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必要不拔,不立战功不插。”

这是一句在俄罗斯哥萨克人当中广泛流传的一句关于军刀的名言,此次俄罗斯利剑出鞘,又适可而止,使这句名言的演绎带上了浓厚的中国智慧的色彩。

一.先礼后兵,师出有名。

8日凌晨,格军在飞机大炮的掩护下突然袭击南奥塞梯时,俄罗斯立即向联合国提出了“放弃使用武力”解决民族争端的提案,遭到美国蛮横拒绝,会议进行到天亮,因为美方坚决不同意将“放弃使用武力”写进提案决议,会议进行到黎明,仍然没有结果,致使和平努力失败。在此情况下,俄罗斯迅速调兵遣将“使用武力”“维持和平”,俄军于8日下午穿过罗克斯基隧道向南挺进,而格军却不但“血洗”奥塞梯族,也突然向该地的俄国“维和”部队进攻,俄军在猝不及防的情况下出现较大伤亡,这就给予了俄军进行军事行动的口实, “据俄塔社报道,普京……说,俄罗斯的行动绝对有法律依据,是合法和必要的。根据现行国际协议,俄罗斯不仅要履行维和职能,而且在一方违反停火协议的情况下,有义务保护另一方。”(新华网莫斯科8月9日电)从而做到了类似中国军事文化的“先礼后兵,师出有名。”

二.集中优势兵力,打歼灭战。

从各方面传来的互相矛盾的信息中,人们发现,迅速开进的俄军地面部队并没有立即投入支援该地“维和”俄军的战斗,仅仅只有空军出动对格的一些军事目标进行了有限的空袭,惟对格军的前进补给基地――哥里的轰炸强度较大。于是一些军事专家纷纷评论“俄军行动迟缓”,“俄罗斯尽管是军事大国,但是在苏联瓦解之后,其常规军力严重退化,是否能够迅速摆平接受美国军事援助和训练多年的格鲁吉亚,也有待考验。”等等。因此萨卡什维利也有“技不过如此”之感,因而毫不示弱,他:“9日说,由于‘俄罗斯侵略格鲁吉亚’,他决定签署命令宣布国家进入‘战时状态’。”并“进行后备力量总动员”。(新华社/路透)非常有趣的是,他的“战时状态”以区区15天为限。对此,有些网友认为萨氏简直是儿戏,其实不然,他的如意算盘是只要他能坚持至多15天,美国和北约的援军就会来临。

然而不到半日,萨氏突然宣布“他已向俄总统梅德韦杰夫提出停火和开始谈判的建议。”(新华网莫斯科电)使人不解,刚才还气势汹汹,怎么一下子就“停火、谈判”并且还主动“后撤”,叫绕了呢?这其中其实是大有奥妙,奥妙就在于在南奥塞梯的格军主力已经感觉到了即将被合围的威胁。所以,说撤出,并非已经撤出,而是企图撤出,然而这已经是不可能的了。

事实是,格军在猛攻南奥塞梯首府茨欣瓦利的原俄军“维和部队”的时候,增援的俄军并没有进入茨欣瓦利去与格军正面作战,而是从侧翼插入了格军主力后方,遮断了格军的退路,空袭哥里就是为一目的服务的。当然,原维和部队在待援阻击时,不可避免的受到了一定的损失,这就是“格鲁吉亚总统萨卡什维利十一日称格鲁吉亚军队已歼灭数百俄军,击落八十架俄罗斯飞机。”(国际文传电讯社:)当然其战果显然有夸大之嫌。

所以格方就一方面放烟幕弹,声称停战后撤,另一方面也在垂死挣扎。然而俄军不为所动,先是“俄总统新闻局表示,俄方目前尚未收到格领导人的任何建议。”其真实原因是合围仍有空隙,到了10日,“当天,俄外交部称已经收到格方照会,但根据维和部队掌握的情况,格鲁吉亚军队目前仍在南奥塞梯境内活动,其军事行动仍在继续。”其实是合围虽已完成,格军主力仍在困兽犹斗。而到了11日,“另据俄罗斯武装力量总参谋部副总参谋长阿纳托利•诺戈维岑11日在新闻发布会上公布的战况简报,在空军支持下,俄罗斯维和部队已经完成了对格鲁吉亚军队的包围,特种部队正在市区对格鲁吉亚参与力量进行清理,俄罗斯空军已经完全掌握了南奥塞梯冲突区的制空权。”这基本上已经是包围歼灭战的扫尾阶段了,格军主力只有缴械投降一条路了。

同时,在阿布哈兹战线上,“另据国际文传电讯社报道,在格鲁吉亚西部的阿布哈兹自治区,俄军增派了九千多名伞兵以及三百五十辆装甲车。俄罗斯驻当地维和部队司令恰班十一日已向驻守阿布哈兹的格鲁吉亚守军发出最后通碟,要求格军缴械,在当地时间晚十点前全面施行“去军事化”。格鲁吉亚官员透露,格方已经通过联合国军事观察员接到了俄军的“最后通牒”,但拒绝接受缴械要求。”

“俄罗斯总统德米特里•梅德韦杰夫11日指出,迫使侵略者缴械投降是唯一可行的策略,我们认为这种策略是绝对有效的和唯一可行的。”那么,南奥塞梯的格军主力和阿布哈兹的格特种部队投降了没有呢?媒体的报道没有说,俄罗斯也没有说,格鲁吉亚也没有说。但是,格军在前进补给基地哥里的后备队,在没有任何迹象表明会受到攻击的情况下,丢盔弃甲,狼狈溃逃,其实已经把答案告诉世人了。

有些军事专家说格俄之战是一场“北约式”的战争,这其实是雾里看花,完全不得要领,这是一场以“歼灭敌军有生力量”为主的战争,是俄军的中国式战法对格军的美国式战法的战争,俄军果断的速战速决给人以深刻的印象,今后不能再用“苯重的力量性”来看待俄军了。事物总是在发展变化的,人、国家、军队无不处在发展变化之中,对美处于相对劣势的俄军,借用一贯以弱胜强的毛泽东军事思想,在某种意义上说应该是一种必然的选择,如果跟在美国的军事理论后面转,俄罗斯想重新站起来,那就只能用“南辕北辙”这句成语来形容了。

三.适可而止,打赢政治仗。

据新华网莫斯科8月12日电 (记者 卢敬利) “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12日在克里姆林宫会见俄国防部长谢尔久科夫和武装力量总参谋长马卡罗夫时宣布,俄罗斯决定结束“迫使格鲁吉亚当局实现和平”的军事行动。据俄塔社报道,梅德韦杰夫说,俄罗斯的目的已经达到:‘维和部队和公民的安全重新得到保障’,‘侵略者已被惩罚并遭受重创’,‘侵略者的武装力量已被瓦解’。他说,一旦南奥塞梯出现新的‘侵略行动’,俄军一定予以制止。俄武装力量副总参谋长诺戈维岑当天在莫斯科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说,俄罗斯部队已接到停止进攻的命令。但如果格军队采取新的行动,俄军将坚决予以回击。”

普、梅二人真可谓得了毛主席的真传,在五天战争使格军完全土崩瓦解,牢牢控制了格鲁吉亚与南奥塞梯间和格鲁吉亚与阿布哈兹间的军事要冲,格鲁吉亚的大门已经完全敞开之时,并没有乘胜前进,深入格境去摘已经熟透了桃子,而是见好就收,停止前进,宣布“军事行动结束”,这就戳穿了萨卡什维利所谓“俄已控制横贯格鲁吉亚东西的高速公路,把格鲁吉亚一分为二”的谎言,而“俄军占领哥里”的谣言,也因“法国外长库什内(中)和芬兰外长斯图布(左)11日在格里视察 ”不攻自破,使西方失去了介入冲突的根据。

“俄罗斯国防部通过媒体否认已经控制了格里,并否认将会进军格鲁吉亚首都第比利斯。俄军将领说,俄军不会进入没有争议的格领土。”格军主力已被歼灭,俄军实际上已经没有作战对象了,所以俄罗斯有这个自信。

而俄国人极富政治远见的适可而止,将使其在政治上的收获十倍于战场上胜利,它必将为俄获取下述利益:

1.它使俄罗斯得以继续扮演格鲁吉亚民族冲突的中间人,保住“维和部队”的招牌,而不是使自己成为交战的一方,阻止了美国和北约以局外人身份打着“维和部队”的旗帜把触角伸入南高加索的可能,使美国西方无戏可唱,从而保证了俄罗斯对格局势的控制权;这一点已在六点协议中得到证明。

2.不占领格鲁吉亚,而把矛头对准萨卡什维利一人,从而突出了萨氏军事冒险的短视,避免了引起与整个格鲁吉亚民族矛盾的升级,使俄国的“新阿富汗”化于无形。从而打消了独联体国家,尤其是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对俄军利剑出鞘产生的疑虑,使他们相信俄罗斯此举并非恢复前苏联的企图;“普京说,俄罗斯始终在高加索地区起稳定作用,是该地区安全、合作和进步的保障。俄罗斯力求公正、和平地解决所有冲突。俄罗斯始终非常尊重格鲁吉亚人民,把格人民看作是兄弟民族。一段时间以后,格人民将对格现领导人的行为作出客观的评价。”

如此一来,五天战争不但将不会使独联体加速分离,反而可能使独联体联系趋向紧密。要知道阿塞拜疆的态度对伊朗的外交取向是至关重要的,而亚美尼亚在***信仰诸国民众中的影响亦是如此;当然它最大的作用还在于鼓舞了东乌克兰亲俄势力,压制了西乌克兰亲美势力。

3.使俄罗斯北高加索的民族关系进一步协调一致。北高加索民族数达三、四十个之多,宗教信仰五花八门,历史积怨错综复杂,此次俄罗斯利剑一拔一插,不是打开了潘多拉魔鬼之匣,反而是将魔鬼赶进了苏莱曼大帝的敕令之瓶,使俄罗斯在北高加索各族的心目中成了“公证人”化身,从而稳定了南部边疆。

4.在世界范围内,响应了中国停止武装冲突的呼吁,使本来就够不上手的美国西方扮演仲裁人的打算落空,虽然他们还是要隔靴搔痒的喊上几句的,但却无可如何。

普、梅二人此次适可而止的智慧,使俄罗斯名利双收,这是他们多年来重视学习中国优秀军事文化传统的结果;不愧为俄罗斯复兴之路的领路人。

还不明朗的压轴戏

然而还有非常重要的一件事,现在还没有水落石出,那就是俄罗斯的俘虏政策究竟有无变化。众所周知,俄罗斯历史上的俘虏政策虽然没有达到美国、日本和希特勒那样令人发指的程度,然而也绝对是不能恭维的,西伯利亚的战俘营连溥仪后来都一直噤若寒蝉。如果这次俄罗斯一改旧辙,学习毛泽东的优待俘虏,那么普、梅的汉学就不是一般的博士水平了,而萨卡什维利的末日也就只能用天来计算了。如果俄罗斯的俘虏政策仍无改进,则一系列成功的努力虽不能说就付诸东流,然而其最后的收获那是要大打折扣的。

从孙子兵法到毛泽东军事思想,中国军事文化博大精深,浩瀚无匹。外人学以致用,即立竿见影,这难道不值得我们自己更加珍惜自己的传家宝贝吗?