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挽狂澜之中华帝国 梦醒何处 少年侠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45/


车上三人心情沉重,除了打尖、住店,很少说话。伴随着马蹄单调的踢踏声一路南行。进入湖南,雇了条船,循水路继续南行,两案景色宜人,几个人的心情好了一些,渐渐多了一些说话声。更多的时间是袁崇焕坐在船尾沉思,叶芸在船舱里看着叶一针写的医书,袁刚坐在船头东张西望,不时将脚泡在江水中,拿根树枝逗弄水里的游鱼。船过长沙,袁刚问道:“二叔,要不要在长沙停停,上去看看?”,袁崇焕回过神来问叶芸:“芸儿,你说呢?”,叶芸先是脸上一红,继而眼眶又红了:“不去了吧。”,“那就不停了,继续走”。袁崇焕知道自己的称呼又令她想起父亲,不由得轻轻拍拍叶芸的手,以示安慰。船过长沙,在船上吃过船家准备的午饭,继续前行。


船到长沙郊外,忽然不远处传来兵器相交的打斗声,循声望去,在一处稍显破败的小村庄旁边,一个青衣少年正和几个兵丁模样的人打成一团,旁边似乎还有几个村民。“停船!”,袁崇焕命令道,船靠岸停下,袁刚和袁崇焕先后跳下船。这时,打斗的胜负已经很明显了,五个兵勇中三个已经负伤,剩下两个还在勉力支撑,眼看就抗不住了,只见青衣少年一脚踢飞其中一个,手中长剑磕飞另一个手中的兵器,挽个剑花对准领头模样的兵勇就直刺过去。


袁崇焕大喝:“住手,别伤人性命!”,好在是领头的兵勇吓得跌倒在地,而青衣少年听到大喝,手上一顿,剑尖还是刚好顶在兵勇的胸前。


青衣少年收起剑,转向袁崇焕和袁刚:“又来了两个,一起上啊,小爷不怕你们这些狗官”,说着就挺剑冲了过来。袁崇焕这才看清青衣少年,英气勃发,和袁刚差不多大,大约十六七岁的年龄。袁刚拔出钢刀迎了上去,当当当当、一阵刀剑相交,你来我往就是几个回合,两人刀剑一磕,这才暂时分开。“少林刀法,还挺扎手,来吧。”,青衣少年随口说了声,又冲了上来。


又是一阵刀来剑往,此时袁崇焕才第一次看清袁刚的武功,也看清了青衣少年的武当剑法。袁刚渐渐占了上风,但想要制住青衣少年却还不知道还要打多久。袁崇焕乘着青衣少年被袁刚压制,从侧面擒住青衣少年握剑的手,夺剑、背手、荡开袁刚的刀一气呵成,不自觉地使出了王海鹏的空手入白刃的功夫,制住了青衣少年。


青衣少年破口大骂:“狗官,不要脸,两个打一个,大人欺负小孩。”,上岸的叶芸听到青衣少年孩子气的骂声,不由得噗嗤一笑。


而一直在旁边的几个村民开始跪下为青衣少年求情:“官爷,求您放了这位少侠吧,他只是想帮帮我们啊。”,青衣少年倒也硬气:“狗官,我张铮落在你们手里,要杀要剐随便!这么好的武功,给长沙王做狗腿子,狗官!”。袁刚忍不住了:“住口,不许对袁大人无礼!”



袁崇焕放开张铮,笑着说,“我现在不是官,也不是什么狗腿子”。“那他怎么叫你袁大人?你为什么要阻止我?”。“我叫袁崇焕。”,“袁崇焕?打后金的袁崇焕?!”。袁崇焕笑着回答:“你知道我是谁了,你叫张铮?那你是干什么的?刚才又是怎么回事?”。一旁的村民看到袁崇焕不难为张铮了,便七嘴八舌地说开了。


原来,张铮是湖南衡阳人,自小身体瘦弱,父母担心他长不大,偶遇一武当云游的道士,便将其托付给他,带上武当山拜师学艺,前不久才下山准备回衡阳。路过长沙,见到长沙王的兵勇横征暴敛,而村民穷苦,根本拿不出赋税,兵勇喊打喊杀,欺压百姓,张铮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于是就有了刚才的那一幕。


“又是一个藩王!”,袁崇焕自言自语道。“你知道我为什么不让你杀他们吗?”,“我不知道。”,张铮一脸茫然。“其实,他们虽然可恶,但罪不致死,再说,他们是当差的,也是身不由己,他们也有家人啊”。


袁崇焕转头对几个兵勇说:“你们回去吧,要是这碗饭吃不下去,就回家种地吧,记住,别害人!”,几个兵勇连忙起身走开,袁崇焕在后面补了一句:“记住,无论如何,别做反贼!”,“是,我们知道了,谢谢袁大人!”


“我不让你杀他们,还有一个原因。他们毕竟是官兵,你又随意报出自己的姓名,你一剑下去,是快意恩仇了,但你从此就成了杀官兵的反贼,而且,不只是你的家人,这村里你本来想帮的人也必然因你遭殃!”张铮被袁崇焕的话说出一头冷汗,张口结舌地说道:“我、我、我没想那么多”。,“好了,小伙子,回家吧,少惹事,你家人可能正等着你。”,袁崇焕回头招呼袁刚和叶芸,“走,上船。”,三人向船走去。


“袁大人,等等,您去哪儿?我想跟您去边关打蛮子!”,张铮也向船边跑来。“我已经不是官了,我现在回广东,你也和我一起去吗?”,袁崇焕回答道。张铮又懵了,不知该如何回答。袁崇焕转念一想,以张铮不错的武功和冲动的性格,一旦后来遇到农民军,怕又会成为另一个李自成、刘宗敏,到时只怕多了个劲敌,于是决定收下他,日后也多个帮手。


“上船吧,我们往南走,经过衡阳附近,你先回家看看,再决定是不是跟我走。”,“好,我跟定你了,袁大人!”,说着一起上了船。


一路上,张铮和袁刚两个不打不相识的半大小伙子竟然成了要好的朋友,打打闹闹地为船上增添了几分热闹,叶芸的心情也慢慢好了起来。


船到衡阳附近的码头,可走的水路也差不多了,一行四人雇了辆马车,往张铮家里赶去。到了张铮家,一打听,原来张铮父母已经去世,张铮大哭一场,拜祭完父母,张铮跟随袁崇焕的心意已决,登上马车,随袁崇焕一行向广东赶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