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威脅,還是合作夥伴 (东亚日报)

AUGUST 16, 2008 07:18 李基洪 (sechepa@donga.com)


在美國行政部主管東北亞問題的一位前任管理人員,14日發表了觀看北京奧運會的感想。他說:“最近下班後,我總看4頻道和80頻道。看完上週末龐大的北京奧運會開幕式後,對中國的警戒心漸漸消失,而且不禁感到震撼”。4頻道和80頻道是專門轉播北京奧運會的NBC廣播頻道。


他還說:“幾天前還和同事們談起了這次的北京奧運會,在柏林奧運會、東京奧運會、首爾奧運會當中,不知哪一個奧運會和此次奧運會性質相同”。


像特勒時代的柏林奧運會一樣,北京奧運會象徵著“日後的危險”,還是像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後的東京奧運會和首爾奧運會一樣,奧運會成為日後發展和變化的動力。



觀望奧運會的華盛頓正在展望“超級中國”的未來,還籌備著日後美國針對中國的對應政策。


▽相反的兩個觀點


美國喬治華盛頓大學朴允實教授說:“中國的目的是通過奧運會向世界各國傳達‘和平崛起(peaceful rise)’的資訊,不過美國大部分評論家卻心存懷疑”。這些評論家的說法是,“目前中國需要西方國家的協作,因此才強調和平與協作。不過日後中國的經濟力和軍事力與西方平起平坐時,中國的戰略有可能會改變”。



美國行政部以為管理人員表示:“中國以經濟發展為基礎,日後在政治、人權方面也會有卓越的發展,因此有些人表示應該與中國保持緊密的合作關係。相反,也有一些人主張,發展變化後的中國很難控制,而且中國是一個‘潛在性威脅’,因此需要警戒中國的變化”。



美國財政部長亨利˙保爾森也曾斷言,“‘統治、反擊中國’的觀點和‘中國的成長對美國經濟是一個機會’的觀點並存。不過我認為,美國能成功的唯一之路就是協作政策”。


布希行政部的對中合作政策成了新保守主義集團的不滿對象。這些新保守主義一直以來通過“21世紀美國最大敵國就是中國”的主張,散播“中國威脅論”。



▽如何對待中國


戰略國際問題研究所丹尼爾研究員近日表示,“中國依賴國際系統後,也會漸漸學會尊重現存規律的方法”,並提出了稱作“綁訂(binding)”的核心戰略。



美國財政部長保爾森也強調:“2006年開始的美中戰略經濟談話(SED)的成功,歸功於首腦部、各階層之間頻繁、緊密餓溝通”,“鞏固和協力和多者、兩者間和平解決紛爭外,沒有任何解決方法。處罰性質的規定對美國也會造成不良的影響”。



▽中國有多危險


美國海軍大學的一位教授近日展望,“各界的防備計畫和籌備對決情況的流程過於強調中國的潛在能力,不過對決狀況並不是必然的結果”。



一位外交專家表示:“中國雖然在軍事方面投入了巨大的資金,不過卻沒有動員龐大軍事力量的動力。因此沒有必要擔憂中國的軍事力增強政策”。



英國前任外交長官馬爾科姆•裏夫金德曾表示:“美國認為中國將是美國最強大的競爭對手是正確的,不過至少也是過了30年以後”。



美國的警戒心仍然沒有緩解。


一位元元元高層消息人員也表示,“美國從來不對中國使用‘同盟’二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