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楚瑜:奥运发扬国威 中国不战而屈人之兵

中评社北京8月16日电/8月14日,亲民党主席宋楚瑜接受凤凰新媒体专访时表示,这次奥运对中国未来发展有深远的影响。他又说,走向一个开放的民主社会,先要经过一段开明的专政。有个共同的目标、有好的领导、有好的纪律、有好的计划、有好的执行团队、有好的扎实的监督,自然让西方人都觉得:具有中国特色的那个开发和兴旺的模式,让大家都能够刮目相看。


奥运开幕式展现中华更大自信、更大愿景


几个字概括开幕式:赞叹、佩服、感动

主持人:宋先生这次最主要是参加奥运会,上次会议,也说了,发现您和吴主席的画面非常多,而且看您非常开心,谈一下您的那天心情?

宋楚瑜:那天心情非常兴奋,由于大家是同贺同喜的事情,尤其是中华台北队进场的时候,我们那种心情可以讲,是为历史做见证的心情,一个国家主办奥运是百年的盛事,几十年才能得到一次,甚至于一次都没有,我能够参与这样的盛会,而且在现场看板上还有我们的画面。我后来做了一个打油诗一样的感受,你说进场式的时候,队伍有大有小,真的讲参与是不分大小,但是台湾也有一份,两岸一体参加,最后这句话有意思,两岸一体参加,这一体是什么意思?就是一起参加。还有一个意思,是在一个体育馆里参加,第三个意思是尽在不言中。

主持人:各位观众自己去体会,那天整个开幕式非常精采,您也是在现场看到,有很多讨论。您怎么看那天开幕式?

宋楚瑜:那天开幕式可以用几个字来说,赞叹、佩服、感动,赞叹大家都很清楚,当北京申奥成功之后,尤其是从今年年初,华南雪灾、四川震灾以及恐怖阴影,很多人持一种怀疑的态度,到底是否能顺利的进行,但是大陆这么多志愿者,还有政府的领导、全国的民众,大家认真的办好。我想那一刻开始,能够顺利完成开幕式和这样的表演,让大家不得不赞叹,这是大家众志成城、齐心协力的结果。

但是更进一层的,为什么让人很佩服,你看节目,真是中西合璧,古今合汇,可以说整个场面让你很赞叹,包括将时光倒流,包括舞台平面的,能够用卷轴的方式表达,把天空当成布幕。从另一方面,把北京城看电视转播,变成大舞台,科学立体化,这让你非常佩服、感动。

另外最重要的,感动的是它的那些巧思、感受出来的感动,我们从小在台湾念书就晓得,中国被西方人认为是东亚病夫,现在变成体育强国,过去了不起大陆也好,台湾也好,能够去参加单项的运动就已经认为很大的成就,现在能够全面的来主办这样的活动,我们感觉就很感动,有这样的成就就让所有人感觉到骄傲,但是另外也感觉到我们应该珍惜。这样的活动让外国人很佩服,另一方面也展现出来中国人更大的自信、更大的愿景。


对中华队痛宰荷兰队印象深刻

过去我们到中国大陆来看都看什么?就看风景,看到过去,现在也看未来,也看到愿景。什么是愿景?就是大家希望的,中国在世界上说改革开放三十年有一些成果,但是中国在世界上到底未来要扮演什么角色?进一步要做什么事?这次北京奥运之后我们还要继续努力。

主持人:我相信很多观众朋友也很好奇,您对哪个节目印象很深?

宋楚瑜:讲起来心里面还有点私心,中华队痛宰荷兰队,我想台湾首开这样的场面,但是其他举重什么的得奖。说现场看到,乒乓队,王皓、王励勤吧,一直在落后,我在现场看,第一局一直在落后,后来抽球抽到板子上,好高,又调出去,又调回来,后来反败为胜,后来我知道他是老将——姜还是老的辣。


台湾新政府面临两大局面

主持人:我们还是要关心一下台湾的内部状况,马英九上台后,大家都很期待经济马上就会变好,您当过台湾省长、省主席,对于台湾的建设和市政是相当了解,您觉得在目前为止,台湾马英九先生政府到底出了哪些问题,尤其之前发生的水灾,包括油价涨等等问题,从您执政经验来分析一下。

宋楚瑜:过去这八年民进党执政,我有几个看法,那就是我在去年年底,今年年初第一次跟马英九先生交换意见的时候,他要请我担任荣誉主任委员的时候我就讲过这句话,我说台湾已经是千疮百孔、是个烂摊子,你要接的是烂摊子。现在说新的政府成立的时候做的不够好,你要拾烂摊子,我说你有很多事情不是操之在你,你第一件事情——就任之后,油价一定会涨,油价涨不涨不是操之在你,整个国际经济不景气,也不是操之在你,但是有一件事情你可以发挥很大的影响力——稳定两岸,这是操之在你。


“稳定两岸,这是操之在你”

整个的情况,现在台湾新的政府面临的是两个大的局面:一个是两岸的问题,一个是岛内的问题。当然从国际整体来看,台湾不会继续让我们感受出来,我们不会慢慢萎缩掉,还能够产生一些我们应该存在的道理。

台湾存在的道理是什么?台湾这么好,我们中小企业能够让全世界所有发展中国家都会觉得向台湾学习——拿个皮箱到全世界的那种打拼的精神、爱拼才会赢的精神,台湾自由创业的创业力,这是台湾的理念啊。这是很自豪的事情,现在全世界哪个国家发展的时候不想想、听听台湾发展过程中有什么好的经验,弯曲的道理不会再犯,这是我们存在的价值和我们自由贸易基本的信念,这是台湾好的事情,我们有存在的道理。

但是今天国内和两岸,包括岛内的问题,你刚刚提到治水,马先生最近请刘院长他们来看我,我说你们问我治水,我半玩笑说过,你去看都江堰,李冰父子哪个是台大水利系毕业的?不是啊,其实要治水先要安民,那就是为什么这么多民众要去抽地下水,要去住不该住的地方,台湾这几十年没有大啊,台湾地没有大。在光复初期,1945年的时候才500多万人口,满清的时候才不到100万人口,然后到了1949年的时候,大批大陆人到了台湾,才800万人口,现在2300万人口,人口增加三倍,尽住在一些过去不应该住的地方。你看淹的地方就是淹水的地方,人要跟天争,为什么会淹水,你要把这些人安置好,你不要让他们抽地下水,你要让他们能够安生。你说全部改成稻田,回到以前生活也不行啊,全部种田,80%以前是农民,现在把所有房子全部改成稻田,不安民如何治水?

现在基本两个大的问题,就是我说你作为一个领导人,最重要两件事,政策和用人,确定好的政策,集思广益,形成共识,然后开始去推动最适合的政策。

第二,你要用对人,去执行你的这个政策,但是很显然,开始超过五成以上的人投给国民党马英九有700多万票,这个势很大,压的民进党自己都说,完了,20年、30年都回不来。头都抬不起来,就是过去搞分离政策不对的啊,你这锁国的政策不行啊,两岸,小的台湾必须要用大陆上的工厂、市场,但是你要把两岸作为战场,这个政策怎么能够迎合民心,所以人民把票投给阿扁不信任投票,投给民进党不信任投票之后,你要趁势来说,我们应该如何调整政策,变成正确的政策。

这个政策是什么?两岸必须和解,两岸必须休战,两岸必须找到一个共同点。对目前还没有成熟的统一条件,但是两岸没有对立的本钱。所以在这个情况下,你定好政策,拿出诚意来,用对人,不爱让对岸觉得,你用的人好象政策发出的信息让人家模糊,最近我说,那句话讲的好,如果对岸派出来到海协会负责人是南京军区司令员,那个讯息给台湾是什么讯息,我就不要多讲了,我没有意思批评,我只是提醒,我们要很坚定的给对岸说,我们要和平相处,但是要注意,台湾目前还有疑虑,心有疑虑。所以我说心灵相通、安心是首要的工作。这是现在的政府目前给对岸不明确的信息,也造成很多我们恨铁不成钢,跑掉的是蓝军,给你这么大的授权,没有满足我所期待的政策。

相反另一方面,我就讲对两岸,两岸其实还可以进一步的来做。我坦白说,常常我说台湾很在意要对等,你要找一个很有声望、很有经验的人来跟对岸谈,我们老是说,连先生已经奠定了一些平台,你硬是拆了,好不容易有这样一点相互信任,大家可以谈啊。你看这第一次和第二次谈话,见面的时候,就变成不是那么僵硬,不像开始从来没有见过人家,对方以前想象什么样的形象,这样给大家彼此化解。


这次到北京感受到的两大变化

主持人:您来北京很多次,这次来北京也不一样,正好碰到2008奥运,这次来北京有没有呈现出跟以前有什么不一样的感受?

宋楚瑜:这次我来北京最想看的是故宫、长城、颐和园、圆明园,这次印象最深刻的是三年来,就是2005年来之后,北京城的重大变化,像长安街很多地方新盖了楼。除了奥运的鸟巢和水立方,天方地圆的这些景给我很深的印象。新的建筑,包括国家大剧场,包括水立方和鸟巢,我都去了,都很仔细看了看。我也做过台湾的省长,我特别对建筑的事情看了下。有件事情让我印象很深刻,觉得墙少了。过去我们看故宫、看王府、看水立方,没有墙;看国家大剧院没有墙;这种观念,过去是万丈高楼,但是都在墙里墙外的感觉,这显示出来就是大陆上现在胸襟不一样了。

过去北京给人家的感觉是很自傲的城市,但是这次大家看到是大气的城,这个大气就是胸怀大了,你看到的城墙。新的建筑没有墙的话,改革开放是开朗的心情,这种开朗的心情不就是今后中国所应该走的道路吗?我们要怀抱世界、我们要迎取世界,中国文化确实像这次开幕式所展现出来的四大发明,为世界做贡献,我们很自豪,但是难免被别人批评为自大,但是现在展现出来的是自信,从自大到自信,这种信心是因为自己晓得我该做什么,我将来能够贡献什么。

主持人:有了自信也就不用围墙了。

宋楚瑜:除了这个,我印象最深的是人,我看到比赛场地有很多帮忙的,台湾叫义工,大陆称之为志愿者,问他们的感想,他们说我参与、我奉献、我快乐,其实他的快乐不是他自己快乐,他希望他的参与造就的这次整个活动,让所有中国人都觉得很快乐、很自豪。未来我们更需要这些志愿者。

那天我碰到贾庆林先生,我说我要做两岸志愿者的工作。我说我看了很感动,我要放空我自己,要做两岸交流的志愿者——就是我要参与、我要奉献,我希望两岸所有中国人都快乐,我更希望我们子子孙孙快乐。那种参与感我觉得是将来我们大家下一步要做的事情。


我愿做两岸的志愿者

主持人:您的这句话也切合到下一个问题,因为您一直在两岸关系中扮演着重要角色,您又跟贾主席说要扮演两岸交流的志愿者,有什么计划要做的?

宋楚瑜:我在2005年可以说首开风行之先,你很清楚,我从过去在国民党担任职务、在政府机构担任职务,那时候两岸的三不政策——不来往、不接触、不妥协,其实两岸都会遭受其害。当时我开始(接触大陆领导人),就是在2005年,连先生也了解了后,也愿意一起。2005年,接受胡主席的邀请,05年秋天来的时候,跟贾先生在在上海进行两岸的座谈,所有这些工作是在那时候打的基础,所显示出来在两岸之间必须要从敌对转化成面对,相互之间见面三分情,先认识,然后到沟通,再到了解。

胡锦涛先生提出来十六个字,前面四个字强调要建立互信,最后四个字要创造双赢,要创造双赢的基础是在建立互信,什么叫互信?——就是我们相互之间先要有一些共同的信念,这个共同信念完了之后产生大家彼此的信心,然后在推动工作的时候还要建立信念。什么是我们共同的信念?——我在2005年跟胡锦涛总书记定下来的胡宋公报里谈到的两岸一中,两岸同属一个中国,这个信念今天我还是很坚持,亲民党本党到目前为止,在各个政党里面明确的说,台独不是我们的选项,我们是要想的怎么使两岸关系搞好。当务之急是化解两岸之间的心结,然后更进一步的了解什么是对岸?对岸基本的底线?我跟很多人都问,你认为中国大陆会放弃对台湾的主权吗?

主持人:不会。

宋楚瑜:不会,我也倒过来,你认为台湾我的乡亲会放弃对民主制度的坚持吗?也不会,从这样双方的了解之后,然后我们大家彼此了解到对方绝对不愿意退缩和妥协的那个基本看法之后,找到一个共同点在哪里,那就是我常常开玩笑的说,如果拿台湾2500多万人和大陆13亿人口对抗,我们台湾是少数,但是如果我们把对民本,人民的关怀放在第一、民权放在第一、人民最大放在第一,你认为台湾会小吗?那么在这个情况下,那么民主、民权,好象两个各有所长,我们先把民生问题、经济的问题处理好,不对双方都有利吗?

宋楚瑜:我们对于很多基础的看法就是,我们很清楚的了解,只要两岸同属一中的基本想法能够落实,其实台湾在过去这几十年,中华民国的宪法和相关的这些工作都很明确的说明,台湾跟中国不可分。但是从另一方面,两岸在制度和社会很多层面上毕竟还有一些差异,所以双方先彼此互动,相互了解,化解不必要的这些疑虑,不就是胡总书记所谈到的求同存异,这样不是把问题处理的很好吗。所以我觉得第一要化解这不必要的误会,尤其是化解这些分离。

看了这次奥运给了我们很大的启示,过去中国人,包括鸦片战争之前,我念外交史,我们回给英国人的书,英国人喝的茶穿的丝还不都是来自于中国,就是强势的给人家推销,现在是软性推销,软实力的推销,就是告诉你,什么事情是我们大家有利益的,两岸合则两益,只要对大陆有利,台湾觉得,我受委屈了;倒过来,对台湾有利,大陆也不干,两利则合,合则两利,大家找到一个共同点,我们都是炎黄子孙,都是中华民族,在共同的情况下怎么样找出共同点,其实台湾民众最关切的,在大选之后,是经济问题。两岸不止是要休战休兵,人民更要休息,休养生息,休养生息是什么样?每天斗口水,每天吵架,把经济搞坏了,不能靠咽口水饱肚子,所以要把工作做好。

主持人:主席讲这么多话,三月份我回台北曾经访问过你,那时候你讲过一句话我印象很深刻,就是两岸要心通。你讲到两岸问题,在目前为止,我们必须要谈到台湾内部状态,马英九先生上台后,尤其讲到陆客来台,看起来两岸关系有很多进展,这中间也有很多小问题。您如何看待马先生上台后,对于两岸关系的进展,您觉得两岸关系未来走向何方?

宋楚瑜:就像我说的,两岸隔离了这么长时间,我们回顾一下整个台湾跟大陆之间的认识,从满清时期,从康熙把台湾收回中国版图开始,在那个时候,片木不可入海,所以早期移民到台湾时不能(通航),那时候开始,大陆与台湾有一些隔阂。我在清华大学演讲的时候谈到这段历史,当时台湾从大陆上移民过来,可以说是非常艰苦的,所以有个叫渡台悲歌,说劝君莫要渡台湾,台湾就像鬼门关。那时候讲的到台湾,要么是自生自灭,讲到好听是自求多福。这里面总有疙瘩,然后被日本割据后,然后是国共冲突,从前面50年日本的统治,后面60年的隔绝,因此我们怎么去化解这些东西,让你认识我,我也认识你。让大陆了解台湾民众所真正向往的是什么,台湾也应该多了解,中国人怎么看台湾。


化解分离 强化亲民

我念外交史对历史有充分的认识,中国近代的这些革命,从孙中山先生成立兴中会、同盟会,都是因为甲午战争,所以台湾这个问题对所有中国的政治人物和现代领袖,都认为是个非常重大的民族尊严的问题,但是台湾也会感觉得到,我的存在也是尊严。这次我看了大陆当局处理中华台北队的问题上,非常尽心尽力的去维护台湾民众心里面的感受。比如说这次安排大会,让我们坐的地方。你看在看板上,队伍不管有长有短,台湾照样也出现在荧幕上。

胡锦涛主席以国家元首的身份在人民大会堂宴请所有贵宾的时候,那个井字型的排法,我跟连战先生,跟吴伯雄先生,我们三个党主席放在最当中来坐,让台湾觉得,不错,没有把你放在边边去。我们看比赛,甚至贾庆林主席还帮中华台北队加油,这都是顾虑了台湾。所以我讲了这么长回答你刚刚的问题,一句话,未来两岸的问题,两个重点,第一是化解分离,这个分离的意思是慢慢去化解,第二是强化亲民,不是强化亲民党,是强化让台湾老百姓感受出来大陆的诚意。孔子的一句话,若远人不服,则修文德以来之,既来之,则安之。台湾人心里面不痛快要修,修文德以来之,另一方面,既来之则安之,让他们感受出来,这是他的家乡。既然我也是中国人的话,我就应该享受同样好的待遇。在这样情况下,好到你赶都赶不走了,那还要独立吗,那就是大家心里相通。


奥运对中国未来影响深远 中国模式让全球刮目相看

主持人:谈完台湾问题之后,最后请教你一个问题,看完北京奥运的整个过程,您觉得未来的中国会走向什么样的道路?

宋楚瑜:我对这次奥运给予很高的评价,尤其对张艺谋先生的设计,我觉得他说故事的本领实在了不起,中国人需要多一点学犹太人、以色列这些说故事的方式,了解他们的心情,这很好。这次奥运我觉得对中国未来发展有深远的影响。

第一,要成为世界的强权大国通常要发扬国威,都靠战争,你看日本明治维新变成世界大国,要打败俄国、要打败中国。而中国是不战屈人之兵。有很多人说这次奥运花很多钱,但是总比拿去打仗花军费好啊。表明说用软实力的方式声扬国威比什么都强。

另外后面有很多事情要办,这次奥运的影响,让很多大陆的乡亲,甚至海外中国人了解到世界之大,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中国人必须要改变修整一下世界观,我们要和平相处,如果我们中国的强盛对其他所有权势的国家认为是威胁,他们都会来打我们,甚至来压我们。但是这次的奥运所展现出来中国人的亲和力。你看那些接待的人,大家所展现出来和平的形象,那就告诉别人,中国人的愿景是愿意跟世界同步的。一起共同繁荣、共同追求一个理想,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什么梦想?这个梦想就是天下太平、天下一家、四海一家,这不就是同样一个梦想,这是个改变。

第三,十八世纪、十九世纪,中国人要自强的概念是船坚炮利,只要有好的军队就赢了。前一段时间我们大家都对经济发展给予高度关注,但是这样的想法和船坚炮利不是一样吗?国家的强盛不是只靠经济,更要展现出来这个民族有深度、有厚度、有高度。这个深度、高度就是这个民族有文化的气息,他有跟世界同步和共兴共荣的一种共同抱负。

我们期盼大陆的乡亲在北京奥会之后,不仅要肯定这次的成功,进一步我们要想:下次我们用什么东西来凝聚我们下一个的总目标?——那就是让我们大家共同的找出社会的正义,缩短贫富差距,让更多的孩子能够受到好的教育,赶快把四川赈灾做好,更重要是把中国,不仅是把经济做好,文化、社会建设也一起做好,这不就是奥运带给我们的启示。

不是只有靠船坚炮利,是让全世界看到中国人觉得了不起,所以我讲一句话,有争气的中国人就有争气的中国;有好的路线、好的政策就会有好的结果。改革开放三十年以来,看到初步的成效。下一个阶段该做什么,那就是两岸和谐,两利则合、合则两利,一起共同创造。但是更重要是把中国更多制度性的问题做调整。


走向一个开放的民主社会,先要经过一段开明专政

中国共产党将担任更重要的角色。我发明一句话——走向一个开放的民主社会,先要经过一段开明的专政。开明的专政是什么?有一群精英,不就是现在的党员吗?有个共同的目标、有好的领导、有好的纪律、有好的计划、有好的执行团队、有好的扎实的监督,我相信,透过这个,自然让西方人都觉得:具有中国特色的那个开发和兴旺的模式,让大家都能够刮目相看。我们珍惜这次奥会,但是还要继续努力。

主持人:主席这次看了哪些节目,还有什么计划?

宋楚瑜:还要看两个节目,但是台北还有事要赶回去,但是有个事情不好意思,到现在我还没有去过长城,所以明天去看长城。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