的光辉中,大眼睛里流光溢彩,仿佛有许多小星星在闪烁。“哎呀妈呀,这MM真是漂亮”大卫把自己的大腿掐了又掐“我不是在做梦啊”。只见这个小MM轻启樱唇,含羞而又迫切地说:“看得出来,你是个值得信赖的人。以后你带着我混好吗?”大卫哥哥思忖良久,抓抓脑袋,从背兜里找出三根银针,递给小MM。小MM如获至宝,一边收纳一边想:当年杨过大哥哥也给了郭襄三根针呢!耳边只听得大卫说:“这三根银针你要收好了。如果哪天想我,想见我……”小MM心头狂喜:来了,来了!他终于也要给我那三个承诺了。“想我,想见到我的时候,就用一根银针扎自己,断了的话就换一根。如果三根都断了,还是想我,只好等下次有缘相见时,我再送你三根。就这样吧!TX不倒,水区常游。就此别过!”说完就踩着八戒牌瓜皮滑板一溜烟的不见了。从此,水区再也没人见过那个经不得风霜的小MM。

事后,大家碰到大卫询问当日为何如此这般行事时,大卫言之灼灼地说:“君子爱色,看看就好。多一份牵挂,则多一份烦恼”。这是何等的出世无尘的逍遥情操!?特此入帖,与诸君共勉之。


“菩提少祖”,写下这个ID心里就感到忐忑激荡。这是一个很难描摩精准的逍遥客。其最为彰著的特点是言谈非常夸张,煽情到有戏剧效果。每当他腆着脸说:“我不穿衣服是禽兽,穿上衣服是衣冠禽兽”的时候,就想照准他PP一脚,把他踹去动物园。一天只给吃一顿,外加24小时即时表演,且年中无休。总之,认识他的人都乐意带着过节看演出的心情,去追随一次主流的精神刺激。

此人盖楼时,从不用大号,马甲甚多,很少重复使用。总是见到一个人念念有词,不搭理大家,却也不离不弃。等到他唱出:一大河波浪宽……那熟悉的歌声时,别人回过神来,只看见街角处一个似曾相识的背影闪过。那楼也在不知不觉中封顶告捷。盖楼时如有一个女号老是发出撒娇的“嗯~~~嗯~~~~”靡靡之音,给人以脚底板瓦凉瓦凉的感觉时,八九是少祖的BRA。

大家都知道少祖很有MM缘,花边新闻层出不穷。所到之处,MM们的鲜花和媚眼齐飞;GG们的马脸和泥土一色。如果MM可以飞舞成云梯,少祖立刻就能得道成仙;如果GG们的眼神可以凝成暗器飞镖,少祖马上就横尸街头,瞬间隔P。有时他兴冲冲地来了,顶帖,灌水,盖楼不亦乐乎。有时又十天半月不见踪影,空余相思成灰,花黄满地。

他正经和人讨论某个主题的时候,会发现他的观点和市场主流价值非常相符,道德观,正义感相当强烈。这是一个怎样的逍遥客呢!?就不赘言累述了。总之,他在于不在都是一个卓绝地逍遥背影,让人想留留不住,要赶赶不走。唉~


“系甘嘎啦”这个ID,第一次在水区见到就很触目,这个ID的发音,仿佛在舌头滚过一个焦雷。斩钉截铁的爱谁谁。接触后发觉,嘎子的脾气出奇的好,别人的电脑有问题,只要他在线,一定提供远程协助;别人找到一张图片想用于签名,只要他有空,一定PS成你想要的模样。他的话虽然不多,却每句都能打动心灵。比如第一次接触是因为一个网友的电脑瘫痪了,那时已接近子时,在群里求助了很久都没人应答,这时,嘎子说:“我看看可不可以帮到你,好吗?”就是这句,不管结果如何,他都是个值得托付的朋友。又某时,有人心情不畅,他总是说,希望你每天都快乐,明天是新的一天。

上个月初,嘎子过生日,大家为他在水区开楼庆祝,他躲在一边不知道说啥好,问他怎么了,他说,就是很高兴,谢谢大家。一直是这句。过了几天,嘎子心情郁闷,在线也躲着不出来,他说,别管我,心情不太好。嘎子就是这样,不管是开心还是郁闷,他都不希望引起大家的关注。大家也很有默契的不再打扰他,有些成长一定要自己默默吸收再消化。他知道,大家也知道,我们的心一直是在一起,象一家人一样,相亲相爱。

真性情在逍遥派里好象是个人人都有的标志,嘎子也不例外。有些事不是没有看法,而是觉得没必要去争执。他的QQ名字叫KO,就是搏击运动里的一击必杀,秒杀。在嘎子的心里有一块纯净的地方,在那里,他是个逍遥的大侠,酣畅淋漓地把酒言欢,而后饮马西疆,风卷云涌,快意恩仇。


文至“铁木辛哥元帅”也就是老虎,愈发的思绪料峭,心神俱滞。这是一个有见地,敢于执着的人。最早认识的TX好友之一,且同时爱上了盖楼事业,夜夜水区随风随浪的兄弟。也许是彼此过多的手足式参与,反而很难剥离。

于是,趁着月色把自己高高挂起,在子夜的银辉中,看见老虎在网络上执着于两件事。其一,是热衷于跟人探讨二战世界军事史。从“沙漠之狐”隆梅尔的成败北非,到埃森豪威尔的诺曼底登陆,以及在斯大林指挥下英勇无畏的高加索人民。只要有人对那段历史有兴趣,且略知一二,他都会口沫横飞,滔滔不绝,种种例举,处处假设,风驰电掣地横跨烽火疆场。以至于电脑受潮,鼠标失灵,关机重启后,还不依不饶地继续追论到别人抱头鼠蹿。方才意犹未尽地点根烟,半晌,伴着云雾吐出一句篡改过的名言:这个水区的伟大之处在于随时可以放弃他发表伟大言论的水民,哪怕仅仅因为是超联。

第二个执着,有非常单纯,极其强烈的组建家庭欲望。简单地说,就是想立刻,马上结婚。最好连恋爱的过程都省略掉,一步到位。恋爱么,以后有的是时间。他很一厢情愿地认为,结婚后就是现世安稳,岁月静好,王子与公主亘古不变的幸福时光。一般在水区遭遇MM他就抡着程咬金板斧,拍马而上。第一句是:楼里的MM都是我的(不管不顾的划地盘,帖标签)。见到MM招呼,第二句立马兑现:MM先抱抱再亲亲,嘎嘎嘎(那笑声简直象是狼钻进野鸭窝,而引发地骚动)。MM们总是摆出无影脚,或者二郎腿,以观后效。二招过后,直接一招黑虎掏心,出现第三句:本元帅欲与MM永结秦晋之好,MM意下如何(期盼之意形诸于色)?MM们不是顾左右而言他,就是说拉出去卡擦了事。至此,程咬金的三招已老,老虎也知道没戏,就此揭过不提。接下来就是男女同工同酬的胡侃海聊。过了这个心坎,老虎倒也逍遥得没心没肺起来。只是对结婚的渴望,越来越严重,时时在深夜里听见老虎对着月亮连连长啸。


“一直笑”和“冬瓜动工”是别的论坛上的好友,屈指算算已经相识一年有余。有些朋友,不需要多言语,从字里行间,就能惺惺相惜,继而肝胆相照。

“一直笑”比较另类喜欢语不惊人死不休,常常在群里一句话,说得大家吐血不止。有时候又很情绪化的装酷,此时就是大家报复的机会,打压蹂躏,片刻就能一雪前耻。他就给我们看一个很黯然的背影,可怜兮兮的退去。过几天又活蹦乱跳的打劫大家的自尊心。他在的时候言论总能高潮迭起,笑声不断,象个开心果,让大家几天不见就会想他。

冬瓜比较喜欢吟诗作对,俯拾间佳句频频,为人颇有几分书生式的豪气,以后有机会一定能和大家快乐逍遥。


“恶霸”是只小小小小鸟,守候在花园天天困扰。常常觉得上天待他不薄,那么多鲜花在面前妖娆,令其不由自主地拈花惹草。丁香娇小还香气缭绕;玫瑰艳丽一枝袅袅;菊花朴素洁高;梅花清丽骄傲;就算是喇叭花也粉嫩粉嫩让人倾倒。这种情形如何是好,左右为难怎样抉择才算是高?某天他忍不住引吭嘹亮一叫:这里的花儿实在太美太好……园外传来一片鬼哭狼嚎:让我们进来一起溜哒跳跃。恶霸孤身一人无依无靠,暗枪无法把他撂倒,黑砖不能使其报销。只好举起白旗猛摇:进来吧,请稍安勿躁,要跟我一样当个有秩序的采花大盗。这就是恶霸沦陷的写照,完全可以看得出他为何有时感伤,有时焦躁。其实只要放开怀抱,由衷微笑,花儿们一样美丽妖娆。恶霸虽然武艺不高,心眼太好,可是他能写会聊。花儿们也愿意鸟语花香形势一片大好。


“红尘秀极”,“酸梨核”,“杯酒释兵权”,还有不得不提及的在野逍遥客“小二嫂”,虽然没有在群里聊过,可是盖楼时常常聊得非常愉快。有些朋友就象一杯酒愈喝愈甘醇。他们的一些观念就算是白水,也可以窥到冰山一角。执着的自行其事,朋友聚会相见甚欢,那就痛快地逍遥吧~


用一曲《逍遥英雄》作为结束语吧,如果有一天当我们老去,请记取这一刻的逍遥。窗外风光正好,月影如纱袅袅,绿了芭蕉,红了樱桃……

逍遥英雄

作曲:李宗盛 作词:阿修罗 演唱者:逍遥客众


在我心中,有个逍遥的梦

握紧你的双手去看彩虹

桉荧如风,吹拂万点星动

今夜的相伴我们如此从容


黑马微醉,老虎入梦

大卫扯着鸡腿依然站如青松

看红尘秀极,梨兄泛舟如龙

消散你的孤寂直至霜白于东


菩提直钩垂钓邪灵峥嵘

生死与共我们气势如虹

长笑对冷暖,携手越战越勇

平常平淡的人儿情比酒浓


杯酒同饮回首岁月枯荣

曾经在这里我们热情相拥

让星光灿烂,伴夜色归人

遥望此时无悔的逍遥英雄


杯酒同饮回首岁月枯荣

曾经在这里我们热情相拥

让星光灿烂,伴夜色归人

遥望此时无悔的逍遥英雄

让星光灿烂,伴夜色归人

遥望此时无悔的逍遥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