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新史 第三章 神州风云 第十四节 福建之战(5)

梦游者 收藏 3 6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990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9907/[/size][/URL] 日军第十师团第一炮兵联队终于赶到了青石谷,与日军第七步兵联队汇合了。12辆牵引着105MM榴弹炮的卡车和12辆拉着弹药的运输车轰鸣着顺序进入了山谷:谷内的地势平坦,面积也很大,把炮兵阵地设在这里倒是非常合适。 虽然第一炮兵联队被金久保万吉师团长分成了两路,但是在这个时代,由12门榴弹炮组成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07/

日军第十师团第一炮兵联队终于赶到了青石谷,与日军第七步兵联队汇合了。12辆牵引着105MM榴弹炮的卡车和12辆拉着弹药的运输车轰鸣着顺序进入了山谷:谷内的地势平坦,面积也很大,把炮兵阵地设在这里倒是非常合适。

虽然第一炮兵联队被金久保万吉师团长分成了两路,但是在这个时代,由12门榴弹炮组成的炮兵仍然可以用“火力强大”这个词来形容。日军炮兵的到来,仿佛给萎靡不振的步兵打了一针强心剂,宽阔的山谷内,日军一扫因伤亡而导致的颓丧气氛,迅速行动起来:炮兵们开始从卡车上卸下大炮和炮弹箱、寻找炮位、计算标尺数据;数十个由观察员和校射员组成的炮兵校射小组在步兵的保护下分头向两侧的山峰走去,他们打算爬上这里最高的山峰,为日军炮兵提供射击参数;准备再次发动冲锋的日军步兵开始列队集结,他们动作规范、整齐划一,仿佛一下子充满了自信和斗志。

粤一师指挥部里,刘云江和彭啸天对望了一眼,互相点了点头:到时候了!刘云江对站在旁边的作战参谋命令道:“给吴志明司令员发报:敌人已经全部入网,粤一师请求对青石谷之敌发动总攻击!”

少倾,作战参谋拿着电报匆匆赶了回来,吴志明给他的命令是:“一、全歼青石谷之敌,尽力不使一人漏网!二、你部应尽快结束战斗。之后,粤一师应迅速回援,截断向九湖镇追击的日军第八步兵联队之退路!三、如无法短时间内结束战斗,你部应至少分出三个步兵团和一个炮兵团之兵力,在发动总攻30分钟之后赶赴龙(海城)九(湖镇)公路与龙(海城)蓝(田镇)公路交汇处布防!”

第八步兵联队的日军由林波的粤三师负责解决,吴志明的总指挥部设在漳州城内。可是,粤三师却并没有刘云江这样的好运气:在龙海城通往九湖镇的公路上,基本上都是起伏不大的丘陵和少量的盘山公路,整条公路之上也没有象青石谷那样的适合打伏击的地方。林波只好采取了“梯次设伏、节节阻击、逐步消耗敌人有生力量”的战术:每次他都以一个步兵营和一个迫击炮营为战斗单位,他总共在日军追击的必经之路上设置了七道阻击阵地。前面的四道都很简单,给日军的感觉几乎是“一触即溃”。但是,在靠近九湖镇的位置、在日军追击的必经之路上,林波设置了最后的三道阻击阵地。从第五道阵地开始,他命令部队在公路及其两侧埋设了大量的地雷,炮兵部队也在那里分别设置阵地。即使日军能够通过最后的三道阻击阵地,进入九湖镇里的也只能剩下残兵败将了!

这个战术同样是出于彭啸天的脑袋瓜:人数不多、打了就跑,这样既能吸引日军继续追击,又可以用地雷和迫击炮消耗敌人,把敌人尽可能引至远离龙海城的九湖镇附近,使日军第八步兵联队没有时间增援被围的第七步兵联队。彭啸天把它称做“橡皮糖战术”:利用这种战术麻痹敌人,使敌人认为对手不敢与自己接战,把追击的日军粘住。这样既可以迟滞敌人、延长敌人追击的时间,又可以为粤一师在青石谷全歼日军第七步兵联队、然后再抄第八步兵联队的后路来争取时间。

战场上的形势是瞬息万变的。要想达成这个目的,关键要看粤一师的青石谷围歼战是否能够干净利索地完成。所以,吴志明同意了彭啸天的请求,把他这个作战科长派到了刘云江的一师参与指挥。吴志明和刘云江他们这些来自二十一世纪的人都觉得彭啸天是个军事天才,刘云江也是在有意识地锻炼他。

刘云江拿起了步话机:“各团注意,现在下达总攻击命令!炮兵团:投入所有炮火,对青石谷内日军发动全线无差别攻击!各团迫击炮营:使用燃烧弹重点攻击敌人炮兵!各团狙击手:把日军的炮兵校射员全部敲掉!1分钟后,各团同时发动总攻,各团暂时不要攻击日军的临时战地医院!指挥员一定要注意躲避敌人的炮火!总攻击开始后,四团和五团按照预定计划以最快的速度向南谷口外预定地点运动,拦截侥幸逃出山谷的日军,不能让一个敌人漏网!”

彭啸天制订的作战计划中,是在青石谷南口外1公里处埋伏两个团的伏兵。而刘云江却对这个计划做了修改:等总攻击开始以后,再派出两个团快速运动到达彭啸天计划中的拦截位置。刘云江对彭啸天解释道:“这样修改以后,比事先埋伏部队的方法要保险得多:我军成军的时间太短,训练不足。如果因为士兵的素质问题暴露出部队的潜伏位置,敌人就会有所警觉,甚至可能导致整个战役的失败。”

刘云江的解释给彭啸天又上了一课:一个合格的战争指挥者,首先应该了解的就是自己部队的优势和劣势。只有这样,才能制定出切合实际情况的作战计划。否则出现任何一个微小的失误,都可能导致整个战役的失败。刘云江却是从后世的众多战役中总结出来的经验:潜伏作战对士兵们的要求极高。日本人并不傻,一路上只要是可以隐藏部队的地方,他们必定会打枪、打炮,甚至还放火烧林,深怕放过了潜伏的粤军或者陷入了对方的伏击。刘云江可从来没指望过在这支没有经过严格训练的粤军部队里能出几个邱少云!

薛团一营一连的阵地位于青石谷的最南端。这里地势陡峭,步兵无法从山上发动大规模冲锋,只有依靠火力来阻止日军的逃跑道路。马常福和许绍周趴在阵地上,从两块大石头的缝隙中观察着山谷里的动静。马常福把全连的四挺重机枪和全部自动步枪都集中到了谷口的位置上,阵地上摆满了成排的手榴弹箱:从山顶上往谷口扔手榴弹,要比使用炮弹简单多了!谷口两端的阵地上,师部为他们配给了足够的手榴弹。

日军炮兵依然在谷内忙碌着,在他们熟练的操纵下,12门榴弹炮的炮管纷纷指向北谷口。就在这时,沉寂了许久的粤军大炮突然同时发出了惊天动地的怒吼声:早已经计算好了射击诸元的大炮,把105MM和155MM高爆榴弹均匀准确地投送到了青石谷内。随着总攻的开始,金久保万吉认为不会有埋伏的两侧山头后面,同时飞出了密集的迫击炮弹;刚才还是光秃秃、空无一人的两侧山头,突然冒出了无数的枪口;眼看着就已经走到山脚下的日军炮兵校射小组首先遭殃,纷纷倒在了狙击步枪的子弹下面。紧接着,狙击步枪子弹开始追逐那些举着战刀的日军指挥官。虽然距离较远,日军的指挥官们还是有许多人“中彩”了。

突如其来的猛烈打击,让平静的青石谷内瞬间变成了开锅的沸水,到处硝烟弥漫、弹片横飞,谷内的日军纷纷就地卧倒,开始向四周盲目射击:他们还没有弄清楚敌人究竟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日军炮兵刚刚辛辛苦苦架设好的榴弹炮,有的被对方的重炮掀翻,有的被迫击炮发射的燃烧弹击中开始燃烧。几辆装满了弹药的卡车被炮弹或着燃烧弹击中,发生了猛烈的殉爆:正好在它们周围的日军士兵们全部被“殃及池鱼”,几乎死伤殆尽!

粤一师炮兵团在程铭华的指挥下,以事先测量好的数据按照网格理论把青石谷的地盘覆盖了两遍,然后突然停止了射击。由于山峰的阻挡,榴弹炮的远程攻击留下了许多死角:日军大部分集结在北面的谷口下面,正处在榴弹炮的射击死角范围。如果敌人不移动,再射击下去也不会有明显的效果了。程铭华的帐算得很精:他知道炮弹就是钱。当年海军的黄群贤因为浪费炮弹的事情被通报全军,让这些指挥官们的“节约意识”得到了极大的提高。“故意浪费弹药的部队,扣发所有军官们一年的津贴、两年不许升职”,这个处罚措施,是把故意浪费的人摆到了全体同僚们的对立面,没有人敢轻易尝试这个后果!

第一轮炮击过后,受到重点照顾的日军炮兵损失惨重,只有两门榴弹炮还算完好;步兵因为大部分集结在北谷口附近,他们的伤亡并不严重,多半健康的日军士兵躲过了这次炮火攻击;日军的战地医院几乎没有受到任何攻击,除了被殉爆的弹药炸毁了一辆汽车外,它仍然完好如初。

不攻击敌人的医疗设施,是菲律宾孙中山、张自强政府制订的“在国内和国际上树立良好形象”战略的需要:表面文章还是必须做的,他们并不想让国人和列强们把菲律宾军队丑化成“屠夫”——当然,没人看见或者没人知道的杀戮不算,因为那些事情他们是绝对不会认帐的......

金久保万吉在卫兵的保护和搀扶下,从一辆汽车底下爬了出来。敌人发动的突然而猛烈的袭击,终于让这位自负的日军中将明白了自己目前的处境:他已经落入了敌人的圈套,陷入了敌人的包围之中!挣脱开卫兵的搀扶,金久保万吉伸手抽出了悬挂在腰间的指挥刀拄在了地上,双腿叉开,如同塑像一样站立在那里:赢得战争需要勇气,而士兵们的勇气来自于指挥官——他的士兵此时最需要的,就是看到最高指挥官的表现,就是表演也是他必须要做的!日军是一支崇尚精神力量至上的部队,武士道精神在日本陆军中被奉为圭臬。如果失去了这种精神的支撑,它的结局就只能是失败或者崩溃。

本来是匍匐在地的日军人群里突然出现了这样一个显著的目标,立刻吸引了两侧山头上众多狙击手的视线:围在金久保万吉周围的日军士兵纷纷被子弹射中要害倒下,立刻就有士兵站过来补上空缺的位置;然后又倒下一片,马上又有士兵自动补上!这场精神和意志的较量吸引了双方众多指挥者和士兵们的目光——仅仅5分钟之后,几十具日军尸体就在金久保万吉的周围形成了一圈特殊的“防御工事”!日军的尸体工事阻挡了狙击手们瞄准金久保万吉的视线和子弹。但是他的胳膊仍然被一颗子弹击穿,鲜血浸透了手臂上的军装。而他毅然拒绝了卫生兵的包扎,依然伫立在“工事”的中央纹丝不动!

金久保万吉的英勇表现果然没有白费:日军纷纷站立起来,开始向两侧的山峰发动盲目的冲锋:虽然稍显杂乱,却给人一种“视死如归”的感觉——金久保万吉想要的,就是这种士气:敌人的打击太突然,也太猛烈了。如果他们再失去了拼命的勇气,这个仗就别想再打下去了!

盲目冲锋的日军被粤一师阵地上重机枪喷吐的火舌舔倒在地上,这次他们却再也站不起来了。金久保万吉没有理会他们的伤亡,而是在尸堆里一边伸出胳膊让卫生兵包扎伤口,一边迅速下达了一连串的命令:“收拢所有能够继续战斗的炮兵,重点攻击南面谷口两侧的山峰!步兵部队呈散兵队形快速向南集结,对南谷口发动连续冲锋,打通突围的道路!”

做为一名久经战阵的日军高级指挥官,金久保万吉的脑子现在异常清醒:不论他是多么不情愿,他的部队事实上已经陷入了空前的灾难之中!北面有敌人的重炮拦截,从两侧的峭壁冲上山峰、占领制高点、夺取突围通道的办法也只能是自寻死路——只要看看山头上敌人密密麻麻的枪管,再看看那些陡峭的山体,就知道那是根本无法实现的目标。可是,虽然日军无法冲上两侧的山头,那些山上的支那人也同样无法从十几米高的峭壁上快速冲下来,金久保万吉立刻就发现了这个漏洞!他认为目前日军唯一的转机就在这里:只要集中炮火压制住南面谷口两侧山峰上的敌人,让他们无法用火力封锁南谷口,日军就能够从这里突围出去!

“能跑出去多少就算多少吧!”金久保万吉在心里无奈地盘算着。即使消灭了南谷口两侧山峰上的敌人,敌人的重炮仍然会继续追逐突围的日军!他终于明白过来:这场战争从一开始就是对手为他精心布置好的一个圈套!想到这里,他连忙下令:“立刻给第八步兵联队发报:第七步兵联队陷入敌人重围!我命令你们放弃追击任务、即刻返回接应!如我部无法突围,你部应即刻返回厦门,不得有任何迟疑!”

“第七步兵联队已经落入了敌人精心准备好的陷阱,第八步兵联队如果再掉进敌人的圈套里可就全完了!”金久保万吉一边颓丧地想着,一边强打起精神指挥着部队。谷内的日军终于被师团长的镇定和勇敢重新激励起了斗志,迅速行动起来:在北谷口的日军步兵冒着不断从头顶落下来的迫击炮弹,从公路两边向南谷口快速移动,侥幸未被炸死的日军炮兵也终于射出了遭到突然进攻之后的第一颗迫击炮弹。青石谷内公路两边众多的大青石,成为减少日军伤亡的最好屏障。日军开始把迫击炮放到青石成堆的公路两侧,两门幸存的榴弹炮在日军炮兵的操纵下把炮口转向了南面。

刘云江和彭啸天一直密切观察着山谷内日军的动静。由于公路两侧存在大量的青石,迫击炮密集的攻击并没有达到理想的效果。重机枪的效果就更差了:大多数子弹只修理了那些石头,让它们减少了极其轻微的重量!刘云江拿起了步话机:“各团的所有机枪即刻停止射击!迫击炮换燃烧弹!各部队把枪法好的战士组织起来,采用精确射击战术,由狙击手带领他们行动!”

旁边的彭啸天放下手中的望远镜对刘云江说道:“师长,敌人准备突围了!”刘云江拿起望远镜:果然,山谷内的日军开始向南运动了,日军的两门榴弹炮已经转向了南方!他急忙拿起了步话机:“炮兵团程铭华!立即开始第二次射击,重点封锁南谷口!”

粤一师炮兵团的大炮再次轰鸣起来,开始第二次覆盖青石谷。日军的炮兵确实训练有素:他们丝毫没有理会敌人的炮弹,在连续不断的巨大爆炸声中,日军的两门榴弹炮和数门迫击炮仍然对着目标开了火。然后,受到重点照顾的两门幸存下来的日军榴弹炮淹没在燃烧弹的火焰之中,而日军的多数迫击炮却依赖着公路两侧的乱石堆再次躲过了劫难,继续对薛团驻守的南谷口阵地投射着炮弹......

日军榴弹炮对南谷口山峰的近距离射击,对薛团阵地产生了巨大的破坏。一营一连的阵地首当其冲:强烈的爆炸把山峰上的树木和石块抛向空中,给阵地上的战士们造成了巨大的伤亡。正在观察敌情的连长马常福被日军榴弹炮破片打中了腹部,立刻晕了过去。

许绍周一把抱住了马常福的身体,一边往阵地后面跑一边呼喊着他的名字。剧烈的疼痛让马常福醒了过来,他断续地对许绍周说道:“别管...我...!守住...阵地...!你...快...回去...指挥!”然后他又疼得晕了过去。

马常福的话,让许绍周从慌乱中清醒过来。他连忙打开随身携带的急救包,然后撕开马常福的衣服:他的腹部是一个茶杯口大的伤口,青色的肠子已经涌了出来!“现在必须把血止住!”许绍周一边回忆着学校里学过的急救知识:一边从马常福的背包里拿出他的急救包,把消炎粉末都拿出来洒在伤口上,然后把所有的止血纱布块都垫上:纱布块很快就湿透了,血还是没有止住!他急中生智,用匕首把军衣割成小块,摞起来全部压在了马常福的伤口上:血终于被厚厚的衣服纤维止住了!

救护队已经上来了,许绍周用手摁着布块,看着军医把马常福包扎完毕、抬上担架,立刻向阵地跑去:按照军事条例,主官负伤或者牺牲,由指导员接替部队的指挥权。虽然他只是一个还没有毕业的学生,但是命运却把他提前推向了战场指挥者的位置,他必须完成自己新的使命!

许绍周用眼睛扫视着一连的阵地:牺牲和受伤的战士们正被救护队抬下阵地,虽然日军的炮火现在已经被自己部队的炮兵压制住了大部分火力,但是日军的迫击炮弹仍然顽强地在一连阵地上零星爆炸着。北面阵地上用石头临时修起来的简易工事,已经被敌人的炮火完全破坏了。许绍周敏锐地感觉到:北面的阵地是扼守谷口的要冲,将是敌人拼死攻击的焦点!他首先使用步话机向营长报告了伤亡情况:敌人的炮火,造成了一连36名战士的伤亡。按照营长的命令,他接替了一连的指挥权。

许绍周下达的第一道命令,就是命令全连战士“立刻就地收集急救包”,然后,他拿起步话机,要求营长派救护队尽快把急救包送来,每人至少准备两份!所谓“困兽犹斗”,山谷里的敌人必然会拼死突围,而一连的阵地正是扼守着敌人唯一退路的咽喉要地!许绍周凭借着他的天分,预感到一连的阵地事关全局,绝对不能后退:一连将要面临一场血战了!

............

福州城北的闽江上有一座洪山大桥,那里是福建驻军第二独立旅的防区,旅长叫张毅。陈裕华上校带领特种作战大队的200名战士,在福建督军李厚基的陪同下,来到了位于洪山大桥东部的金牛山,第二独立旅的指挥部就设在这座林木茂密的小山上。陪同他们一起来的,还有杨佐田派来的通信联络员和一个警卫排的战士——他们的任务,是负责接收和保护第二独立旅的指挥机关。

李厚基,字培之,江苏丰县人,毕业于北洋武备学堂。初为直隶总督署卫队管带,后历任北洋军第二镇管带、标统,第四镇第七协协统。民国建立以后,他任第四师第七旅旅长。1913年进兵上海镇压“二次革命”,曾任吴淞要塞司令,同年带兵入闽,任福建镇守使、护军使。1916年投靠皖系,任福建督军兼省长,参加督军团活动。1918年段祺瑞发动对南方的战争,他任闽浙援粤军总司令。

李厚基自1913年开始统治福建以来,福建人民始终生活于战火粉飞、苛捐杂税和经济衰败之中。1915年4月,李厚基因向袁世凯“劝进”(当皇帝)有功而晋封成为一等子爵。袁死后,他又投靠“执政”段祺瑞,段升他为福建督军。此后,他又曾加入“辫帅”张勋组织的十三省督军联合会,乘机逼走福建省长胡瑞霖,自兼省长。1917年7月1日,张勋复辟,傅仪大肆封官授爵,李厚基被封为福建巡抚。他得意忘形,上表谢恩,又在福建筹备“庆典”,恢复了万寿宫,重刻了万寿碑,定制了大批龙旗和朝服。12天后复辟失败,段祺瑞重新上台,组成了新国会,孙中山组织了南方护法政府与之对峙,于是爆发了“护法战争”。李厚基受北京政府的指挥与粤开战,福州百姓苦不堪言......

李厚基的亲信部队是福建陆军第一和第二两个独立旅,约有14000人:第一独立旅旅长是马步云,第二独立旅旅长是张毅。其余的两支部队,一个是汀漳镇守使臧致平和他率领的第十四混成旅,另一个是由旅长王永泉率领的第二十四混成旅。

李厚基和徐树铮是中表亲,又是同乡。王永泉的第二十四混成旅正是徐树铮的西北参战军所培植的势力。早在1918年9月,王永泉就以“奉军补充旅”的名义,受“小徐”指挥由洛阳南下,经蚌埠、浦口,转乘轮船开往福建。臧致平和王永泉都不是李厚基的直接部属,与李厚基的关系一向很紧张,李厚基也时刻不忘对他们的排挤和提防:他曾命令臧致平的第十四混成旅进驻漳州,又以张毅第二独立旅驻漳州牵制臧致平。日军增兵福建后,他又把臧致平调往厦门驻防。果然,臧致平不久即被日军排挤出厦门。而王永泉的第二十四混成旅是福建省装备最好、实力最强的部队,王永泉根本不听李厚基的调遣,他也因此与徐树铮心生芥蒂。

1918年6月,陈炯明入闽,在漳州建立“护法区”。李厚基迫于形势,曾与陈炯明达成停战协议,相约陈回广东之时,把闽南的地盘全部归还李厚基。1918年8月,日本内阁增兵福建和山东,日军第十师团进驻福建。李厚基为保存实力、避免与日军发生冲突,把自己的亲信部队第一和第二独立旅撤到了福州市外围驻防,却把臧致平和王永泉的部队安排在了福州市区:只因为那里与驻扎在福州的日军最近!

对于李厚基的这点儿伎俩,臧致平和王永泉当然是心知肚明的。菲律宾政府派出的策反人员适时出动,并派人前往“小徐”处游说。急遽变化的外部形势加上李厚基的排挤,徐树铮终于在孙中山的书信和电报的反复劝说下,接受了王永泉“与菲律宾军队合作”的建议。臧致平则紧随其后,也表示“愿与菲军共御外侮”。这样,第十四和第二十四混成旅比李厚基提前一步“投入了孙大炮的怀中”(李厚基语)。

是日,得到消息的李厚基又得知了陈炯明与臧致平和王永泉一样“投入了孙大炮的怀中”,在形势的逼迫之下,他也只有“与孙大炮合作”这一条路可走了。李厚基虽然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反动军阀,但是他却绝对不会选择与日本人合作:因为那是在卖国!

历史上真实的李厚基,在他晚年寓居天津之时,就曾经数次拒绝日本人的威逼利诱,坚决不当汉奸、不为日本人做事。与满嘴革命口号的汪精卫相比,李厚基这个“反动军阀”却更有民族气节!这不能不让张自强他们对那些已经在历史之中“言之凿凿、铁证如山、盖棺定论”的众多历史人物进行重新的审视和评价:历史已经改变了,人的思想同样应该可以随着历史的改变而变化!以过去的历史来定位那些历史人物,对他们来说是有失公平的......

第二独立旅旅长张毅是一个很有特点的人物:他作战勇敢、嗜财如命,吃喝嫖赌俱全,却又附庸风雅。历史记载中,张毅曾驻守漳州,并统治了漳州3年多的时间。是时,他为扩充实力,大开花(娼妓)捐、烟(鸦片)捐、赌捐用于军费开支。为进一步搜刮民脂民膏、谋取私利,张毅与台湾籍人陈长福、陈长庚合办信托公司,开设存款和放款业务,并在漳州军械厂内将各种银元熔化改铸为劣质银毫作为辅币,在漳州及所辖区域强迫流通使用。结果把漳州地区弄得民不聊生,经济几乎崩溃......可以说除了打仗以外,这个人根本就毫无是处!

陈裕华原本是张福荣师的团长。远东战争结束之后,他因军功而晋升为上校。王文钊因为带头轮奸日本女护士被军法部门处理,受到了记过处分。王文钊选择了用自己获得的一等功来抵消处分,他的军衔原地不动,仍然是少校,职务则被降为中队长,陈裕华奉命接替了王文钊第二特种兵大队大队长的职务。随后,他们一起随同张福荣师进驻台湾,又一同前往福建参加对日作战。

菲陆军进攻福州之始,驻守在马尾港口地区的第十四混成旅率先从日军侧翼发动进攻,协助菲军顺利占领了整个港口地区,臧致平立了“头功”;菲军开始进攻福州日军控制的鼓楼地区,第二十四混成旅主动从东部驻地对日军发动进攻,并封锁了福州东部的日军退路,王永泉“功不可没”。

李厚基嘴里喊得最欢,行动却是最慢的。杨佐田适时对他提出了的要求:希望第一、第二独立旅能把福州北部地区封锁起来,防止日军窜入北部山区,他连忙照办了。

当李厚基宣布“将第二独立旅的指挥权交给菲律宾陆军福建战区指挥部”的时候,张毅被他的这个决定惊得目瞪口呆:在现在的中国,有了军队才能有一切呀!他焦急地对李厚基喊道:“还请大帅......三思!”

李厚基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厉声问道:“张毅!你想抗命不遵,投降倭寇吗?”

张毅连忙立正回答道:“张毅不敢!卑职虽然荒唐,但也身受大帅言传身教多年,岂能做日本矮子的走狗?”李厚基点点头,随即说道:“量你也不敢去做民族的千古罪人!这位是陈裕华上校,杨将军和我决定派人进入福州城救援被倭寇围困的百姓,你要全力配合他的行动!”

张毅楞了一下,大声回答道:“大帅放心,卑职一定体察大帅爱民如子的一片苦心!”陈裕华暗暗点头:这个张毅的反应很快,也能够理解上级的意图。

可是,张毅接下来的话却让陈裕华和王文钊等人差一点儿跌坐在地上:“我就说嘛:咱中国的百姓咱们自己人杀没关系,日本矮子杀那就是侵略!咱中国的女人咱们自家人玩儿没关系,让日本矮子玩儿那就是卖国!在老子的防区里,老子就不许那些窑姐们让日本人......”

李厚基连忙挥手打断了张毅的“精彩”发言:“好了好了,满嘴胡诌!现在听陈队长宣布军纪!”

陈裕华稳定了一下情绪,说道:“按照杨将军和李督军的命令:从现在起,第二独立旅听从菲律宾陆军福建战区指挥部的直接指挥!现在宣布军纪:一、违抗命令者就地免职,送交军法处;二、指挥不力者就地免职,送交军法处;三、屠戮百姓者就地逮捕,送交军法处,反抗者就地枪决;四、奸淫妇女者就地逮捕,送交军法处,反抗者就地枪决;五、抢劫财物者就地逮捕,送交军法处,反抗者就地枪决!”

宣读完毕,陈裕华把命令交到了满脸震惊之色的张毅手里:“这是杨将军和李督军亲笔签署的命令,请张旅长遵照执行吧!”李厚基挥手制止了想要张嘴说话的张毅,向外面走去。

送走了李厚基,陈裕华对颓丧的张毅说道:“哦,我还忘了一件事:从现在起,第二独立旅的全体官兵全部按照菲律宾陆军的标准发放战时津贴!请张旅长把这个消息与新军纪一起对官兵们宣布吧!”

张毅接过陈裕华递过来的“菲律宾陆军战时津贴发放标准”,惊呼起来:“这么多?不是骗我们吧?”陈裕华说道:“这是菲律宾政府发放的军用存单,在国内的任何一家银行都可以兑现。战斗结束以后,就可以让战士们领取了。但是为了防止克扣军饷,必须是本人到军需处签字领取。”

带着微微的些许遗憾,张毅一边往外走一边对陈裕华和王文钊说道:“咱们去对弟兄们宣布军纪去!这么多的军饷,吃喝嫖赌全都够用了,是不能再祸害百姓了......”

陈裕华和王文钊等人无奈地叹息着:国内的大小军阀们要都是这个思想境界,以后的麻烦肯定是少不了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